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292章 大战情形

第1292章 大战情形

又喝了几杯美酒,元昊问道:“兄弟,你又是怎么回事?好似经历过一场恶战啊。你们一行,有不少好手吧?”

看得出来,这疑问一直都在他心中。

萧凡轻轻摇头,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元昊却是误会了他的意思,忙即说道:“兄弟,若是不方便说,那也无妨。来,咱们喝酒!”

说着,便举起了酒杯。

萧凡连忙说道:“大哥误会了,小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个事说来话长,小弟一时之间,不知从何处说起……大哥,可听说过天香玉露?”

元昊眉头猛地一扬,说道:“原来你们是在找这个东西?”

难怪那么多元婴后期大修士凑在一起,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是为了寻找天香玉露。倒也十分合理,若不是为了这传说中可以无视任何瓶颈的逆天之物,那些傲气得紧的元婴后期大修士,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扎堆行事?

如意插嘴说道:“难道世间真有天香玉露这种奇珍异宝么?”

“有。”

回答她的不是萧凡,而是元昊,神情笃定无比。

“天香玉露确实是存在的,在圣灵诞生之地,乃是天地灵气荟萃之所,故而有可能出现这样逆天的珍宝。当然,这个需要机缘巧合,并不是所有圣灵诞生之地,都会产出天香玉露的。在王宫的典籍之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嗯……”

如意轻轻点头。

既然少主说王宫典籍之中有记载,那就肯定不会错的。

“兄弟,那你们找到天香玉露没有?”

元昊随即问道。

萧凡又沉吟起来。迟疑着说道:“我们确实到了一处圣灵诞生之地,也见到了充盈着生命精华和天地灵气的泉水,但那泉水到底是不是天香玉露,却谁都不能肯定……”

“是吗?倒是挺有趣的……”

萧凡随即将七夜界始祖圣地的经历简单叙述了一遍,至于此前寻宝的艰辛。却是不消说得。

饶是元昊与如意俱皆见多识广,也听得目瞪口呆。

“有这种事情?兄弟,你们胆子当真不小啊,连七夜界的始祖圣地都敢闯……”

愣怔稍顷,元昊才咂了咂嘴,啧啧地说道。

而如意所关心的。却显然是另一个问题,想了想,问道:“萧公子,那到底是不是天香玉露呢?你可曾取到一些?”

“没有。”

萧凡摇头。

他倒是想取一些来着,奈何血光少年盯得太紧。压根就不给他这样的机会,能够逃得性命,已然算是侥幸了,却不知天妙仙子,欧阳明月和应灵泽等人性命如何?

也不知什么原因,萧凡已经感应不到他们的神魂印记。或许是因为隔着两个不同的界面,又或许是因为彻底激发银翼雷鹏血脉之后,将那些神魂印记全部冲刷掉了。估计后一种可能性更大。须知他激发的是天生圣灵的血脉,其中蕴含的威力之强,大到无法想象。

“真是可惜……”

如意便轻叹了一声。

耗费无数时间心血。历尽千辛万苦,已经与天香玉露近在咫尺,最终还是失之交臂,那心理承受能力稍差一点的,只怕早就气得吐血了。

如意倒不是觊觎这逆天宝物,只是纯粹为萧凡可惜。

萧凡的目光落在元昊身上。元昊明白他的意思,摇摇头。说道:“王宫典籍的记载,也不是很详细。不过照你的说法来推断。那泉水纵算还不是天香玉露,只怕也相去不远了。”

蕴藏着无尽的生命精华和海量的天地灵气,正是天香玉露的两大特点。

也必须要有这样的特性,才能无视任何瓶颈。

进阶,除了神通大涨,归根结底,还是延长了寿元,让修士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炼。无尽生命精华和海量天地灵气,正好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延长修士的寿元。

萧凡笑了笑,说道:“宝物,有缘者居之。看来我不是有缘人。”

看得出来,萧凡是真的十分洒脱,丝毫没有自我安慰之意,在他内心,就是这样想的。

“说得对,兄弟是洒脱之人,看得开。来,我们喝酒。”

元昊举起酒杯,和萧凡碰了一下,满饮杯干。

“大哥,我们和七夜界的界面之战,怎么样了?”

萧凡喝干杯中美酒,问道。

在七夜界的时候,因为消息隔绝,他们对界面大战的情形一无所知。如今回到了南洲大陆,自然要了解一番。

“正打着呢!”

