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54 惊马

154惊马

近日来,最憋屈的还算不上苏葵,应是华颜。

原因不必多说,前几日出去,苏烨同璐璐的关系谁也看的出来,更遑论是一直将目光放在苏烨身上的她。

那样的女子站在自己的面前,朝着她笑,那么纯洁明净,是跟她两个世界的人,叫她明白的彻彻底底——苏烨永远不可能会爱上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不管她怎么做。

在苏葵的劝慰下,她第一次没哭也没闹。

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她早就知道了这个道理,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无论如何也放不得。

坐到那张精美无比的千工床前, 缓缓的把脸贴到散发着暖意的玉枕之上:“母后,凉儿真的好想您 ... ”滚烫的泪珠便顺着娇美的脸庞缓缓的落在了玉枕之上 。

当年,她的母后便是枕着这个暖玉枕永远的沉睡了,她仍然记得,母后说她不想死在鸾凤宫,那个有他的气息的地方。

她一直都不懂,母后那么爱父皇, 为什么连父皇最后一面不愿意再见。

自她记事以来,母后的漂亮的眼睛里便盛满了空洞,那种深不见底的空洞好似用什么填都填不满,就算是扔下巨石都不会有回音。

当时母后就躺在这里, 那时小小的自己一直哭个不停,母后带着暖意的手颤巍巍的替她擦着眼泪:“凉儿莫哭,额娘觉得很好,终于不会难过了,额娘起初给你取名,是有些与你父皇置气的,我的女儿,一定会找到一个疼你爱你的好夫君的...”

“母后,母后!不要扔下凉儿自己....”

榻上的女子轻轻摇头:“ 我的心早已经死了。活着也与死了没区别,母后对不起我的慕儿还有凉儿, 自小你们便活的不开心,没有得到应有的...咳咳...咳, 你们别怪母后...”

母后说完这些话, 仿佛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缓缓的垂下了手,而那时闻讯赶来的慕冬,就站在屏风外面, 始终未进来看一眼。

而她。是何时爱上苏烨的呢,大许是六岁那年的中秋便埋下了种子。

那一年中秋夜宴,宫中大设宴席。宴请文武百官及其家眷, 华颜那时的性子便已然很是暴烈了,在宴会上打了明水浣一巴掌,便被皇上让人给带了下去。

那夜华颜一人跑到御花园一处偏僻的角落,把脸埋到膝盖里不住的抽泣着。

“ 你怎么在这里。 迷路了吗?”一声带些温暖的稚嫩的声音忽然闯进了她冷的世界里。

除了母后和哥哥还从未有人用这种口气与她说过话, 没有恭敬,没有讥讽,没有胆怯。

抹干了眼泪才抬起头,便望见小小的苏烨站的笔直,直直的望着蹲在地上的自己。他的左手还牵着一位十分娇弱的女童。

“你是谁 ?” 华颜沉了沉声音,像让自己看起来有几分“威严”。

“我叫苏烨,你是哪个宫里的。我送你回去。”

她却一直蹲在那里一动一动, 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这宫里自己可比他熟的太多了,哪里用的着他来送自己,真是多管闲事的家伙。

那时年仅七岁的苏烨。已然有了些小将军的气势, 见华颜迟迟不动。 便弯了弯腰,霸道的拽起华颜的手,硬是把她给拽了起来。

这本就是令人颇为气恼的做法, 何况对方还是个炸药桶,华颜又气又羞的想甩开苏烨的手,奈何苏烨的力气实在太大,只带着玩味的笑意望着华颜急的跺脚的模样。

“这位姐姐,你别怕,我哥哥他是个好人。” 旁边那个娇弱的女童奶声奶气的拽了拽华颜的衣角。

华颜被这稚嫩又无害的声音轻轻的撞击了一下长期冰凉的心房,也不再挣扎。

“像你这般脾气差的小宫女,怪不得被人欺负悄悄躲起来哭了,要想在这宫里好好的活下去,还是改一改的好。”苏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华颜思及这些往事,没再睁开眼睛,如果能一睡不醒,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这些年来,真的当她不会觉得累吗,可就是不管在心底说上多少句放下,都抵不过他一个笑容,叫她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那颗早已交付给他的心。

