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2 无理取闹

152 无理取闹

一秒记住,

!你敢侮辱苏小姐?”

“就是,你说的轻松,你能在什么都听不见的情况下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来吗?”

“哼,真是口出狂言不知所谓,能被田连先生看中,又岂能是寻常女子所能比的。”

先前开口的人觉得一瞬间成了众人公敌了。

“小姐,六王爷来了,现在凯旋亭等着您过去呢!”

璐璐正坐在苏葵的房中,有模有样的替她把着脉。

苏葵现在已能听到声响,只是必须离的很近才行,听到宿根来了,这才抬起了头:“在哪儿?”

“在凯旋亭呢!”

“好了知道了,我待会过去。”转头看向璐璐,“我还需多久能痊愈?”

“就这一两天的事儿了,说不准半个时辰后便恢复了。”

苏葵神情一喜——她可真是怕了这种什么也听不见的感觉。

“走,咱们去花园赏花去!”

璐璐起了身,苏葵自然没瞒她自己同宿根的关系,便调笑道:“是赏花还是见人呐?”

苏葵疑惑的回头,“你说什么?”

璐璐抿住笑,“没说什么,没有。”

“六王爷,您今日怎得闲来了苏府?”

“偶然路过”的周云霓见宿根独自坐在亭中,提步走了上去,每一个动作都风情无限,让人移不开眼。

宿根冲她微微点头,将视线转到荷塘中去,如今已是一塘碧绿,上面托着几十来朵尚未开放青里带白的细长花苞,映着满塘的碧水,就像一个个独站高阁看风景的白衣素女,不搽粉黛

。自然白净,丝毫没有一丝人间烟火味,一阵凉风拂过,淡淡幽香扑鼻。

几只蜻蜓张着在阳光下显得几近透明的翅膀,安静的立在上头。

周云霓坐到栏杆旁,扫了一眼宿根的侧脸,便觉心跳快了几分,见他左手边一个白玉鱼缸,低了低头望去,竟是两只玲珑娇小的鱼儿。两眼中间鲜红如同鸡冠,其余皆是银白色,尾巴更是近乎透明。

“六王爷。这是什么鱼?”

“红头白龙睛。”

周云霓点头,一看便知这鱼十分难寻,“可是,可是送给表妹的?”

这些日子宿根回回来都会给苏葵带上礼物,虽然都是些解闷儿的小东西。却都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周云霓看在眼里,觉得十分不舒服。

宿根嗯了一声,“她如今听觉还未恢复,未免会觉得不安,我便想找些其它的东西转移她的注意力。”

周云霓咬了咬下唇。想起吴妈的话来——就算他对苏葵有意又如何,如今什么都还来得及,只要她肯下功夫。人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儿,心情平复了不少,将视线放到花丛中,指向那一片鹅黄色的花丛,忽而惊喜的道:“呀! 那莫不是鹤望兰么?”

宿根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那处大致有十来株一米多高的鹤望兰开的十分明丽,色彩夺目迷情追凶。宛如一只只仙鹤翘首远望。

鹤望兰可是极其难养的,又怕暴晒又需要阳光,且极不抗寒,就算是护理的极好也是需要四五年后才能开花。

“这鹤望兰我只在书上见过的,真不曾想今日能有幸亲眼一窥真容。”周云霓微微一笑,神情柔和入骨。

宿根微微点头,“鹤望兰在卫国确实难见,想来周小姐在西宁长大,应不是第一次见这鹤望兰吧?”

周云霓神情一滞,随即笑道:“确实是第一次见。”

宿根扯开嘴角一笑,不再多言,起身离开了亭子,走到了一丛蜀葵花前,望着含苞待放的花朵,眼中含着笑意

她就如同这待放的花朵一般,一日比一日愈加光彩夺目了。

蜀葵花俗名一丈红,要说这花有何独特之处,便是特别的抗寒,喜光,极易成活,不择土壤。纵使你把一株幼苗随意扔在某个角落,只要有土壤,来年它都能开得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出现在你眼前。

花茎直立挺拔,丛生,但从不分枝,花茎上有绒刺,给人固执且坚韧的感觉。

“不曾想这园子里还有这般稀疏平常的花,在这争奇斗艳的众花之中,倒也显得独特了些。”

周云霓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轻笑着道,伸出纤纤玉指,指向前方:“这同样是红,可这独占人间第一香的牡丹却是贵气雍容,相形之下,便是显得这蜀葵花逊色了不少。”

宿根微微眯了眼睛,“百花本无意相争,只是赏花的人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与花草之上罢了。”

周云霓垂眸轻笑,转开话道:“这些花儿开的可都真好,让人觉得连摘也舍不得摘。”

话落惊呼了一声,身子一斜,便要倒入那从蜀葵花从中去!

