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28 糊弄

128 糊弄

“儿臣记下了,不知大皇兄几时能到?”太子似乎不愿听她说教,转了话题。

被封了黎王远在汴州的大皇子,每年只有春节方能回京,搁在从前,是该在除夕之夜就抵京了。

一提到亲生儿子,良妃眸中即刻散发着母亲的慈爱,笑着道:“今年雪大,路上耽搁了行程,这才晚了一天,早前有人来报,是能赶在开宴之前回宫的。”

“如此便好,若是无事,儿臣就先行告辞了。”

“恩,去吧。”?? 未待作年芳128

太子前脚刚离了良辰宫,良妃唤了人进来。

一个蓝衣太监躬身行了进来,是一刻都不敢抬起头来『乱』看。

撩起衣摆跪下:“奴才参加良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了吧。”良妃端起香茶,淡淡的道。

“是,谢娘娘。”

“如何了?”

小太监的腰躬成了九十度,“回娘娘,奴才虽未见过苏小姐,但那同苏丞相和苏将军一同进宫的少女,年纪长相都极是符合,想是没错了。”

良妃满意点头——果然不出她所料,苏家这回还是将人给带进宫来了。

得了赏,小太监便眉开眼笑的退了出去。

“辰恬。”

“奴婢在。”

良妃嘴角轻轻翘起,吩咐道:“去将苏小姐请来,就说本宫想在开宴前,同她说一说话毒『妇』从良记。”

“是,奴婢遵命。”

宴席设在保元殿中,保元殿后方正临御花园,此刻离开宴还有一个时辰,大多数人不愿闷在殿中等候,便去了御花园观景。

雪只到无事已经停下,此刻御花园中的积雪已备打扫干净。随处还可见盛放的花朵,许多小姐们便是携了手一同赏花『吟』诗。

一些管家子弟偶尔会上前搭上一句,其中不乏年轻有为的俊朗少年,说说笑笑,倒也是构造了一副好景致。

苏葵刚进了御花园便是撞见了刘庆天,青黑着一双眼,不知昨夜是不是去做了贼。

“庆天,脸『色』不怎么好啊。”苏天漠关心地道。

刘庆天笑了一笑,“昨夜没睡好罢了。”?? 未待作年芳128

“你可算是来了,叫我一顿好找!”华颜优雅的走了过来。近了苏葵,说的话却是没有一个公主的模样。

“你怎知我会来?”苏葵笑望向她,她要进宫的消息知道的人哪里有几个。华颜能在短短时间得知,看来也绝对不是像表面一样,成日里只知玩乐。

华颜一笑:“这个你就别去管了,苏丞相,我先把人给借去了!”

苏天漠笑着点头:“去吧。”

苏葵得了允许。这才被华颜挎着提了步子,便听她道:“我一听你醒了,真想过去苏府,可规矩大年初一的我又不可出宫,还好你是进了宫,不然我今夜怕是连觉也不能睡了。”

苏葵闻听笑着:“早知如此我就不来了。好让你一夜睡不安宁。”

华颜瞪着她,手下不留情的掐了一把,疼的苏葵一阵吸气。

“你这人。真亏的我成日里一大堆的好『药』材往你那里送去!”

二人打趣间,被华颜扯着进了一座亭中,本坐着观看对面几位小姐说笑的男子们,一看华颜过来,行了个礼。没多大会儿便离去了。

“咿,不知华颜公主身边那位小姐是谁。竟是从未见过?”

“谁知道啊,不过既然是同华颜公主能合得来的,那脾气想必也是...”

“亏的也是长了一副好面皮儿。”

“可不是,数咱王城中,有美貌又有才气的,也就是明小姐的『性』子最温良了。”

“苏小姐!”一声惊喜的声音传起,正是在御花园中搜寻了苏葵许久的白泠泠。

“白小姐。”

白泠泠笑着走进亭中,对着华颜福了一福:“参见公主。”

华颜轻轻点头,对她上次救人的事情也印象颇好,“坐吧。”

白泠泠望着脸『色』温善的华颜,小心翼翼的坐下,觉得这王城中许多的消息都是极其不可靠的,华颜公主哪里有传言中的暴戾高傲。

“凯旋亭一事,让白小姐受屈了。”前前后后的事,早已有堆心说的清清楚楚,让人在牢里待了那么几天,平白背了黑锅。

白泠泠摆着手,“没有,并没什么委屈,就是觉得有些害怕当时,现在想一想倒是也没什么了誓不为妾之悍『妇』当家全文阅读!”

华颜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这事儿还是怨我,我若不拉着你去凯旋亭,哪里会让你二人遭了这么大的罪。”?? 未待作年芳128

“嗳,可不是这回事儿,得亏你拉着我去了凯旋亭,不然史小姐定是难逃一劫了,回去拿香炉的白小姐,定也是有理说不清了。”苏葵纠正道,丝毫没有后怕的意思。

白泠泠闻言想了一圈儿,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笑道:“如此说来,还真是。”

华颜刚想开口,便见良辰宫中的大宫女辰恬进了亭,微微一福:“公主安好。”

华颜恩了一声:“有什么事?”

“回禀公主,良妃娘娘让奴婢来请苏小姐过去良辰宫一趟。”

华颜一愣,实在没料到辰恬竟是来请的苏葵,道:“可有说是做什么去?”

