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135章 欺师灭祖

第1135章 欺师灭祖

随着这一声呼喝,门外顿时响起一阵喧哗。

只见几个人推推搡搡,走进门来。

当先一人,正是陈阳。

看得出来,陈阳受到了某种禁制,虽然能够行动自如,真元法力却受到了禁锢,完全无力抗拒身边几个人的推搡,只是向他们怒目而视,满脸愤恨之色。

南长老大吃一惊,猛地站起身来,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死死盯住了陈阳身边的一人,怒喝道:“离轩,这是怎么回事?”

站在陈阳身边的这个人,四十来岁年纪,身材高大挺拔,容貌俊朗,倒是长了一副好皮囊,乃是天台宗内堂执事,宗主宁轻语的嫡传弟子离轩,平日里专门负责迎来送往,在天台宗的金丹后期修士之中,算得是大名鼎鼎。纵算在整个岳西国,也颇有几分名气。

离轩笑嘻嘻地向南长老一拱手,说道:“南师叔,弟子奉命将陈师妹带到。”

“奉命?你奉谁的命令?”

南长老更是怒火攻心。

“奉我的命令。”

黑袍少年在一旁冷冷说道,斜眼乜着南长老。

“怎么,南长老觉得不妥么?”

南长老不理他,径直对离轩喝道:“离轩,你是天台宗嫡传弟子,竟敢吃里扒外?你这是欺师灭祖!”

“好大的胆子!”

南长老气得一张脸成了猪肝色。

黑袍少年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南长老,言重了。你可别忘了,所有岳西国的宗门,不论大小,都盟了誓约。共同尊我黑魔教为首,尊我师兄黑魔王为盟主。但有号令,无不凛遵。难道都是说着好玩的吗?”

“如今我已黑魔令亲自下达指令。离师侄奉命行事,有什么不对?”

南长老怒道:“查长老。誓约确实是有的,但共尊黑魔教为首,尊黑师兄为盟主,那也是保境安民,一致对外。可不是说你们黑魔教可以随意干涉其他宗门的内部事务,更不是说你们可以随意抓走其他宗门的弟子。”

黑袍少年冷笑道:“只要是为了对付魔兽,那就可以。”

“离轩!”

南长老气得没法子,只是冲着离轩怒吼。

“你敢背叛师门。就不怕门规惩罚么?欺师灭祖,要受抽魂炼魄之刑。”

离轩有些胆怯地望了黑袍少年一眼,见黑袍少年露出了鼓励的神色,顿时便胆壮起来,挺直了腰杆,说道:“师叔,弟子奉黑魔令行事,怎能叫背叛师门?难道我们天台宗和黑魔教不是盟友么?既然是盟友,我为盟主办事,怎能叫欺师灭祖?”

离轩本就伶牙利嘴。这一番话说出来,果然有几分歪理。

“你……”

南长老气得脖子上青筋暴涨,半晌无语。

黑袍少年淡淡说道:“南长老。你也不要太焦虑,这是为了抗击魔兽,为了我们岳西国八大宗门的大局,纵算宁宗主启关而出,也怪不到你头上。真要问罪,请她来找查某好了。”

“走!”

一言已毕,黑袍少年一挥手,大步向门外走去。

陈阳已经抓到,那就没必要在这里多费口舌了。南长老心中舒服也好,不舒服也罢。何必理会?

“且慢!”

南长老一声大喝,身子一晃。就向门外抢去,想要拦在黑袍少年前边。

宁师姐正在闭关疗伤,眼下天台宗以他为主,无论如何,也决不能让黑魔教的人就这样将师姐最钟爱的弟子带走。否则,师姐启关之后,自己可真的不好交代。

黑袍少年脸上狰狞忽显,袍袖一抖,一股庞然巨力猛地向南长老冲击而去。

南长老不防他会忽然动手,猝不及防之下,闪避已经不及,只能也是一掌拍出,以硬碰硬。

“砰——”

轰然声中,南长老一声闷哼,胖乎乎的身子往后直飞出去,足足飞出三四丈之遥,才勉强站住了脚步,只觉得喉头一甜,“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本已蜡黄的脸色变得益发毫无光泽。

黑袍少年嘴角浮起一丝讥笑之意,缓缓将手掌收了回去,冷淡地说道:“南长老受伤未愈,还是静养调息的好,轻易不要动怒,免得伤上加伤,不好善后就麻烦了。”

南长老苍白的脸上突然又涌起一团异样的红晕,死死盯住了黑袍少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太阳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只想冲上去和他拼个死活。只可惜,刚才那一掌也让南长老彻底清醒过来,原本还存在的那点侥幸心理,也抛得无影无踪。

双方的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不服也得服。

经过魔兽攻城一战,天台宗三名元婴修士,一人战死两人重伤,实力早已大不如前。如今又是在魔焰城,在人家黑魔教的地盘之上,自家还有叛徒里应外合,这许多不利加在一起,凭什么和黑魔教叫板?

