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30 往事

130 往事

三更已过。

雪越发的大了,巡逻在东宫各处的侍卫们皆是被大雪拍的睁不开眼。

东宫庆云宫,也分九阁三殿,其中的紫宵殿是为太子寝殿。

此刻的紫宵殿灯火通明,内间之中,屏风之后,一位长相俊逸的男子斜斜倚在榻上,一身明黄里衣竟也让他穿的十分好看,双眼紧紧的阖着,像是睡熟了过去。

新进东宫不足一月的周良娣拨开珠帘走了进来,一身透视纱衣是叫人不敢直视,本就是轻浮女子,这些日子又『摸』透了太子的荒『**』,这才敢不经通报闯了进来。?? 未待作年芳130

“殿下...”娇语刚出,还未得以近得那男子的身,一把冰冷的剑便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周良娣身形一抖,低呼出声。

“殿,殿下...”

被香气呛了鼻的慕冬,微微眯了眼睛,是泄『露』了此刻心情之差,握着剑的肖裴觉得一冷——主子最厌的便是这等不知规矩的人。

果然,“拖出去喂狗。”

肖裴咽了口唾沫,还好他手快把人给拦住,若真让她扑到了主子的身上,只怕喂狗的人就是他了。

周良娣还未来得及惊呼,就被肖裴的给劈昏了过去,很快有人将其拖走。

“主子,这几年庆云宫混了许多面生的进来,要不要换掉?”

两三年没回宫,就连这摆设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到处透着一股子女人的脂粉味,真是亏了那位姑『奶』『奶』,竟是能将素雅的庆云宫搞成这幅模样,后头的九栋阁楼之中几乎是住满了『乱』七八糟的女人,连他都觉得受不了,更遑论有着洁癖的主子了。

“所有的人都换掉。”慕冬抬了抬眼。声音淡的没有半分感情。

“是,属下明日一早便交待下去。”

“人找到了吗?”

“有人看见安姑娘打良辰宫出来之后,易容成了一位良娣的模样出了宫,至今还未回来。”

话刚落音,便有女子的声音传来:“我回来了!”

刚进了殿便倒了几大杯茶水,咕咚咚的喝了下去,撩开珠帘,自怀中掏出用蓝布包着的巴掌大的盒子,得意的道:“都办妥了!”

“这个欧阳启,还真是个老狐狸。竟将东西给藏到了密室中,我研究了半个时辰才找到机关的入口,险些是被抓住。”

肖裴接过递给慕冬。他放在手中掂了一掂,“你这么晚出去竟是为了这个?”

安柔大大咧咧的坐下,“你既然已经回来了,我也不想再耽误时间,答应你的事可全都办完了。三年之约也到头儿了,我明日便回山去找师傅!你可不许拦我。”

“师傅每个月你都看一次,这回这么急?”话落,丢给她一封信函红『色』警戒之民国全文阅读。?? 未待作年芳130

女子伸手接住只见信函上写着:吾妻安柔亲启 。

妩媚的杏眼即刻覆上一层笑意, 嘴里却是不饶人的道:“ 谁想看他的信啊 ,告诉他我是不会回去的。叫他死了这条心吧!”

“ 我会的。” 慕冬点点头。

安柔闻言一愣,她怎忘了这个惜字如金的慕冬可是个腹黑至极的主儿。

“ 不用麻烦你了...我会, 自己同他说的。” 安柔硬着头皮笑了几声。

“我并未觉得麻烦。” 此刻的慕冬显得很热心。

“...呵呵。 我知你并未觉得麻烦, 但我还是决定不麻烦你了。” 大许是怕慕冬再说些什么,说完这句话便逃也似的走掉了。

“黎王此次回来,可有动静?”

“并无,此次进京也只带了五百侍卫。都在黎王府中守着,并无人四处走动。”

“他倒是学会沉住气了。”慕冬黑眸一闪“西宁换了主子?”

“是的。西宁国君突然暴毙,留下口谕传位齐王,七日后初八登基。”

“齐王?不是立有储君。”

“有人猜测,应是有太监假造口谕,可这位齐王虽年纪轻轻但手握重兵,乃是当今太后亲出,极得人心,少数不服之人也被悄悄处理了,前太子如今被禁足东宫。”

“通知刘伦苍,小心应对,近期减少消息来往。”

如今看来,国公岛这半年多来的战事,想必也是他的主意了。

这个新国君,只怕远远要比之前那位冲动行事的,要聪明的太多。

肖裴应下,顿了顿,道:“陛下将挽仙楼交给了六王爷。”

“恩。”

