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17 扬棠楼

117 扬棠楼

话落,一人一只胳膊,将她禁锢住。

小小花吼了一声,刚想有动作,便被苏葵的眼神摄住。

小小花今日已经惹了祸端,可万不能再出什么乌龙了,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要见她?

半拖半拉的将人拽到步撵跟前,二人便放开了她。

苏葵疑『惑』的往里面看去,然珠帘密碎,在光线的折『射』下又泛着光芒,实在窥不得半分里面的情形巨龙王座。?? 未待作年芳117

步撵之上的珠帘轻晃,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来,冲她招了招。

苏葵登时呆住。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自己这身男装衬得她整个人特别的出彩不成,在这深山之中,得了某位出外赏景的富家小姐青睐?

可,这桥段美固然美,她却是位如假包换的女儿身啊。

苏葵咳了咳,“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不知可有婚配呀?”较弱低『迷』的声音响起,让苏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觉瞪大了眼睛,还真让自己猜对了!

苏葵硬着头皮道:“姑,姑娘,我早已婚配...家中妻儿还在等着我回家吃中饭。”

步撵内传来刻意压低的笑声,轻轻拨开了珠帘之后,笑声放大:“瞧你这幅死相,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的魅力啊?”

苏葵看清面前的人,顿时目瞪口呆,反应过来被气得跳了脚:“好你个小凉子,竟然敢耍我?”

华颜扶了扶因笑的太过而晃动的宝钗,半晌才止住笑意:“上回在苏府,你不是还扮鬼吓我?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罢了。”

“那分明是你偷了我的山海经好不好,我都还没看完那一卷!”苏葵越说越气。脸『色』微微发红,女儿家的娇态暴『露』无遗。

步撵旁马上的肖远一愣,他说呢,公主何时结识了这么一个玉面小公子,原是位姑娘。

“啧啧,什么偷不偷的,说话这么难听...来,上来。”

苏葵白了她一眼,抓住她的手,上了步撵。

“还生气啊?”华颜将冰镇的一只荔枝放到她手中。笑嘻嘻的道。

也就方才知道被耍的那一瞬怒气挺旺的,其实想想又没什么,她这人虽然记仇。但绝对不是对朋友。

苏葵将荔枝剥开,忽地想起来,“对了,有人要来接我的,别待会找不到我干着急!”?? 未待作年芳117

华颜点了头。吩咐人掉了头,又对一侧骑着马的肖远道:“肖远,你看着些,若遇到苏府里的人,知会我一声儿。”

“我来了也一个多时辰了,咱们就回去得了。总共这里回王城就一条路,与他们错不开的,放心吧。”

苏葵点了头。隔着帘子往外歪着头看了一眼,好奇的问道,“嗳,这个可是禁卫军统领肖远?”

她注意到,华颜对他说话用的是我。而不是本宫,可见关系匪浅。

华颜点了头。“是他,我们自小一起长大。”

相传王城风靡万千少女的有四人,苏烨、明景山、太子、肖远。

苏烨是自己的亲哥哥,苏葵当然要拍拍胸脯表示认同的。

至于明景山,刚刚见过,撇开『性』格不谈,也不得不承认是万中无一的美男子。

那个草包太子,就没见过了。

肖远,刚刚也没来得及怎么仔细看大明福王。

苏葵私心觉着,其实宿根也能排进去的,只是他不似这四位这么高调,活在别人的瞩目下,没怎么被民众发掘而已。

华颜见她似乎是在走神,晃了晃她的胳膊:“上回还欠你们一顿饭的,今日还你如何啊?”

苏葵回了神,对上回桃林的事始终觉得害怕,“别去挽仙楼了。”

华颜应下,也没问为什么。

苏葵脑海中却浮现姚敏的脸庞,总觉得她跟那个怪怪的铁面人见面,这件事压在她心里太久,觉得始终想不通,横竖不对劲儿。

“你可知姚敏有没有什么...比较,比较奇怪的朋友?”

相信视姚敏为眼中钉的华颜,对她应该多少比自己了解。

华颜呷了一口茶,眼角微微上翘,悠悠的道:“有我在,谁人敢和她做朋友?”

苏葵闻言一口花茶没咽下去,呛得咳嗽个不停。

华颜帮她拍着背,无奈的道:“喝个茶也不会喝...”

苏葵缓过气儿道:“你也没必要在她身上浪费功夫了,我问过我哥,他对姚敏真没那个意思。”

华颜撩了撩发,得意的点头:“我自然知道他是看不上这等庸脂俗粉的。对了,你突然问起她做什么?”?? 未待作年芳117

“没什么,随口这么一问。”苏葵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没将姚敏的事情说出来,反正同自己无甚大干联,且这传出去对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确实影响不好。

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她才不会去干。

“子烨。”

步撵停下,传来肖远的声音。

华颜急忙看向苏葵,“你怎不说是你哥过来接你?”

