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69 京韵茶馆

70 巧逢知己

醒木声响起,说书人便说了句让无数人为之愤恨的话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想必董卓此次必难逃一死了!”

“哼,董卓真是瞎眼,还想着立貂蝉为妃,却不知便是被此***妇所算计!自古女子多荡.妇,祸害了多少英雄好汉!”

苏葵闻声皱眉,目光往右边的桌上扫了一扫,却见竟是一位打扮整洁,身着丹青长衫的年轻公子,一派白面书生的模样。

“吴公子此言差矣,先不说董卓算不得好汉,且这貂蝉一介女流,被王允控制,又岂能自已?”带着笑意的儒雅声响起,是一位三十朝外的微胖男子,也是一派书生打扮模样。

吴邱玉冷哼一声:“事实如此,莫不是黄兄竟觉得此女前后勾引吕布,董卓父子二人,竟算不得不齿之举?正所谓贞女不嫁二夫,丈夫可再娶,但女子绝不能再嫁,更遑论貂蝉竟先后为父子二人的妻妾!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勃理行为!”

黄书航听罢他的义愤填膺的论理,摇头一笑:“吴公子不必如此认真,听书不过图一乐,在下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黄兄,就事论事也是要讲究事实和论理的,切莫信口开河的好。”吴邱玉斜眼瞥去,目光讥讽。

他早便对黄书航被推举为静涵私塾的先生多有不满,一旦有机会暗讽一番,定是要见缝插针。

一个长相憨厚的汉子实在听不过去,“吴公子,上回你还说张飞粗鄙无知,我虽然只是个养猪的没读过书,可我觉得张飞是个有胆识的英雄!你回回听书都得谩骂一番,既然不喜欢,干脆就不要来了嘛,何必自己给自己找气!”

此话一出,众人便附和成一片,由此可见吴邱玉平时行事说话应是很不得人心。

吴邱玉见状面色微红,不停的挥着手中的折扇扇着风,愤懑的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我与你们这些人说话,恐怕只是对牛弹琴!孔夫子有言:见不贤而内自省也!我不与你们这些草莽之辈一般见识!”

先前说话的养猪汉子闻言顿时红了眼,“吴公子,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别以为读过几年书就可以看不起人!我们没读过书怎么了?我们至少靠着自己的双手吃饭,据我所知,吴公子如今还是靠着吴婶子织布聊以生计的吧!大丈夫应当担起家中的顶梁柱,而不是成日里连家里的活计都不去帮衬,只靠着读过几本书而四处卖弄学识!”

苏葵闻言,忍住了鼓掌叫好的冲动,男人可以没本事,没成就,但必须得有担当。

“...你一个养猪的有何资格来对我品头论足,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有远大的抱负,应当要有好学之心!我读这些书,是要参加科考,出人头地,光耀我吴家门楣的,而你一个祖上操贱业的,焉能跟我相提并论!”

养猪的汉子脸色犹如猪肝,奈何吴邱玉说的头头是道,自己也确确实实是个祖上操贱业的,可也不代表希望有人以这种侮辱的口气说出来!

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敲了敲烟斗皱着眉道:“邱玉,你这话可是越说越过分了,至少二宝是个孝顺的,而你娘的腰不好,你在家时却连地也不去扫,你既是读过书的,就应该知道百事孝为先吧?”

吴邱玉面上毫无羞愧之感,抬了抬下巴,一副清高的模样:“大丈夫就该志存高远,当扫天下,岂能扫区区庭院。”

苏葵不由讶然失笑。

“姑娘为何发笑?难道吴某说的不对?”

小红扯了扯苏葵的衣袖,苏葵这才恍然他是在同自己说话,见他一副竖起防备,要同自己大辩一场的模样,苏葵愈加汗颜。

这人似乎太热衷与人辩论,仿佛若是能将对方堵得哑口无言,是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般。

“呃,想起一件趣事,故而发笑,吴公子继续。”苏葵抿了口茶,不予理会。

然,吴邱玉在这方面显然是从不愿轻易放弃的,挥了挥纸扇,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噙着不屑的笑意道:“姑娘不必如此,有话大可说出来,是对是错,大家探讨一番。”

意思很明确,倘若苏葵今日不给方才那声笑一个交代的话,是绝对不行的。

苏葵觉得,若他生在现代,定是一位出色的辩论家。

爱辩论不是什么坏事,可利用自己这一丝优势,成日里到处与人交恶,出言伤人,未免有些狭隘了。

黄书航皱了皱眉,打着圆场道:“呵呵,吴公子,这位姑娘发笑的缘由兴许真与你无关,君子当又容事之度,凡事且不必太多认真。”

“黄兄,我却不以为然,做人本该实事求是,怎能有待人处事不认真的道理!”

“这...”黄书航噎了一噎,带些歉意的看向苏葵。

苏葵抬了抬眼,“多谢这位大哥美意,不过吴公子说的确然,凡事都该脚踏实地,认真对待。”

吴邱玉冷笑一声,觉得苏葵大许是在奉承自己,但即使如此,还是咄咄逼人的道:“那姑娘究竟可否解释解释方才究竟何故发笑?”

苏葵放下茶盏,笑着颔首:“我方才确实是想到一件趣事,志存高远欲扫天下,这念想固然可贵,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吴公子方才不也说待人处事不可有不认真的道理吗?凡事都是积少成多,屋也是天下的一部分,既是要扫天下之人,又怎么能排斥扫一屋?”

