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62章 疯子又出兵了(一)

第262章 疯子又出兵了(一)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十八年。孟达从众人眼中消失了,他在医院里做医生,也在医学院里做教授。而他身边的老人如朱家骅、罗卓英、张治中等都已经去世,只有薛岳、黄维两个老人还在。

六十五岁的黄维辞去了阿萨姆总统的职务,有年轻的夏文勇接任。江心坡和阿萨姆发展的很快,工农业和商业的快速发展,成了继蒙古后又一个高产值的重点。七十三岁的薛岳一点都不见老,生龙活虎的和孟达一家人常来常往。

他们都默默地享受着生活,有的时候也非常怀念战争年代的岁月。江世麟、方振山都去世后,刘泰、马占河、王勇等都走上了政府管理的职位,而鲁世杰、张顺、肖猴子三个,还分别担任着远东、蒙古、朝鲜三地的三军司令。

四十九岁的孟达一点都不见老,而他的十个老婆还想当初那样漂亮,和儿女在一起出门,都会把他们当成姐弟、姊妹来谈笑。孟晓凤、夏文妍、夏文丽、夏文婧、孟晓珍和哥哥、弟弟夏文勇、孟晓凡、夏文山、夏文龙、夏文凯、夏文平、夏文涛等12个儿女都已经结婚生子,他们都已经走上了军政要员的岗位上。

已经七十多岁的夏郎中在大女婿江世麟去世后,和大女儿夏静怡住在马里亚纳岛上,还在为孟达的一家人操心劳累。他感到非常幸福,逢年过节一大群孙子、孙女带领着重孙子、重孙女来给他们团聚,热闹的场面让老人永远都合不住嘴的笑着。

然而,边疆发生的事情让孟达愤怒了。他从电台上听到,苏联人竟敢公开枪杀我边防军和边防牧民,愤怒之下他严厉的对小女儿孟晓珍喝道:“通知七大军区司令,我要在蒙古召开出兵大会!”

作为凤蝶的接班人,孟晓珍已经是位能干的通讯专家。她机灵的答应了一声,妩媚的笑道:“老爸,你是不是又要发疯了?”

“混账,老爸要教训北极熊!”孟达呵斥了女儿一声,让她赶快去打电话。

“是!”

七大军区司令中,有四个都是孟达的儿子。夏文龙、夏文凯、夏文平、夏文涛和鲁世杰、张顺、肖猴子来到不久,新一代的特战团团长刘大力和飞虎队的大队长汪泰来也走了进来。

“少爷,是不是要教训北极熊、”鲁世杰还是脾气不改,不等孟达宣布会议的要点,急忙开口询问。

“大家都听到电台的报道没有、”孟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大家询问着。

“司令,人民日报都发表了抗议,说苏联政府指使苏联军队侵入我新疆铁列克提地区,出动直升飞机、坦克、装甲车和武装部队数百人制造新的流血事件。”张顺大声回答着。

夏文龙怒火万丈喊道:“老爸,应该教训他们!”

“不是教训,而是要打进哈萨克斯坦!”

鲁世杰哈哈大笑,站起来要求道:“少爷,我这辈子还能赶上这一仗也算不白活一回,让我带兵出征!”

“不是你一个,而是我们都去!”

“啊!”大家惊呼不已,七大军区司令,加上特战团、飞虎队两支精兵部队,这不是要北极熊的好看么?

“好,咱们热热闹闹、痛痛快快和苏联干上一架,要他们永远记住我们中华民族不是好惹的!七大军区各派出一个军的部队,咱们齐头并进,一举占领哈萨克斯坦!”鲁世杰振奋不已,这样的战争才有意思。

“夏文凯!”

“到!”

“有你统领导弹第一军,在蒙古的乌列盖、乌兰乌拉、乌兰固木三个城市严密监视,只要苏联人敢于使用核武器,把他们的所有核基地和城市给我干掉!”

“是!”

“夏文平!”

“到!”

“率领一个军和导弹第一军住在相同的边境之处,接到命令开始进攻,要在第一时间给我拿下图瓦全部领土。没有命令不许退兵!”

“是!”

“鲁世杰、张顺、肖猴子。”

“到!”

“你们三个和我一起出征,夏文涛、夏文龙担任第三军、第四军军长,负责从阿拉山口、伊宁、查干诺尔三路进攻。”

“是!”

“特战团团长刘大力和飞虎队的大队长汪泰来。”

“到!”

“你们两支部队在战役打响的时刻,要迅速乘坐直升机运动到哈萨克斯坦后方,第一时间把苏军的指挥部和弹药库给我毁灭!”

“是!”

孟达看着张顺说道:“你这次要单独指挥空军,一千架战斗机和三百架轰炸机,还有五百架运输机。开战之日要不停的轰炸苏军的运输线和各个兵营。只要条件允许,让咱们的空军健儿好好地过过瘾!”

“哈哈哈哈。”张顺得意的大笑,对孟达顽皮的说道:“司令,能不能让我痛快的玩上一年?”

“嘿,你准备把我的家底儿给打光?”孟达气极而笑,挥手说道:“三天时间,各部队必须按照指定的时间到位!”

“是!”

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动作,所有人都吃惊的把目光对准了中国的边境之地。出兵五十万,这对香港来说绝对是仅有的一次!薛岳惊叹不已,对黄维说道:“臭小子又要发疯了!”

