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187章 打不服你!

第1187章 打不服你!

萧凡的兵刃竟然被人击飞了。

这在萧凡而言,绝对是头一回,前所未有!

无论是在凡俗世界,还是在修真界,与人近身搏杀,萧凡从未失手过。

但这一回,终于破例了。

凡事都有意外,纵算是萧凡,亦不能幸免。

炎灵之刃脱手,漫天火雨一收,场中的情形一下子变得清晰无比,鬼影子江成手持一柄尺许长,乌黑发亮的匕首,倏忽间已经欺近到萧凡的肘腋之间,一刀向萧凡的胸肋部横切了过去。

这是极其刁钻凶狠的近身搏杀之术。

仅仅从这一刀出手的力度和角度就能看得出来,鬼影子江成也是了不得的近身搏杀高手,难怪当初能暗算褚易得手,以他修炼的鬼道和血道功法之诡异,再加上这样强悍的神出鬼没的近身搏杀术,再强的高手,也不免着了他的道儿。

何况,这是在黑渊之地,他在这里躲了多年,对这里的一切早就已经适应,已经习惯成自然。

更何况,他的境界远在萧凡之上。

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只说明一件事——萧凡很危险了!

面对鬼影子这样刁钻古怪的一刀,不管是谁,都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规避的动作,连略略扭动一下身子,都做不到。

“噌——”

匕首切在萧凡的左肋之间,出人意料的是,竟然发出了兵刃交击的金属般的声音。

萧凡的肋间。忽然金青色光芒四射,长出了一层晶莹的青色鳞片。其上却闪耀着金色的光泽。

鬼影子的匕首,就是切割在这金青色的龙鳞之上!

紧接着,萧凡浑身都浮现出这种金青色的龙鳞,一件完整的龙鳞甲,转眼将他包裹其中,鬼影子的匕首固然锋锐,急切间,却也难以将这掺杂有成年金蛟王本命龙鳞的极品甲胄。

不过也仅此而已。黑渊之地对神念之力的压制如此之强,想要在这里布置龙鳞剑阵,基本属于痴人说梦了。

好在除了龙鳞剑阵,萧凡还有不少其他的杀手锏。

鬼影子几乎已经和他贴在了一起,彼此之间,只有一点点间隙。萧凡毫不犹豫,腰背用力。整个身子向这边甩了过来,铁拳紧握,一拳向鬼影子的脑袋轰了过去。

这么近的距离,鬼影子再厉害,也绝对躲不过去。

萧凡已经将无极龙象功修炼到了第二重的极高境界,按照龙象祖师手书本的记载。通常要踏足元婴后期境界之后,真元和肉身的力量才足以支撑第二重无极龙象功的霸道。

萧凡算是个特例。

在龙象重手的轰击之下,纵算是以肉身强横著称的妖兽海兽,都绝对捱不住。

一拳正中鬼影子的脑袋,“噗”地一声轻响。并没有想象中的脑浆迸裂,也没有常见的鲜血四溅。铁拳临体的瞬间,那个有血有肉的鬼影子,忽然不见了,变成了一团浓郁的黑雾,森森鬼气之中透出一阵阵中人欲呕的血腥味。

鬼影子在刹那间又完成了一次转换。

萧凡只觉得拳头上一沉,仿佛打进了一大团稀软的血浆之中,手背上滑腻腻的,好不难受。

并且,这种滑腻的感觉,正在顺着他的皮肤,从龙鳞甲的下边钻了进去,飞速向他的胸口推进,很快便遍布在他的皮肤之上,如影附形。

“嘿嘿,小辈,饶是你精奸似鬼,也一样着了老夫的道儿……”

一阵得意的狂笑,骤然响了起来。

这狂笑声,竟然来自萧凡的身体。

原地已经不见了鬼影子江成的身影,就在刚才,他已成功化身,粘附在萧凡的身上。

“唰——”

西门傲打开折扇,轻轻摇着,微笑说道:“大长老,你这位小朋友太大意了,难道他不知道,江道友的鬼道功法,最拿手的绝技,就是无孔不入么?看来你的朋友,要成为江道友的美餐了……”

“啧啧,这么年轻,就有了元婴中期的修为,也算是罕见的天才了,吃起来一定很有趣。要是杀起来,那就更有趣了!”

西门傲边说便连连摇头晃脑,似乎大为可惜。

白衣狂魔西门傲不喜欢吃人,只喜欢杀人!

