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339章 祭奠

第1339章 祭奠

萧凡脸上不动声色,反问道:“前辈这是何意?”

金鹏老祖双眉一蹙,说道:“道友没有感应么?这么说来,难道是我的感应出错了?道友身上的圣灵气息,是如此强烈,而且也是天禽类圣灵的血脉,我还以为,道友应该也感应到了……”

萧凡心中暗暗骇然。

他确实感应到了。

而且是很明显的圣灵气息,似乎与他身上的银翼雷鹏内丹气息极其相似。

金鹏老祖也感应到了这个气息。

如此说来,此处极有可能就是金翅大鹏鸟内丹的留存地?

这么顺利就找到了?

萧凡有点犯愣怔。

想想他们当年寻找天香玉露,会齐了五行神算,九名后期大修士,耗费了数十年的功夫,从梭摩界找到七夜界,最终在龙神岛上也没有确定那到底是不是天香玉露,却丢了好几条性命,还有好几位下落不明。

结局堪称惨烈。

寻找圣灵内丹,就如此顺利?

也难怪萧凡意外。

然而这世上的事,还真是说不准,就讲究个“缘分”。

金鹏老祖嘴里是这么说,脚下却是丝毫不停,在密林之间,向前激射而去。

甚至对于脚下那些陆续出现的万年药龄的魂香木也视而不见了,只有萧凡百忙中还不忘收集了一些。

忽然之间,金光耀眼。

三人不约而同地按住了遁光,抬头向前看去。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出了密林。远处是一座高大百丈的黄金塑像,和他们在雪山古庙地下殿堂里见到的那座雷震子雕像极其相似。浑身光芒闪耀,金碧辉煌。一股威凌天下的霸气。鼓荡而出。纵算萧凡已经进阶到大修士水准,也禁不住心中栗栗。

圣灵!

几乎是立即,萧凡就在心里有了这样最直接的反应。

在龙神岛,面对血光少年和那具血茧,萧凡也曾经感应到了那种睥睨天下的霸气,而且一样的暴戾。

他体内的银翼雷鹏血脉,也有了明显的感应。

只不过,按照古籍记载,金翅大鹏鸟在上界圣灵之中。名声并不暴戾邪恶,是一种颇有王者之气的圣灵。若真论神通手段,银翼雷鹏未必就在金翅大鹏鸟之下,金翅大鹏之所以排名在银翼雷鹏之前,多半还是因为这种圣灵的王者之气,银翼雷鹏太过霸道了些,排名反低。

在迷魂岛深处,唯一幸存的迷糓林中,出现了这样一座高达百丈的雷震子雕像。感应到了如此浓郁的圣灵气息,看来极有可能圣灵内丹就藏在此间。

前提是金鹏人的记载没错,真的有圣灵内丹被带到了下界。

下一刻,萧凡便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如果这里就是金鹏老祖要找的目的地。那么他的处境就变得极其危险了。金鹏老祖极有可能先向他出手。

不过至少在眼下,金鹏老祖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连正眼都不看萧凡一眼。师徒两人的全部精力,都放在那座雕像之上。

“师尊。应该就是这里了……迷魂岛本就是最有可能的地点之一……”

中年男子低声说道,虽然已经在尽力掩饰。却还是难以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之意。

虽然说,就算顺利找到圣灵内丹,那也是金鹏老祖享用,和他关系不大。但凡事都有意外,而且只要真的找到了圣灵化身的所在,谁说就一定只有圣灵内丹这一样宝物?圣灵内丹固然归了老祖,其他宝物,他就有份了。

金鹏老祖眯缝着双眼,微微颔首,却没有急着靠近那金色雕塑。

“萧道友,以你之见,此地的空间法阵如何?”

稍顷,金鹏老祖扭过头,望向了一侧的萧凡。

不知不觉间,萧凡和他们的距离已经拉开到了十数丈之遥,纵算是金鹏老祖亲自出手,也很难转瞬之间就偷袭到萧凡了。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恐怕此地能够幸存,就是因为这个空间法阵了。”

以他的空间造诣,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里构筑了一个超级空间法阵,正因为这个法阵,才在这里撑起一片空间,将这里狂暴的空间之力都挡在外边,让这一片迷糓林最终得以幸存下来。

那金色雕像,就是这座超级空间法阵的主控阵眼所在,源源不断的灵力,也是从雕像身上透出,支撑着整座大阵的运转。

从灵力的强大精纯程度来判断,萧凡可以肯定,这座法阵是以地脉灵气为根基的,不是用的灵石,否则根本就支撑不了这么久的时间。

“这座空间法阵构筑极其精妙,似乎是来自玄灵上界的手笔。而且此间的空间之力和别处不同,一旦法阵被摧毁,只怕会再次引发期间的空间通道发生大崩塌,好不容易才逐渐恢复的空间平衡,又会毁于一旦。”

