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195章 亢龙有悔

第1195章 亢龙有悔

独立空间的一座密室之中。

混元上人,翠夫人,土魔偶,欧阳明月,萧凡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或坐或站。

大领主等人则站在密室一侧,每个人都屏息静气,不吭一声。

这是两个月来,五行神算首次汇聚在一起。

下一步该如何行动,还得看五行神算的卜算推演结果。

如今汇聚在这小小密室之中的,虽然不能称为南洲大陆最强的战力,却必定是南洲大陆最高明的术算大师,除了萧凡之外,每一位都久负盛名。而无极门的卜算命理之术,更是天下闻名,丝毫不在浩然正气的赫赫名声之下。

欧阳明月依旧盘膝端坐,左手捏诀,右手之中持着两片洁白的竹卦,嘴里念念有词,俏脸上宝光流转,一股淡淡的威压之气透体而出,在她身周形成一个结界。这股威压之气并不霸道,却让后边围观的五位大修士都微微蹙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欧阳明月轻轻将竹卦丢了下去……

混元上人还是脚踏七星方位,轻捋长须,缓缓踱步,左手背在身后,拇指飞快在食指中指无名指的指节上来回移动,偶尔也抬头看看,却无人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东西,或许压根他就什么都没看,只是这样一个习惯性动作而已。

不久,混元上人头顶便升腾起一缕缕的白色雾气。

萧凡端坐在中央戊土之位,取出了五十条太昊神蓍。

绿裙少妇翠夫人皓腕一翻,纤巧雪白的手掌心里。那棵翠绿的树苗再次浮现,迎风长大。很快就化身为一棵巨大的花树,将翠夫人整个笼罩其中。花瓣如雨而下,翠夫人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若隐若现。

一股精纯的乙木灵气,不住向四周扩散而去。

但真正最引人瞩目的,自然还是神算子附体的土魔偶。

土魔偶的外表虽然已经变得更接近普通人类,但终究还是一具魔偶,和其他四位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样,迥然不同。完全不搭调。偏偏这魔偶土黄色的“皮肤”之上,居然荡漾起一圈圈的水波,甚至还响起了“哗哗”的流水之声。

土魔偶粗大的手掌之中,有黄色的光芒一闪。

仔细看去,却是三枚黄橙橙的铜钱。

这种铜钱,在修真界是肯定用不上的,只有凡俗世界才有。如今却出现在土魔偶的手中。

五位卜算大事同时出手,小小密室之中,却安静异常。并没有引起天地元气的愤怒,和此前卜卦之时,天地元气翻滚涌动的激烈场景,截然不同。细细一想。应该也和此地强大的空间禁制有关。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欧阳明月轻轻将两片竹卦收了起来,体内透出的威压之气也完全收敛。双目微闭,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似乎卜算结果,令她颇为意外。

“北方……”

良久。欧阳明月嘴里才轻轻吐出了这样两个字。

在金州城,他们三个第一次卜算之时,欧阳明月得出的结果也是“北方”,谁知到了这极北之地,都已经深入北冥大海不知几百万里,卦象提示,依旧是指向北方。

混元上人此刻也停下了脚步,一听到欧阳明月嘴里说出的这两个字,也不由一愣,脸上神色同样极其古怪,稍顷,才苦笑一声,说道:“还是大水……”

居然也和他在金州城那次的卜算结果一模一样。

萧凡还在起卦,四十九枚太昊神蓍在他双手之间,反复交替,转来转去。

卦象尚不完全。

荡漾在土魔偶黄色“皮肤”表面的那一圈圈晶莹的波澜,也渐渐变淡,土魔偶的身形显现出来,硕大的手掌之中,三枚小小的铜钱成不规则的“品”字形排列。

“奇怪,有杀伐之气……”

随即,土魔偶张嘴说道,声音“嗡嗡”的,极其沉闷。

和土魔偶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萧凡头一回听到土魔偶开口说话,可以肯定,这是土魔偶的声音,和他先前听到的神算子的声音完全不同。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这样的卦象启示,到底指向何方。

又过了一盏茶光景,翠夫人那边散发的精纯木灵气也一点点收敛回去,花海也变得稀薄,翠夫人的身形,渐渐浮现而出,大家看得清楚,绿裙少妇光洁的额头上,早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甚至连气息都略略弱了一分,足见此番卜算,耗费精力极多。

翠夫人长长舒了口气,双眼睁开,轻声说道:“周而复始……”

大家再次面面相觑,更加不明所以。

这样的卦象指引,还真是玄而又玄啊。

这当儿,只有萧凡还在推演,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脸上。

萧凡不徐不疾,继续摆弄着手里的蓍草。

终于,最后一爻卜算出来。

望着那个卦象,欧阳明月和混元上人对视一眼,再次浮现出古怪的神情。

乾上乾上!