辰恬微微低头:“娘娘说想再开宴之前,请苏小姐过去说一说话。”

这事却在苏葵意料之中,示意华颜不要再问,便起了身:“带我过去吧。”

辰恬意外了一瞬,她只当这苏小姐是异常难请的,本是准备了许多说辞了,竟也没用得上。

“奴婢先行告退.”先是跟华颜行了礼,后又转头对苏葵道:“苏小姐请随奴婢来。”

苏葵在望着她滴水不漏的礼数和言行举止,在心里感叹着,连一个丫鬟也是如此,想必良辰宫里的那位,坐上后-宫一姐之位的主子,就快成精了。

白泠泠望向主仆几人离去的背影。好奇的问道:“良妃娘娘竟是同苏小姐很熟吗?”

华颜此刻已想明白了其中的弯弯道道,想到自己的五哥殿下,若是和苏葵促成一对的话,那该是什么模样?

想到那有趣的场景,不禁笑出了声来:“以后估计会很熟咯。”

想必良妃定日后是要在苏葵身上大花功夫了。

良辰宫。

苏葵吩咐了堆心垂丝二人在外等候,只身随辰恬行了进去。

“臣女苏葵参加娘娘,愿娘娘青春永驻,仙颜不改!”苏葵福了一福,笑的一脸奉承。

良妃似乎没料想到苏葵竟是这么一张巧嘴,且还是这么绉媚的一副『性』子。

心下微微放松了一些警惕。笑的一脸温和:“好丫头,快到本宫这里来坐。”

苏葵还是一副笑盈盈的模样,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坐在良妃的身旁,不待她开口便扯着她的袖子道:“娘娘,您可是比她们说的要好看的多啦!”

“哦?她们是如何说本宫的啊?”

“她们都说娘娘老了,可我看娘娘就是很年轻的呢,娘娘。您今年有五十了吗?”

良妃嘴角的笑意僵住——她分明今年刚刚四十八好吗,保养得宜的她,任谁见了都说只有三十多岁的模样!

瞟了苏葵一眼,见她脸上眼中皆是讨好的神情,长相固然可人,可这不怎么敞亮的脑袋实在让她喜欢不起来。哪个女人会喜欢别人说自己老!

毕竟是深宫中滚爬了这么多年,眼神瞬间又注满了笑意,不着痕迹的避开那个关于她是否有五十的问题:“丫头倾心醉『乱』世丫鬟。今年该是及笄了吧。”

苏葵点了头,随后瞪着一双大眼道:“腊月就及笄了。娘娘,我爹爹说您有意让我嫁给太子殿下,该不会是真的吧?”

良妃哪里是能想到她一个未及笄的女子会是这么的直接,这么的不懂得矜持。都说丞相家的千金『性』格安静,不谙世事。如今看来是差了几万里不止啊。

转念想到,若是被她传了话到苏丞相跟前定是不好,毕竟只说让二人认识一番,笑着道:“哪里是,就是见你们年纪差不了多少,想让你们先认识认识。谈婚论嫁实在言之过早。”

苏葵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良妃微微皱了眉,问道:“怎么,你觉得太子殿下不好吗?”

苏葵慌得摆手,一副说漏嘴的模样,“我觉着太子殿下很好...”

良妃眼神一闪,哪里瞧不出她话中有假,笑着哄道:“没关系,跟我说一说。”

“可是...我爹爹说,不能随便『乱』说的。特别是不能跟皇上和太子说。”苏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是叫良妃急得不行。

却是在心里更疑『惑』了一些,莫不是苏家真的有意投靠允亲王,这才不愿跟皇家联姻?想到这里,便笑容更甚,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又算不得『乱』说,再说了,我也不会同别人提起的,好不好?”

苏葵心下鄙夷万分——连小孩子的话都骗,是瞧准了她没脑子啊。

半信半疑的望向良妃:“娘娘,您可不许跟别人说啊。”

“好,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苏葵咽了口唾沫,似乎有些紧张:“我爹爹说啊,虽然做太子妃很好,但是,但是太子殿下他很花心的,在宫里养了好多女人,若是我嫁给他的话,定会被那些女人给欺负死的,所以,我爹爹说不能嫁给太子殿下...”

话落又补道:“娘娘您可是答应我不能说出去啊,不守信用的人会变丑的...”

良妃半晌反应过来,觉得脑子有些『乱』,需要梳理一番,便胡『乱』的应了下来。

苏葵也不怕她细想,也不怕她不信,只要她将话传到皇上耳中,至少皇上多多少少会减少一些疑心,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待到苏家确定了立场之日,才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望了一眼良妃的脸『色』,便自顾自的捏起糕点吃了起来。

良妃心里此刻却是半信半疑,真照她所说,苏家只是怕女儿嫁过来受罪而诸多推辞,事情倒是简单的多了,皇上费了这么大的劲让苏葵入宫,不过是怕苏家倒戈相向,而若是苏家真的没有叛变的心思,苏葵进不进宫倒是无关紧要了。

可,她的话是真是假?会不会是苏天漠教的一套说辞?

良妃望向吃的津津有味的苏葵,皱了皱眉。这俨然就是一个吃货,又想起她不知所谓的言语,不太灵光的脑袋,和一张毫无遮拦的嘴巴,特别是想讨好人还找不对方法,就觉得她实在是不可能有这么心眼。

可良妃毕竟是良妃,绝对不可能单单拿苏葵是个怎样的人来下断论——也有可能真是苏天漠的原话,但不排除是苏天漠哄孩子的话,所以也不能确定苏家是不是真的没有谋反的心思。

又细细想了许多可能,心下大约有了底儿,良妃这才招呼着苏葵道:“算一算时辰,宴会待会儿便要开始了,你就随本宫一同过去保元殿吧。”

得,话套完了,又变成本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