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69 以命相护

169 以命相护

一秒记住,

几人出了茶楼之时,已近午时,宿根提议去鸿运楼用午饭,周云霓却丝毫没有要‘脱离组织’的打算,苏葵自然也不好开口赶人。

“驾、驾!”有粗嗓门的驱马声合着鞭挞声传来,街上之人纷纷避开。

苏葵听这声音耳熟,却见是一身深棕色的刘严霸坐于高马之上,浓密的胡子遮住了半张阔脸,一双眸子泛着愤怒的光芒,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由于近来大半年都在奋战,肤色更显粗糙,身上的煞气更甚。

这般挥着马鞭急速地冲撞在大街之上,就犹如煞星现世一般,胆子小的小童只望了一眼便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刘叔!”苏葵惊讶不已,前些日子皇上增派了水军前去国公岛,是要打算将西宁进犯大军赶出西磬江,如此关键时刻,作为主帅的刘严霸怎会突然回京?

对了,定是因为刘庆天!他肯定是听说了刘庆天抬香杏过门的事情了!

虽说国公岛远离王城,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传的沸沸扬扬,想必是也传到了国公岛上。

眼见刘严霸旁若无人的驱马飞奔向刘府,苏葵觉得这次刘庆天怕是要遭大难了

“我去刘府看一看!”苏葵忙道,虽然跟刘庆天是没什么友情可言,可她真的担心刘严霸的脾气上来,会造成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

宿根哪里会不清楚她心中的想法,一把拉住她的手,“我同你一起去。”

苏葵顾不得许多,二人便一同上了马车。

周云霓纵然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再跟上去,低声咕哝了几句,便带着丫鬟回了苏府。

这事本就是刘庆天太过分。再加上刘严霸的性子比寻常人要烈上几倍,想当然是不可能轻易抹过。

“说,少爷现在何处!”刘严霸手中还攥着马鞭,朝着几名家丁和姨太厉声吼道,双目通红。

二姨太忙道:“回老爷的话,相公和四妹妹现在柳梧院”

“哼!我刘家绝不承认她这个残花败柳!”刘严霸一边吼着一边跨着大步直奔柳梧院。

几个姨太见状皆是在心里隐隐兴奋不已——这下刘严霸回来了,想是要将那贱人赶出门儿的,毕竟公公尚在,没接受她的奉茶,刘严霸若不承认她这个儿媳。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就算碍于面子不能直接赶人,那不也只是一封休书的事情?

香杏未进门之前,便日日被招来府中驭香最新章节。可是叫其它几房眼红的不得了,如今进了门,日后还有她们的好日子吗?

周容琴昨日便被刘庆天接了回来,她生性软糯,被他几句好哄。加上一直住在娘家也不是个事儿,便回了刘府,只是一次也没再出过院子,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今日一早按理说香杏该是给周荣琴奉茶的,却是没有个人影儿,同刘庆天睡到了日上三竿的时辰。用罢了午膳,刘庆天竟又去了她的院子。

可怜的周荣琴,在房中抹了一上午的眼泪。

刘严霸冲到了柳梧院的时候。院门竟还是关着的,更是火冒三丈,“哐当

!”一声巨响,那扇门已被他给踢开。

紧跟而来的老管家望了一眼那厚重的门上的裂痕,打了个冷战。小跑着的跟上刘严霸。

“逆子!给我滚出来!”

待刘严霸冲到房中之时,被惊动的刘庆天从里间慌张的走了出来。衣衫不整的模样是让人不难猜出方才是在做什么好事。

“爹,您怎么回来了!”刘庆天瞪着一双眼,是不敢相信皇命在身的刘严霸会这么突然地回京。

刘严霸见他这副模样,觉得火冒三丈,二话不说一鞭子便抽了上去!

“啪!”鞭子抽打在皮肉上的响声传起,叫屋外的一干奴才丫鬟吸了口冷气,此刻刘严霸正在气头上,谁人有那个胆子敢去劝说?

