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司

第269章 印巴战争(四)

第269章 印巴战争(四)

英迪拉甘地郁闷了,孟达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牢牢地把持着占领后的西孟加拉邦。被困在东巴的17万部队无奈放下了武器,反而让闹独立的东北人开始组建部队。西巴政府领导人知道东巴已经失去控制,干脆把部队调回去,在西线和印度打的热火朝天。

孟达回到阿萨姆不久,东巴齐鲁尔·拉赫曼就已经找上门来。他在孟达的客厅里坐下,直言不讳的说道:“孟司令,我的来意你一定明白。”

“我明白。”孟达点点头回答。

“西巴和东巴很难再走到一起,我们要求自治,完全是为了东巴三千多人的生存问题。”齐鲁尔·拉赫曼进一步阐述着独立的原因。

孟达苦笑道:“这是你们国家的事,我难道干涉了吗?”

“但我们需要你的支持!”

“哦?”孟达盯着眼前四十岁的汉子,他的直爽和精明,有礼有节的言语让孟达大有好感。

“东巴的稳定,对于阿萨姆来说也是件好事,这一点你不否认吧?”看到孟达发出疑问,齐鲁尔·拉赫曼继续在说着。

“是的,正因为东巴的混乱,才让我不得不出兵。”

“也不全是,因为你和西巴政权有交易!”

孟达惊异的看着齐鲁尔·拉赫曼,爽快的说道:“对,是一件对于你们来说非常有收获的交易。”

齐鲁尔·拉赫曼笑道:“是,西孟加拉邦原来就是我们的,你帮我们夺了回来。可你想过没有?三万人口被你驱赶,难道他们能善甘罢休?”

“哈哈哈哈,我准备在这里和印度耗上十年二十年。”

“这——”

“你怕了?”孟达笑看着齐鲁尔·拉赫曼问道。

“你不会是想占领这里吧?”

“嘿,如果你的国人敢于现在就住进去,我会双手欢迎。齐鲁尔·拉赫曼先生,我不会和巴基斯坦人民为敌,请你永远记住!”

齐鲁尔·拉赫曼大笑道:“如果你能支持我们独立,东巴人民会世世代代记住你。”

孟达难为情的说道:“你这不是逼我和西巴政府断绝交情吗?”

“不,你可以支持我们武器,而我们会在今后用物资去偿还。你不需要表态,更不需要出头露面。只要你不和我们的人展开战斗,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

东巴独立的决心,让孟达深刻认识到已经不可避免。他想了想说道:“你要我怎么做?”

“帮我们组建军队,给我们提供武器。”

“可是——”

“你是在顾忌和西巴的交易问题?”齐鲁尔·拉赫曼精明的问道。

“是。”孟达没有否认。

“西孟加拉邦已经在你手上,我们现在就可以把锡莱特人口迁移到这片土地上。这样做西巴不会怀疑你的动机,而我们却在实际上占领了西孟加拉。我这建议不错吧?”

“哈哈哈哈,和你做朋友爽快!”孟达大笑不止,这不正是他期盼的结果吗?

“咱们成交?”齐鲁尔·拉赫曼诡异的笑道。

“好,请你说出武器的数量。”

“我们要守卫住这片领土,必须要组建五十万的陆军和相应的空海军。当然,第一步首先是步兵和装甲兵,所有武器我们会按照需要随时和你协商。孟加拉人民联盟、伊斯兰大会党是东巴唯一的政党,我们会共同组建政府,实行市场经济,推行私有化政策,改善投资环境,大力吸引外国投资。”

孟达频频点头,齐鲁尔·拉赫曼的理想是非常明智的。他爽快的说道:“好,我会按照你的要求给你提供武器。但是,如果你们继续和印度暗中交往,别怪我翻脸无情!”

“明白!”

齐鲁尔·拉赫曼刚走不久,陈云和彭泽坐着飞机来到了阿萨姆首都。孟达非常惊讶,已经有十九年时间未曾和国内任何人做过来往,他担忧和东巴的交易是否能实现。

“不欢迎我们?”陈云一眼看出了问题。

“欢迎,但我担心你们会坏了我的好事儿。”孟达据实回答。

“嘿,我们不会干涉你的决策。孟司令,你好像不准备再打下去了?”彭泽自己坐下来,大咧咧的开口问道。

“我的陆军已经完成预定任务,未来的战斗完全有空军和海军完成。”

陈云呵呵笑道:“是啊,你的两艘航母从来没有使用过,也真该露一下了。”

“你们是——”

“不用怀疑我们来的目的。”彭泽打断了孟达的质问。

“但我需要知道你们对目前的印巴战争的看法。”

陈云乐了,对彭泽说道:“他对咱们的来意不放心。”

“是这样的,印度已经派人去和苏联谈判,估计战争会继续打下去。甘地已经号召全印度人民拿起武器,要和入侵的敌人展开游击战争。”

“哈哈哈哈,我会让他失望,更会让他知道我是怎样摧毁他们战斗的决心!”孟达两眼放光,凶狠的射出寒冷的目光道:“只有笨蛋才会发起进攻去占领别人的领土,我不会!”

