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42 契约

1442契约

宿根毕竟还是个王爷,总还是有着自己的事情的,便没陪同她一起留在桃云山,因为苏葵此次来是想住上几日,他便动身回了王城,约好三日之后再来接她。

用罢午膳,苏葵便去了孙记酒坊,

“掌柜的,门前来了辆马车和十来个穿着同样衣服的人。”小二长这么大就没出过桃云山,又因孙记酒坊并不算极大的,自己哪里见过这阵势,见状便赶忙跑来喊了孙掌柜。

孙掌柜闻言难免有些疑惑, 盖上账簿便往急匆匆的往外走。

只见一辆并算不得多华丽的马车,堪堪停稳在铺子门前,帘子被一双小手拨开,便自里边下来一个长相清秀的丫头。

随后便是一位身着藕色衣裙的少女,搀着那丫头的胳膊下了马车,站稳了身子抬起头来便是一张灵动的面孔。

孙掌柜见到来人的模样,喜出望外的迎了上去:“ 原是苏小姐,快请进,阿连,快去备茶!”

苏葵笑着点头,也不多言随着孙掌柜一同迈进了大堂。

若是之前未领教过这苏小姐的聪慧,让孙志坚对一个小丫头如此恭敬只怕是不大可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认可自己祖传的金茎露是好酒,这还是第一人。

“不知苏公子此次可有来桃云山?” 孙掌柜见苏葵落座,笑呵呵的问道。

“并未同来,只因家兄近来琐事缠身,这才让我来替他办些事情。”

“哦? 不知是何事,需得苏小姐亲自前来 ?”

“孙掌柜,我也不会绕弯子,便与您直说便是,您可还记得上回送了我几十坛子金茎露?”

提到自家的酒。孙掌柜便不由得带上了几分黯然,自己后继无人,且这酒到现在都没打出什么名堂,只怕到自己这一代,怕要失了传承了。

“ 上回桃花酒的事,多亏苏公子与苏小姐仁义,这才免去了孙记的损失,区区几十坛子酒,不值一提,苏小姐也不必放在心上。”

苏葵摇了摇头道:“孙掌柜。您这酒是好酒,若是一直这般没落下去,岂不可惜?”

“唉... 这又有什么法子。再好的酒,没人知晓也是无用。”

“孙掌柜,您这里可还有金茎露存酒? ”

孙掌柜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答道:“不怕苏小姐笑话,自打我学会酿酒以来。年年都要酿上几十坛子,虽然没人买,但还是怕时间久了不酿的话,把方子都给忘了... 这金茎露,放的最久的没卖出去的,也有近三十年了...”

苏葵闻言更是大喜。这酒本就是极品,又窖藏了这些年,只怕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此次我来便是想与您谈一谈金茎露的问题 。”

“苏小姐此话何意?”

“孙掌柜现有的存酒。王记酒坊想全部买下,若是价格谈好,明日便来取酒。”苏葵简单明了的道。

孙掌柜有些不可置信道:“苏小姐,您确定说的是那金茎露?”虽然这苏小姐是聪慧,但毕竟还太小。说不准是在闹着玩。

“孙掌柜,我说的确实是金茎露。”

“可 ... 苏小姐。孙某虽然是个酒商,按理说有钱当赚,但苏小姐,这酒只怕不好卖...”

苏葵笑了笑,这孙掌柜果然不是个财迷心窍的,如此更好,以后是要长期合作的,苏葵自然不想对方是一个整日耍弄心机的。

“孙掌柜应对酒市的动静很清楚,不知可听说了前些日子王城里传的沸沸扬扬,苏丞相寿宴上一种不知名的美酒。”

“自然是听说了,据说千金难寻,有幸喝过此酒的更是赞赏有加。只是不知,这和金茎露有何联系?”

苏葵望向孙掌柜, 眼神中带着几分笑意。

毕竟是生意人,孙志坚也是个精明的,见苏葵的表情扶着椅子的手不禁用上了些力气,生怕是自己异想天开,白日做梦,声音带些颤抖的道:“苏小姐的意思,莫不是说这酒...便是金茎露?”

