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326章 相助二师兄

第1326章 相助二师兄

京郊,止水观。

还是多年前的老样子,隐身在密林竹丛之中,自行其是,与附近村民没有任何往来。

静谧清幽。

萧凡按下遁光,轻轻落在花园之中,四下打量,心中感概万千。

“什么人?”

忽然一声低喝,人影一闪,便到了数丈之外,目光如冷电般直扫过来,随即便大吃了一惊。

“师叔?”

此人约莫四十几岁模样,一身黑衣,满脸威严之气,正是文二太爷的弟子文思远。

“思远。”

萧凡神色温和,目光中带着微笑之意,轻轻点头。

从文思远身上透出的灵压来看,赫然也有了金丹初期的修为。萧凡记得,自己离开地球的时候,文思远还只是筑基中期左右的水准。二十几年间,也算是进步甚快的了。

“师叔,真的是你回来了?这太好了……”

文思远又惊又喜,神念之力自然而然地向前探出,却在触碰到萧凡的身体之时,被轻轻弹开,完全无法查探到萧凡修为的深浅,心里更是暗暗骇然,二十几年不见,这位小师叔的修为又不知精进了多少。

“思远,二师兄呢?”

萧凡眼神四下一扫,随口问道。

在止水观上空之时,他就察觉到观内观外各种禁制全开,似乎在全力戒备。

文思远惊喜之情渐淡,转而脸上浮起忧郁之色,低声答道:“师父正在闭关,准备冲击金丹中期的瓶颈……”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冲击中期瓶颈,那是好事啊。怎么你看上去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萧凡当年离开止水观前往漠北寻找卡玛祖巫陵墓之时,文天刚刚凝结金丹成功,按照地球上的时间来算。现在只过去了十几年,文天就已经在闭关冲击金丹中期瓶颈了。足见二师兄的修炼天赋极高,进境远比寻常修士要快得多。

文思远摇了摇头,说道:“师叔有所不知,师父是在强行冲击瓶颈……”

萧凡双眉轻轻一蹙,说道:“为什么要强行冲击瓶颈?修炼之道,应该顺其自然。时机不到,强行突破,效果往往适得其反。这个道理。二师兄一定懂的。”

未曾踏入修真之路前,文天就已经是极资深的术师,对修炼之道,深有体会。

文思远忙即躬身说道:“师叔教导得是,只不过师父强行突破,也是迫不得已……前段时间,师父修炼出了点岔子,尝试了好几种办法,都矫正不过来,师父就想强行突破瓶颈。借助突破瓶颈之时的大力,将走岔的真元法力矫正过来,也算是一举两得。”

萧凡恍然。

文天也精通医术。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只是成功的几率太低,非到万不得已,不会采取这样冒险的办法。

算得是下下策了。

“难怪观里观外禁制全开,原来是这样。”

“是啊,师叔,刚刚师叔从天而降,还真的吓我一大跳。”

“走,带我去看看。”

文思远就愣了一下。不是说了师父在闭关么,怎么看?不过随即便回过神来。他们师兄弟阔别那么多年,眼下就算不能马上见面。那么在文天闭关的密室之外流连片刻,也是好的。

重要的不是见不见得到,而是一种情感的表达。

“是,师叔请跟我来。”

文思远对萧凡益发的恭谨。

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掌教师叔的修为,肯定比以前还要高得多了,应该已经踏入了金丹后期的境界。

其实萧凡让文思远带路,也只是句客气话。再没有人比他对止水观的情形更熟悉了。在空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查探到文天在哪间密室闭关修炼。

很快,师叔侄二人便到了地下密室之外。

密室四周,隐隐有各种符文闪耀,这里也布下了极其严密的防护禁制。

原本止水观的防护并不是如此森严,寻常凡人,又怎能对踏上了修真之途的文天等人造成什么威胁?但近来血灵大陆的血族人和玄吾界的异族人相继侵入中土界,情形便大不相同了。

“二师兄已经闭关多久了?”

文思远忙即答道:“已经闭关了三个月……”

萧凡又蹙了蹙眉。

虽然说,修真之士闭关修炼数年十数年都是常有的事,但冲击金丹中期瓶颈,闭关超过三个月,情形已经很不乐观。冲击瓶颈毕竟不是普通的修炼,可以闭关数年之久。

冲击瓶颈时时刻刻都有危险。

“你在这里守着,我进去看看。”

萧凡随即说道。

“师叔……”

文思远大吃一惊。

“恐怕这样不妥,会惊动师父的!”

