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431章 太乙观

第1431章 太乙观

罗山城北数十万里,一处茂密的森林上空,一道白色人影,激射而过。

隐约可见,这白衣人面容俊朗,十分年轻,赫然正是萧凡。不过此刻的萧凡,遁速全开,显然正在全力赶路,似乎要躲避某个追杀者。

“噗嗤”一声。

虚空中忽然探出一只乌黑的大手,拦腰向萧凡疾抓而去。

奇怪的是,萧凡竟然不闪不避,迎着这只乌黑大手就冲了过去。

乌黑大手五指倏忽间合拢,一把将萧凡抓在了手中。“波”地一声轻响,萧凡的躯体寸寸碎裂,消散于虚空之中,竟然只是一个幻影。然而却是如此逼真,遁速又是如此惊人,丝毫不在萧凡本尊之下。

随即从虚空中浮现出一道深绿色的人影,满脸虬髯,面目模糊不清,瞧这模样,自然是天魔道祖了。

天魔道祖张开乌黑的大手,只见一点殷红的精血,在他掌心中滴溜溜的转动,一道极其虚淡的黑影,自精血中升腾而起,虽然黑影的面貌极其模糊,却也隐约能够看得出来,和萧凡有几分相似。这道黑影一现身,便即一闪,就要自爆。

天魔道祖冷哼一声,大鼻一吸,顿时就将黑影吸了进去,随即仰起脑袋,摆出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细细品味一番之后,冷笑着说道:“小贼果然狡猾,为了逼真,竟然还分出一缕精魂寄附在幻影之上。嘿嘿,岂不知这样一来,固然可以瞒得过老夫一时,却如何瞒得长久?”

天妙宫这幻影分身的奇妙之处,就在于要以自身精血炼制,唯独如此,才能让人真假莫辩。

而面对天魔道祖这样的超级高手,萧凡甚至还在“幻影分身符”上寄附了一缕分魂,这样一来,幻影分身就足以乱真了,修为较弱之人,纵算正面相对,也难以分辨到底是本尊还是幻影。

第一道不加分魂的幻影,或许能瞒过天魔道祖,第二道若还是原封不动,不加改变,恐怕就骗不过那老妖魔了。

然而萧凡到底还是低估了天魔道祖,尽管他分出的那一缕分魂极其淡薄,只带着他的气息,什么信息都没有留下,但天魔道祖何等神通,神魂之术在天魔道祖面前施展,还想不留丝毫蛛丝马迹,那怎么可能。

天魔道祖略一沉吟,便即身子一晃,化为一团亩许大小的乌云,向罗山城方向激射而去。

也不知过去多少时候,天魔道祖化身为深绿色虬髯大汉,大步走进了传送大殿之中。

那元婴中期的黑衣大汉石道友神念一扫,顿时暗吃一惊,竟然无法察知来人的修为深浅,但凭直觉,石道友就知道此人非同小可,因为在见到天魔道祖的那一刻,一股寒意就毫无来由的自他的心底升腾而起,瞬间遍布全身。

已经有好多年,不曾有这样的感觉了。

故而石道友丝毫不敢怠慢,急匆匆上前去,深深一揖,含笑说道:“这位道友……”

一言未毕,石道友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扑面而来,立时将他后边的话全都压了回去,天魔道祖淡然说道:“立即启动传送阵,送我去春光城!”

根据神魂感应,那小贼此时应该刚刚离开春光城不久,又是一南一北两个方向。隔得太远,暂时还不能确定,哪一边才是真身。不过大致方向都是向东,这是不会错的。

好不容易,那股扑面而来的巨力才略略减弱了些,石道友深深吸了口气,心中又惊又怕,急急说道:“请道友见谅,本城前往春光城的传送阵,前不久才修好,已经使用过一次,至少也要一个月后,才能第二次使用……”

不少大型传送阵都有这样的顾忌,不能使用得太过频繁,否则会立即损伤到传送阵的本源之力。

一般间隔时间多长,要视乎传送阵建造的水准而定,建造得特别好的传送阵,哪怕是超级传送阵,也只有三五天的轮转周期,甚至紧急情况下,还能连续开启。

罗山城这种要间隔一两个月的,算是中等水准。

建造得最粗糙的传送阵,使用一次之后,有时候要“休养”大半年。

“催动法阵本源之力,立即开启传送!”

天魔道祖想都不想,随口说道,那种完全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人觉得,天下大事,此人皆可一言而决,完全不需要与任何人商量协调。

“催动本源之力?”

石道友大吃一惊,叫道。

“可是道友,这是不可能的,这会彻底毁掉大阵……”

“是吗?”

