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272章 隐身符

第1272章 隐身符

谁知萧凡接下来说的一句话,让两人都有些愣怔。

“三颗九灵丹,也不是没有。”

萧凡淡淡说道,神情极其笃定。

乌人脸上忽然又露出极其激动的神情,脑袋猛地凑了过来,叫道:“道友说什么?”

却是将一代高手的淡定风范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显见得三颗“九灵丹”对他而言,无比重要。想也不奇怪,若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堂堂西风岛乌家正宗传人,何至于窘迫至此,竟然需要变卖祖产。数千年来,西风岛乌家就没这么丢过人。

要知道,这密地地图,实实在在是他们乌家最重要的传家宝之一,乌家之所以闯出偌大名声,这密地地图居功厥伟。虽然他拿出来交易的并不是原本,但不管怎么说,从今往后,密地地图就再也不是西风岛乌家的不传之秘了。

萧凡却不去理会他的激动,神色镇定自若,手腕一抖,又是两颗“九灵丹”浮现而出。不过这一次,却只是昙花一现,略一露面,随即便收了回去。但乌人何等眼力,自然一下就能看得出来,这也是货真价实的九灵丹,和先头那颗丹药的气息一模一样。

“好,换了!”

好不容易,乌人总算平静下来,毫不犹豫地重重点头,说道。

萧凡就笑了,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乌人不由得一愣,随即便意识到,是自己糊涂了。他当初提出交换的,只是炼制九灵丹的四样灵药,如今萧凡却一口气拿了三颗九灵丹的成品出来。这中间的差距有多大,任谁都一眼便知。

就算九样灵药全部集齐,也未必见得能炼出三颗“九灵丹”,更不用说成色如此之高了。毕竟炼制丹药可是个“技术活”,越是珍贵的丹药。成功率越低。九灵丹这样的灵丹,如果不是宗师级的炼丹水准,十炉里能炼成一炉,就算很不错的。

“道友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在下能拿得出来。绝无二话。”

此言一出,乌人脸上又闪过一抹傲然之色。

实话说,西风岛乌家还真是有不少好东西,是别人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既然萧凡能够轻而易举地拿出三颗顶级“九灵丹”,想来肯定不会是要他拿灵石来做补偿。

萧凡微微一笑,传音说道:“不瞒道友说。萧某对乌道友隐匿气息的手段十分钦佩。”

尽管在天妙仙子的“教导”之下,萧凡的隐匿之术堪称高明无比,但和乌人比起来,却还差得远。当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西风岛乌家的历代传人,能够一点点将七夜界各个密地的地图收集齐全,这高明至极的隐匿术。应该是他们最强的杀手锏。

乌人又是一愣,似乎再也想不到,萧凡竟然提出了这样的条件。

如果说,乌家还有比密地地图更宝贵的东西,那就是乌家名震天下的“奇门遁术”,隐匿术就是奇门遁术的一种,而且是最核心的内容。现在,萧凡却想要“偷师学艺”。

事实上,乌人不可能答应萧凡这个条件。

密地地图流传出去,还不算太要紧。如果“奇门遁术”外传,对乌家来说,有朝一日真的可能会引来灭顶之灾。

这是他们立足修真界最大的倚仗。

不过乌人的愣怔,也只是瞬间之事,随即轻轻一笑。叹了口气,传音说道:“萧道友还真会挑东西啊……也罢,这片玉符,已经跟随在我身边多年了,不知多少次救了我的性命……如今我就忍痛割爱,送与道友做个礼物罢。”

乌光闪耀之间,一片寸许大小的玉符飞了起来,径直到了萧凡面前。

这片玉符极薄,乌玉雕成,几近透明,只有在萧凡的天眼神通之下,才能看得明白,玉符内部,铭刻着密密麻麻的各式符文,闪耀着淡淡的光泽。

“萧道友,这片玉符,是在下亲手炼制的,只要运使起来,便能彻底遮蔽自身气息,纵算对方神念之力再强,也难以察觉。”

萧凡耳边又响起了乌人的声音,颇有几分傲气。

他虽然一直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却正儿八经是西风岛乌家当代家主,西风岛乌家这一代的最强者。由他亲自炼制出来的法宝玉符,效果之佳,自然无与伦比。

要将乌家的“奇门遁术”外传,那是绝无可能,只是将一片玉符交予萧凡使用,却是无妨。想来萧凡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窥破这玉符的秘密,最多能在日后用这玉符保他自己一时平安就算很不错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萧凡在制符方面也是宗师级水准,恐怕就不会这么心安理得了。

