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132章 分筋错骨手

第1132章 分筋错骨手

这怎么可能?

交手只一招,师父就受伤吐血?

元婴中期修士全力一击,难道不应该是金丹后期修士筋断骨折,死无全尸么?

怎么反倒是师父吐血?

不过,且慢!

这时候的“范道友”,忽然之间,气息暴涨,远远超过了金丹后期,直接踏入元婴期境界,而且是元婴中期的水准,身上透出灵压之强大,丝毫不在赵天奎之下。

“范道友,你……”

不但齐兴子,连尚师叔也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姓范的,原来竟然是元婴中期的大高手,在扮猪吃老虎。

难道他是专程到这里来暗算本门门主的?

正当两人晕头转向之时,那边厢赵天奎已经一擦嘴边血迹,双臂一振,又准备再次动手,目中疯狂之意更甚。

霹雳一声,一座黄金如意塔飞射而出,迎风暴涨,在半空中变成数丈高矮,电弧闪闪,轰隆隆倾泻而下,顷刻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网,将赵天奎笼罩其下。

紧接着,人影一闪,萧凡便从原地失去了踪影。

赵天奎尽管已经处于癫狂状态,却也知道不妙,手腕一翻,就要祭出法宝。下一刻,他身边的空气忽然起了一阵水波般的扭曲,萧凡的身形,骤然浮现出来。赵天奎大惊,想都不想,来不及祭出法宝,袍袖一抖,就向萧凡一掌击出。

萧凡一伸手,五指如钩,一把就拿住了他的脉门。

“分筋错骨手!”

萧凡嘴里一声低喝。

然后,所有人都听到了筋骨错位的“咔嚓”声,以及赵天奎痛苦的闷哼声。整条右臂,就这样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凡俗界的武术?”

“这怎么可能?”

尚师叔似乎对凡俗界的武术有所了解,看得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置信。

凡俗界的武术,竟然使在了元婴中期的大高手身上。貌似还凑效了。但这怎么可能?赵师兄只要伸出一根小手指,纵算是凡俗界最顶尖的武林高手,那也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唯一的理由就是,施展这“分筋错骨手”的,也是一名元婴中期大高手。

饶是赵天奎功力通玄,这当儿被废了整条右臂。不但痛得钻心,战斗力也立即大减。尤其要紧的是,剧烈的疼痛,令得他眼里有一瞬间闪过了一抹清澈的眼神。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这片刻的耽搁,对于萧凡而言。已经足够了。

当赵天奎的眼神再度变得疯狂之时,三十六枚闪闪发光的柳叶飞刀激射而出,瞬间钉在了赵天奎的各处大穴之上。

双方相距这么近,几乎是近在咫尺,不要说赵天奎正处于疯癫状态,就算是完全清醒,那也是万万避不过的。近身搏杀。迄今为止,萧凡还从未输给任何对手。

不管是人还是兽!

三十六枚柳叶飞刀一插入赵天奎的三十六出大穴,整个身子顿时便僵在了那里,一动不能动。

萧凡身躯一闪,就到了赵天奎身后,一指弹出,一道浑厚的浩然正气,自赵天奎的玉枕穴直射而入,瞬间直达神识海中。

“赵道友,醒来!”

与此同时。萧凡一声低喝。

声音虽低,却如同滚滚惊雷一般,轰隆隆在诸人头顶碾过。

赵天奎浑身一震,疯狂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明起来。

被电网阻隔在外的尚师叔,本已取出法宝。正准备强行攻破电网闯进去,见状忙即停下手来,脸上神情又是震惊又是疑惑。

不过转瞬之间,门主就被此人制住了?

难道眼前这位范道友,依旧隐瞒了自己的真实修为,不是元婴中期,而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否则的话,又岂能有偌大本领,一出手就制住同阶修士,不要说还手之力,甚至连招架之功都没有?

其实,尚师叔也还是高估了萧凡的本事。

如果平手放对,赵天奎纵算最终不敌,也绝不会一交手就败下阵来,必然是一场苦战。只不过眼下,情形却极不正常。赵天奎练功走火入魔,已经处于疯癫状态,反应远不如平时敏捷,对法宝的操控更是难以收发由心。而萧凡采取的又是所有修真者都不屑于练习的凡俗间近身搏杀的武技,扎扎实实打了赵天奎个措手不及。除非赵天奎精通炼体术,否则对于已经欺到肘腋之侧的萧凡,几乎毫无抗拒之能。

萧凡手一抬,将头顶旋转的雷光塔收了回来。

“范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尚师叔死死盯住了萧凡,全神戒备,不过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眼里的惊慌之意。

此人能够轻而易举制住隗武门一门之主,只怕整个隗武门合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了。他要是真对隗武门有恶意,那就是灭顶之灾。

萧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要给赵道友治病,总要让他先安静下来才行。”

“可是,阁下乔装改扮,故意隐瞒自己的修为,混入我们隗武门总坛,尚某怎知阁下心中到底作何所想?”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尚道友,在下若是要对贵门不利,难道还会在这里和你们废话吗?刚才道友的注意力都放在赵门主身上,在下若要杀你,想必不会太难。”

“……”

尚师叔顿时语塞。

“师弟,不得对高人无礼!”

