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0 陈世美

1401陈世美

垂丝的爹娘一听女儿在苏府自尽,吓得连摊子都没来得及收,便随着堆心一同赶来了苏府。

老两口一辈子没进过这么大的府邸,一时间都显得很惶恐,强忍住发抖的双腿,来了栖芳院。

“见,见过苏小姐!”在堆心的提醒下,二人望向那荡着秋千的少女,一身白衣轻飘,眉目如画,叫二人觉得就似那画上的仙子一样。

“小姐,垂丝姐姐的爹娘来了。”

苏葵脚尖点地,朝着夫妻二人点了头,没多说什么话,只让堆心带着二人去看垂丝。

夫妻二人谢罢,急慌慌的随着堆心进了房。

二人一见自家女儿憔悴的不行,一脸苍白的模样躺在**,顿时红了眼。

“晴儿!”垂丝的娘亲周刘氏踉跄着步子扑到了**,即刻泣不成声。

垂丝听到有人唤她的乳名,疲惫的睁开了眼睛,终是说了这些天来的第一句话:“爹,娘,你们,你们怎来了...”

周平咳嗽了几声,眼睛红的不行,指着她厉声的道:“你这是想要爹娘随你一起死吗!啊?!”

周刘氏摇着头,“晴儿,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爹身子向来不好,你弟弟还小,你若真去了,可让咱们一家子怎么活啊!”

垂丝闻言落了泪,肩膀微微抽搐,“娘,女儿真的是没脸再活下去了!”

“我可怜的女儿...别说傻话,爹娘不是都在,那吴家的负心汉,就忘了吧!”周刘氏听她难受,心里也觉得揪的紧,恨不得是将那姓吴的给千刀万剐才行。

周平走到了娘俩跟前,虎着一张脸。道:“我怎就生了你这个没骨气的闺女!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就算不想想爹娘,你就冲着苏家小姐对你的恩典都得好好活下去!若不是人家善心,你早就去见阎王爷了,你在这吃人家的,睡人家的,喝着人家的银钱买的药,咱们不是没皮脸的人,要是你真没心活下去,爹带你回家去死,可别碍人家的眼。腌臜了人家的院子!”

周平早年是杀猪的,性子烈的很,近来生了病这才脾气小了一些。当下气的紧,伸手就要将人拽起来。

“她爹!你这是干啥!”周刘氏忙地拦住他的手,抽泣着道:“这可是你的亲闺女,你真想她死啊!”

“我没有这样不争气的闺女!”周平气的脸色的胡子抖擞着,猛地弯下了腰。咳嗽个不停,一张脸憋的紫红。

“爹!”垂丝吓得连鞋也顾不得穿,上前替他拍着背。

周平一把挥开她的手,垂丝身子本就弱的很,没做防一把被他推到在地上,“让我咳死算了。就算我没病,迟早也是被你这不孝女给气死!”

周刘氏被吓得不轻,赶忙将人扶了起来。见周平一脸的狠决,忙劝着道:“快跟你爹认个错儿啊!”

垂丝从呆愣中清醒过来,这一阵闹腾让她明白了不少,她不能死,不能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惹爹娘伤心!

“扑腾”一下跪了下去。“爹,女儿错了!真的知错了!”

周平见此难免也落了泪。痛心疾首的摇着头道:“爹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打小是不想让你受一点委屈,可是爹没用...那姓吴的孬种你以为爹就不气吗!可不管咋说,你也不能这么吓爹啊!”

垂丝闻言越发觉得悔不当初,抹了抹满脸的泪水,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女儿保证,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苏葵听着房内的动静,松了一口气。

小半时辰过去,周平二人这才从房里走了出来,红肿着一双眼睛,刚到苏葵跟前就直直跪了下来。

“苏小姐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若不是您发善心,我们这闺女定是没了活路了!”

苏葵见此从秋千上起身,赶忙扶起二人,摇着头道:“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能劝的了她的,还是您二老啊。”

“我这闺女心性好强,又偏偏爱钻牛角尖,这回闹了这么大一出,可是叫苏小姐费心了。”周刘氏又抹了眼泪,紧紧握着苏葵的手。

苏葵让二人坐下,又让光萼去泡了茶水,这才开口问道:“就是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方便与我说一说?”