不过通常来说,一个做郎中的人,只擅长炼丹。

萧凡接过玉符,仔细查验一番,又听乌人传授了口诀,不由微微颔首,脸上闪过一抹笑意,将玉符收入了储物镯内,至于尤展拿出来的那瓶极品五彩膏和戴成龙拿出来的七千年火候枯血藤,也是毫不客气,顺手收了起来。

十个人的事,没理由让他一个人掏腰包破费。

没有向他们索要补偿,萧凡已经算是很大度的了。

倒是对那些密地地图,萧真人似乎并不是很上心,把其他东西都收好之后,才施施然将玉盒拿在手里。

乌人早已将三颗“九灵丹”小心翼翼收藏起来,见萧凡拿了玉盒,便再不迟疑,举手一拱,说道:“多谢两位道友,告辞!”

言毕,转身就走,再不回头,也不回包厢,径直出了交易大厅,转眼不见了踪迹。

看来,纵算将那片“隐身符”给了萧凡,乌人也有的是办法躲过别人的查探,神不知鬼不觉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风岛乌家,七夜界偏门第一,果真名不虚传。

不单是乌人急急而走,萧凡等人得了密地地图,也是毫不犹豫,半刻都不停留,直接离开了交易会场,离开小香阁,向各自租赁的洞府飞驰而去。片刻间,就汇聚到了欧阳明月的洞府之中。

一进洞,欧阳明月便立即启动了重重禁制。

虽是临时洞府,这禁制方面,却是毫不含糊,布下了一层又一层。

毕竟是在天魔城这样危险的地方,行事谨慎些,没什么坏处。

众人甫一盘膝坐下,萧凡便将玉盒交给了欧阳明月,自始至终,这玉盒他自己都没有打开看过,甚至还不忘顺手在玉盒上贴了一张符箓,封镇起来。一行十人,各怀心思,萧凡可不想在这些细节方面被人误解。

欧阳明月袍袖一抖,符箓揭开,随即数十片竹简漫天飞舞起来,每人面前都飘忽了几片。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玉盒底部,还静静躺着一片竹简。

不过眼下众人自然顾不得这些,纷纷伸手抓住竹简,贴在额头之上,细细查探起来。

萧凡抓到的那片竹简,正好记载的是东平荒原的地形,对这处密地,萧凡自然算得比较熟悉,但他记忆中的地图,和竹简之中记载的内容,相差何止千万里。救援天妙仙子之时,他和欧阳明月应灵泽三人是从翡翠岭经无忧川,直赴东平荒原的核心区域,记得的也就是这一路上见到的地图。而这竹简之中记述的,却是整个东平荒原的全图。

尽管有些地方不是十分详细,但大致形状是不会错的。

萧凡一看自己曾经走过的那条路线,就知道这地图没错。

密室变得非常安静,每个人都在仔细察看着地图,尽力将地图铭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每一片竹简都不放过。这一刻,大伙的心思基本都是相同的,且不管能不能找到和藏宝图匹配的地图,先将这些密地地图熟记再说,或许就有用得上的时候。

身在异界他乡,熟悉地形乃是保命的基础。

不知不觉间,数日过去,众人的神情渐渐变得阴郁起来。

瀚如烟海的密地地图,大伙倒是都慢慢铭刻在脑海中了,然而,却并未找到任何一处与藏宝图相匹配的地形。也就是说,七夜界的各处密地,都不是他们要寻找的地方。

难道这天香玉露真的不在七夜界?

又或者,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这藏宝图记述的地形,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一点倒是很有可能。

无论在七夜界还是梭摩界,地质运动都从未停止过,沧海桑田的变迁,总是在不断地发生。

果真如此的话,这事就真的麻烦了。七夜界如此之大,现有的地图都搜集不全,又哪里去找历史变迁多年前的地图?

众人情不自禁地地将目光聚集在了欧阳明月面前那装地图的玉盒之上。

玉盒内,还有最后一片竹简。

大家早就看到了这片竹简,却谁都不去取,包括欧阳明月自己,似乎每个人都愿意在心底深处为自己留下最后一线希望,尽管这希望是如此的渺茫,但有总比没有好。

谁知还真的出现了最坏的,最令人担心的情形。

现在,确实要将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这最后剩下的孤零零的一片竹简之上了。

欧阳明月慢慢伸出手,将竹简取了出来。

众人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这片竹简里,到底有没有他们想要得到的地图?

这些威震一方的大修士,曾几何时,如此患得患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