疯子司

第254章 战役打响了(一)

第254章 战役打响了 一

10月3日凌晨美国部队大规模进入朝鲜半岛北部前进,10月7日,美军大举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推进。孟达让马占河把装甲师撤回到鸭绿江西岸,又让紧急调过来的怒江独立军披挂出征。

王勇精神抖擞带领着部队跨过了鸭绿江,特战团被临时解散安插到独立军内担任各级指挥员,肖猴子也成了参谋长和第一师师长。洪学智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年轻部队,激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从战场上下来的马占河叹口气:“这群小猴子终于都长大了!”

“他们就是孟司令当初收养的孤儿?”

“对。”

“他们年龄这么小。”

马占河带着崇拜的眼光看着行进的队伍,十分虚心的说道:“单兵素质,这支队伍是我们所有部队中最好的。他们没有经历过战火,司令的用心非常明白,要他们去经受考验。”

“就算是考验,也该装备像样的武器。”洪学智已经被吓坏了,还是抗日时期的德国步枪、通用机枪、三十响盒子炮。唯一多出的就是那种单兵防空武器和反坦克武器。

“你知道我们曾经唱过的一首歌吗?”

“歌?”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冈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洪学智哭笑不得,那是没有办法的时候。现在他们有的是先进武器,放着不用让这群少年去冒险。美国的八大粒半自动步枪也许不算厉害,可他们有飞机和猛烈的炮火!

“美国人很狡猾,如果我们使用先进武器,他从弹道上就能知道不是朝鲜人和他作战。”

“原来是这样。”洪学智明白了,但还是担忧的说道:“过去龟城就要和美军作战,这样仓促没有重型炮火能行吗?”

“哈哈哈哈,敌人进攻是很快,但正因为太快,他们部队的番号十分混乱。这些人都是特战精英,乱中取胜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我们司令要打这一仗有很多关键问题要解决。”

“哦?”

“一、在寒冷的朝鲜作战服装保暖问题;二、晚上睡觉的睡袋、脚上穿的军鞋、头上戴的帽子都要经过试验;三、作战服伪装问题;四、枪械在寒冷的时候使用问题;五、速食品加热问题!”

洪学智激动了,孟达心中时时刻刻装的都是让弟兄们怎样去舒服、去享受、去活着,他们不是为了大仗,而是为了研究能在战争来临的时候如何应对。他是负责后勤供应的副司令,这些问题怎么没有想到?

“战争中学习战争,我们不仅要学习敌人的优点,最艰难的是面对自然条件下的残酷环境。幸亏我们有远东、赤塔、蒙古这样寒冷的地方,也有非洲、缅北、阿萨姆、藏南这样酷热的地区。部队要在冰火两重天中经得起考验,这样的部队才能算得上百战雄狮!”

“马占河。”孟达在远处喊道。

“到!”

“收缴朝鲜跑过来的武器,把他们的军官看押起来,士兵组织起来送给方虎山!”

“是!”

王勇等要过河了,孟达叮嘱两个人:“战场形式多变,一定要果断和迅猛。这次你们只装备了老式的迫击炮,而且弹药也不会有补充。”

“明白,我们会从敌人手里夺取武装自己。”

“食品问题可不能隐瞒。需要时赶快发电报回来。”

“是。”

“出发吧。”

“是!”

前进,前进,部队在飞速的前进。经过七天时间的急行军,他们在云山和美军相遇了。孟达拿着电话发呆的站着:“这是不是太巧合了?当年志愿军就在这一带打响了第一次战役,而我的部队又在这里和联合国军遭遇!”

“司令,我们决定大胆穿插,趁敌人混乱的时候从中心开花里应外合取得胜利。”王勇久等听不到孟达开口,知道把自己的作战计划说了出来。

“好,我相信你们!”

放下电话,洪学智就担心的说道:“敌人比你的兵力多一倍,这样的仗还敢打?”

孟达笑道:“如果是你指挥,会用数倍于敌兵力才敢打是吧?”

“理论上正是这样。”

“难道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不也是我们祖先流传下来的制胜法宝?”

洪学智摇摇头说道:“只有你们这群疯子敢这样做!”

“哈哈哈哈!”

云山外围的各小高地有李承晚部队把守,特战团在汉生率领下分成了九个小队,分别朝各自的目标行走着。南朝鲜军队看到他们这样大摇大摆走过来,还以为是“兄弟部队”。当他们明白过来时,喉管已经被掐断,手中的武器成了对手的装备。

王勇急忙让后续部队悄悄跟进,占据敌人的工事,调转炮口瞄准了美军的炮火阵地。肖猴子在紧急的等待着,望远镜观察着向天笑负责夺取韩国军队炮火的行动。他们知道,以少胜多不是那么容易,美军毕竟是王牌部队。

“报告,炮火阵地已经夺取。”

“调转炮口,等待命令!”