“他是在锻炼部队。世界已经平稳的太久,再不打仗恐怕会后继无人。咱们老了,能见识到这一场战争也该闭上眼了。”黄维唏嘘不已。

“听说苏联在边境陈兵一百多万!”薛岳有点担心的提醒着。

“嘿,苏联人的一百多万,恐怕还不够鲁世杰一个军去收拾!北极熊太狂傲了,从1969年6、7月间,苏联制造的边界挑衅事件就达400多起。苏军还侵入中国新疆裕民县巴尔鲁克山西部地区构筑工事,修建望台,架设军用天线。

7月31日,苏军出动直升飞机,军用车辆和近百名士兵侵入新疆拖里禾角克地区。8月8日,苏军再次向中国边防人员开枪射击,由于中方的克制,才没有发生流血事件。

经过一连串的试探性挑衅之后,8月13日,苏军300多人在两架直升飞机和数十辆装甲车的掩护下,越过边界线包围了正在新疆铁列克提地区进行正常巡逻的38名中国边防军人。经过4个小时的激战,中国巡逻队员全部牺牲。”

黄维挥动着手中的报纸,把苏联人野蛮的行动一点一滴讲述着。他们也非常愤怒,在战斗中,中国官兵宁愿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边防战士顽强抵抗,誓与阵地共存亡,一直战斗到倒下的时刻!

新疆边境,孟达正在听新疆军区王新光政委的讲述:

巡逻队的官兵对即将发生的凶险茫然不知,他们沿着例行的巡逻道路,逶迤着向前走去。由于是在荒无人迹的戈壁上巡逻,所以队形并不很严整。几个刚分到边防的新兵,围着杨政林听他讲惊心动魄的边防斗争故事。还有的将路旁的沙枣棵、骆驼草折断,编成圈帽戴在头顶,以遮挡骄热的太阳。

突然,杨政林停住了脚步,他似乎感到周围的地形有些陌生。这条路他走过上百遍。沿途的一草一木、山丘、沟壑,他熟悉得如同自己的指掌。杨政林正要命令巡逻队继续前进,一发炮弹挟着尖历的呼啸落在队伍的中间。

“轰”的一声巨响,五六名战士炸得四散飞进。“卧倒”,杨政林吼叫着发出了命令。六辆苏军坦克犹如从地狱里钻出来,出现在杨政林的视野里,它们巨兽般摇晃着抖掉身上的浮土、草棵,成扇形从三面包围上来。三百多名苏军官兵,也从土堆里爬出来,尾随坦克开始冲击。

杨政林这才意识到,这是苏军周密计划,蓄谋已久的行动。巡逻队被四面包围,已经没有生还的退路了。

此刻,杨政林已抱定必死的决心。抵抗,无异鸡蛋往石头上碰,可即便头破血流,也要溅它一身黄了。

望着呐喊冲来的苏军士兵,杨政林对身旁的机枪手狠狠挥动了一下手臂,“打!”

机枪手也意识到处境的险恶,紧抱着机枪,将一串串子弹,刮风般扫向扑来的敌人。

巡逻队的战士,虽然伏在地上,但无可依托的地物,且被苏军的密集炮火打得抬不起头来,间或用冲锋枪还击一下,子弹打在坦克的甲板上,只是进发出几粒火星,对敌军根本构不成威胁。

此时杨政林的左臂已经被子弹穿了个洞,他无暇包扎,不断涌出的血水染红了半边军衣。

他将报话机从已牺牲的报话员的身上解下来,大声呼叫:“塔城、塔城、我是杨政林,我们在铁里克提东十公里处遭敌伏击,苏军坦克六辆,步兵300余人……”

这时,空中传来“嗡嗡”的轰鸣声,杨政林抬头,看到两架直升机,在头顶盘旋了两圈,然后向西北踅去。

杨政林报告完敌情,最后沉重地说:“请党相信我们。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一粒子弹,决不会出现一个俘虏……”

杨政林扔下话筒,用冲锋枪扫倒几个苏军士兵。正想转身射去,这才发现右腿被炸断了,早已失去了知觉,血水浸透了身下的岩石。

苏军似乎知道了这一队中国士兵目前处于的孤立无援的境地,马上改变了战术,不再用坦克导引步兵冲击,而是将中国士兵团团围住,用准确的炮火逐个进行打靶式的射击。

巡逻队马上陷入了拼杀不能,抵抗无望的境地。

空旷的戈壁变成了血腥的屠场。

有的中国士兵早已死去,仍然成为苏军射击的目标,尸体上冒着一缕缕中弹后的青烟。

中国士兵抱定必死的决心,依然顽强地抵抗着。

突然,两颗汽油燃烧弹在中国阵地中间炸裂开来,随着四散喷溅的黑色液油,大火如噬人的野兽张开了血红的嘴巴。

火海里,中国士兵在翻滚、扑跌。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伴着血肉被烧焦的腥臭味,在苍茫的戈壁滩上飘散,回旋……。

仅存的两个伤兵爬到了杨政林身边。七班长胡宝杨右眼被击穿,血浆糊了一脸。新战士小王第一次参加执勤,连枪都不会使,手里紧握着一颗未开盖的手榴弹,稚气的脸绒上挂着横七竖八的黑红的血污。他的腿、腹、胸先后中了四弹,军衣与皮肉烧结在一起连扔手榴弹的力气都没有了。

杨政林悲叹了一声,回身望了一眼祖国的土地,缓缓旋下小王手中的手榴弹底盖,攥住弦扣。

一声巨响过后,阵地上旋即沉静下来。

只有滚滚的黑烟,还在升腾、膨胀,远远望去,如一只狰狞可怖的恶鬼。

等到中国陆军第八师的一个团携带轻重武器,从60公里外的巴克图据点赶来时,战斗早已结束了。

38具尸体弃置一地,有的面目全非,变成了黑炭。方圆几百米的戈壁,仿佛被炽热的天火焚烧过,变得漆黑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