天魔道祖瞥他一眼,冷冷问道。

“正是……呀……”

石道友还要解释,只见天魔道祖手掌一翻,一股巨大的力量当头镇压下来,石道友只觉得肩头忽然如同压上了万钧重担一般,浑身骨骼都被压得“嘎嘎”直响,似乎下一刻就会寸寸而断,两腿不住颤抖着,竭尽全力才没有让自己跪下去。

天魔道祖哼了一声。

石道友再也抵挡不住,双膝一软,“噗通”跪了下去,当头镇压下来的巨力越来越重,感觉上,自己的丹田气海马上就要爆炸开来了。那股巨力却还在继续加重,绝不是自己可以抵挡得住的。

“立即开启传送阵!”

天魔道祖冷冷看着他,冷冷说道。

“……”

在庞然巨力的镇压之下,石道友不能说话,也不能点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直直地盯住天魔道祖,以自己的眼神告诉这深不可识的深绿色老怪物——我知道了!

天魔道祖手掌一收。

石道友只觉得那股庞然巨力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顿时浑身上下都说不出的轻松,长长舒了口气,庆幸自己从鬼门关前打了个来回,随即扬声叫道:“快,马上开启传送阵……”

却是再也不敢向天魔道祖望上一眼了,只低眉垂目,恭谨万分地说道:“前辈,请!”

虽然他依旧还是无法查探到天魔道祖的真实修为境界,但尊称一声前辈,想来是绝不会错的。他刚才完全能够感觉得到,只要自己敢再强项半分,眼前这老妖魔会毫不客气地将自己当场打爆。

不要说罗山城这些修士,此人不会有丝毫顾忌,仿佛就算是普天下的所有高手加在一起,也不放在此人眼里。

他想杀谁就杀了谁!

石道友清清楚楚意识到了这一点。

虽然现在开启传送阵,十有八九会彻底毁坏这棵摇钱树,但和自己一条老命比较而言,自然还是性命要紧,别的都顾不得了。

片刻之后,传送大阵便轰鸣起来,光华乱闪。

正常情况下,传送大阵启动之时,是闪耀着柔和的光泽,发出清柔的“嗡嗡”声,绝不是眼下这般,狂暴不已。

石道友心中痛惜,脸上却陪着笑,半点也不敢带出来。

若果他知道自己此刻面对的,是七夜界魔道第一高手,只怕早就吓瘫了,却也省了刚才一番“苦楚”。

严格来说,萧凡,天魔道祖和欧阳明月走的都是同一个方向。

唯一的区别是,萧凡和天魔道祖走的是正东偏南,有时偏北,而欧阳明月却是直趋东南而去。

如同萧凡所预料的那样,天魔道祖死死咬住他不肯松懈,对欧阳明月完全弃之不顾。

天魔道祖心里明镜似的,这姓萧的小贼才是正主!

一路疾驰,传送再传送,终于,太乙宫已经遥遥在望。

太乙宫又称太乙观,延绵数千里,占据了大吴国都城东边的一半地盘,是南洲大陆东南部大名鼎鼎的正道第一宗太乙门总坛所在地。天下十大正道宗门,太乙门不敢自称第一,但在南洲大陆东南一隅,太乙门都是当之无愧的霸主。

雄踞东南数万年,霸主地位从未动摇过。

而且和无极门太极门等正道宗门的门规教义不同,太乙门的教规,颇有几分霸气。

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甚至有时候,对魔道邪修,那是人不犯我,我也犯人。

太乙门修士,会主动除魔卫道。

传说之中,道教十二金仙的太乙真人,性格本就不平和,以惩恶扬善为使命。

秉承了太乙真人道统的太乙观门人,自然也都或多或少受了这位供奉真仙的影响。

吴国地界,眼下也并不太平,数年之前,就有七夜界魔军从连接内海的海底空间通道涌现出来,策反了当地一些极其邪恶的魔道邪修,联手一致,进犯吴国边境,大战如火如荼。

虽然尚未波及到都城,但都城上方的禁空禁制,也比平日里要严密得多,除了巡逻队,几乎看不到在城池上空飞遁的修士。

直到欧阳明月出现。

一声清越的鸟鸣,震响九天,远处的天际,一团火红的云彩快速向太乙观逼近,只见半边天际,都被滚滚烈焰染得通红,声势惊人之极。

昊阳鸟遁速极快,转眼就到了近前,完全无视禁空禁制的存在,直射过来。

一队正在巡逻的护法修士大吃一惊,急急忙忙迎了上来,拦住了昊阳鸟的出路。

虽然他们也知道来者不凡,但这是在太乙观上空,倒也并不十分害怕。无论何人,要到太乙门来生事,都得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