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270章 传说中的家族

第1270章 传说中的家族

这个小插曲,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很快就被随后的交易淹没了,没人太在意。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自由交易也逐渐接近尾声。

已经有人开始陆续退场了。这些人,要么是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急急忙忙赶回去炼制,要么是囊中灵石所剩不多,觉得再待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当然,大部分人都还没走,自是希望再出现什么奇珍异宝或者自己特别需要的东西。

反正修炼也不争这一两日光景。

萧凡继续品茶,心境平和,直到乌人出现。

乌人是一个人的名字。

这个人,毫不起眼,穿着最普通的衣服,最普通的妆扮,最寻常的面孔,再没有谁比他更中规中矩了。照理,此人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然而事实刚好相反,此人一出现,立即便引起了大多数元婴修士的关注。

萧凡也倏忽坐直了身子,眼底绿芒闪耀,天眼神通运使,不住打量着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

此人之所以如此引人关注,恰恰就是他的普通。

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到没人能够从他身上感应到半点灵力波动,更不用说查探他的境界深浅了。

这个人,竟然和世俗间的凡人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一个凡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所以,很明显,此人的隐匿和伪装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在场数百上千位高中阶修士,精通易容伪装和隐匿术的不在少数。比如天妙仙子就是其中翘楚。然而纵算是天妙仙子,也很难将自己的气息掩盖到丝毫不外露。

萧凡甚至感应到,就在这一刻,已经不止一位大修士动用了强大的神念之力,在肆无忌惮地扫视这个普通男人。

萧真人自己也不例外。

说到神念之力。他丝毫也不在寻常后期大修士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可以说,每时每刻,他都不曾停止进步的步伐。倒不是萧凡有多勤奋,而是他有太多的极品丹药可以源源不断地供应。哪怕一刻不停在赶路,没有时间打坐调息。这些极品丹药也在不声不响地促进他不断地进步。

身为医圣,拥有南极仙翁灵药园这样的逆天宝物,萧凡总是要为自己谋点福利的,否则,也太对不住自己了。

然而。不管萧凡的神念之力如何强大,却拿这个慢慢向交易台走来的普通男人毫无办法。神念之力扫过去,竟然一无所获,在神念之力的扫视下,此人压根就不存在。如果不是看着他一步步走来,步履沉稳,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任谁都要以为自己眼花了。看到的只是一个幻影。

萧凡大吃一惊。

于他而言,这种情形从未发生过。

简直不可思议。

甚至这一刻,他对此人生出了浓浓的忌惮之意。

这样一个人。如果要偷袭别人的话,相信很少有人能够躲避得开。

整个交易会会场变得极其安静,鸦雀无声,纵算是一根针落在地上,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此人渐渐来到交易台前,站定。双手抱拳,四方作揖。脸上露出微笑,说道:“诸位道友请了。鄙人今儿要出售七夜界密地地图一套。都是鄙人或者鄙人的先辈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地图非常详尽,没有丝毫作伪……对于很多有意冒险,猎杀珍禽异兽的道友来说,倒也有些作用。”

话音未落,会场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虽然说,小香阁是专门进行杂项交易的,但历次交易会,还真的从未见过有人出售地图的。实在这东西太普通了,不少店铺都有卖。怎可能拿到这交易会上来交易?

还有所谓密地地图,更是莫名其妙。

“请问道友,什么是密地地图?”

一个包厢中传来淡淡的女子声音,尽管已经刻意加以变化,萧凡等人还是一下就能听得出来,这是欧阳明月。

普通男子笑了笑,说道:“其他地图上没有的,也许在我的地图上能够找得到。”

“比如说呢?”

“比如说东平荒原,又比如说,鬼谷……”

普通男子的声音还是十分平静,似乎在叙说着一个相当寻常的事实,没有丝毫值得夸耀之处。

却不知他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地名,已经让交易会现场炸开了锅。

无论东平荒原还是鬼谷,都是七夜界最大名鼎鼎的死亡禁地,传言之中,从未有人查探过这些禁地的全貌,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地图了。要有,也只是边缘地带一些残缺不全的地图,核心区域,那是想都不要想。

“全貌么?”

“当然。”

普通男子微笑答道,自信十足。

欧阳明月不吭声了。

萧凡双眉也扬了起来。

虽然他去过东平荒原最深处,成功将天妙仙子解救出来,但要他画出东平荒原的全部地图,却也万万不能。

此人的话语,可信度实在不高。

“阁下贵姓大名,可否赐告?”