元昊答道。

“战场还摆在北冥之地。七夜界打了南洲大陆一个措手不及,一上来,北冥大海就被全面占据了。随后真武门,玄阴教,元灵教这些北冥大宗开始反击,双方大战了三次。基本上,都没占到多大的便宜。南洲大陆想要将七夜界的人马赶下海,未能如愿。七夜界想要扩大阵地,彻底在大陆上站稳脚跟,难度也是不小。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七夜界主攻,南洲大陆主守。”

“虽然七夜界来的只是先头部队,但俱皆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南洲大陆这边,仓促应战,什么都不齐备,多数都是乌合之众。估摸着等援兵到了之后,再打一仗,真武门和玄阴教就要抵挡不住了,肯定会丢掉一大半的地盘。”

元昊不愧是狻猊王族的少主,对这些大局上的事情,把握得十分精准到位。

不过从他的语气来看,明显是将自己当成了局外人,保持着中立的位置,描述也是不偏不倚。

根据古籍记载,数万年前那场界面大战,打得极其惨烈,但主要还是梭摩界人族修士和七夜界,玄吾界等异界大军作战,海族之事,记述得不多。当然,那样规模的界面大战,海族想要完全置身事外,自是绝无可能,也有不少海族卷了进去,在界面大战中损失惨重。

只不过,那些异界修士既然不以海族为主要作战对象,海族也就绝不会主动扛起与异界死磕的大旗。

事实上,不管是梭摩界还是七夜界,大海都极其广袤无垠,面积远在陆地之上,全面和海族开战,不但得不偿失,取胜的希望也极其渺茫。无论七夜界玄吾界高古界的修士,精通水属性神通的总是少数,纵算打败了海族,也绝不可能真的全面占据海洋。

大海,始终都是海族的地盘。

萧凡蹙眉说道:“七夜界先头部队固然精锐,但举南洲大陆之力,难道还灭不了敌人的一支先头部队么?”

元昊就笑了,摇头说道:“兄弟,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南洲大陆这么多宗门,正魔之间互不统属,想要统一行动,难度之大,还在与七夜界作战之上,单是自家阵营的争论,也是永远都平息不下来。毕竟,你们无极门已经……若是无极门还和千年之前一样兴盛,倒是一面赤帜。登高一呼,应者云集,这仗就比较好打。”

“王宫典籍记载,当年界面大战,无极天尊横空出世,接连击败其他界面的大能者,令最高端战力产生了严重的不对等,固然是结束大战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却也不能忽视。那就是梭摩界从此有了一位真正的领袖,将所有的力量都集结在无极门的大旗之下,指哪打哪,旌旗所指,所向披靡。这战斗力可决不是乌合之众能够比得上的。”

元昊说着,满脸神采飞扬,似乎也被当年无极天尊的绝代豪情所折服。

萧凡轻轻点头,神色却非常沉重。

当年,梭摩界有无极天尊这位中流砥柱,最终打败敌人,守住了自己的家园。现如今,界面大战重启,无极门却早已没落,南洲大陆一盘散沙。七夜界却是磨刀霍霍,准备充分。胜负之数,实在于南洲大陆极其不利。

南洲大陆的新一代领袖人物,又在何处?

“那……那始祖圣地的血茧之中,到底孕育何物,萧公子可看清楚了么?”

如意轻声问道,秀眉微蹙。

元昊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意,你想说什么?”

如意沉吟着说道:“据萧公子刚才言道,那血光少年似乎记得当年界面大战之事,很有可能就是七夜蟒的化身。否则不可能将一众后期同道视若无物。一具灵躯已经如此厉害,万一这血茧之中,孕育的就是圣灵之躯,再加上这活了数万年之久的灵躯,两者合为一体的话,那岂不是……”

她话虽然没有说完,元昊和萧凡却早已听得明明白白,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

尽管海族不是界面之战的主力,但七夜界真要是又出了这样一位无敌的大能者,那是整个梭摩界的灾难,只怕海族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尤其是狻猊王族,自从多年前出了那场变故之后,实力更是被持续削弱,在海中王族的排名,已经敬陪末席。

难道,又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梭摩界再出一位无极天尊之上?

席间忽然变得十分安静。

稍顷,元昊像是想起了什么要紧之事,忽然问道:“兄弟,你说你们之所以能够从那始祖之地脱身,是因为你破掉了那里的空间禁制?”

萧凡微微颔首,应道:“是。”

“这么说,兄弟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远在老哥的预料之上……果真如此的话,那就太好了……”

元昊瞬间就变得兴奋起来,双目炯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