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83 隐情

183 隐情

继续劝道:“就算此刻动身,可雨路难走,待回了刘府只怕天也半亮了,倒不如等明日一早坐马车回去——也不差这几个时辰。”

此刻被冷风吹醒的刘庆天,顿觉自己的举动好笑,竟大半夜急着回府,这可还是头一回。

只当自己方才是被那个噩梦吓到,一时没醒过来罢了。

见香杏只披一件单薄外衣,未免觉得愧疚,大半夜的将她折腾了起来吹冷风,“你说得对,不差这一会儿,回房吧。”

周荣琴却正如刘庆天所说,一夜未睡。

前半夜在等人,后半夜在熬姜汤,只怕刘庆天淋了雨回府受风寒。

桌上的姜汤渐渐凉透,没了一丝热气,周荣琴还想再热一热,发现窗外天色已经放亮。

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心中滋味难辨。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愚蠢透顶,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一个人若是连心都不在自己身上了,怎么可能会不傻呢?

这一日苏葵相当的头大。

只因苏天漠坚持要见璐璐的爹娘,唯恐到了眼前的儿媳妇飞走了。

在她百般的敷衍下,苏天漠瞧出了端倪。

“你哥这样,你也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连爹都要瞒着?”苏天漠这几个月来蓄起了胡子来,显得老长了十岁不止。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他长得太好看,平素看起来像是四十不到,容易招惹桃花,总得给年轻人留点机会,于是一改翩翩美男子的形象,转而走老男人路线。

苏葵觉得这话在理。双手赞同。

“爹...,您前几天不是说想吃我做的番茄鱼吗,我去厨房做一道!”话落就起了身,想要逃之夭夭。

背后传来苏天漠的低喝,“站住!”

苏天漠虽然平素不发脾气,但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且一发脾气便让人不敢反驳。

苏葵只觉得这寻常的两个字极具威慑力,再也没胆子踏出一步。

回头的时候苦了一张脸:“爹,真不是我想瞒您,而是。而是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情!”苏葵发挥了厚脸皮的优势,那副表情好像真的不知情一样。

她不是不愿意告诉苏天漠,而且极早以前就建议苏烨告诉苏天漠。但这事偏偏轮不到她来做主,要说也是要苏烨来说,毕竟她也不知苏烨心中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是说一半瞒一半,还是和盘托出。或是如何,她都不确定。

万一她说了不该说的,坏了二人的好事,苏烨会不会大义灭亲,她真的不敢确定。

现在她只想着能跑到苏烨那里跟他通报一声,叫他好歹做个准备。苏天漠这回显然是要动真格的了,显然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总之是逃不掉了。

苏天漠狐疑的望她一眼:“不知情?”

苏葵定定点头:“不是太知情。”

苏天漠呵呵一笑,冲她招了招手,“不知情爹也不为难你,我想依照你的性子应当也很好奇,过来坐着。待会儿你哥来了,咱们一起听听。也好满足你强烈的好奇心。”

苏葵一楞,讪讪的笑,“爹,其实我并不怎么好奇...”

苏天漠一挑眉,“得了,想给你哥通风报信就直说。”

因为留了胡子的缘故,这副奸诈的表情让苏葵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词——奸相。

果然,慈爱的苏丞相从来不会辜负孩子的期望,淡淡的道,“反正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

唤了丫鬟进来,吩咐道:“去找少爷过来见我。”

苏烨过来的时候,便见苏葵难得一脸凝重的表情端坐在苏天漠旁边。

苏天漠见他过来,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茶。

苏烨不知为何,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爹,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苏天漠抬眼瞟了他一眼,沉声道,“坐下。”

分明是‘坐下’这个字,凭空让苏烨听出了‘跪下’的意味。

没敢多言,犹豫了一瞬,挑了个离苏天漠最远的位置坐下。

用眼神向苏葵询问,却只得了这么一个回应——你好自为之吧。

苏烨心中顿时涌现不祥的预感。

“前些日子我让你给林丫头的父母传个信儿,可有回音了?”

苏烨身形一顿,明白了七八分。苏天漠显然是起疑了。

他不是不想跟苏天漠说,而是真的担心苏天漠介意璐璐的身份,苏天漠虽不在乎门第观念,但是个原则性极强的人,昔日对峙的劲敌,如今的通缉犯的女儿要做他的儿媳,他真的能接受得了吗?

“回信,回信暂时还没有。”苏烨最不擅长扯谎,一撒谎的时候眼睛就左顾右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一样。

苏葵望了他一眼,痛心疾首的摇了头,就他这副模样,若真能瞒得了苏天漠那可真是天理不容了。

苏天漠冷哼了一声,一拍茶案,“还敢胡说八道敷衍与我!”

