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097 哪位贵客

097哪位贵客

待苏烨回来的时候,几近黄昏,走近苏葵的时候,一股酒味扑了鼻去。

苏葵下意识皱眉:“怎喝了这么多酒?”

苏烨无所谓的挥了手,显得很高兴:“我没喝上几杯,不过是被他们给熏的罢了。”

跟上来的三满提着两大盒桃花酥,冲着苏葵笑道:“大公子确实没怎么喝酒,小的在一旁看着呢。”

苏葵望了两盒子糕点一眼,心知他这是给小红带的,饶有意味的“哦”了一声,便是叫三满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听阿庄说你一大早才回来就出去了,可是商谈那桃花酒的事宜去了?”

苏烨只笑不语,将手中一盒精致的糕点递到光萼怀中,笑着道:“走,楼上说去。”

向珍珠将糕点自光萼手中接过,见兄妹二人上楼,也未有跟上去,只笑嘻嘻的招呼着阿庄光萼她们一同分食。

“我一早出去是去孙掌柜那里了,把那三千坛子酒都定了下来。”苏烨边坐下,边道。

苏葵似乎是料到,到嘴的肥肉,谁舍得装作没看到?

虽然这块肥肉来的有几分怪异,但有句话不是说,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

“估计这价格最起码得降了两成不止吧?”

苏烨失笑,“你心里倒是比我还有数啊...”

“那你真是决定今年所有的酒都从孙记这里订,那其它俩家是要弃约了?”

“方才还夸你来着,这就犯糊涂了,真弃约,往后难不成就只做孙记的生意?那我可就得费劲去了解一堆酒市的情况了。”苏烨摇着头往椅背上靠了靠,兴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表情看起来比平常多了分闲散。

苏葵张了张口,有些惊讶的道:“难不成你竟然是把三家的酒都给买了?可...这近万坛子,可不是个小数!”

苏烨笑的清朗,跟她解释道:“我还没那么贪心,这幕后显然是有人操纵着的,咱们平白分得半杯羹便行了,太过岂不是会引起幕后人的注意,咱们左右不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犯不着为了这点便宜以身犯险,若是将王记后头的苏家被人牵出来,就太不值当了。”

苏葵也觉这话在理,却还是不能理解,苏烨一边说没违约,一边说没将三家的酒全都定下,又是怎么一回事?

觉察到她的疑惑,苏烨打趣道:“我发现你聪明固然聪明,却不是一般的爱钻牛角尖。”

随后笑意不减的道:“只是把孙掌柜这边的三千坛子给订了,其他两家只是按契约上的数目取酒而已。”

苏葵绕过这个弯来,这倒还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这事,她确实是以钻了牛角尖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看你这将军也别做了,做个商人倒是很适合你。”

“只怕爹要打死我了,就我这一脉单传若是不能继承他和爷爷的将位,他定是要将辱没门风的罪名给我安上才行。”

苏葵闻听也随着他笑了起来,“那你还不赶紧给我讨个嫂嫂,好给咱们苏家开枝散叶,届时爹爹有了孙子,自然没心思搭理你干什么了。”

“那可不行,爹本身就不怎么疼我,一门心思扑在你身上,再来个小的,只怕我在苏家可就没立足之地可言了!”

苏葵笑瞥他一眼:“你竟还跟自己儿子争风吃醋啊,净是找些不搭调的借口,再等上几年,估计都该有人...猜测你苏将军是不是有着断袖的癖好了...”

苏葵说到最后声音渐小,却未能掩饰住笑意。

苏烨也浑不在意,颇为痛心似的叹了口气,“亏我今日去孙记,还替你惦念着那几十坛子什么金露,还吩咐人晚上一道儿给带回苏府去,如今看来是没什么必要了,唉...”

“哥,你说的可是那金茎露?”苏葵闻言立马两眼放光。

“我怎就有了你这么个白眼狼的妹妹...”

苏葵立马换上一脸诌媚,将椅子往他身边挪了挪,笑的无害:“我那不是与你开玩笑吗,要我说成亲这事非同小可,定是要细细斟酌才对,你如今年纪又尚小。爹真是操之过急了,回头我定给你好好说一说他!”

苏烨心知她的目的,听着这通话却还是十分受用,满意的掀了嘴角。

苏葵见状赶忙趁热打铁,“那,金茎露?”

“哦...昨晚估计已经抬到栖芳院去了吧。”

“你方才...方才不还说晚上让人一道儿给带回家吗....”

“我说的晚上,就是昨天晚上,你许是听错了罢...”