肖裴偷偷望了他一眼,见他神情无异,叹了口气——近年来,皇上越发的偏心了,若不是六王爷无意江山,只怕这江山他都能送给他,而他的主子太子殿下,表面看着受尽陛下恩宠,但有几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一步一步得来的。

同一刻的修心殿中的元盛帝,也是尚未入寝,正在批阅着奏折。

“皇上,已经三更了,早些歇息吧。”鹤延寿命人又一次添了蜡,出声提醒道。?? 未待作年芳130

元盛帝单手握拳咳了咳,起了身道:“随朕去一趟宿然宫。”

鹤延寿叹了口气,未有再劝,是知道在这件事儿,谁也劝阻不得。

有宫娥拿了大氅,备了手炉,取了油伞,这才出了修心殿去。

伺候在皇上身边久了的丫鬟,是都知道他一个月总有那么几晚会去宿然宫,有时候甚至是夜半子时,起初不知缘由的,只当是皇上特别宠爱某位妃嫔,这才半夜都想着过去,可时间久了才发现,那座宿然宫乃是皇宫之中等同禁地的一处空殿。

有一些宫中的老人称,是某位妃子生前的寝宫,更有传言,这位妃子极受圣上宠爱,可某一日发了疯癫,自缢而亡,也有人猜测是被已故的皇后赐毒酒而死。

一来二去,新来的宫女们也都记住了这座宿然宫多种版本的故事,乃是绝对不可放在明面上谈论的话题北宋末年当神棍最新章节。

这回同元盛帝一同去的两位宫女,便是有一位新来的,多少听前辈们谈起过这座宫殿,可毕竟都是听说,这回头一次来,是多少有些激动。

宿然宫的大门锁的紧紧的,正是应证了是座空殿的传闻。

进了殿后,小宫女安静的立在一旁,一双眼珠子却不肯闲着,东看看西看看,只觉得这座宫殿固然奢华大气,不比良妃娘娘的良辰宫逊『色』呢,可这里头的摆设却是简单的很,值钱的东西甚至都没有几个,不由在心里嘀咕着,这位主子生前真的是受皇上宠爱的吗?

另一位宫女见她如此大胆的四处打量,偷偷拉了她的衣袖,提醒她不要『乱』看。

新来的宫女不以为然,下一刻收到鹤延寿凌厉的眼神,吓得一抖,是再也不敢抬头。

皇上进去了内间,鹤延寿也守在了外面,没有再跟进去,他伺候在皇上身边三十多年了,对皇上的习惯自然是『摸』的透透的。

内间绣着荷花的屏风后方,是一张精巧的千工床,就连上面的锦被也同十多年的一模一样,是同整座宫殿一样,一丝也未改变。

元盛帝的目光扫过每一个角落,每一处陈设,眼中是一个帝王不该有的眷恋和痴缠,最后将目光停在了床头悬着的一幅巨画上面,画上是一位芳华正盛的女子,一张脸虽是谈不上倾国倾城,却凭空给人一种温婉舒心的感觉,叫人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

元盛帝负手立了一刻钟有余,方坐到床沿,目光不离画上之人,半晌竟是扯开了一抹苦笑:“然然,这么多年过去,还恨我吗?”

画不会说话,空气中只有一成不变的安静。

“若不是当年我强行让你进宫,你也不会这么早早的去了,都是我不好。 我一直以为,我后悔了。可昨夜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没有你,你从未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脸上是从不外『露』的脆弱,“待我醒了之后,我很怕,我想一想若是真的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

“我们的孩子现在很好,脾气如同你一样的倔,唉,我知道他恨我,可我的身子撑不了多久了,时好时坏,我只能尽我所能的给他一个无忧的将来...他从没给我过一个做父亲的机会,好好待他的机会,如今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咳,咳咳...”

听他咳嗽的厉害,鹤延寿赶忙走了进去,帮他抚着背,劝道:“陛下,不若改日再来吧,这里未升火盆,寒的很。”

皇上摆了摆手,固执的道:“让朕再呆一会儿,你出去。”

鹤延寿叹了口气,只得退了出去。

是想起当年那位同年轻的帝王并肩而立的女子,笑容清浅,却叫他至今也忘不了,还有那位同华颜公主『性』子无异,已经仙去的皇后娘娘。

如今往事早已成灰,记得人也越来越少,可是她们日渐长大的儿女却因这些往事始终不能释怀,其实,他们又有什么错呢?

特别是太子殿下,那时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却莫名受了迁怒。

叫他说句诛心的话,是皇上太固执。

唉,罢了,个人是有个人的定数,他一个奴才又哪里能对主子们的事情去评头论足。

外面的雪积下了厚厚的一层,将向来沉重的深宫也装饰的纯洁雪白,干净的那么彻底,却远远不足以掩去往事烙在众人心中的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