“啊!”刘庆天惨叫了一声,被这一鞭子抽的站也站不稳,往后踉跄的退了几步,磕在了桌沿上才勉强稳住了身形,猩红的立刻渗透了里衣。

“刘家的脸都被你这个混蛋给丢尽了!我今天非得打死你!”说话间纵身上前,又是一记鞭子落在了刘庆天的胸前。

刘庆天吃痛,捂着胸口跑出了房间。

“你个畜生,竟然还敢躲?”刘严霸喝了一声,提着鞭子追了上去。

管家眼见事情要闹大,急出了汗来,让人去通知了周荣琴。

“老爷!”得了消息的周荣琴,急急地赶了过来,见到此情此景被吓得一抖。

刘庆天正被刘严霸追着满院子的跑,身上伤痕累累,连脸上都是血迹,凌乱的头发披散着,狼狈到了极点。

几房姨太在一旁做个样子劝一劝,却没人敢上前阻拦。

只有花甲之年的老管家企图拦住刘严霸,却哪里能拦得住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起不到什么作用。

摔碎的花盆残骸到处都是,几株桃树也遭了殃及。

“爹,你是要打死我吗

!你究竟有没有拿我当儿子看待!”刘庆天此刻的表情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气恨——他不过就是纳了一房小妾,刘严霸竟是一副要他命的模样!

先前在国公岛杖责一事早已让他心生隔阂,如今更是觉得刘严霸根本没拿他当做亲骨肉来看。

“我就是要打死你!我没有你这个混账儿子!”刘严霸听他口气中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哪里还能冷静的下来,若说开始真的只是想给刘庆天一个教训,那么现在气成了一团的脑袋只有一个念头:打死这个逆子也罢!

刘严霸一鞭一鞭的抽打在刘庆天身上,已经没了本分理智,刘庆天没了反抗的力气,只能滚在地上**着,不停地哀叫着恶人修仙全文阅读。

几房的妾室面面相觑,这才觉得生了惧意,你推我我推你的却没人敢上前去。

周荣琴回过神来,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挡在刘庆天身前,眼泪早就落了下来,“老爷,别打了!”

刘严霸此刻怒气上头,哪里听得进她的话,一把将她推开,“荣琴,你走远些!今日谁也不要劝我!”

话落又扬起了手中的鞭子,被推开的周荣琴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是又扑到了刘庆天的身前!

刘严霸蓦然回神,大骇不已,这一鞭子若是落在柔弱至极的周荣琴身上只怕非得是要了她半条命不可!

可现在要收鞭已经不可能!

就在鞭子离周荣琴不到一寸的距离之时,鞭子却忽然转了方向,下一秒,已被一只纤细的玉手紧紧地缠握住。

周荣琴本是做好了挨下这一鞭子的打算,已是吓得闭上了眼睛,却久久没有意料中的疼痛感出现。

被打得半死的刘庆天更是不可思议,向来胆小怕事,走路都怕踩到蚂蚁的周荣琴,是哪里来的勇气帮他挡住这一鞭子?

宿根走了过来,半是责怪的望了苏葵一眼——若是方才稍微掌握不好方向,稍有差错那一鞭子可就是稳稳地抽在她的手臂上了,说是能废了她一条胳膊也不为过

“没事吧?”

苏葵松了手中的鞭子,摇了摇头,望向刘严霸道:“刘叔,大半年没见,您这力气可是又见长了。可若是往自家人身上使就不值当了吧?”

刘严霸方从错愕中回过神来,一边庆幸周荣琴没事,一边讶异与苏葵大半年来的长进。

可下一刻又换成了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指着躺在地上的刘庆天道:“你不是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好事!我就是打死他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了!”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房中的香杏梨花带雨的小跑了出来,跑到刘庆天跟前,朝着刘严霸普通一声跪了下来,“老爷,您若是真的没办法消气,就打死香杏吧,香杏自知身份卑贱”

刘严霸是看见她就烦,一身的薄纱露臂的,身上香气扑鼻,一看就不是正经人,但经过周荣琴那么一吓冷静了不少,“你知道就好,你同我非亲非故我断然没理由打你,我刘家会给你休书一封,你今日便速速离去,别说我没给你面子!”

香杏脸色一白,慌地朝地上叩头:“老爷,您若执意不肯承认香杏,香杏绝无异议!但求您不要赶香杏出府,让香杏伺候在相公身边,即使为奴为婢也无怨言!”

苏葵眼神一闪——这香杏看来还不是个简单的。

刘庆天被她这番话说的大男子主义蹭蹭直冒,又见她额头磕得冒了血,一时间更是心中怜惜,强撑着坐了起来,“香杏,别别磕了”

周荣琴被他推开,眼神闪了几闪,满是失落之情。

苏葵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将她扶起,却惊觉她的身子竟都是吓软了——就她这副样子,竟是还护着刘庆天,想必,不全是因为夫妻的名义吧?

周荣琴不好意思的冲她一笑,半晌才稳住了身形。

然而她以命相护的相公,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面前那位惹人怜爱的娇人儿,哪里还顾得上她。

刘庆天被刘严霸这一顿打也算是软了性子,不管心里如何不满,但至少面上不敢表现出来了。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69:以命相护)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