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162章 再临藏宝阁

第1162章 再临藏宝阁

萧凡没有去见陈阳,直接回到了自己修炼的密室,却也没有马上就开始炼丹,袍袖一抖,十余面阵旗阵盘飞射而出,布下了一个简单的幻阵,将密室与外界彻底隔绝开来。

手指一动,滚滚黄沙从翠绿色的戒指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便钻入地底不见了踪影。

随后,萧凡将黑麟召唤出来,让她警戒密室的安全。

“嘻嘻,主人,你又要进入‘乾坤鼎’内么?”

黑麟头一歪,笑嘻嘻地说道。

每隔一段时间,萧凡便要元神出窍,进入“乾坤鼎”内,待上一阵。多数时候,是在研究“乾坤鼎”内的空间规则,有了不少领悟。自然,始祖藏宝阁也是要去看看的,但连续几次,都无功而返,在藏宝阁内,没有得到什么指引。那些紧闭的玉室之内,到底藏着什么奇珍异宝,自然也是不得而知。

萧凡意识到,并不是他每次进阶,始祖都会赐下新的宝物,只有在最要紧的关头,才会有宝物赐下。

“进去看看。”

萧凡揉了揉黑麟的小脑袋瓜,微笑说道。

黑麟便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你放心去吧,保证没人会打扰你的。”

“好。”

萧凡点了点头,便即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渐渐入定。

猛可里,身子轻轻一震,神识离体,四周一阵水纹般的波动过后,萧凡便从照壁之中现身而出。周边的情形,依旧是那样熟悉,整个庭院安安静静的,没有丝毫喧闹。

萧凡缓步踏上长廊,向后院走去。

后院也是静悄悄的,一排排平房还在,清阳祖师却不见了踪影。很早以前。清阳祖师就从这里消失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萧凡知道,“乾坤鼎”这样的空间至宝,腹中是真的能自成天地,广袤无比,清阳祖师处处皆可安身。

萧凡没有停留,径直去了后院。来到始祖藏宝阁前,屏息凝神,藏宝阁石门缓缓打开,萧凡大步走了进去,石门在身后闭合。

刚一走进始祖藏宝阁内,萧凡便即心中一喜——他感受到了那神秘指引。

藏宝阁再一次有了反应。

当下萧凡依照指引之力。缓步向前,几次转弯之后,在一间玉室之前停了下来。

指引之力,至此消失。

玉室门上,镶嵌着一个精致的混沌图案。尽管萧凡眼下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中期,和他进入“乾坤鼎”内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这里。不管他是金丹初期修为,还是元婴中期修为,都没有任何区别。

混沌图案对他的考验,永远都是敌强愈强。

萧凡深深吸了口气,将神念之力渐渐浸入到混沌图案之中。

眼前豁然开朗,竟然到了一处花园之中,远远的,有一道白色的人影。负手立在繁花之中,似乎正在闻香赏花。一见到这道挺拔的背影,萧凡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涌上来一股怪怪的感觉。

这道背影对他而言,极其熟悉。

但这不是他感觉怪怪的原因……

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凡一时之间,抓不住重点。只得全神戒备,缓缓向前走去。

那白衣人只是专心赏花,仿佛压根就不曾察觉,有人正在接近。

萧凡在白衣人身后十余丈处站定。双手一抱拳,朗声说道:“这位兄台……”

一句话尚未说完,便即戛然而止,饶是萧凡一贯镇定,此刻也禁不住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神情。

那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来,长身玉立,容貌俊朗,神态儒雅,气度俨然,可不正是萧凡自己?

难怪刚才他总是有一股极度怪异的感觉,再也想不到,在这里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白衣萧凡望着他,也是微微一笑,淡淡说道:“你来了?我在这等你很久了……”

语气雍容,恬淡自然,一如萧凡平日说话,惟妙惟肖,没有丝毫走样。

这一瞬间,连萧凡自己都怀疑,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自己?

“你是谁?”

萧凡强压心中的震惊之意,沉声问道,眼中射出锐利的锋芒,心中戒备之意,瞬间提高到了顶点。

白衣萧凡却是毫不在意,平静如初,微笑说道:“我就是你。”

“你就是我?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等你来打败我!”

萧凡双眉轻轻一扬,说道:“既然你就是我,那我为什么要打败你?”

白衣萧凡依旧好整以暇,微笑说道:“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自己,只有打败自己,才能更上一层楼。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的。”

萧凡摇摇头,目光游移,向四周看去,却只见花园远处,一片混沌,显然这里的空间很小,只有他们立足的这一小片地方。

见萧凡并没有出手之意,白衣萧凡嘴角浮起一丝笑容,手腕一翻,暗红色的炎灵之刃,浮现而出,握在了手中,刀尖斜斜指向地面,握刀的姿势都和萧凡是一模一样的。

我就是你!