文天本就是修炼出了岔子,真元法力走岔了经脉,有点类似走火入魔,如今在闭关冲击瓶颈的要紧关头,萧凡忽然打破密室大门,只怕立即就会惊扰到文天,再次发生意外的可能性极高。

“不妨事。”

萧凡笑了笑,镇定地说道,身子一晃,四周空气一阵水纹般的扭曲,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

文思远大张着嘴,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虽然也已经成为金丹修士,但这样神奇的空间之术,不要说理解,就算是做梦都没想到过。

在低阶修士眼里,文天在密室之外布下的这些禁制自然极其神秘,难以破解。对萧凡却不会造成任何阻碍,更何况他本来就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文天布下的所有禁制,他都了如指掌。

人影一闪,萧凡在密室内现身而出。

密室依旧是那样熟悉,地面以三色鹅卵石铺成混沌图案,文天盘膝坐在密室中央,双目紧闭,运气调息,丝毫也没察觉,密室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文天踏上修真之途时,已经是耄耋之年,须发皆白。如今萧凡看去,却只见二师兄的头发胡须,赫然有返青的趋势,原本雪白的头发胡须,不少变成了灰白色,甚至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乌亮青丝。

看不上去,比十几年前反倒年轻了十几岁。

不过此刻的文天,脸上肌肉不住抽搐,头顶白气氤氲,凝结成一团,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湿透了衣服,很明显冲击瓶颈已经到了最要紧的关头。而他面前则摆放着四个白色的玉瓶,早已打开瓶塞,瓶中变得空空如也,显然玉瓶之中的灵丹妙药,都已经被文天吞进了肚内。

饶是如此,此番冲击瓶颈也是凶多吉少,成功的机会极其渺茫。

萧凡二话不说,脚下一动,数丈距离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文天身后,举手一抬,手掌抵在了文天后背的心俞穴上,一股纯正无比的浩然正气,源源不绝地涌入到文天体内。

本就练功走火入魔的文天,体内真元法力正在到处乱窜,浑身经脉宛如火烧火燎一般,痛得钻心,眼见冲击瓶颈就要失败,忽然一股熟悉至极的真元直透进来,虽然十分中正平和,却沛然无比,他连丝毫抗拒之力都没有,那股真元便滚滚而前,瞬间便将他经脉之中乱窜的真元法力融为一体,归到了正途之上。

不到一刻钟光景,浩然正气便走遍文天的周身经脉穴位,文天走岔的真元法力自然而然便重新纳回了正轨,最后,所有真元法力往丹田中一沉,文天只感到浑身一震,瓶颈瞬间消除,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阶到了金丹中期。

当此之时,浑身经脉畅通,精力饱满,心情愉悦无比。

“多谢相助……师弟?你回来了?”

等他睁开眼,看到萧凡之时,纵算文二太爷久经风浪,也有些犯愣怔。

“师兄。”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满脸欣慰之色。

此番意外回到地球,竟然还能见到这么多至亲之人,萧凡心中的欢喜,实在难以言喻。

“哈哈,难怪我先前卜卦,得知此番闭关,有贵人相助,却没想到,竟然应在师弟身上……确确实实是贵人相助啊……”

愣怔之余,文天仰天大笑起来,笑声极其欢畅。

三个月之前,他之所以决定冒险闭关冲击瓶颈,占卜得到上上大吉的卦象,主“贵人相助”,其实乃是最大的原因。文天也曾设想过许多种可能,设想过不少“贵人”,却再也想不到,这位贵人竟然是从天而降,“失踪”了十几年的萧凡。

也只能是萧凡。

如果换一位元婴后期大修士,纵算神通手段都不在萧凡之下,修炼的不是无极门的镇教神功,也很难如此顺利的帮文天度过难关,悄然进阶,还得多花费一番手脚。

“来来来,师弟,咱们这就去喝酒,一醉方休……”

文天兴奋至极,站起身来,拉住萧凡的手,就往密室之外走去。

原本他师兄弟之间,因为年岁相差太大,兄弟之情较淡,反倒更像是长辈与晚辈之间的关爱。如今久别重逢,文天心神激荡,师兄弟的感情反倒更加亲近了许多。

而且萧凡在梭摩界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岁月,文天在地球上却只过了十几年,眼下到底谁的年纪更大一些,还真是不好说呢。

好在师兄弟名分早定,却是不必纠结这样的细枝末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