这当儿,赵天奎终于完全清醒过来,急忙低喝了一声。

“师兄,你醒了?”

赵天奎微微颔首,随即转向萧凡,恭谨地说道:“在下赵天奎,隗武门门主,多谢道友相救。未敢请教道友高姓大名?”

他浑身要穴被制,唯独脑袋可以转动,能够开口说话。

萧凡略一点头,沉声说道:“在下萧凡,金州城百雄堂郎中。”

“萧凡?”

赵天奎和尚师叔同时惊呼出声。

“范道友……啊不不不,萧道友,你就是金州城那位医圣?萧凡萧医圣?”

稍顷,尚师叔嚷嚷起来,又是惊讶又是激动。

“医圣不敢当,乃是杏林同道抬爱。”

尚师叔张大嘴愣怔半晌,忽然重重一拍自己的脑袋,失笑说道:“我万里迢迢去金州城寻找医圣,却不知道医圣就在眼前,看来我这双眼睛可以挖掉了……”

嘴里是这么说,语气却着实愉悦。

他此番前往金州城,虽然没有找到萧医圣,却听到不少关于这位年轻医圣的传说,对萧凡,所有人都赞誉有加。如果眼前这位真是金州城萧医圣,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绝不会无缘无故对他们隗武门不利。

“萧先生,请你无论如何要帮我们隗武门一把,只要治好了我师兄的病,你就是我们隗武门的大恩人,隗武门上下,俱皆感激先生的大恩大德……”

随即,尚师叔双手抱拳,长揖到地,恭恭敬敬地说道。

萧凡袍袖一抖,一股大力涌出,将尚师叔托了起来,微笑说道:“尚道友免礼,治病救人,乃是医者的本分。既然萧某到了这里,赵门主的病情,自然会尽力。”

“是是,多谢萧先生……”

眼见大力涌来,自己居然毫无抗拒之力,就顺着这股力道站直了身子,尚师叔更是又惊又佩。

看来此人真的不是寻常的中期修士,功力之深,远在同阶修士之上。

萧凡随即转身,伸出右手三根手指搭在赵天奎的手腕上,双眉微蹙,两眼轻轻眯缝起来,凝神诊脉。赵天奎顿时屏息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片刻之后,萧凡松开了手指,蹙眉说道:“赵道友是练功之时出了意外,这病根在神识海中,远比寻常的病情要更难治理……请道友将修炼的功法口诀以及以前所服的丹药丹方交给我看看。”

在修真界,要查看其他门派的修炼功法,自然是天大的忌讳,但萧凡以郎中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却是天经地义。

不了解病情,又如何治疗?

赵天奎身为一派之主,也是极有决断的人物,闻言只是略略愣怔了一下,便即连连点头,说道:“这个自然,请萧先生先到舍下奉茶,在下自当将一切原委都如实告知先生。”

“好。”

萧凡袍袖一抖,三十六枚柳叶飞刀收了回来。

赵天奎立时恢复了行动自由,不过头脑却也略略一晕。没有了这些柳叶飞刀,他神识海中的那股乱流,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当下赵天奎强行将那股乱流压了下去,伸手延客。

他所居住的殿宇,刚才已经被他自己打得稀烂,连殿顶都齐刷刷地掀了去,实在不是待客之所。赵天奎便将萧凡引到另一处偏殿,恭请上座,早有婢女奉上灵果,香茶。

“赵门主,你修炼的这套功法,应该不是贵门的传承功法吧?我刚才在你的体内,查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神念之力。一股沉静安然,另一股却十分狂暴,显然是后来修炼的。”

萧凡一落座,也不客气,直奔主题。

赵天奎吃了一惊,深感叹服,说道:“连这都能查探出来,萧先生真是神乎其技,一代医圣,名不虚传,在下佩服之至……在下修炼的这套功法,确实不是本门传承,而是在下偶尔得到的……名唤无极太清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