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39 相见恨晚

039 相见恨晚

二人打一间成衣坊里出来的时候,已俨然一副少年郎的模样。

向珍珠别扭了一番,才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苏葵双手负在背后,玩弄着束发的缎带,仰着下巴道:“青,楼!”?? 未待作年芳39

向珍珠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你...我听我娘说,青,青楼可是...那种地方...”

“哪种地方?反正是好玩的地方就是了,你爱去不去。”

向珍珠挺了挺胸膛:“我哪里有说不去了,你都敢去我怕什么!”

苏葵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的,一来就是想去软香坊探一探璐璐的事情,虽然软香坊已被苏烨的人查的极清楚了,没有符合璐璐形象的新姑娘,但苏葵觉着那晚的事情十有八九就是软香坊做的,还是要亲自去探一探才能死心。

当然这二来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青楼可是穿越女主不得不去的场所之一。

苏葵觉着,即使你没有到青楼里成为花魁,那也要男扮女装去嫖一次花魁。

虽然她对这两个伟大的志向都没太大的向往,但好歹也要入乡随俗一回。

到了软香坊门口的时候,苏葵注意到门两侧的保镖却不是上几次她见的那两位凶蛮大汉了,难不成这古代的青楼竟也有轮休这一说不成?

兴许是还未到生意最红火的时段,此刻也就是将近黄昏的时辰,大堂中并未出现那种酒『色』俱浓的情形,安静的看来,这软香坊的布置确实是不俗的珍珠记最新章节。

可,软香坊的老鸨李妈妈显然是俗了不止一两把。

“哟,二位小爷,定是头回来咱们软香坊吧!”依旧花枝招展的李妈妈,丝毫没有步入韶华已逝之年所该有的自觉,一身少女粉『色』绫罗裙,看起来很具青春活力。

向珍珠嘴角狠狠抽了一抽,点了点头。

李妈妈甩了甩香气『逼』人的粉帕,笑容更甚:“那二位小爷今日来的可真是巧咯!”

苏葵琢磨着这句话在小说中出现的频率,好像不管是何时过来,都是极巧的。

苏葵压粗了嗓子道:“哦?你且说说是怎么个巧法儿啊?”

“哎哟,今日可是咱们软香坊新一季花魁---午爰姑娘的摘花大典!二位爷没来过,自是不知的,这午爰姑娘呐,可当真是人间绝『色』,才『色』双全!”

苏葵半晌才消化过来这摘花大典是为何意,说的倒是好听,不就是卖处的日子麽。

午爰姑娘,应当便是那日自己昏倒的东院里抚琴的女子了。

老鸨大许是见二人的反应有些不尽如人意,添油加醋的道:“真不是妈妈我信口开河,但凡是见过午爰姑娘的,可没人不动心的!妈妈我敢打包票,若是二位爷今日见了咱们的午爰姑娘,绝对让您不虚此行!”?? 未待作年芳39

向珍珠嫌恶的看了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走过:“这里可有单独的包厢?”

李妈妈笑了一笑:“二楼可都是上好的包间儿,不过这价格嘛...自然是与大堂不同的。”

向珍珠掏出一锭银子扔进老鸨怀中:“可是够的?”

老喜形于『色』的点着头:“二位爷随我楼上请!”

老鸨引着二人坐下,颇是殷勤的询问道:“二位爷可需要几位姑娘助一助兴?妈妈我看二位爷都不大,刚好我们这新来了一批姑娘,都不过二八年华。”

青楼里的姑娘,一般都是过了及笄之年十六周岁,方会卖身,稍小些的无非就是陪酒助兴、表演才艺之类。

苏葵刚想拒绝,闻得那句不过二八年华,便道:“自然是需要的,你挑几位长相可人些的,且看起来带些灵气、大眼睛的那种姑娘最好不过了。”