“离轩!”

“今儿你只要敢带着陈阳走出这里一步,就永远都是我天台宗的叛徒!”

“迟早有一天,要受那抽魂炼魄之刑!”

南长老咬牙叫道。

见了这般情状,离轩也是豁出去了,嘿嘿一笑,漫不在乎地说道:“师叔,你言重了。我奉黑魔令行事,师叔若是责罚于我,那就是看不起黑教主,看不起查长老,看不起黑魔教了。这个盟主之位,是大家公认的,可不是哪一个人私下封的……就算我师父在这里,他也不能怪我。”

说到这里,离轩脸上闪过一抹愤恨之色,语气也阴冷下来:“说起来,我现在到底还算不算是我师父的弟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这么多年来,师父心中就只有一个陈阳,哪里还有我们的影子?”

“好歹我也为天台宗做了那么多事,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师父凭什么将我的内堂执事身份都拿掉?在她眼里。我们这些弟子全加起来,也抵不得陈师妹一根小手指头。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们要自寻出路了。”

黑袍少年哈哈一笑。说道:“离师侄所言有理,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在岳西国,只要奉黑魔令行事,就一定会得到奖赏。谁敢抗拒,那就是与我们黑魔教为敌!”

“是,多谢查师叔夸奖……”

离轩忙不迭地向黑袍少年一躬到底,恭谨万分地说道。

他暗施偷袭,制住陈阳,原本就下了狠心。要离开风雨飘摇,朝不保夕的天台宗,另投明主。如今既然公开与南长老撕破了脸面,自然要极力巴结讨好查长老才行,否则岂不是要两头不靠?

“起来吧。跟我走,黑师兄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是,多谢黑教主,多谢查师叔提携,弟子日后一定竭力效劳……”

离轩顿时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几乎要飘飘然了。

“呸!”

“不要脸!”

就在他刚刚抬头的瞬间。陈阳猛地一口啐在他脸上,向他怒目而视,丰满的胸脯高高鼓起。急促起伏,实在气得狠了。

离轩急忙往后躲闪,忙不迭地伸手擦脸,眼里狂怒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便阴笑起来,死死盯住陈阳,冷冷说道:“陈师妹,嘿嘿,这么多年。你也够了!你一个外人,跑到我们天台宗来。把原本我们该有的东西一把抢走,还让不让人过了?”

“以前是师父宠着你。我们再有不满,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敢怒不敢言。”

“没想到啊……”

“你也有今天!”

离轩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得意至极。

黑袍少年并不阻止,反倒背着双手,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由得他们内讧!

这可是打击天台宗士气的最佳时机。天台宗的实力,一直都在岳西国各大宗门之中排名第二,是黑魔教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如今大败亏输,实力大损,正好趁此机会,再好好打压他们一番,让他们彻底明白,在如今的岳西国,只有一个老大!

“你那个姘头呢?是叫萧凡,是吧?”

“他怎么不来救你啊?”

“他不是和厉兽山脉的妖兽关系密切吗?不是有化形妖兽撑腰吗?牛皮哄哄的,厉害了啊……他现在在哪里?眼看你就要被炼成血魔偶了,怎么还不来救你呢?”

“你叫啊,你大声叫!”

“看有没有人来救你……哈哈,哈哈哈……”

离轩再次仰头大笑,脸上神情又是得意又是痛快,甚至还带着几分疯狂之意。

“萧凡来了,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陈阳怒喝。

“是吗?我好怕啊,你赶紧叫他来收拾我啊,赶紧叫啊,我好想看他怎么剥我的皮抽我的筋……”

离轩双肩一耸,冷笑连连。

“好啊。”

便在此时,一个男子的声音骤然响起,语气冰冷,却如同滚滚惊雷,直震耳鼓。

“既然你那么想要我来给你剥皮抽筋,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谁?”

离轩大吃一惊,只觉得这个声音简直就在自己耳边震响,就好像有人贴着他讲话。当下毫不迟疑,脚下遁光一起,急急向一旁疾闪而去,同时四处张望,满脸惊慌之色。

实在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尽管事情过去了很多年,他却牢牢铭刻在心底,再也难以抹去。

正是萧凡的声音!

ps:感谢ㄗs`婲塟o`!,南门大老虎万赏!

感谢西山一老,书友1409201603485,冒冒和哈哈等书友的打赏!(想知道《大豪门》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