苏葵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见杯中的茶水已可入口,方抿了一口。

孙掌柜咽了口唾沫,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自己心心念念几十年的事情,竟然成真了,而且比自己期望的更是好了太多,他只想着能卖出去便好,不曾想,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酒,竟就是出自自己之手!

有些忍俊不禁的扯开了嘴角,眼中蒙上一层水雾,不住的道:“我这莫不是在做梦吧...”

苏葵见状不禁莞尔:“若真想做梦了,我们先把此事商定下来,您再回房睡个够,您看如何?”

孙掌柜被逗笑,闻言便连连点头,拿手背摸了摸眼泪,笑道:“我这活了几十岁的人了,竟还在二位姑娘眼前失态了 ...”

“孙掌柜这般也是人之常情罢了。”

孙掌柜窘迫的叹一口气,“苏小姐,可否容孙某一问,不知这酒怎会到了苏丞相的寿宴上。”孙掌柜并不知苏家兄妹二人的身份,毕竟,谁会想到,堂堂苏家少爷小姐会去做什么生意。

“我哥哥识得苏丞相府里的管家,那管家尝过也觉得是不可多得的美酒,孙掌柜应也知晓,这有钱人家嘛,都爱图个新鲜。”

孙掌柜毫不怀疑的道:“ 如此,真不知该如何感谢苏公子与苏小姐了,若不是二位,只怕金茎露迟早也得 ...”

“孙掌柜此话差矣,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酒之所以能受人喜爱,自是它本身有价值才是。”

孙掌柜望着一脸坦诚的苏葵,不禁钦佩了几分,口气中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豪爽:“苏小姐方才说的购酒之事孙某应下了,至于价格,苏小姐来定便是!”

苏葵又是一笑,两颊显出浅浅的梨涡:“既是如此,我便不推辞了。每坛酒按照二两银子给孙掌柜,今日便付下一半,明日王记来取酒,再把另一半付清,孙掌柜您看可好?”

“苏小姐 ... 这万万不可,一坛上好的桃花酒不过半两银子,这金茎露实是...”

苏葵打断道:“孙掌柜,您日后莫要怪我给的价格太低便成,这金茎露绝对值这个价。”

这二两银子在酒市中已堪称高价, 并不是苏葵多么好心。她只是觉得,实是不想辱没了这金茎露。

况且,王记接下的订单中。更是以二十两一坛的价格来预订的,这二十两在寻常百姓家便是一年的开支,还绰绰有余,这其中的利益,已不是翻倍了。虽然可能只是最初物稀为贵才捧上了这个价格, 日后定是会降上一降的,但金子就是金子,再怎么降也不是铜钱能比的。

孙掌柜理了理过于激动的心绪:“苏小姐,您若是有其他要求,尽管开口。”也的确没被这天上掉下的馅饼给砸昏了头。深知苏葵给了这个价,定是有后话的。

“孙掌柜果然是聪明人,我想与孙记立个契据。孙记每年所产的金茎露都归王记悉数订下,酒的原方,还是归孙掌柜所以,只是,孙掌柜需承诺除王记外。不得再想其他酒商或个人出售金茎露,王记作为唯一的售酒处。”

孙掌柜只稍稍犹豫了一瞬。便点了头,毕竟人还是不能太过贪心,既然人家已经承诺每年不管产了多少酒都会收下,自己也无后顾之忧。

何况,若不是苏家兄妹二人,别说二两银子,就是三文钱只怕都没人愿意买,且如今给的价格也是没话说,提出独家售酒的权利也在情理之中。

“ 苏小姐的要求,孙某在这里应下了,我现在便去开字据。”说完便要起身。

苏葵摆摆手道:“孙掌柜且慢,我为了省得麻烦孙掌柜,这契据已经准备好了,孙掌柜检查检查,若是没什么纰漏,我们按了手印儿便可。堆心,把契据给孙掌柜看一看。”

孙掌柜呆了呆,这才发现苏葵的网早都布得好好的了,而且确定自己会往里面跳,没想到自己竟还被一个小丫头给牵着鼻子走了,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这网跳的很是甘心。

“呵呵,还是苏小姐想的周到。”边说边自堆心手中接过那苏葵亲笔写下的契据。

孙掌柜仔细的开始端详了起来,是觉得这内容不似普通契据。

条条分明,字字精准,让双方都免去了很多后顾之忧,不过,这怎有两份相同的契据。

“苏小姐,莫不是多立了一份?”

