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513章 有话好说

第1513章 有话好说

一掌过去,城池的西南方,几乎都被扫平。

在此之前,任谁都难以想象,以一人之力,竟然能给如此巨大的一个战斗堡垒造成毁灭性的杀伤!

现在却不得不信。

关尹先生等人大惊之余,脚下一顿,就要向后退却。

他们之所以出手,是想要救轩辕老祖,如今那巨猿再次遭受重击,事实证明他们的出手毫无作用,敌人如此凶横,此时不退,更待何时?

“诸位既然来了,就不必急着走,萧某有话说!”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入众人耳内,中正平和,不带丝毫戾气,却自有一番威严。

不过当此之时,这些人却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哪里听得进去,只顾着逃命要紧!

就在三人准备急退之时,眼前青光闪耀,三十六柄龙鳞剑,自虚空中浮现而出,将三人团团围住。

“剑阵?”

三人先是一惊,随即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气不大顺了。

“阁下固然神通惊人,但以区区一个剑阵,就想同时困住我们三人,未免欺人太甚!”

无论如何,三人也是悟灵期老祖,固然还停留在初期阶段,但一个个身经百战,各有拿手神通,此人单凭一个剑阵,就想同时将他们三人都困住,实在太小看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吗?”

“三位先破得了我这剑阵再说吧!”

虚空之中,再次响起那中正平和的声音,一阵霞光闪烁,千丈金身法相渐渐消失,显现出一名白衣白袍的青年男子来,容貌俊朗,英华内敛,一手背在身后,淡淡地望着这边。

“不要理他,杀出去!”

关尹先生一声低喝。手中古籍一扬,又是成百上千张各色符箓飞舞而出,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看来此人精通制符之道,乃是符道宗师。

转眼间。各色符箓便将三十六柄龙鳞剑紧紧包裹起来,“噼啪”爆响之声,不绝于耳。

称此良机,红袍男子和水道友身子一晃,就要从剑阵间隙之中脱身而走。

便在此时。青光耀眼,被成百上千道符箓猛烈攻击的龙鳞剑骤然脱困而出,闪电般飞斩过来。两人大惊失色,这当儿却是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只能急忙祭出防御法宝,将浑身法力都注入进去,急急挡在了身前。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夹杂着阵阵血光和两声闷哼。

红袍男子和水道友刹那间就到了剑阵之外,不过一个断手一个折腿。狼狈不堪。刚刚祭出的防御法宝,早已经被无坚不摧的龙鳞短剑绞得粉碎,化为齑粉。

只有关尹先生情形稍好一些,既没有断手也没有折足,只右肩多了一道赭色,不过脸色变得苍白,一副真元法力瞬间透支过度的模样。

“阁下说得这个剑阵如何厉害,却也不过如此!”

关尹先生喘了口气,努力平复了胸中的烦恶之感,冷笑着说道。

萧凡嘴角轻轻一扯。一道淡淡的笑纹浮现。

只见虚空中青光再次闪耀,又是三十六柄龙鳞剑现身而出,依旧将三人牢牢困在剑阵之中。

凭直觉,关尹先生等人就知道。这三十六柄龙鳞剑不是刚才那三十六柄。

萧凡这个剑阵,是分层次的。

“哼,大不了再破一次!”

看得出来,关尹先生也是个轻易不肯服输的性子。其实修为到了这样境界的,无不是亿万人之中才有一个的天纵奇才,平日里谁不是眼高于顶。自信满满,哪里肯向别人低头服软了?

真要是那种一遇到危险困难就立即放弃投降的人,无论如何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关尹兄,好像情形不对,我们,我们无法重生肢体……”

一旁的红袍男子却低声说道,额头上早已渗出了冷汗。他的左臂,齐肘而断,伤口处烈焰蒸腾,却没有鲜血喷涌。

他的身旁,水道友右腿被斜斜斩为两截,切口处极其整齐,伤口出一阵阵黑雾缭绕,也见不到一滴鲜血,不过脸色和红袍男子一样,十分难看。

若在平日,这样的皮肉之伤,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轻易就能重新生出新的胳膊大腿来,基本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眼下,他们却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麻烦,接连运功数次,每次都在伤口处遇到一股强大的阻力,令断臂残肢,难以重生。

这样的情形,简直前所未有。

“好像,是专门克制我们魔道功法的浩然之气……”

关尹先生也急忙运动疗伤,却发现他肩头的伤口也无法愈合,脸色也变了,脱口惊呼。

“那怎么办?”