苏葵望了她理衣服,整头发的模样,咕哝着道:“我也不知道他来啊...”——这回怕是少不了一顿骂了。

他们去刘府看望刘庆天,她还以为至少也要留下吃顿饭的,怎这么快就得了她出府的消息了?

子烨是苏烨的表字,平素几乎不怎么用得着。

“肖兄? 还真是凑巧。”肖远虚长苏烨一岁不到,是刘严霸的义子,与苏烨自然熟识,加上二人自小便都是武痴,经常黏在一起,只是大了之后,都有了自己的职责,来往渐渐少了许多。

可交情都还是在的,平素非在朝堂之上,私下也都是兄弟相称。

“你且等一等,公主吩咐看到你府中的人知会她一声。兴许有事。”肖远不知步撵之中的就是苏葵,毕竟苏葵自幼不爱出门,他还真认不得,且这女扮男装的,很难跟那位羸弱的小姐联系到一块去。

华颜拨开珠帘,暗骂了自己一声没用,这么多年回回见他都觉得心脏不受控制。

“不知公主有何事?”苏烨将目光放到撵上,波澜无惊。

“阿葵在这里,怕同你错开。”

苏烨一愣,阿葵不是偷偷跑出府的。怎跟华颜一道了?目光移到撵内,却不见她的影子。

华颜见他目光疑『惑』,往身后瞧去枭雄赋最新章节。却见苏葵缩在她身后的角落,倒是藏的严实。

华颜一把将她拽了出来,冲着苏烨笑道:“在这儿呢!”

苏烨即刻变了脸『色』,下马径直走到步撵跟前,见她一身男装。“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苏葵心虚的不敢看他,这个宿根,怎给自己找了个克星过来啊,不是说通知家丁的麽...

苏烨见她这幅模样,始终没说什么重话,所有的气郁化作了一口叹息:“不是不让你出来。你伤还没好又独身一人,我怎好放心?”

苏葵点了头,对苏烨的脾气『摸』得清楚的很。这个时候就该服软才行。

“我知错了...”

苏烨刚想再开口,衣角便被小小花咬住,只见它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珠望着苏烨,仿佛在提醒他,主人不是一个人出来的。还有它呢!

苏烨无奈的笑了笑,还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宠物。

“下次再敢这样。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好让你长个记『性』!”

苏葵闻言知道苏烨没了气,这才抬了头,『露』了笑意,“我饿了,小凉子说今日她做东,不如咱们一起吃饭去吧?”

华颜在一旁一个劲儿的点头:“对对,眼下也午时了。”

肖远从意外中反应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几个也好久没聚过了,趁着这次机会都在,你就别推辞了。”

苏烨徒然一愣——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推辞啊。

吃饭的酒楼是华颜选定的——扬棠楼。

扬棠楼苏葵倒是听过一次的,是垂丝提过的王城六好之一,不过她还真没去过,不曾想竟是个酒楼。

待苏葵站到楼前的时候,却横竖看也不像个吃饭的地儿。

不同与这个时代盛行的朱『色』建筑,乃是一座雅致的棕『色』木楼,门两侧置的并不似寻常酒楼和府邸那般的石雕之类, 反而是两株赤红的珊瑚石!

苏葵吞了口口水,珊瑚中以赤红珊瑚最珍贵,在二十一世纪的台东,出现了一株最高的赤红珊瑚不过38公分。

这两株几乎与她等高的赤红珊瑚,究竟是怎么形成的...

珊瑚石后方栽了几株落地海棠,开的甚好,从前面看来,只隐约能从珊瑚缝中看到几朵嫩白的花朵,半遮半掩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走近,有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传来,也不似其它酒楼那般大开着门做生意,有一层紫『色』珠帘遮挡,苏葵有些不明白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不似酒楼那般喧嚣,更不似青楼那般香俗。

这果真是个吃饭的地方麽,苏葵对华颜报以疑『惑』的目光。

华颜从袖子掏出一枚精致的檀木牌,只有半个巴掌大小,上面刻得是一个隽秀的“棠”字,下面有着编号“贰拾壹”,在苏葵面前晃了晃道:“没这个牌子,就算你再多银子,也进不得这门儿。”抬着下巴笑道:“若不是沾我的光儿,你怕是没机会进这扬棠楼。”

苏葵知她说话素来这个模样,也不介意,只觉得疑『惑』:“若我有这么多银子,还买不来这一个牌子吗?”

后面的肖远笑着道:“这牌子统共就只有五十枚,却不是银子买来的,五十枚全都已有了主子,有银子也买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