印度的战略企图是,东攻西守,以夺占东巴为最终目标。由于阿萨姆政府强势出击和孟达大量的援助,巴基斯坦不仅消灭了东巴的入侵之敌,更是在西线展开了强有力的进攻。

在东巴战场,印陆军在海、空军密切配合下,集中兵力,从东、西、北3个方向,对东巴实施“多路向心突击”。在东部方向,印军以3个师及8个营加强部队的兵力,分3路发动攻势行动,攻占了阿舒甘杰、道德坎迪和昌德普尔3个重镇,打开了通往达卡的门户。

可是,阿萨姆集团军突然出击西孟加拉邦后,进入之敌被包围在东巴领土内。印军无奈放下了武器,而这批武器又被孟达送给了齐鲁尔·拉赫曼。陈云两个的到来,是他决心对印度海军实施打击的时候。

当他要站起来的时候,刘泰走到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他笑了,从新坐下来说道:“对,时间耗得越久对我们越有利。告诉张顺,每天保持四个空军中队的轰炸,一刻都不要停!”

“是!”

陈云听清了刘泰的耳语,惊讶的看着孟达:“你在倒卖人口?”

“哈哈哈哈,我在做善举。”

孟达笑罢,对陈云、彭泽说道:“在印度的北方,锡克族是一个贫穷而又英勇善战的民族。因为锡克教徒强调勤劳、勇敢,而且内部团结,身材高大,长相美丽,高高的鼻梁和白皙的皮肤让很多锡克族少女在选美比赛中脱颖而出。

可是,这里是非常歧视女人的地方,尤其是惨无人道的割苞礼,简直是对少女的一种摧残!他们的父母为了不付出女孩子长大后的婚礼聘金,偷偷把几岁的女孩子运送到尼泊尔卖掉。

我的商业人士在尼泊尔发现这一奇怪事情后,直接把所有女孩子给买下来送到江心坡去抚养。谁知道这种情况越演越烈,导致每年都有上千小女孩偷渡到锡金。战争开始后,这种情况丝毫不减,反而人数更加多了起来。”

彭泽吃惊的看着孟达:“是他们的父母把她们卖掉的?”

“对!”

陈云惊讶的问道:“你收养这么多女孩干啥?”

“当然是为了我的兄弟们都有个好老婆。”

“哈哈哈哈。”

刘泰在大家笑后对孟达问道:“司令,咱们的空军干嘛不对印度首都实施空袭?”

“战争是一种政治需要,但不能给平民造成太大的伤亡。我们轰炸的目标是军用设施、工业设施、交通、港口,其目的是让印度政府感到压力。甘地不是要和咱们展开游击战吗?让他尽量去武装部队,我倒要看她如何收场!”

“报告,西孟加拉邦周围出现很多农民武装。”

“告诉夏文涛,只要手拿武器的都是我们的敌人,要毫不手软的干掉!”

“是!”

陈云提醒孟达:“印度这是在使用苦肉计,想用同情来取得外交上的胜利。”

“哼,我会让他鸡飞蛋打。刘泰。”

“到!”

“通知电台、电视台、报社记者,告诉他们印度强逼农民拿起武器和我们抗衡。让媒体揭穿他们的阴谋,逼着他用主力和咱决战!”

“是!”

彭泽看到孟达处理完军务上的事情,忍不住说道:“我们来,是为了国家的事。”

“我不想参与。”

“哦?”陈云惊诧的看着孟达。

“这几年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国家到处是荒凉的田野、饥饿的人群,妇女们在田地里挖野菜,老人孩子们在树下采树叶,许多人饿得得了浮肿病。彭泽,你当年答应我用四汽车云南白药换一个人,可我去年提出来要换刘主席的时候,你却不和我照面!

最大的冤案啊!我真是瞎了眼,后悔拿你们当朋友。记住,我是为了民族而战斗,但绝不和你们同流合污。陈云,你是搞经济的,难道国家的现状还未让你们清醒过来?”

孟达愤怒的爆发了,当着昔日的老朋友面红耳赤的数落着,恨不得把他们赶出客厅。陈云苦笑道:“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我们这次来是奉了总理的密令,希望你能出面保护一些老同志。”

“哦?”孟达愣了一下神,很快说道:“好,把你们打倒的所有右派都交给我,刘泰,派飞机去北京接人!”

“是!”

“你小子!”彭泽松了口气,但对孟达这样的办法不赞成,低声说道:“不要声张,我们把人给你送到月亮湾,造反派不敢去那里捣乱。”

“捣乱?敢死自闯入我的地盘杀无赦!”孟达狰狞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