萧凡缓缓说道。

金鹏老祖淡淡一笑,说道:“萧道友不必预为之所……老夫此番是寻宝而来,只要道友识得进退,老夫也未必就一定会为难你。”

但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不同,那高高在上,“看我心情好不好”的神态,已经跃然而出,带着十分明显的威胁恐吓之意了。

萧凡眼神微微一眯,淡然说道:“前辈能确定,这里就是前辈要寻找的地方么?”

看来此人心中已经认定,这里就是目的地,否则以此人的老谋深算,当不至于这么快就露出本相。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萧凡却也没打算就这样退却。圣灵内丹对他的吸引力,未必就比金鹏老祖小。须知他的体内本就有着半颗圣灵内丹,而且已经隐隐有和他的肉身融为一体之意。

“八九不离十吧……嘿嘿,看来道友对这圣灵内丹也有觊觎之意。好,那就各凭机缘吧。”

金鹏老祖再次上下打量了萧凡几眼,嘿嘿一笑,脚下遁光一起,就向那金色雕塑激射而去。

中年男子却站在原地未动,目光冷冷的,盯住了萧凡,自然是在戒备他。

虽然有金鹏老祖在,区区一名元婴修士,丝毫也不放在眼里,可是在这圣灵之地,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可不能让这人族小子坏了大事。照他的心思,自然是先将这人族小子杀了最为安全,省得要紧关头,这家伙捣蛋。

老祖不肯先解决萧凡,自然也有他的考量。

尽管他们有七八成把握,确定这里就是他们要找的目的地,但万一出错,那萧凡就还有利用价值。纵算杀了他,能将“乾坤鼎”抢到手里,然而短时间内能否参悟透这件空间至宝的驱使方法,可是谁都没有把握的事。

在这空间之力肆虐纵横之所,一旦出现谬误,那绝对是没顶之灾。

萧凡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平淡地说道:“道友不必紧张,只要有好处,在下也不想撕破脸。”

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人族,是不是都喜欢虚张声势?你年纪轻轻,恐怕也就是刚刚稳固了境界吧。撕破脸?哼哼……”

萧凡也不去理会他的轻蔑,脚下一动,就向前方飞去。

对手越是小觑他,对他而言,就越是有利。

中年男子紧紧跟随在后,始终与他保持着十余丈的距离,三人呈三角形而立。

来到雕像之前,仰头向上,益发能感到这雕像的巨大伟岸,雕工之精细,远在古庙地下殿堂那一座雕塑之上,躯体上上古符文不住闪耀,神秘非凡。

金鹏老祖身子徐徐而起,围绕着雕塑,缓缓转起圈来,神色极其肃然,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正在默念那些符文,从他的神情来看,对这些上古符文颇为熟悉。

萧凡也不理会中年男子对他的监视,眼底绿芒闪耀,一样的在仔细阅读那些上古符文。

想要寻求圣灵内丹的秘密,就必须要弄清楚这篇符文的意思。

连中年男子的注意力,都很快被这篇上古符文吸引了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金鹏老祖已经飞到了雕像的最上方,静静悬停在雕像的正前方,与雕像的鹰嘴和双眼相对,感觉上,他不是在和一具雕像对视,而是和一个身高百丈的真人在对视。

两人之间,甚至还通过眼神在彼此交流。

忽然,金鹏老祖伸出右手,并指如刀,在自己左腕上轻轻一划,鲜血顿时涌出,随即右手五指轻弹,一串血珠飞射而出,正正洒在金色雕像的双眼之间,印堂之上。

一股鲜红的血光放射出来,无论金光如何耀眼,也掩盖不住这股艳丽的血光。

明明只是几滴鲜血,转眼间,雕像的头部便以血红一片,似乎整个头部都被鲜血包裹住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瞬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金鹏老祖飞身而下,站立在雕像正面,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一长串古朴晦涩的文字,从他嘴里发出。

很快,雕像头部的鲜血便开始向下流淌,仿佛一道血色的瀑布,从百丈高空倾泻而下,只是速度远远不如真正的瀑布那么快。然而血色瀑布所过之处,金光立即湮灭,取而代之的,是耀眼的血光。

毫无疑问,金鹏老祖正在施展某种古老的祭术。

而祭品,就是他自己的精血。

以金鹏族现任族长的身份,召唤金翅大鹏的远古分身,确是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