苏葵看着他微变的脸色,笑了笑:“换而言之,一个连庭院也不去扫的人,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此人能有扫天下之才。吴公子觉得这难道算不得一件引人发笑的趣事?”

吴邱玉滞愣了好大一会儿,方反应过来自己被自己搬起的石头砸了脚,眼见着苏葵含笑望着自己,如何也开不了口再去辩解,也无从辩起。

众人见状,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来。

吴邱玉脸色已是大变,做梦也没想到今日竟会被人当众堵得哑口无言,且还是一个黄毛丫头,这让一向争强好胜的他怎能甘心!

“哼!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一群愚昧无知的凡夫俗子!”吴邱玉起身甩了甩衣袖,撂下这句愤慨的话便扬长而去。

那背影颇有些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

小红闻言变了脸,毕竟虽是丫鬟,但也从小在丞相府里长大,哪里见过敢这般对自家小姐无礼的人?

起了身便要追去理论,却被苏葵拉着。

“小姐拦奴婢作甚,他竟敢出言侮辱小姐!”

苏葵对她摇了摇头:“当你被狗咬了一口的时候,若你再去咬他一口,那你与他又有什么不同?”

小红撇了撇嘴:“可是小姐...那也不能无故被狗咬了一顿,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啊,那岂不是白白便宜那只狗了?”

“你这样追出去又能讨得什么好处?他方才也出糗了,够了。”

小红的气焰被苏葵“够了”这俩字儿,给灭的彻底。

“姑娘小小年纪不仅才智卓越,更是仁义,在下自愧不如。”黄书航起了身,行至苏葵面前拱了拱手,神情真挚。

仁义?苏葵可真不认为自己仁义,若是真有人触碰到自己的底线,定是要十倍还回来的。

只是自己的底线,这么些年过去,苏葵还真没搞清楚它究竟是在哪儿,只能说这条线会随着心情移动。

“这位大哥谦虚了,方才替我解围,真是多谢。”

黄书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更显得整个人亲切了不少,“在下嘴笨,也未能帮上什么忙,姑娘莫要打趣了。”

苏葵摇头一笑,有这份心已经很难得了。

“不知姑娘是何方人士?”黄书航自然的在苏葵对面坐定,开口问道。

“正是王城人士。”

黄书航的神情带了些讶异:“哦?想来在下对王城虽谈不上知根晓底,但大大小小的事儿也知道一些,竟都无幸见过姑娘。”

苏葵心道你若见了那才是怪了:“呵呵,如今不是见了?”

黄书航笑着点头,显然对苏葵很感兴趣,让小二添了一壶茶水,颇有长聊的打算。

苏葵也不介意,觉得眼前的中年男子很有亲和力,性子文雅却不失直爽,半个时辰下来,更觉此人不俗。

说是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绝不为过,在一些时局上的见解,也不同凡人。

黄书航对苏葵的感觉,跟苏葵对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不知黄大哥可有想过让自己的才略得以施展?”苏葵终究没能忍住问出了这句有些冒昧的话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却对此人钦佩至极。

苏葵钦佩的人少之又少,在见到黄书航之前,只有苏天漠一人。

苏葵甚至敢保证,若是黄书航一旦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前途定是不可限量。

黄书航显然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也浑不在意,一脸笑意的道:“说来惭愧啊,先前也参加过几次科考,回回落榜,连乡试都未曾过的了,更不必说省试殿试了。一来二去,验试官都不允我进秋试院了,只得作罢。承蒙大伙看得起,混了个教书先生聊以生计,呵呵。”

苏葵疑惑不已,范进中举之事就不难看出古代的科举分明是不限年龄的,且黄书航最多也就三十五岁不到。

像是看出苏葵的心思,黄书航解释道:“头一回写的文章便被大批了一次,第二回亦是如此,待到第三回的时候,我确实费了一番心思改了许多,但不曾想被禁考了。科举三年一次,这一蹉跎,便是十来年过去了。”

“莫不是你在文中提到了你方才所说的改土地分割制之事?”在这封建严重的时代,确实没几个人能看出这种改制后的大好前景,若苏葵不是穿越而来,定也会觉得黄书航忒不靠谱。

黄书航摇了摇头,声音压低了许多道:“我提到了废除世袭之事,希望贫苦出身的学子可以得到公平的待遇。”

苏葵惊诧不已,真没看出来,看似温雅的黄书航竟还有这等大胆的举动,可这想法好是极好的,但要实现,面对的便是所有的高官贵胄,而黄书航只是一介布衣书生,结果想都不必想了。

“这也怨不得被禁考了...”

黄书航爽朗的笑了几声,“说句实话,苏姑娘还是头一个听了我这想法,没骂我疯子的人,就凭这一点,姑娘这个朋友,黄某交定了!”

苏葵莞尔,在古代像黄书航这种直言不讳,行事不拘的人实在少见,几乎与现代人无异,苏葵终于明白为何头一回见他便就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了,这是源于对同类人的直觉。

不过苏葵这种心性纯粹因为是在二十一世纪成长所致,而黄书航在这封建的古代,却丝毫不受影响,能有这这么开明大胆的想法,更是难得。

“黄大哥,今日我便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小红愣是在一旁看呆了,自家小姐究竟是有多少面,是自己还不曾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