那个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不放的男孩,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她一人还活在回忆中不可自拔,自以为是的认为总有一天能打动他。

这一切,都在那个女子对她笑的时候,彻底成了空谈。

她谁也不怪,只怪自己太固执。

次日,苏葵约了她去马场赛马,她应约而至。

二人互看一眼,笑的不行——皆是一副憔悴的模样,想是对方也同自己那样,一夜都睡不安宁。

苏葵扬了扬马鞭,笑道:“今日不比输赢,只为尽兴,如何?”

华颜点头:“全凭你!”

落音间,响亮的马鞭中在划过空气,马儿快速的奔跑了起来。

苏葵扬鞭追去,耳边的风呼啸而过,感受着许久不曾享受过的快意,身心放松到了天地之间,什么也不去想。

二人你追我赶,却始终仅仅相差几丈之远。

忽然一阵惊叫声响起,二人下意识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却见一匹无人驾驭的马匹正在马场中横冲直撞,不少人勒马不及被撞倒在地,不知情况如何。

而最糟糕的是,那马正是不管不顾的朝着苏葵二人奔来!

华颜急急的拉住马缰,马儿突然受制前蹄高高抬起,马头往后扬起,险些将她甩下了马。

“阿葵,小心!”

那马本就是从右边奔来,正是苏葵的方向,眼下眼见便要撞上,她哪里敢原地勒马停下。那不是找死吗!

她扬起马鞭重重的抽下,马儿一跃而起,疯狂的望前奔去,与那将要撞上的马错开一步不到的距离,叫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正在华颜松了一口气之际,却见那本横冲直撞的马突然调转了马头,“律律”的叫着在原地盘旋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调头,飞也似的紧追着苏葵而去!

华颜瞪大了眼睛,也追了上去,“快下马!快!”

苏葵也是没料到。心下惊惑——这匹马为何非要追着她!

下一刻便觉察身下的马被追上来的疯马狠狠一撞,立刻受了惊,抬起蹄子长啸一声转了头逃窜。后方的马竟是不依不饶的举头撞向了马腹,受惊的马吃痛不已,身形剧烈的晃动着,时刻都有将苏葵甩下马的可能!

苏葵见那疯马两眼通红,显然是没了理智。再被它纠缠下去定会出事,举起了手中蛇骨鞭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在空中划过一丝红光,方向正是那马的前蹄。

她这招“水中捞月”苏天漠说已经大成,只是力度还远远不够,但命中率绝对不低。果见那鞭子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缠住了那只马蹄,苏葵手下使力一收紧鞭子,那马便狠狠摔在了地上。荡起大片的灰尘,苏葵见状收鞭,正想趁着它未站起来之际跳下马去,却在分神收鞭之时,被身下受惊的马狠狠甩了出去!

“啊!”苏葵尖叫一声。觉得脚下踩空,一时找不到借力之处无法使上轻功稳住身形!

银光一闪。便觉被人托住身子,耳边传来笑语:“好厉害的小鬼...”——竟是敢同那疯马争缠斗,真是不要命。

苏葵这边刚落了地,便一把推开了他,后退了几步还有些轻喘的道:“多谢。”

明景山移步走近,不待她反应便抬头点了她的穴位,“回回都是这样急着走——我都来不及跟你说说话。”

苏葵对他刚存下的一丝感激顿时消失殆尽,就这一次没防备,竟就着了他的道儿,瞪着他道:“有话快说!说完就赶紧替我解穴!”

“我听说,我给你送去的东西都被你让人丢进了护城河...”明景山抬起扇柄在手心中敲了敲,神情不似之前那般轻佻:“可真是个狠心的小鬼,我的真心——也一同被你尽数丢进了那护城河中了吧?”