水道友叫道,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惧之色。

受了伤无法愈合,在这样锋锐无匹的剑阵之内,陨落的风险一下子就成倍增加,一不小心,就会被绞杀成肉泥。

还没等关尹先生开口,不远处的虚空中青光一闪,第三层龙鳞剑又浮现而出。

三人更是大惊失色,面面相觑,这一回,不但最怕死的水道友变得十分惶恐,连最傲气的关尹先生也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畏惧之意。真不知道这剑阵到底有多少层,瞧这个架势,简直就是生生不断,源源不绝。

虽然也都修炼到了悟灵期,却从未想过,一个人布成的剑阵,竟然可以如此复杂缜密,环环相扣。

“嗤——”

第二层三十六柄龙鳞剑齐刷刷地喷出长达丈许的青色剑芒,那股锋锐无伦的杀气,直透骨髓。

龙鳞剑轻轻振动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显然下一刻就要飞斩而来。

“道友且慢!”

水道友再也顾不得关尹先生的态度,扯着嗓子,急急叫道。

这要再给他斩掉一条腿,就变成不倒翁了!

“道友刚才言道,有话要说,愿闻高见……”

水道友看都不看关尹先生和红袍男子一眼,自顾自说道。

萧凡淡淡一笑,眼神在关尹先生和红袍男子脸上扫过,轻声问道:“两位意下如何?”

红袍男子连忙点头,说道:“水道友之言,甚合我意,愿闻道友高见!”

生死关头,实在也是拿捏不得了。

“看来只有这位道友不大愿意和萧某交谈了,既如此,萧某倒也不介意先送道友上路,再和其他几位道友好好聊聊,左右你们七夜界的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萧凡瞥了脸色苍白的关尹先生一眼,不徐不疾地说道。

刹那间关尹先生的脸色由苍白变得铁青,眼见三十六柄龙鳞剑随时准备出击,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脸面,咬了咬牙,沉声说道:“在下也愿闻高见……”

“那就很好。”

萧凡微微颔首,举手一招,一百零八柄龙鳞剑飞舞而回,收入体内不见了踪影。似乎丝毫也不担心他们会乘机逃走,自信十足。

那边厢,华服女子早已脚底抹油,远远退开,眼见情形不对,脚下遁光一起,就要逃之夭夭。

一阵水纹般的波动扭曲,一道洁白的身影,骤然在虚空中浮现出来,站在了华服女子面前,华服女子只觉得一股透心的寒意,迎面而来,禁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回去!”

辛琳淡淡说道,连半个字都不愿多说。

华服女子神念之力往辛琳身上一扫,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竟然无法判别此人的修为境界。

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名清丽脱俗,冷峻如冰山一般的大美女,修为绝对在她之上。华服女子的直觉告诉她,这位大美女要取她性命的话,绝对不会太难。

尤其要紧的是,她看得出来,辛琳是那种绝不会有半句废话的人,说了让她回去,她就得乖乖回去,只要略有迟疑犹豫,她相信,辛琳会毫不客气,立即对她出手。

于是这位悟灵期的女祖师,一合未交,就这样带着满腔的郁闷与不甘,在辛琳冷峻的目光下,乖乖回到了关尹先生等三人身边,娇俏的脸颊,殷红似血,只觉得生平所受的屈辱,莫此为甚。

在千千万万低阶门人弟子的注视下,四名悟灵期老祖,规规矩矩站在了萧凡面前,一个个屏息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很好,我们将轩辕道友也请上来吧。这事,要说给他知晓。”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举手往下方城池一招,只见一道人影自深坑中飞射而出,身穿灰袍,瘦小枯干,尖嘴猴腮,正是恢复了人形的轩辕老祖。

不过眼下的轩辕老祖,面色灰白,两眼无神,身上气息大大减弱,甚至连悟灵中期的境界都难以维持,已经跌落到了初期水准,显见得两次交锋,受创极重,已经严重伤到了这老怪的本源之力。

尤其令人吃惊的是,轩辕老祖被萧凡随手拘来,竟然不曾挣扎得半分,好像受到了某种强力禁锢。

待得到了近前,众人才发现,轩辕老祖浑身被一条近乎透明的绳索牢牢缚住,捆成了一个粽子也似。

堂堂悟灵中期老祖,下等界面几乎最高等阶的至强者,竟然如同幼儿一般,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没有丝毫抗拒之力。

始祖大人!

几乎是同时,众人心目中忽然都冒出了这样古怪的念头。

眼前此人之神通广大,简直和始祖大人一般无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