“注意,我要出手了!”

白衣萧凡语气依旧柔和,不带丝毫暴戾之气。

萧凡心中一凛,正要开口,眼前蓝芒闪耀,炎灵之刃瞬间就劈到了眼前,周边温度骤然升高。白衣萧凡竟然在瞬间就将炎灵之刃的威能激发到了极致,纵算是萧凡自己,仓促之间,恐怕也难以做到。

大惊之下,萧凡向后疾退,一伸手,也将炎灵之刃握在手中,反手一刀,就向白衣萧凡疾劈而去,正是如意八卦刀之中反客为主的厉害招数。

白衣萧凡轻笑一声,炎灵之刃一抖,就将这一刀攻势化解了,竟然也是如意八卦刀的招数。

这门绝技,乃是萧凡在地球之时学会的凡俗间武术,照理在梭摩界绝对无人识得,谁知这白衣萧凡却施展了出来,萧凡心中的讶异更甚,手上却没有丝毫停留,刀法一变,转眼化为大开大合的六合刀法,步步争先。

白衣萧凡随手化解,浑不在意,似乎对萧凡的每一招出手,都了如指掌,能够料敌机先……

一声清脆的鸟鸣,直上九霄,银翼雷鹏虚影浮现而出,随即隐入萧凡体内,白衣萧凡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倏忽间,背上也多了一双银色的羽翼,双翅一扇,狂风刮面如刀……

又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萧凡化身为数丈高的巨人,居高临下,一掌击出。

“龙象重手!”

白衣萧凡毫不惊慌,身子一晃,迎风暴涨,顷刻也高达数丈,铁拳挥舞,向萧凡猛击而去,口中同样一声轻斥:“龙象重手!”

轰!

拳掌相交,两人俱皆身躯大震,齐齐向后飞退。

萧凡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生痛。

再看白衣萧凡,却只是微微一蹙眉,便即神色如常,行若无事一般,手腕一翻,银弧闪闪,雷光塔浮现而出,双目牢牢盯住了不远处的萧凡,随手一扬,雷光塔飞射而起,在空中化为数丈大小,雷光缭绕,好不威风。

萧凡深深吸了口气,身子忽然一晃,如同离弦之箭,向前激射而去。

霹雳一声!

银色雷弧猛轰而下。

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萧凡的身子诡异地一阵扭曲,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瞬移术,我也会……”

白衣萧凡轻笑一声,身子一晃,也要施展瞬移术。

便在此时,身边一阵水纹般波动,萧凡现身而出,手腕一伸,就抓住了白衣萧凡的手掌,抓得紧紧的,任凭白衣萧凡如何挣扎,皆是徒劳。

“既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那还打什么?不如合为一体!”

萧凡微笑说道。

白衣萧凡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深深看了他一眼,身子渐渐开始扭曲,片刻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庭院依旧,繁花依旧,仿佛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萧凡头脑微微一晕,神念之力瞬间从混沌空间回过本体,站在玉室之前。

玉室大门,已经悄然打开。

萧凡一抖袍袖,缓步走了进去。

玉室之内的情形,如同萧凡每次进来一样,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有玉室的一侧墙壁之上,立着一道神龛,神龛之中,供奉一座雕像,黑衣黑裙,眉目如画,栩栩如生,飘然有出尘之美。

见到这座雕像,萧凡不由微微一愣。

这雕像竟然和他在天妙宫秘殿见到的那座美女雕像极其相似,乍一看,还以为是同一个人。

只是,天妙宫祖师婆婆的雕像,怎么会出现在始祖藏宝阁内?

或许,她们并不是同一人。

又或许,天妙宫秘殿供奉的那座美女雕塑,并非天妙宫的创派祖师,而是另有其人。

而这两座雕塑,又都和天妙仙子水清柔有七八分神似。

一时之间,萧凡也如堕五里雾中。

神龛之前的玉案之上,摆放着一片玉简,一叠符箓,和两个玉瓶……

萧凡躬身长揖,恭恭敬敬行礼已毕,这才拿起那片玉简,轻轻贴在了额头之上,神念之力浸入其中。

“天妙神符……”

四个闪耀着黑芒的大字,率先映入他的眼帘。

这竟是一本符箓秘笈,而且以天妙为名,难道真的和天妙宫有联系?

萧凡都有些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