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56章 战役打响了(三)

第256章 战役打响了 三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由发源于黄草岭的长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间形成长津湖,最后注入鸭绿江。从11月6日开始,“联合国军”以部分兵力进行试探性进攻,东线美军主要是海军陆战队第1师和步7师,还编有英国、土耳其各一个旅共约9万余人沿黄草岭推进。

在西线取得了战役胜利的怒江独立军,经过十天休整开始了主动出击。他们和方虎山告别,利用美军留下的装备分成三路悄悄地朝东北方向运动。方虎山又一次被震撼,四万多部队要和美国的九万多部队去作战,而且又是一次进攻战!

“他们太能打了!”参谋长张平山感慨的说着。

“单兵素质过硬,指挥官战术运用恰当才是他们取胜的法宝。我们的武器要比他们的先进,但作战时和他们相比较简直是天上地下之别。难怪民军能让斯大林和美国人都头疼,他们是靠真本事打出来的!”

“他们了解美军,精通各种战术。尤其是武器运用上,简直是出神入化让人钦佩不已。同样的武器,在他们手里发挥的作用不可思议!”第4师师长李权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总之,这是一支百战之师!”

长津湖地区是北部最为苦寒的地区,海拔1000至2000米之间,林木茂密,道路狭小,人烟稀少,夜间最低温度接近摄氏零下40度,又是50年不遇的严冬。11月27日,长津湖一带开始普降大雪,气温到了摄氏零下40多度,气候严寒给行进的部队带来了许多不便,但也巧妙地隐藏了他们出击的目标。

为了抓住美军兵力拉得分散、尚未发现怒江独立军集结的有利时机,王勇果断的下达了进攻命令。对美军来说,独立军的攻击来得很突然,部队仿佛是从地下冒出来一样向美军猛烈冲击。经过一夜战斗,把一字纵队行进的机械化美军陆战第1师切成了四段。

枪声大作,很多美国兵都是在睡袋里被打死或者俘虏的。尤其是美军的重炮和坦克部队,在短兵相接的瞬间成了独立军打击美国佬的利器。王勇开始发疯了,下令所有炮火和坦克不停地发射炮弹,他严厉的告诉各支部队指挥官:“打光所有炮弹,然后给我冲上去!”

“是!”

完全被钢铁覆盖起来的美陆战第1师和美步兵第7师的部队同样是久经沙场的王牌劲旅,他们将200辆坦克在几个被围地点迅速构成环形防御圈,可是,重炮发射的炮弹像蝗虫一样,美军不是被震死就是被炮火炸的血肉横飞、尸骨无存。

坦克出击了,美军惊恐的眼神中透露出绝望,这是他们的武器,但现在却开始用机枪和钢铁的身躯压过来。10个小时连续的战斗使美军丧失了战斗意志,胆寒的联合国军开始溃败。

月亮湾的指挥部,所有电话都在不停地呼叫。电台滴滴答答在响着,参谋们在地图上、作战沙盘上做着和前线一样进攻后的各种态势示意图。洪学智惊叹不已,一天时间还未过去,美军又一次战败了!

“告诉王勇,速战速决把敌人的主力消灭掉,不要打扫战场,把残余的敌人交给方虎山的部队,就地补充弹药,目标平壤!”孟达知道战斗不会超过两天时间,他要王勇乘胜追击,把美国佬占领的平壤给夺回来。

“是,发报!”

王勇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一眼,他喝着冒着热气的咖啡,对赶过来的朝鲜第四师师长说道:“赶快清扫战场,把手雷、炮弹、子弹集中起来,所有汽车加满油,我的部队马上就要行动!”

李权武惊讶的问道:“你们应该休息两天。”

“我们司令已经下达命令,要我们迅速占领平壤。”

肖猴子笑道:“只能在车上睡觉了。”

“部队太累了。”李权武心有不忍,这些人打起仗来忘掉了一切,但身体能吃得消吗?

“司令这是在考验我们!”特战团长汉生解释。

“啊!”

“我们已经拥有了四百多辆坦克,大批的炮火和数量巨大的军用汽车。四万多部队要快速出击,让美国人措手不及丢掉他们占领的平壤。这一次的炮弹、子弹和手雷我们需要使用,其它东西都给你们留下。”

肖猴子握着李权武的手说道:“告诉方虎山将军,他的部队也应该趁机过江,希望在平壤和他们会师。”

“是!”

“报告!美陆战队第1师第1团1个步兵营和1个坦克营、英国皇家陆战队及韩军陆战队一部1000余人,在5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我们阻击部队在富盛里、小民泰里一线阵地猛烈进攻,企图打通与被包围的美军部队之间的联系。”

“通知第二师迅速增援,这一次我们不要俘虏,把他们全部消灭掉!”

“是!”