老鸨依言应下,吩咐小厮布上酒菜,便走出了包间。

向珍珠似乎还未能反应过来,思考着方才苏葵说的那般详细的话,又女扮男装来逛青楼,心里生出了疑虑。

“你...你喜欢那类的...姑娘?”向珍珠试探的问道,特意加重了姑娘二字,似乎是想验证什么。

苏葵并不想与她多做解释,下意识的点头,打量着这个包间的布置。

坐在这里倒是很好,外沿是半人高的雕花栏杆,整座楼下的情形一览无遗,但因为有一层珠帘的缘故,楼下的人却看不清包厢内的情形,当真是寻香偷腥且不方便暴『露』身份者必备良处。

向珍珠见其点头,换上一脸惊疑之『色』,垂下眼睑,竟不再吭声。

苏葵有些奇怪,这叽叽喳喳的人,怎的突然这般安静,“你怎了?”

向珍珠抬了抬头,正『色』道:“我...虽属眼睛大的那类,但绝不,绝不会喜欢女子...我劝你莫要打我的主意...”

苏葵手中刚拿起的筷子啪嗒一声掉了下去,呆呆的望着向珍珠一脸坚决不百合的模样,许久才道:“你想的太多了...”

“那你,那你方才说你喜欢那类姑娘?”向珍珠似乎还是不信重生之庶女心计。

“此喜欢非彼喜欢,我那只是单纯的...单纯的欣赏而已...”

“此话当真?”

“比你都真。”

“比我还真又是何意?”

“就是比珍珠还真...”?? 未待作年芳39

向珍珠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再怀疑苏葵有百合的倾向,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示威一般的道:“我听闻,你们卫国女子都是不怎么出门,会喝酒的更是少之又少,你当是从没见过女子喝酒的吧?”话罢便得意洋洋的一饮而尽。

苏葵见她一脸骄傲的模样,真不想告诉她自己在现代还真没见过几个不会喝酒的女子。

自己前世也算是个爱酒之人,思及此,不由想到了自己连拉带拐的让赵关同自己去摘桃花,酿桃花酒的事。

其实那时自己确实是存了些不纯洁的小心思的,因为那个专门酿制桃花酒的广告词是:爱她/他就带他来xx桃花园吧,一起酿造属于你们的爱情桃花酒!

苏葵自然清楚那不过是商家的一种盈利手段罢了,可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赵关骗了过去。

只是后来桃花酒开封的时候,她觉得味道只属一般,并未尝到什么爱情的味道。

向珍珠但见苏葵走神,更是得意了几分:“这就傻眼了啊,我们大漠的女子可是骑马打猎都是一流儿的!哪里像你们这里的女子...”

苏葵权当没听到她口气里的不屑,带上几分好奇的问道:“你跟我说说,你们大漠是什么样子的,女子当真都可以活的那般潇洒?”

向珍珠扬了扬好看的下巴,眸光里满溢着骄傲的光芒:“那是自然,我们大漠大多都是草原和沙漠,到处都有牛羊和马儿,天很蓝很美,我们那里的女子不分贫富自小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经常会有一些女子狩猎比赛,去年中秋我还得了个第一呢!”

苏葵不禁多少明白了向珍珠为何出身富贵之家,举手投足间却丝毫不似那些大家闺秀扭捏做作了,想必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女子,多数都是豪放不羁的。

苏葵想象着策马狂奔在蓝天之下那广阔无垠的草原和沙漠上的情形,不禁也生出了几分豪气来,抬手倒了一杯酒,很是潇洒的举起道:“我敬你一杯!”

向珍珠见她动作熟稔,一杯酒灌下神情也丝毫未变,讶异了一番方道:“你还真与我爹爹说的不大一样。”

“向伯伯是如何说我的?”

“说你身子极弱,几乎不出门,平日里只爱弹琴养花,很少说话,还交代我一定不要在你跟前大声嚷嚷,否则定会吓到你的!”

苏葵呵呵干笑两声,“...没那般严重,我之前是因为身子不好,就是不常出门而已...”

向珍珠闻言了然点头,这才卸下先前对苏葵的不屑,甚至大有相见恨晚、英雄惜英雄之意:“这杯换我敬你!”

“二位爷,姑娘们来了。”包厢外传来老鸨甜腻的声音。

“进来吧!”苏葵忙的答道,心下隐隐有几分期待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