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478章 当年旧事

第1478章 当年旧事

苍梧上人重重哼了一声,在主位上坐了。

此人修为奇高,器宇却是不够,在一众晚辈面前如此拿捏。

那身穿翠绿罗裙的中年美妇也不去理会他的态度,转向余道友,微笑说道:“余道友,九阴城的惨剧,想必道友已经知道了吧?”

余道友忙即躬身施礼,说道:“有所听闻。”

这么大的事,他能不知道么?

这中年美妇看上去十分和颜悦色,却怎么都掩映不住身上透出的那股妖邪之气,毫无疑问,此人修炼的绝不是正道功法,纵算在魔道邪修之中,如此邪异的,也不多见,给人的感觉,总带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此人外表如花似玉,娇媚异常,眼神更是勾魂夺魄,却给人如此感觉,当真诡异得紧。

和苍梧上人一样,余道友也无法查探到这中年美妇的真实境界,不过此人坦然出头,连苍梧上人都被她一句话便按下了性子,足见地位之高。恐怕是五位悟灵期老祖之中,仅次于苍梧上人的超级强者。

欧阳明浩望向此人之时,眼中的忌惮之色,丝毫也不在苍梧上人之下。

“说起来,这位七夜界始祖,实在乃是我南洲大陆一大浩劫,以阎道友之能,九阴国之强大,兀自抵挡不住此人,看来这场浩劫是免除不了了……”

说着,中年美妇轻轻叹了口气,神情十足悲天悯人。

余道友神情谨慎,绝不胡乱应和。

五名悟灵期老祖忽然找上门来。并且很不客气地打伤了无极门的弟子,绝不是为了要和他聊天叙旧的。而且中年美妇一开口就扯到七夜界始祖这位惊天大魔头身上。就更令人心下惴惴。

虽然无极门的门规教义,是以天下为己任。然而双方实力相差实在太远,真要是和那凶魔扯上了关系,只怕刚刚中兴的基业,又要毁于一旦,数百万门人弟子性命难保。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打上门来,躲是躲不过的,只能拼死一战了。无极门历来自诩名门正宗,想必不会置身事外吧?”

果然。中年美妇随即便将话题扯到了无极门身上。

“置身事外?那也要人家答应才行!”

一名银发男子冷哼一声,说道。

这名银发男子外貌颇为奇特,浑身皮肤雪白如银,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恍惚整个人都是由金属构成,尤其满头银发,更是有如纯银打造,银光闪闪,透出锋锐至极的气息。说话的声音。都像是金属摩擦。虽然余道友能从此人身上感应到堪比悟灵期修士的威压,却无法感应到他的灵力波动。

如同死物一般,古怪得很。

“这老魔摆明是要族灭我们南洲大陆,任谁都休想置身事外。”

银发男子语调铿锵地说道。

“银道友说得很有道理。值此大难之时,南洲大陆的每一个宗门每一位修士,都要竭尽全力。”中年美妇微微颔首。说道,随即转向余道友。脸上又浮起了温和的笑意:“余道友以为然否?”

“前辈教导得是!”

余道友恭谨地说道,益发警惕万分。

“这就很好。看来余道友和无极门,与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余道友,我就开诚布公地告诉你吧,我们几个老家伙,今儿重回天尊岭,就是想要在这里设一个大阵,好好和那位始祖大人斗上一斗!”

中年美妇说着,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容色变得十分凝重。

这短短几句话中,内容可着实丰富。

单单“重回天尊岭”这句,就令人心中惕然而惊。

不过比起她后来说的那句话,这句话造成的冲击,被余道友等人直接无视。

“前辈,这是何意?”

余道友脸色大变,急急问道。

中年美妇脸上露出讶异之色:“难道我的话还没有说明白么?”

余道友额头上冒出了细微的汗珠,也顾不得擦拭,忙即说道:“前辈,天尊岭乃是鄙门祖地……”

你们要在这里设一个大阵,岂不是要将我们都赶走?

这是公然欺上门来了。

欧阳明浩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忍不住说道:“巫山夫人,在天尊岭设大阵,事先怎无人知会在下?”

“哼,你懂得什么?当初我们在天尊岭布置七绝大阵之时,你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这是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和你们昊天宗祖师爷约定的,为何要事先知会你?通知你一起过来,不过是因为你手中有一块七杀阵的令牌而已。不然的话,哼哼……”

苍梧上人冷笑一声,说道,言辞极不客气,简直就是将欧阳明浩当成后生晚辈来训斥。

无极门众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欧阳明浩更是脸色铁青,向苍梧上人怒目而视,腮帮子鼓了又鼓,终究还是没能将那口恶气压了下去,冷冷说道:“上人与鄙宗祖师有何约定,请恕在下不知。既然上人觉得某在此是多余之人,那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告辞!”