“小心!”宿根一手横抱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的身子扶起。

忽而传来一阵笑语,“表姐果然是爱花之人,但我觉得这再美的花也是给人观赏的,若任由它这般碌碌无为的凋谢,倒不如被欣赏它的人折了去。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听得“咔嚓”一声花枝被折断的声响,转眼望去沐浴在日光下带着浅笑的苏葵,宿根一怔。

“表妹你也来赏花?”周云霓见宿根同自己拉开了距离,眼中带了些失落,转眼望见苏葵的时候,换成了轻蔑的神情。

璐璐不是没看见二人方才亲密的举动,哼了一声便扯着苏葵转了身。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愤愤不平的道,转眼看到苏葵的脸色无异,“你怎么连个反应都没有?”

宿根一见人走,这才慌了神,急急忙的追了上来,“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扶了她一把

!”

苏葵仍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着。

抓住了她的胳膊。叹了一口气,宿根以为她是听不清,声音便自觉放高了一些,一时也没去想方才苏葵分明是听到了周云霓的话,才接下了那句‘有花堪折直须折’的话来。

“我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苏葵听得这么高的声音,觉得像是在吼她一样,这才停下步子,望着他道:“我清楚,周云霓的心思。难道你不比我清楚吗?”

她承认他们二人方才的亲密却是叫她觉得极其不舒服,但更让她介意的是,宿根明明知道周云霓对他有着念想女巫养成日记最新章节。还同她走的这么近,明知她是假装的,还去扶她!

“那是你表姐,我之所以扶她,也是看在你的份儿上。难道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跌进花丛中吗?”

苏葵听他这话越发觉得气愤,好像就是在指责她有多么冷血无情一样,声音也大了起来,“对,我就是想你眼睁睁的见她跌进花丛中去,好让她长个记性!下次不会再玩这么幼稚的举动。可偏偏还是有人乐意上这么幼稚的当!”

宿根被她的话气到,却又不想同她置气,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她的肩头,道:“别无理取闹”

苏葵被气笑,无理取闹?

“没错,我就是爱无理取闹,你现在知道了吧!”

大力的挥开他的双手。扯着璐璐大步的回了栖芳院。

宿根没再追上去,沉着一张脸出了苏府。

周云霓望着二人不欢而散的背影。嘴角现出得意的笑容,走进亭中,将那白玉鱼缸一把挥到地上,摔的粉碎,两条弥足珍贵的红头白龙睛扑腾了几下便归了西。

栖芳院中的几位丫鬟见苏葵板着一张俏脸,气势汹汹的进了院子,满身的火药味儿,皆是面面相觑,是都还从没见小姐这副表情。

苏葵径直走进房中,“嘭”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林小姐,小姐这是怎么啦?”堆心轻扯着璐璐的衣袖,小声的问道。

璐璐叹了口气,大而可爱的杏眼中装着还没散尽的怒气,“都是那个六王爷,同你们表小姐搂搂抱抱!惹了阿葵生气。”

几个丫鬟一听这话睁大了眼睛,六王爷同表小姐搂搂抱抱?天呐,该不会是看错了吧六王爷对小姐那可是忠贞不二啊

周云霓早在七天前在吴妈的煽风点火下就搬离了栖芳院,住到了单独的景芳院去,她是觉着自家小姐没必要同苏葵挤在同一座院子里,太委屈周云霓了。

苏天漠本身是担心她一人孤单,想让苏葵跟她做个伴儿,既然她主动要搬,也就应允了。

苏葵更是没有意见,乐得清静。

“先让她安静安静,我先回去了,你们好生照看着。”璐璐在门外站了有一刻钟,见屋里的人还是没有开门的意思才开口道。

“是,林小姐路上小心。”

“嗯。”

现在苏府之中谁人不知这位“来历不明”,却是允亲王府中的贵客林小姐,是小姐的好闺蜜,大少爷的心上人,指不定哪天就要变成大少奶奶了,态度自然都好得很。

此刻坐在房里的苏葵,没哭也没闹,只是盯着床前那副枫林图发着呆。

周云霓这些日子层出不穷的招数,大大小小,她一直都觉得没什么,只任由她闹去,反正她和宿根两情相悦,谁也插不进去。

但是今天这事一出来,她才发现这么多事情积压在一起,都堆在了她的胸口。

今日这事只是一个导火线罢了,把她这些日子的不快都点燃了。

不管怎么说,宿根那句无理取闹还是叫她觉得不能释怀,她不过是看不得喜欢的人跟别人亲近,她有什么错?——她自认是做不到那么宽容大度的地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52:无理取闹)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