欧阳明月正眼都不看他一眼,脸色平静如昔,身子纹丝不动,压根就没有要出手相帮的意思,更加没有要回答他的意向,似乎眼前这一切,都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辈,说吧,想要我怎么吃你?从哪里开始吃起?嘿嘿,嘿嘿嘿……”

得意的狂笑之声,还在持续。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袍袖一抖,金色的如意雷光塔飞射而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化为丈许大小,霹雳一声,一张银色雷网从塔底倾泻而下,将他本人笼罩在雷网之中。

“嘿嘿,小辈,还想要雷电神通?现在我已经附在你身上,你先得劈死你自己……哈哈哈……”

鬼影子似乎感应到了雷电的气息,狂笑着说道。

萧凡淡淡说道:“这个电网,是以防万一的。怕你跑掉了!”

“什么?哈哈……”

鬼影子更是狂笑不已。

“咦,这是什么东西……”

忽然之间,狂笑声戛然而止,响起了鬼影子诧异的声音。

“不好,是……”

变化来得太突然,诸人甚至都没有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惨叫声便骤然响起,极其尖锐,听上去惊恐至极,仿佛忽然间见到了什么令他最害怕的东西。

西门傲轻摇的折扇停在那里,和身边的老鱼怪对视了一眼。脸上神情全然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回事?

当真让人搞不懂了!

站在电网中间的萧凡。身材笔直挺拔,脸色镇定如恒,好像早已料到会发生这一切。

鬼影子只要一贴近他,就肯定想要用鬼道大法来对付他。

而这,正是萧凡最希望的。

黑渊之地空间压力太大,怨灵不愿意离开灵兽环,那就只能等鬼影子自己送货上门了。

他知道,鬼影子肯定会忍不住的。

对江成而言。无论是他旺盛的精血还是远超同阶的神识之力,都是十全大补的灵丹妙药,鬼影子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这样的诱惑,实在没有什么人能够抵挡得住。

一切如他所料!

不过鬼影子江成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后期大修士,而且他修炼的不是完全的鬼道功法,如今死到临头。自然要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嗤”的一声轻响,宛如裂帛之声,一道黑雾冲破萧凡的护体灵光,就向电网的空隙处飞射而去,这团黑雾正中,有一张虚淡模糊的人脸。正是鬼影子的模样。

“西门道友,救命……”

气急败坏而又惊慌失措。

这当儿,什么矜持,什么面子,自然都是统统见鬼去了。活命要紧!

西门傲再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由得略略愣怔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出手相助。

正是这片刻的迟疑,让鬼影子失去了最后的一线生机。

萧凡冷哼一声,伸手抓了出去。一只乳白色的大手浮现而出,雷光阵阵,一把将那虚淡的人脸抓在了手中。

“饶命……”

鬼影子尖叫起来。

“萧道友饶命,在下知错了,请萧道友饶我一命……”

那虚淡的人脸,在雷光闪耀之中,气息变得益发衰弱不堪,只要萧凡略一动用手段,鬼影子这最后一缕分魂,立马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永世不得超生。

“饶你一命?”

萧凡嘴角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颇为意味深长。

“是是,请萧道友手下留情,饶我一命。不管道友有什么吩咐,我都答应,绝无二话……”

眼见萧凡没有立即下手让自己魂飞魄散,鬼影子立马看到了一丝希望,忙不迭地叫道,语气又是哀怨又是恭谨。

“是吗?这么说,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要问问江道友……”

萧凡好整以暇地说道。

“萧道友但请下问,只要是在下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萧凡话音未落,鬼影子又一迭声叫了起来。

萧凡轻轻点头,淡然说道:“很好。只要阁下真的愿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倒也不是不能放你一条生路。”

“是是,多谢萧道友,多谢……”

萧凡轻轻摆了摆手,不徐不疾地问道:“先别急着道谢,是不是给你这条生路,还要看看再说……江道友,我们在找一个人,神算子应灵泽应道友,不知你见过没有?他住在哪里?”

“神算子应灵泽?你们在找他?”

萧凡不吭声,只是双目炯炯,注视着他。

“江道友,你可别忘了,这里的规矩!”

那名半人老鱼怪禁不住大声说道。

萧凡的目光倏忽间扫了过去,冷冰冰的。

老鱼怪顿时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望向萧凡的眼神之中,变得又是惊讶又是畏惧,早已没有了先前不屑一顾的神色。

多年来,鬼影子江成在黑渊之地可是大名鼎鼎,纵算在这凶神恶煞横行之所,也从无人敢于招惹他。谁知道现在,却变成了一缕残魂,被萧凡抓在手里,生死只在这年轻人一念之间。

在修真界,拳头大的人永远有最重的话语权。

一眼镇住了老鱼怪,萧凡的眼神又回到鬼影子的脸上,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啊啊,萧道友要找神算子,这个,这个……在下倒也听说过一些传言,是真是假,却是不敢保证……”

眼见萧凡神色不善,鬼影子大惊,忙不迭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