苏葵噎住,不知为何,向来直来直往的苏烨,越发的腹黑了。

却一时忘了有个词叫做近墨者黑。

反正不管如何,她也是得了心头好的,也不再与他斗嘴,但见苏烨双眼有些发红,应是昨夜未有睡好,今日又喝了酒的缘故。

便吩咐了刚上了楼的光萼云实去泡了茶,给他去一去疲。

“待会喝了茶,去洗个澡先去躺一会儿,晚饭待做好,我让阿庄送你房里去便是。”

苏烨闻听她这因方才自己逗趣与她,尚且不是极佳的口气,心下却是十分熨帖。

自小身旁虽是围了不少人,却鲜少有人在细节上如此关心过他,这就是没娘且没后娘的孩子的苦处啊。

“知道了,你现在倒是成了管家婆了。”

苏葵脸色微微舒展,显然是毫无介意管家婆的称号,毕竟,有着两个自己乐意管,乐意被自己管的家人,这管家婆委实是件幸福的差事。

云实将干净的茶具摆好在二人面前之时,苏烨像是突然响起什么似的,抬头对云实道:“再备一只茶碗过来。”

云实本就不似光萼那般压不住话,虽有些不解,但也不作他想的退下。

“一只茶碗,还不够你喝的啊?”

苏烨神秘一笑:“待会儿,怕是要有贵客来。”

贵客?应是他的同僚或是生意上的朋友之类了吧?

苏葵皱着眉道:“什么事明天不能谈吗,这样一折腾只怕你又得是半夜不得睡了。”

苏烨摇了头,“这贵客...还真不用我招呼,你放心,我待会便去歇息。”

苏葵觉得苏烨大许是喝多了。

说的话是牛头不对马嘴,既然说是贵客,可哪里有贵客来了,他去睡觉的道理?

她再细问下去,终究只换来苏烨的笑而不语。

没消得半刻钟的时间,阿庄便上来道:“公子,小姐,楼下有位穿蓝衣裳的公子,说是公子和小姐的朋友,现在大堂等着呢。”

苏烨眉毛一挑:“还真是让我给猜对了,快快有请。”

“是。”

苏葵心下越发疑惑,苏烨的朋友就算了,还是她的朋友,她和苏烨共同认识的男子,除了苏天漠和向师海,三满等人,还有哪个?

更遑论是能称得上朋友的?

“这位贵客,究竟是谁?”苏葵转脸问向苏烨。

“不就是宿公子了。”苏烨眉眼中近乎猥琐的笑意,让苏葵觉得与他自身十分相违。

“宿公子?他来这做什么?你们何时竟是成了朋友的?他又是如何得知咱们在这的!”苏葵噼里啪啦的抛出一堆问题,后紧紧的盯着苏烨。

苏烨咳了咳,“府里一半的侍卫可都跟他情同手足了,整天听苏霄他们在我耳边唠叨,别说是他姓什么了,那本山海经不就是他送的,你当你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葵一时呆住,有种被出卖的错觉。

府里的那些侍卫,何时竟成了他的人了,甚至连苏烨也是如此?

“你知道什么了知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普、通、朋、友!”苏葵一字一顿的道。

“哦~我知道了,普通朋友啊。”苏烨嘴上虽是如此,但神情显然是不信。

不待苏葵反驳,他又拉出了一堆“罪证”来,“不止被我撞见的那本山海经,我可是听说他曾送你回过府?一道去龙华寺上过香?嗳,我记得上回我在灯湖会见的那位寻到你花灯的男子,与他也很是相像...”

若是搁上从前的苏葵,他自然是不会如此,可如今他这个妹妹,那脸皮厚的经常会让他为之汗颜。

果然,苏葵脸红都没红一下,皱着眉头道:“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怎从你口中说出,就觉得变得这么不正经了,我再重申一遍,我们是普通朋友!”

虽然她对宿根的感觉,确实不同与其他人,但这远远不能说明,会发展成爱意,且不说她觉得看不透宿根,就说她自身,对爱情这东西就是摸不着头脑的,前世甚至把对赵关的亲情都误当成了爱情。

她想要的爱情,是那种水到渠成,来了就来了,爱了就爱了的爱情,顺其自然,一切都刚刚好。

而不是刻意的发掘,去深思,真正的爱情,应当不必如何思前想后,便是能感觉的到那种独特的感情的吧。

至少迄今为止,她对宿根确实未有那种不知名的情绪滋生,这一点,她很肯定。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不用再重复这句话了,否则我会以为是你心虚所致。”苏烨风轻云淡的道。

苏葵不再搭理他,自己清清白白,身正不怕影子斜,他爱说便让他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