一言甫毕,袍袖一抖,起身就向殿外走去。

“走?”

苍梧上人一声冷哼,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脚掌,在地面上重重一点。

“嚯嗤——”

欧阳明浩脚下忽然裂开一道口子,欧阳明浩身为悟灵老祖,一宗之主,自然不是易与之辈,眼见变起仓促,脚下遁光一起,就要凌空而去,忽然之间,只觉得周围空气一下子变得坚逾金铁,竟然飞不起来。随即脚下一沉,便向那道裂开的口子中直坠下去。

欧阳明浩又惊又怒,奋力一提丹田真元,欲待施展神通,脚下土地轰然有声,已经极快地合拢过来,将他双脚牢牢陷在地砖之中,一直没到膝盖部位,堂堂一名悟灵期老祖,竟然被陷住了,动弹不得。

这一刻,欧阳明浩铁青的脸色又涨得通红,身子一百八十度扭转,死死盯住了苍梧上人,怒火满腔,喝道:“道友意欲何为?莫非要与我昊天宗开战不成?”

“哼,与昊天宗开战又怎样?难道害怕的会是本老祖不成?”

苍梧上人丝毫也不在意欧阳明浩的愤怒,冷笑着说道。

“你……”

欧阳明浩怒气直冲顶门,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中年美妇咯咯一笑,说道:“欧阳宗主莫要意气,苍梧上人说得没错,当初我们几个老家伙,确实是与你的师尊有约定。我们帮贵宗在天尊岭布置七杀大阵,永久封印此间的王者之气。尊师也答应我们,需要之时,昊天宗会和我们并肩作战。难道尊师并未将此事转告于你么?果真如此的话,那就是他的不是了,大家当年可是好朋友……”

听了这番话,余道友的无极门人更是骇然变色。

原来当年要对付无极门的,居然就是同为名门大派的昊天宗。

不过欧阳明浩的惊讶和愤懑,丝毫也不在无极门人之下,别的不说,堂堂悟灵期宗主,被人一招之间就制住了,虽然以他的修为,要挣脱这区区的厚土之力禁锢,也不算多难,但今儿这个脸,实在丢得有点大了。

而且被人当众揭穿,昊天宗是当年毁灭无极门的幕后推手,当着这许多无极门人的面,也着实尴尬。

“欧阳小友,当年我们可是帮你们昊天宗来着,难道你想过河拆桥?真要这样,恐怕就不是苍梧道友一个人生气了,银某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银发男子也冷冷说道,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况且,此番我们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要对付那大魔头,为的是整个南洲大陆亿万同道的身家性命。这样的事,原本应该是由你们正道宗门挑头的,如今却由我们几个化外的老家伙来出面,你们自称名门正派,难道就不汗颜么?”

中年美妇咯咯笑着,语气益发的柔和,说出来的话却硬梆梆的,令人难以辩驳。

“对付那大魔头,我昊天宗自然不敢落后于人。”

欧阳明浩哼道,“波”地一声轻响,双脚从地砖之中拔了出来,大步走回自己的座位,脸色阴沉沉的,却没有再次发怒。

真要是惹毛了这几个老怪物,还真是后患无穷。

和自己以及昊天宗数百万弟子的身家性命比较而言,丢点面子算得什么?

苍梧上人见状,倒也没有继续出手。

“很好,欧阳宗主既然这样说了,我也就放心了……余道友,却不知贵门意下如何?”

中年美妇转向无极门众人,笑着说道。

余道友暗暗一咬牙,说道:“请问前辈,天下能用来对付那大魔头的地方不少,却不知几位前辈因何一定要将战场选在天尊岭?”

“很简单,因为天尊岭上有一个现成的七杀大阵!”

中年美妇笑吟吟地说道。

“巫山夫人,这七杀阵,多年前就已经被舍妹破了。”

欧阳明浩忍不住说道。

既然这大阵是你们亲手布下的,难道你们自己感应不到么?

“破了?”

“嘿嘿,欧阳宗主是当真不知,还是故意调侃妾身?”

中年美妇嘴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地望向欧阳明浩。

“夫人这是何意?”

欧阳明浩双眉蹙了起来。

“要破七杀阵,必须七面令牌齐聚。昊天宗不过只有一面令牌而已,怎可能真正破得了七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