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5 强抢民狗

116 来日方长

“哼,我家少爷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 !” 一个长相粗鄙,类似家丁的男子说道。

苏葵不禁感慨少爷与家丁的区别还真是一目了然。

明景山也不阻止他,半晌道:“ 我实是喜欢这东西,今日你将它留下,我保你安然离去,若你执意不肯成全的话...”

后面的话虽未说完,但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自己喜欢便要夺人所爱? 这人还真是自大又自私。

“公子此话差矣,难不成只要是公子喜欢的,就算别人不愿意,公子也还打算强人所难?说到成全,还请你网开一面才是。”苏葵的语气不卑不亢,挺得笔直的腰板自有一番这事儿没的商量的味道。

小小花站在苏葵削弱的背后, 觉得很感动。

“嗷呦 ~” 为主人加油鼓劲儿。

“你以为我家少爷跟你商量你就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告诉你,把这个畜生抓走,再将你送官,也是合情合理!”

什么?抢了她的东西还要将她送官?还合情合理?

这究竟还有没有王法了?

苏葵后面一位挑着菜筐的老大爷, 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道:“这位小公子,不如就给他吧,看你应该是外地来的吧,眼前这位可是兵部尚书家的大公子明景山, 惹了他你可没处儿讲理去...”

还真是那个纨绔子弟,真不知明水浣这般温柔,知书达理的女子,怎会有这么一个市井无赖的泼皮哥哥。

苏葵转头对老翁道:“ 这位大爷,没事儿的,我就不信还没王法了不成!”

若她是个贫苦人家也就罢了,可她的身份。总还不至于连一个宠物都护不住吧,她就不信,这事闹大,他能捞到半分好处。

老翁布满皱纹的脸上有些着急,稀落的眉毛皱了皱道:“不是,主要是我赶着去城里卖菜,您不答应他,我这过不去啊...”

苏葵嘴角一抽——大爷您还真是实诚啊。

看了看后方越来越多的人,也觉影响不好,她是存着拖延的心理的。可这些靠山吃山做些小生意过活的人,显然是耽搁不起的,若不能赶在午时前进城。这一天的菜怕是卖不掉多少了。

“小鬼,考虑的怎么样了?本公子可没多久时间跟你耗下去。”

望了望明景山自大的模样,计上心来。

这办法虽有些得罪人,但也好让他死心,反正自己身着男装。只要她不说自己是丞相府的小姐,谁又知道呢?

苏葵抬首望向他,“不是我不给你, 而是我给你你也带不走。”

“平生我最不喜两种人,一是不知好歹,二是目中无人。”明景山呵呵笑了两声。“区区一个宠物,我带不走?”

苏葵在心里暗笑几声,得。你最讨厌的两种人,你自个儿全给占了。

苏葵继续道:“这东西脾性很怪,你定是驯不了它的,万一伤了人可不好了。”

“ 你驯的了本公子却驯不了?”明景山漂亮的眸子微微眯了一眯, 眼底冒出了些许怒气。

苏葵见状得意。就知道他得上这激将法的当。

“不如,公子便试一试。 若是你驯不了它,便放我们离开。”

景山自然不信自己不如一个小鬼,前年围猎,一头猛虎都死在他的拳下,何况这个东西?

果然,明景山颇为不屑的扬起下巴:“若是我驯服得了它,又该如何?”

苏葵双手抱臂,毫不在意的道:“悉听尊便。”

明景山听着这胜券在握的语气,不由得打量着眼前比自己矮了两头的瘦弱少年,这样细细看来,忽觉眼前陡然一亮。

只见他肤色雪白,双眼满是自信的神采,如新月清晕,漂亮的嘴角往上勾出一个利落的弧度,却不会显得乖张。

这眉眼和神情让明景山愈加肯定在哪里见过。

几不可见的闪了闪眸光, 带着桀骜的笑意道:“如此甚好,若是我赢了,你和那头家兽都得跟我回去。”

苏葵闻言不觉一怔,莫不是眼前这人还是个断袖不成?!

亦或者自己触了他的逆鳞,他要把自己带回去泄愤?

苏葵想了想,觉着后者的可能性大些,想到这里不由感叹还好小小花不会输,它的能耐她还是知道的。

殊不知,小小花的能耐她确实不知道多少。

“我答应你。”苏葵的表情依然镇定,“你和它谁先倒下就算输,点到为止,不可下杀手。”

“哈...” 明景山嗤笑了一声,不屑的撇开了脸。

苏葵摸了摸小小花的头,用眼神知会着它:“不许伤人听到没?”