苏葵嗤笑一声,真心?说的还真是够沉重的,像他这种以调戏女子为乐趣,以玩弄别人为乐的纨绔子弟,也会有真心可言吗?

冷哼了一声道,“你大可不送便是。你送东西是你的事情,我扔东西是我的事情。”

明景山仰头笑了几声,“你说的对。”神情恢复了一贯的轻佻,“你大胆妄为,心肠又狠,而我在这些方面也不比你差,你看看,咱俩可不是天生一对吗?凑成一双最合适不过了。”

走近了又道:“来日,我便登门提亲,如何?”

由于离得太近,下巴几乎快放在了苏葵的头顶,苏葵也未看到他此刻平生最为认真的一副表情,虽是早已料到她根本不会当真,更不会同意,却还是一脸认真,像是对待极其重要的事情一样。

苏葵气的牙痒痒,奈何却动弹不得,心中叫苦连天,“你先将我放开!”

“我将你放开你就答应嫁我为妻?”

“你想得美!”

明景山后退了两步,双眸如黑水晶一般漂亮魅惑,饶有兴致的望着她:“你这小鬼,求人都不答应别人开出的条件——又凭什么要我放开你?嗯?”

苏葵气鼓鼓的瞪着他厚颜无耻的模样,觉得如果现在能动,绝对会忍不住给他一脚!

明景山无辜的摊了摊手,“千万别这样看着我,否则我会认为你喜欢上我了,不然,你嫁给我,以后随便你想怎么看都可以,好不好?”

“明景山,我不想听你说废话,快放开我!”苏葵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亮幽幽的眸子满是怒气。

好大一会儿,华颜才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阿葵,你,你没事吧?”

苏葵松了一口气,“快替我解穴!”

华颜扫了一眼依然浅笑着的明景山,猜出了七八成,这个同她没有任何感情的远房表哥,给她的印象可是极其的恶劣,最近不是没听说他将心思放到了苏葵身上。

抬手想帮苏葵解穴,点了几下,却是一愣。

苏葵不明所以:“怎么了?”

“别白费力气了,这穴只有我解得开。”

“那还废什么话,赶紧帮她解穴!”华颜瞪着他没皮脸的模样,也被搅出了三分怒气。

明景山挥开扇面,扇了一扇,丝毫不将华颜的气愤放在眼里,“除非她答应嫁给我,否则我是不会替她解穴的。”

苏葵简直是要被气哭了,却还是口气强硬的道:“你休想!我死也不要嫁给你这种人!”

明景山眼神一冷,死也不要嫁给他?

随即笑道:“好,好!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我明景山向来最喜欢勉强别人,但是我突然觉得不想勉强你...”

拿扇子在她肩膀轻轻一敲,“小鬼,你记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苏葵在心底骂了句神经病,立刻觉得身体放松了下来,却见明景山的身影竟早已闪到了几米开外的距离,只有一个高大英挺的背影。

华颜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别理会他,他向来就是这样——没心没肺,没皮没脸!空长了一副好模样!”

“你方才没被那疯马伤到吧?”

苏葵摇了头,“没有。”转眼望去方才那两匹马,已被马场中的人控制住。

这件事情,未免巧合的太过,怎么那么巧在她来马场的时候刚好有马发疯,且还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明显的是能感觉到,这事情是针对着她的。

若换做一年前,一点武功都没有,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可想而知这后果不堪设想。

华颜望她一眼,猜到她的心思,自然也是对方才的事情心存疑虑,道:“你放心,这件事我定会让人彻查到底。给你一个交代。”

苏葵微微点头——只怕就算是查,也查不出什么太多的东西来。

既然敢这么做,定是有自信不会被追究到。

抬起手背擦了擦额角方才惊出的冷汗,忽觉手背上一股香味扑鼻,放近鼻尖闻了闻香味更浓,不由地在心底疑惑——她从不熏香,更遑论是这么浓重的香气,这香味是打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