周平赶忙摆手,“苏小姐说的哪里话,这丫头的命都是您救下的,哪里还是有不方便的道理。”

叹了口气道,“是那吴邱玉,乃是同我女儿从小订了亲事的,性子倨傲的很,其中说句心里话,我一直对他都不满意,奈何我与他那死去的爹情同手足,不想食言,也就没说什么。”

脸色带了些怒色继续道:“他去年秋试通过的时候还没说什么,前些日子榜上得了贡士,叫他通过了会试,便跟我二人称,他已脱了农籍,将来是要做官的,我家闺女还是个奴籍,将来他花些银子将卖身契赎回来是没什么,但晴儿只能给他做妾!咳咳咳...”

“慢些着说...”周刘氏替他抚着背,神情也是一派气愤。

“咳咳,他对晴儿向来就不怎么爱惜,若真是做了妾的话,只怕日后都是苦不堪言,我自然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但他竟然说口说无凭,谁也不能证明晴儿跟他有过婚约,若是我们不同意,婚约就此作罢!还说只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不然就算日后我们求着他娶也没门儿!”

苏葵见他气极,将茶盏推到他跟前:“大叔,喝口水顺顺气。”

虽这事不是摊在自己身上,但还是叫苏葵觉得很恼怒,若是换上了她,定是不会同意做妾,这种人渣不要也罢,垂丝嫁给他倒是便宜了他!

“那大叔大娘是打算怎么办?”毕竟这事儿还是别人家的,她是没有做主的资格。

没等二人回答,小红便气赳赳的道:“哼,这种负心汉,哪里值得垂丝托付终生的,这种人就活该遭到天打五雷轰顶!”

光萼掩嘴一笑,小红近来说话是越来越够劲儿了。

周刘氏点了头:“这位姑娘说的是,晴儿是我从小疼到大的,说什么也不能将她往火坑里推,就算,就算做一辈子老姑娘,我也能养着!”

“什么老姑娘,瞧你说的,我就不信咱家闺女要模样有模样,要礼数懂礼数的,清清白白,还能找不到婆家了!”周平瞪她一眼。

苏葵见二人想得开,道:“这世间,像那吴邱玉一样狼心狗肺的自是不多,好的人家还是多的是。”

“唉,我俩也没别的想法,只要是能找个对她好的,我们自是没意见的。”

小红闻言,眼睛一闪,露出喜悦的神情来,刚张了嘴,却被苏葵一个眼刀子给瞪了回去,没敢再开口。

待周平二人拜别苏葵,被送出了栖芳院,小红这才开口问道:“小姐,您方才为什么不让我说啊,我看顾公子就是极好的!”

苏葵抿了一口茶,“就算真如你猜测的那样,那他知道垂丝退亲的事情吗?若是知道还愿不愿意?他日功名在身,怕是对垂丝只是一时兴起,过段时间便忘了。”

顿了顿又道:“且这事儿还得垂丝自己拿主意,她若是对顾青云无意,那也是白搭,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你若方才贸贸然在二老跟前开口,若是不成的话,岂不是叫他们空欢喜一场?”

小红一噎,想通后懊悔的道:“幸亏是小姐拦住了我...可,可若是就这么过去,万一顾公子是真心喜欢垂丝,岂不是白瞎了一段良缘吗?”

“若是他真对垂丝有意,我看依照他的性子,还会寻来的。若这么快就忘了,也就不必再说什么了。”

见小红一脸不甘,苏葵警告道:“我告诉你,可不要去冒冒失失的找顾青云,一个月后就是殿试,你可莫要搅了人家的正事才行。”

“小姐,我还没这么不知轻重呢!”

苏葵笑瞪了她一眼,二人聊起了酒庄里头的事儿。

自苏天漠生辰后,金茎露已经成了王城上流人士争相追捧的好酒,命人取出了最后几坛放到了王记的产业下,刚放出了口风,便被高价抢购。

物稀为贵,若是谁得了一坛子金茎露,便要摆宴炫耀上一番,觉得很是有面子。

王记的酒坊与酒楼,一时间订单都接了厚厚一沓 。

昨天她也与苏烨商讨了一番,由于苏烨最近实在抽不得身,而其他人又不懂这金茎露,又担心如今这金茎露太过惹眼,拖得久了,只怕会被有心人抢了先找到孙掌柜那里。

其实苏烨还是没将这金茎露的一点利润放在眼里,只是苏葵说什么也要将着金茎露搞出名堂,他怎么劝都不行。

苏葵对金茎露是有着莫名的情结,是不忍见它埋没,长此以往,只怕酿酒的方子都会失传了。

在苏葵的坚持下,苏烨这才同意让她去桃云山,找孙掌柜商讨关于金茎露的供应问题,关于他家妹妹在这方面的机警和应变能力,他都是自愧不如的,又有宿根相陪,倒也放心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