小小花挥了挥尾巴点头,从苏葵身后跑了出来,趾高气昂的看着明景山。

明景山望着它,眼睛越来越亮——果然不是凡物!

头微微低了低看向苏葵:“ 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苏葵点头闪到一旁, 明景山望着眼前约莫有半人高的猛兽,几乎能确定自己一脚就可以将它踢得站不起来。

小小花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打了个哈欠。

明景山见状轻笑一声,低声道:“小东西,待会儿本少爷便带你回家。”

说话间,以一种极快的步法,往小小花移去, 然而小小花只是直勾勾的望着他, 一动不动。

这表情在围观的众人眼中,都觉着它这是被明景山的气势给吓着了,身后的家丁们, 已开始欢呼出声。

苏葵暗叹道,家世显赫,有一幅好皮囊,武功上乘,该是标准的优质男,可怎偏偏就这么恶趣味的一副性子。

令众人咂舌的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明景山已经——被小小花用两只前爪给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嗷呦!” 小小花冲着苏葵挥舞着尾巴。

周围寂静的仿佛连一根针的声音都藏不住, 方才还在欢呼的人,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完全消失。

事态转变的实在突然,似乎没几个人看清楚经过, 自然也包括苏葵。

只记得明景山到了小小花眼前的时候, 下一秒便被按到了地上,速度之快已然不是肉眼能分辨的出。

然而明景山却很清楚,就在那短短的时间里, 它竟跃到了自己的上方,自己还未来得及惊讶便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给冲击的倒在了地上。

但他却只觉得明明就是被它的前爪微微一碰。 怎会就有如此大的冲力? 若是它用尽全力,他绝对相信自己会被那股可怕地力量撕裂成碎片。

明景山忽然有些后怕。

“还请公子愿赌服输。” 苏葵淡淡开口,神情中不含一丝奚落之意。也无得意的神色。

小小花见苏葵对自己摆手, 开心的往她身上扑去,柔软的爪子环住苏葵的腰,大脑袋讨好的往苏葵身上蹭了蹭, 自己这次可是很听话。表现的很好,抱一抱主人,主人应该不会再打自己了吧?

“啪啪啪!”苏葵毫不客气往它头上拍去,小小花赶紧松开了爪子,委屈的哼唧了几声, 干嘛又打自己。 而且这次还打了三次。

苏葵见他不语,也不等他的回答,带着小小花转了身。围观的人都不自觉的为她让开了一条路。

家丁们这才反应过来, 赶忙上前去扶起明景山。

明景山捂着发疼的胸口直起身来。

等着进城的百姓,各自散开,不再多做停留。

毕竟,明家的笑话可不是他们该看的。更不是他们看得起的。

但明面是不敢说, 这背地里就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模样了。

明景山却不在乎这些。 直直的盯着那个青色的身影,和跟在她身后讨好的晃着尾巴的异兽,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精光。

好看至极的嘴角更是勾出一抹惑人心神的冷笑。

“少爷,要不要小的...”明全不敢想象自家少爷吃了瘪,还能笑的出来。

明景山刚想点头,抬头却见枫林深处隐约一顶紫色宫撵晃动,皱了眉道:“回府。”

明全不明所以,少爷有仇必报的性子,今日怎就变了样儿了?

明景山扫他一眼,道:“来日方长。”

苏葵其实心里不是不怕的,毕竟这么多人,她一个弱女子,来硬的,吃亏的肯定是她。

所以见没人追来,这才是松了口气。

可一抬眼便见前方一行人马缓缓走来,侍卫在前,高高的步撵珠帘垂下,看不清里面的人,虽不似明景山那般莽撞,却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寻常人家。

之所以没做轿子而乘了步撵,很明显是来赏景出游的。

看来这西山枫林的美景,欣赏它的人还真不少。

苏葵叹了口气,折身转了头至另一条小道上避开,免得再惹什么麻烦。

同行的百姓见状,也纷纷效仿。

苏葵有些哭笑不得,这古代的尊卑天差地别,还真是让人没办法。

“你,过来。”有侍卫的声音传来。

苏葵望着那指向自己的长枪,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是件大错。

她究竟是找谁惹谁了啊....

“这位大哥是在喊我?”

侍卫虎着一张脸,“不是你是谁啊,快过来!”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你当你是谁啊。

想是这么想,说当然不能这么说的:“敢问是有什么事吗?”

侍卫现出不耐,和另一个几步来到了苏葵跟前:“我家主子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别那么多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