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67 变废为宝

68 莫名邀宴

今天更的晚了,虽然可能压根没人看,但还是说声抱歉,被姐妹拉着去逛街,逛完街又去电影院看了小时代,刚回家~

苏葵一大早去苏天漠院里练功的时候,就一直提醒着苏天漠午时要去鸿运楼,唯恐到时候苏天漠一有件什么事儿就把这茬给忘掉了。

苏葵觉得自己这般委实是有些小孩子邀宠的意味,可偏偏又觉得能有人乐意宠着,是件天大的好事。

待到将近午时的时刻,由三满赶着马车,载着苏葵、苏天漠、苏烨、向师海、向珍珠和小红去了鸿运楼。

这辆马车也确实够大,六人坐着也不见丝毫拥挤,特别是还有一位能占得上二三人位置的向师海。

“烨儿,你今日早朝应见到廷玉了吧?”向师海推开向珍珠递来一颗葡萄的手,对着苏烨问道。

向珍珠努了努嘴,将葡萄塞进口中,也看向苏烨。

苏烨想起元盛帝那副吃瘪的模样,带上了几分笑意:“恩,见着了。”

向师海有些担忧的问道:“他可有闯什么篓子?廷玉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心眼。”

苏葵哑然,没心眼究竟是否等同缺心眼?

苏烨摇头,“并无,只是递个朝贡文书而已,哪里捅的出什么篓子。”

向师海这才放了心,转头对着向珍珠吩咐道:“我告诉你,可莫要再成日就欺负廷玉了,这些日子好好带他玩一玩,知道吗?”

“我欺负他?回回都是他把我气的半死好不好!”

“我怎见回回都是他被揍的鼻青脸肿?你这性子也得改一改了,不然你让我回去怎跟你西伯母交待?”

黑珍珠的表情软了下来,将脸扭向一旁不再言语。

由于正值午时,日头正盛,直待到了鸿运楼门口,三满才停了马车。

“哟,苏丞相苏将军来了!”精瘦的小二一脸惊喜,迎了出来。

苏葵有些意外,上回那个胖壮又嚣张的小二怎地不见了?

苏天漠笑着颔首,扯过苏葵的手,苏烨几人走在右后方,进了大堂。

一袭青衫,毫无高官的姿态,脸上俱是为人父的慈爱。

说来,这还是苏天漠头一回带着苏葵出现在这么多人的场合,大堂中人闻听苏丞相来了,便投去了敬仰的目光,再看见他身侧的苏葵,见她眉眼中与苏烨的相似,才惊觉是苏家的二小姐。

洪掌柜朝着苏天漠作了个揖,神情中倒无太多奉承,应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重之意,“苏丞相今日怎得闲来了小店?”

苏天漠看了苏葵一眼,宠溺着笑道:“我这丫头,成日里念叨着你们店里的珍珠翡翠汤圆,今日便带着她过来尝一尝。”

苏葵仰头望向一脸笑意的苏天漠,笑容也更灿烂了一些。

洪掌柜顺着苏天漠的视线望去,便见一身梨花青双绣轻罗长裙立在那里的少女,一张灵动的小脸上,并无太多这个年纪该有的稚嫩感。

洪掌柜收回目光,拍了拍胸脯:“呵呵,承蒙苏小姐青睐,今日保证不枉苏小姐此行!”

“洪明儿,带苏丞相去二楼雅间。”

“嗳!苏丞相随小的楼上请!”

二楼的布置明显高了一个档次不止,极尽雅致。

偌大的二楼,却只置了八间厢房,左右各四间。

每个包厢上方都有挂着一个极精致的银质刻牌,左边四个银刻上头依次是,远春,慕夏,知秋,净冬。

右边则是傲梅,幽兰,清竹,挽菊。

苏烨对着小二洪明道:“还是照旧吧。”

经常来鸿运楼的人,特别是达官显贵,一般都有固定的包厢,即使是新来的小二,也要熟记于心。

洪明为难的道:“苏将军可真是对不住了,清竹间儿半个时辰前已有客人进去了...”

苏天漠笑着摆手:“无妨,就这间得了。”

洪明松了口气,赶忙引着众人进了身侧的挽菊包厢。

让苏葵垂涎已久的珍珠翡翠汤圆其实味道并不是如何的妙不可言,她私心里最看重的不过还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出去吃顿饭的感觉。

饭还未用到一半的时候,二虎便急急寻了过来。

“二虎,你怎来了?”

“老爷,少爷。宫里方才来了人,带了皇上的口谕说今晚会在御花园设宴替大漠使者洗尘,要老爷少爷,还有向老爷向小姐尽早过去。”

众人一听皆是一愣,要苏天漠苏烨进宫参宴,这确实无可厚非,可又邀了向师海父女二人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即使向家在大漠确实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再富,又无官位在身,也还是一介平民。

再说向师海来卫国也不是一两日了,相信宫里也应早有耳闻,之前却什么动静也没有。

“可有说明为何要请我父女二人入宫?”向师海也觉说不过去,搁下筷子问道。

二虎这名字也不知是谁给取得,倒是极符合他的形象。

二虎挠了挠脑袋道:“这个公公倒是不曾提起。”

苏烨见他这虎头虎脑的模样,又想到他平时不怎么好的记性,有些不甚确定的道:“你好好想想果真是公公没说?还是他说了你给忘了?”