乾卦!

居然和当初在金州城卜卦之时,得到的卦象结果一模一样。

他们三个都得到了同样的卦象启示。

难道,当初欧阳明月对卦象的最终推演是错误的,卦象并不是指引他们前来黑渊之地寻找神算子,而是另有所指?然而,果真如此的话,那这一模一样的卦象,又该如何理解?到底有何指引?

与翠夫人和神算子得出的卦象,又怎样融为一体来解释?

之所以集齐五行神算,为的就是卜算结果更加精准,得到更为准确的指引。

如今似乎反倒让人更加糊涂了。

地图就只有半幅,如果卦象结果还是毫无头绪的话,那这“寻宝行动”的下一步,压根就没办法展开了。

萧凡双眉紧蹙,盯着那个乾卦,良久,才轻声说道:“上九,亢龙有悔……”

惠天豪实在忍不住了,问道:“那这卦象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他四位,俱皆是后期大修士,神算子的情形虽然特殊,但骨子里也是大修士,对这几位,惠天豪倒也不好得罪。唯独萧凡是后生晚辈,惠天豪对他说话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萧凡瞥了他一眼,理都不理,随即转向天妙仙子,问道:“清柔,你们上次找到地图的所在,是在哪个方向?”

天妙仙子略略一愣,答道:“北方!”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那就对了。这次的卦象和上次卦象指引,不是一个地方。上次卦象指引,确实是黑渊。这一次,却是天尽头……亢龙有悔,孤高在上,已经到了尽头,再也无处可去了。”

欧阳明月双眼一亮,望了那边的翠夫人一眼,说道:“周而复始,终点就是起点。那处禁地,本就有个别名,叫天之尽头!”

这一来,几个卦象指引倒是能够串在一起了。

那一次,惠天豪,天妙仙子等人寻宝,就是在北冥大海深处的禁地附近找到那几片藏宝玉牌的。黑渊虽然也已经到了北冥大海深处,算得是极北之地,但和那处禁地比较而言,却依旧算是在南方。

传说之中,那处禁地才是真正的极北点,是整个南洲大陆的最北端,故此称为天尽头。

北方,大水,天之尽头,周而复始,终点就是起点……

卦象明明白白地指向了他们曾经去过的禁地边缘,或许这一次,他们还要更加深入,直达禁地深处,才能有新的发现。

只是,神算子得到的“杀伐之气”的卦象结果,却又是何种启示?

既然得到了这样卜算结果,那就绝不可能是毫无根据的。如果是寻常术师起卦,倒也罢了,不足为信。但神算子应灵泽,绝对和那些寻常术师完全不同。这位,可是号称北方大地卜算第一。

神算子之名,岂是幸致?

再说,卦象倘若显示其他的结果,还可以“忽视”,偏偏却又是令人胆战心惊的“杀伐之气”,要是不搞清楚,冒冒失失地往前闯,到时候怎么闹出大麻烦的都不知道。

欧阳明月望向神算子,轻启朱唇,说道:“应道友,可否还有其他启示?”

土魔偶面无表情,只有两眼的位置红芒闪耀,显示神算子的元神正在竭力思索,稍顷,才有些不大确定地说道:“似乎与鬼物有关,但卦象指引很模糊了,不能十分确定……”

术算推演,有其极限,绝不像传言之中那样神乎其神,卦象指引结果有时候极其模糊,如何解读,还真的是很考验术师的水准。术师高明与否,并不仅仅看你的占卜术,更重要的是对卦象结果的正确解读。

但太模糊的卦象,无论术师的水准多高,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下来。

连神算子都不例外。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天尽头走一趟。左右是在北冥大海之中,也不怕赶路。”

欧阳明月尚未做出决定,大领主尤展已经朗声说道。

至于杀伐之气,大领主是真的不放在心上。

修为到了他这样的境界,通常来说,只有他去“杀伐”别人,哪有别人来“杀伐”他的道理?

何况,他们这个“寻宝团”的阵容是如此豪华,战力是如此强悍!

他们不去杀伐别人,别人就应该谢天谢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