美国空军这次损失巨大,五十架飞机在片刻之间被阻击的部队给干掉,阵地上的部队趁机出击,利用手中的步兵武器吃掉了这股狂傲的敌人。罗娟嘎嘎笑着说道:“美国佬是不是太傲慢了?不足两个团竟敢孤军深入。”

“他们到现在还不明白对手是谁。”向天笑精明的分析道。

“运动的美军部队比固守的美军好对付得多,告诉各连队,一定要在我们主力赶过来之前吃掉这股敌人!”

“是!”

美军特遣队坦克用机枪和火炮为其步兵开路,但是在特战团的火力狙击下,特遣队步兵无法跟上坦克,还是动弹不得。经验丰富的特战精英迅速拿下坦克,调转炮口和机枪,对后边的部队进行了勇猛的射杀。

进至清津、惠山镇等地的美军开始向成兴地区撤退,王勇带着第三师,用大无畏的气概追击着。全副武装的美式武器,让天空中的飞机认为是自己人。可是自己人毫不客气扑过来开火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对地面进行炮火支援。

麦克阿瑟慌了,增援部队被消灭,好不容易逃出来的部队又被追赶上正在激战。这一次又要丧失十万之众吗?第三次失败,他还能负得起责任吗?朝鲜部队不可能有这么厉害,难道是斯大林出兵了?

清长战役从11月25日开始,12月1日就完全结束。可是,怒江独立军全速前进,追击着回逃的美军一刻都不放松。12月17日,美军终于撤退抵达连浦兴南港地区,在其海空军的火力掩护下从海上撤回朝鲜南部。

独立军先头部队终于进入元山港、兴南地区及沿海港口,整个地区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美军士兵了。王勇兴奋地喊道:“发电报,我们取得了全面性的胜利!”

孟达看着电报,微笑着对马占河说道:“去吧,让他们回来休整。”

“是,第一军出发!”马占河没有失落感,他知道怒江独立军锻炼的目的已经达到,司令会把他们重新派上战场。这一次第一军全部出动,携带着最尖端的武器开始朝平壤前进。

三战三胜,而且每一次都是以少胜多。洪学智惊叹不已说道:“如果不是亲自在这里,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美军也不相信,正因为他不相信,才中了我的圈套。他和你想的一样,认为自己是优势的兵力。但是,两军相遇勇者胜,更何况他们是最令人头疼的特战勇士!”

听着孟达的解释,洪学智乐呵呵的笑道:“如果马占河的第一军和他们同时出击,美军的联合部队恐怕早就完蛋了!”

“我们已经打败了他们二十多万部队,放回去的俘虏就是最好的宣传工具,麦克阿瑟唯恐这些人动摇军心,已经把这些俘虏和败军送到了济州岛。而我们的蒋委员长心里非常明白,他的蒋家王朝覆灭一点都不冤!”

“啊!”洪学智吃惊了,瞪着眼睛问道:“蒋介石在济州岛?”

“你感到奇怪?”孟达面带笑容反问。

“嘿,满洲国的皇帝不会是也在济州岛吧?”洪学智惊讶之余,想起了被孟达擒获的日本傀儡狗皇帝。

“对,他和咱们的委员长大人住在一起。”

“你就不怕他们叛逃到美国?”

孟达哈哈大笑起来,乐不可禁的说道:“如果美国人愿意养活他们,我会直接送过去。”

“你可真是疯子!”洪学智无语了,放走了那么多美军战俘,这一点他并不感到奇怪。因为,在抗日年代他曾经释放日军几十万。可满洲皇帝、蒋介石是多么重要的人物,他竟敢让这些人自由的活动!

“我没有把他们当成我的战俘,而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可以到处行走,就算是香港、台湾和美国,我都允许他们自由出入。白崇禧、孙立人等一批将领如今都成了各地的领导者,他们尽心尽力在帮助着我们的建设。你知道吗?他们都在深刻的反省。”

“你就不怕他们夺权?”

“哈哈哈哈,我相信他们不会,而且我还故意把权力交给他们!”

“啊!”

“又该说我是疯子了吧?其实,一个人都有走向新生的机会。权利,只有在法律约束下,才不会产生不公平或贪腐严重,最终走向灭亡!缺乏约束的权力会成为自己奴役别人的工具,而有约束力的权力,正是和你们为人民服务的道理一样!”

洪学智身子一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孟达看着他凝眉苦思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这是我的想法!”

“老公,应该把你关在笼子里。”王芸儿笑眯眯的出现在指挥部。

“哈哈哈哈,等我把美国人打败,夫人可以把我关起来!”孟达风趣的笑道。

“我来告诉你,美国已经从咱们这里订购了三百多亿的物资。”

“这么多?”孟达吃惊了。

“报告,美军开始大撤退,已经退居到三八线一带。”

“告诉马占河、方虎山,这是美军诱敌深入的战术,我们不要上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