二虎皱着眉,有模有样的想了好一会方道:“公公确实没说。”

苏天漠点了点头:“好了,你先回去吧。”

二虎应下,走到包厢门口又猛地回头道:“对了,公公最后还说,若是小姐身子无碍,不妨也一同参宴。”

苏天漠皱着眉颔首,“还有没有其它的事了?”

二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老爷,这回真没了。”

二虎刚关上包厢的门,苏烨便开口道:“阿葵不能去。”声音虽不大,却带着十二万分的不容置疑。

苏葵手持着汤勺搅着白瓷碗中最后一粒青绿色的汤圆儿,默不作声。

苏家目前的处境是处于有些尴尬的中立局面,说难听些就是墙头草,苏葵却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追随强者才能保全自己,是最应当不过的。

况且两边儿都不是什么好鸟,苏家没理由为任何一方卖命。

苏天漠思索一番方点了头,对着苏葵道:“左右宫里也没说务必要你去,咱们也没必要自找麻烦。”

苏葵却不以为然,若真不想自己进宫,皇上就不会让人提起了,既然提了,寓意自然明显,只是如今这种关头,皇上不敢对苏家逼得太紧而已。

想必宫里也觉察出苏家的立场问题了,得不到准话,总还是不放心的,就只能从苏葵身上寻找突破口了。

今日自己不去,势必加重皇上的疑心。

苏天漠觉察到苏葵的心思,“不用想太多,左右也不差这些了。”

苏烨望了苏葵一眼,声音压的极低:“今日早朝后,听闻皇上又咳了血,只怕大去之日也不远了,届时两方...便依你当初的打算,估明了胜算,再选择站在哪方。熬过这之前的日子就可以了。”

苏葵笑了笑,点头应下。

可怕就怕,在那一天来临之前,皇上万一觉着苏家无意站在自己这边,到时他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苏家投奔攸允...

保持中立,也不是一件易事。

向师海担忧的皱着眉,望向苏天漠道:“苏老弟,我有一句话闷在心里许久了,一直不知当讲与否,我若说了你可千万别怪我嘴臭,你也知我不是个懂得拐弯抹角的。”

“向兄但说无妨!你们兄弟之间,哪里还用得着这般吞吞吐吐!”

向师海表情却丝毫不带松懈,仍是皱眉:“你也知晓如今形势,不过这几年的事了...若是到时卫国真的支撑不下去...你也不要硬拼,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儿在,你一家去大漠过活,我看谁敢说半句闲话!”说到最后,向师海用了的拍了拍胸脯,神情认真至极。

苏葵见状,不禁有些动容。

苏天漠笑了笑,并未应下此事,不单单是现在言之过早,谁输谁赢还是未知,虽说卫国如今确实面临着内乱,且诸国的实力也早已不比当初,但也不代表卫国势必会败!

最重要的是,苏天漠不管是站在宫里这边或是攸允这边,前提是两方都是卫国皇室正统血脉,不管他将来扶持哪方,往小了说是确实是为了一己之私,可往大了说,也是为了卫国。

倘若两方随便换成外方,就算他拼死也绝不会让他人踏足卫国半寸国土!

更遑论不久之后在国难当头之际,跑去别国避难了。

就算他从前不是一位将军,今日也不是丞相,哪怕是一个乞丐,也绝不会做出此等苟且偷生之事。

话虽如此,但心里却是明白,向师海完全是出于好意,只是这个好意,苏天漠是决计无法接受的。

苏天漠笑了几声,端起酒杯道:“我苏天漠何德何能,今生竟能结交到向兄这般义薄云天的好兄弟!人生得一肝胆相照之人,已是无憾!我敬向兄一杯!”

酒杯碰击,发出清脆的声响,二人一饮而尽,后而相视一笑。

这就是默契,不必多言,对方心里的想法,皆是心知肚明。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和坚持,向师海不是不懂。

“不管之后如何,你须得知道,我向家永远都不会将你拒之门外。”

“纵然你将我拒之门外,我还不能翻墙而入?正如当年我去向府偷鸡一样,就你向家那堵墙,还能拦得住我苏天漠?”

众人皆被逗笑,没人再去继续那个有些沉重的话题。

向珍珠看向苏葵:“我还从没进过皇宫呢,宫宴应当有许多好吃的才是,到时我回来给你带些点心回来尝一尝。”

苏葵颔首,一本正经回道:“唔,待会去街上多买几顶帕子,每种都给我包上几块儿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