苏葵摇头道:“我与孙掌柜各执一份,这样也公平。”

苏葵便是认为这古代的契约存在着太多的漏洞,便参照着现代的合同文书,拟下了这份契据来,别的不说,古代的契据通常只有一份,留在立契的那方,就算是盖章按手印也只是被立契的那方一人的事儿,这样一来,对方便少了许多依仗,立契的那方便有些你都按了手印儿的,不同意 ? 我去官府告你丫违约的意味来。

若是契据有些方面模棱两可的话,那可更是说不清了,所以这古代关于契据纠纷的事几乎是屡见不鲜。

“呵呵,苏小姐果真不同寻常,就连契据都可见一斑,思虑周全,孙某自是没有异议的。”说完便自一旁的抽屉中,取出一盒朱砂,在两份契约上各自按了手印,这才把契据与朱砂递到堆心手中,呈给苏葵。

又与孙掌柜细细商谈了一些事宜,苏葵这才开口道了辞,谢绝了孙掌柜的留宴,毕竟是时间不早了。

不管怎么说她终究不是个大老爷们,总不能真的留下喝酒吃饭。

苏葵坐在马车中,望着像是在同自己置气的的小小花,:“不是我不愿带着你,你现在长得这般大,万一吓着了别人可如何是好?你再大些,只怕这马车都装不下了...”

小小花长得很是迅速,光是高度就快到苏葵肩膀了,毛色也越加的亮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嗷呦 ~” 小小花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重生过的自己,现在只能算是刚脱离幼体期而已。

苏葵也知整天不是让它呆在府里,就是睡在马车里,肯定是让它觉得憋屈了。

伸出手撩开马车的帘子,望了望那缀满星星的夜空,回过头来带着笑意道:“明日是个好天儿,我带你去山里走一走, 那里没什么人,你好撒撒欢。”

上回去那山里,虽是经历过一场生死攸关,但潜意识里苏葵还是有些感谢那场暴雨的,它让自己看清了真相, 把小小花带回了自己身边。

小小花闻言乐得便往苏葵身上扑,现在的小小花,可不是苏葵能轻易推开的了,但不代表它不怕苏葵拍它的头了。

“啪 !” 毫无悬念的声音自马车中传出。

“嗷呦 ...”

骑着马的侍卫们闻的这声响亮又悦耳的声音,觉得很是解气。

由于小小花在府里闲的实在无聊, 平日里可没少闹腾他们,不是把他们的房间弄的一团糟,就是追的他们满府跑,即使是用轻功,也不是它的对手,前些日子不知是谁偷偷藏着的堆心的画像,给挂在了他们院子里的一颗大树上面。

无奈打也不敢打,就算敢打也打不过它的侍卫们,日子久了也就认命了,只能借自家小姐的手来解解恨了。

次日,卯时。

苏葵睁开惺忪的睡眼,便见小小花一半身子在下面,两只前爪趴在**,脑袋枕着她的胳膊,鼻子还吹着大泡泡,睡的好不香甜。

苏葵见状不由苦笑, 怎觉得一夜之间小小花似乎又大了些,竟然睡在地上,只稍稍伸了伸脖子,便能把头放到**来了。

苏葵伸出手指戳破了挂在它鼻子的泡泡,将它挠醒。

见它迷迷糊糊睁了眼睛,这才道:“今日吃饭的时候,可莫要再与他们闹了,如若不然的话就不带你出去了。”

小小花眯了眯眼睛,捣蒜般的点着脑袋瓜儿。

苏葵抬头望见有些蒙蒙亮的窗外,便想去外面吹一吹晨风。

推开房门,一阵带着些凉意的微风拂面而来。

迈步上前,双手扶着栏杆,望着一汪碧绿的湖水,不由的深深吸了口气,

小小花站在苏葵身后,也享受着这宁静的清晨, 看着苏葵纤细的背影——若是能永远跟主人在一起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