靠近交易台的一个包厢里,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与此同时,包厢之中也透出一股冲天的煞气,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大魔尊……”

惊呼声中,原本议论纷纷的会场,瞬间又变得安静下来。

纵算在天魔城,元婴后期大魔尊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且这位大魔尊气息之强大,远非刚才与庞夫人斗气的中年文士可比。足见在元婴后期大修士群体之中,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高手。

这股强大的压力和冲天的煞气,却并未对普通男人造成丝毫压力,如同清风拂体一般。毫不为之所动,只是向那边包厢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抱拳说道:“婓道友请了,在下乌人。”

“西风岛乌家第三十七代传人。”

“哗”地一声,会场又炸开了锅。

“西风岛乌家?”

“怎么可能?”

“乌家的人怎么会公开露面?”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连萧凡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来七夜界这些年。闲暇之时,萧凡也在尽力了解七夜界的一切,毫无疑问,对七夜界知道得越多,安全就多一分保障。真正最可怕的就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渊”。

西风岛乌家。在七夜界可谓是大名鼎鼎。

这个家族势力并不强大,人丁也不兴旺,行事更不张扬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低调,几乎很少见他们在公开场合露面。然则越是如此,他们的名气就越是响亮。

七夜界势力最大的宗门是天魔道。而最偏门的家族却是乌家。

这是大伙公认的,多年以来,从无异议。

传言之中,七夜界就没有乌家去不了的地方,甚至有人说,乌家是一个杀手家族,修真界很多无头公案,都是他们乌家做下的。传言更是绘声绘色,说是没有乌家杀不死的人。

总之,这是一个几乎被神化了的家族。

“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那位被成为婓道友的元婴后期大魔尊冷冷逼问道。

乌人轻轻一笑。脑袋微微垂下,随即便抬起头来,微笑说道:“婓道友当真不认识在下了么?”

却只见在这瞬息之间,他的容貌已经大变,变得棱角分明,俊朗非凡。年轻了十来岁,连身子都长高了数寸之多。一股强大至极,丝毫也不在婓道友之下的气息猛地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离得近一点的人,顿时被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此人竟然在瞬间就由一介凡人变成了不下于后期大魔尊的恐怖高手。

“你……你,是你……这,这怎么可能……”

包厢之中,传来一声惊呼,刚才还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婓道友,刹那间仿佛见了鬼一般,大惊失色,甚至连话都说不囫囵了,显见得受惊过度。要让一位元婴后期大魔尊如此惊慌失措,可真的不容易。

“小弟对斐兄并无恶意,往日也并非刻意欺瞒斐兄,只是家规祖训如此,乌人不敢违背。尚请斐兄多多谅解……”

乌人很诚恳地说道,又再抱拳为礼。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贤弟说哪里话来?贤弟是真的误解愚兄了,愚兄……”

慌得婓道友一叠声说道,“愚兄”了半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却是在后怕不已。很显然,他对这位“贤弟”的真面目一无所知,而从他们彼此的称呼来看,他们此前似乎是很熟悉的朋友。倘若真如传言中那样,乌家是一个杀手家族,那他婓道友的首级只怕早就不在脖子上了。

无论是谁,得知自己的“贤弟”有可能随时取了自己的首级,都会禁不住倒抽凉气。

人影一闪,欧阳明月已经站在了乌人面前。

她现在依旧将境界压制在元婴初期的水准,但站在这位骤然间爆发出后期大修士惊天威压的乌家传人面前,却镇定如恒,神色自若,没有流露出丝毫畏惧之意。

并且不是装模作样,而是自自然然,由里而外的自信。

这一点,任谁都看得出来。

萧凡见状,不由得轻轻摇头。

欧阳大长老实在太骄傲了,连易容假扮都不肯稍微收敛一点自己的傲气和自信。

ps:感谢刘丰彦万赏!盟主威武!

感谢書友817124530,家佳快落,暗暗_啊啊,雪霁塞上,临沂热,nowe,大通吉祥,taoge1970,西山一老,妞妞小姐,风雷战士,神马踏云,wk955310,康地看书郎,星空&宇宙,小小青木g,会飞猪猪爱上书,书友150312145132763,小东哥哥哥,赛神者,琥珀琴丶william,书友150407223029926等等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