“是!”

汉生亲自带领着一百多人走进云山县城,他们进城的时候和美国佬“友好”的握手,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们谈论当前战役的问题。美国人把他们当成了李承晚的部队,毫无顾忌把所有军事秘密都说了出来。

汉生微笑着和“朋友”告别,对部下低声命令:“我们的目标只有两处:指挥部和弹药库!”

“YES!”

“顺利。”

“一切顺利!”

“我们已经夺去了敌人的炮阵地。”

“云山城指挥部和弹药库已经被我们占领。”

“开炮!”王勇猛然朝桌子上砸下拳头,下令第一次战役开始了。

“轰,轰,轰”

炮兵的目标十分明确,要先把联合国军的炮火、弹药储存地和兵营集中轰击一边。美军遭受到从中间的打击,一下子混乱起来。他们正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外围发起了强悍的冲锋。

“里应外合,他们真的成功了!”洪学智不敢相信,四万多部队竟敢和六万多美军和南朝鲜部队作战。而且他们是进攻的一方。可现在这些人用事实告诉他:“打仗就是这么简单。”

在中国军队发起攻击的瞬间,美骑兵第一师八团经过略微的抵抗竟然放下了武器。肖猴子不解的问道:“你们真的是王牌军队?”

“是,我们是。”

“我看你们像泥塑的部队,完全是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这样的王牌太可笑了!”

美第八骑兵团团长约翰逊上校羞愧的说道:“你们是武师、是侠客,我们只是普通人。出征的时候上级命令,投降有四个条件:一是没有子弹了,二是没有干粮了,三是联络中断了,四是突围不了了。我们符合投降的所有条件。”

“哈哈哈哈,出征前你们指挥官下达这样混账的命令?”肖猴子差一点笑岔气。

“我们爱惜生命。”

“可你们从来不爱惜别人的生命!”

“这就是战争!”

“押下去!”

“是!”

雷霆一击,让渡过清川江的美军遭受到了最残酷的打击。他们在睡梦中感觉是一群马在奔腾嘶,片刻间他们的驻地被打得千疮百孔。敌人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人影模糊不清,他们见人就开枪,甚至用刺刀捅、匕首杀、拳头砸。

方虎山眼睛湿润了,如果不是这些天兵天将突然出击,他会被美军很快吃掉。这多日打的太艰难了,别的部队早已垮掉,只剩下自己独立在支撑着。来这里的部队他不认识,但他相信是中国军队。

“你们的装备”方虎山见到王勇就发出了疑问。

“我们非常穷,而我们司令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家伙!”王勇在胡说八道,对肖猴子下令:“赶快检查手中的武器,打扫战场、消灭残敌!”

“是!”

“你们是那一部分?”方虎山非常惊讶,对方的武器不咋地,可战斗力太吓人了。

“怒江独立军。”

“谁的部队?”方虎山郁闷了,王勇再和他玩太极拳。

“你看我们像是谁的部队?”王勇狡黠的反问。

“这”

“看不起我们的装备?打仗的是人而不是枪,你们装备的苏式武器是不错,但我们不稀罕。美国佬的武器我们也只是暂时借用一下。”

“你们是香港民军?”方虎山激动不已,敢这样夸下海口的,也只有孟达的部队。

“哈哈哈哈,方将军十分聪明。”王勇大笑着承认了身份。

“你们都是疯子!”方虎山脸色都吓白了。面对美军和李承晚六万多部队,他们四万多人竟敢用这样的武器去进攻!

“美军进攻的速度十分快,他不会想到还会有部队敢于出动反击。况且,他们的部队刚从清川江过来,建制混乱、部队番号混乱被我们钻了空子。当然,我的部队再和敌人交手时最大的优势就是能打能杀,美国佬只能哀叹他们的命运不济。”

王勇摇头晃脑的说着,肖猴子走进来说道:“俘虏太多,怎么办?”

“美国佬放掉,李承晚的部队把军官放掉,普通士兵交给方虎山将军。”

“啊,你要放了他们?”方虎山吃惊了,俘虏就是筹码,谁会在战场上放掉俘虏?

“难道你有粮食养活他们?”

“这”

“报告,云山城战斗已经结束!”

“告诉所有部队,放掉所有美军,不准搜身、不准大骂让他们过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