声音之沉,让兄妹二人不由一颤。

苏烨并非胆小之辈,但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孝子,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有一天不是在纠结之中度过的。

他甚至想过,若是苏天漠真的执意不肯接受璐璐,他该如何抉择,那种情形他想想都觉得头疼,于是便一直迟迟没跟苏天漠说出真相。

苏天漠见兄妹二人皆是一副低头沉思的模样,半晌叹了一口气。

“爹知道你们大了,也都有自己的想法了,爹没理由去过多干涉你们,但这件事非同小可,是你也是人家姑娘的终身大事,又岂能糊里糊涂的带过——”

苏烨苏葵皆是他一手带大,二人渐渐趋于成熟他既欣慰又伤怀,欣慰孩子长大了。伤怀距离越来越远,再不似小时候那样,简单的一眼就能看到心底。

兄妹二人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愧疚。

苏葵忽然觉察到,他们的世界越来越大,接触的东西也越来越广,而苏天漠的世界似乎...只有他们。

苏烨沉一口气,将丫鬟尽数屏退。

苏烨鼓足了勇气,在脑海中措着词,可他委实不擅长措词。毕竟脑子里没什么词好措,最后觉得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便没再绕弯子,“爹...璐璐的父亲乃是...林将军林希渭。”

苏天漠闻言一震,瞪大了一双眼睛,手中的茶盏‘啪’的滑落到了地上,碎成几瓣。

苏葵没看到他的表情。也是不敢看他的表情,只听得这摔杯子的声音便觉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苏烨亦不例外。

二人都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林希渭?!你们见到他了?”

苏葵硬着头皮点头:“我是见过林叔。”顿了顿道:“当初我险些丧命江边,是林叔救了我一命...”

苏天漠怔怔出神。

璐璐是林希渭的女儿!

苏烨见他并未大动肝火,心中微微松懈了几分,道:“爹。过去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林将军当年同您各为其主,也并非是大恶之人。璐璐的秉性您应当也看得出....”

苏天漠闻言回神,深深望了他一眼,摇头道:“我同林将军确有一段渊源,却是因为你们的娘亲。”

兄妹俩皆是一愣。

“你娘亲的姐姐,便是林将军的夫人。”

“什么!”兄妹二人齐齐出声。望向苏天漠的表情惊诧无比。

苏葵觉得苏天漠这句话,比慕冬其实是个很活泼的人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这么说。璐璐就是她的表姐了?

所以,苏烨跟璐璐其实是表兄妹!

虽说古代表兄妹的佳话不在少数,但骨子里接收的现代教育,这一认知让苏葵觉得有些不怎么适应。

苏烨关注的却不在这里,“爹...您不是说我姨母姨夫一家人早就丧命在十几年前了吗?”

苏葵一滞,至少苏烨还晓得有个姨母,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苏天漠颔首,“之前都传闻林将军一家随同前太子一起身亡了,这么多年下来,我也没寻到什么消息,便以为是真的不在了...”

苏葵一皱眉,“先前我在岛上,是听璐璐提起她的娘亲,在她极小的时候便去世了,想是在他们去千远岛之前便不在了。”

苏天漠叹了一口气,目光有些悠远:“她有...重疾在身,数年来李炳和林将军二人花尽了心思寻药试药皆无法医治,想是应当病发而亡的。”

苏烨似乎还没能从这突变的事情中反应过来,神情复杂难辨。

苏天漠望了二人一眼:“林将军现在何处,果真是在岛上?”

苏葵觉得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见苏烨怔怔出神,方道:“林叔他早早来了王城,失了消息,至今也未寻到下落,不知现状如何。”

苏葵这话说的含蓄,谁也听得出来,这么久没寻到人,若是落到仇家手中,结果定是凶多吉少,一直没放弃过寻找,不过是给璐璐留个希望罢了...

苏天漠闻言一惊,随即喝道:“胡闹!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一直擅自瞒着!”

苏烨这才回神,“之前并不知跟林叔的关系,且之前听闻您同他是劲敌,而后成了朝廷要犯,是怕您反对这才没说...”

苏天漠略一思衬,“他的名字至今提起都是皇上的忌讳,当初是碍于他的身份,我便没同你们明言,怕祸从口出,当年你们的姨母同他并未行夫妻之礼,也甚少人知晓她跟苏家的关系。”

苏葵一怔,未行夫妻之礼?“当年皇上可知晓此事?”

元盛帝当年对林希渭此般忌讳,若是知道苏家同林希渭还有这么一层紧密的关系,当年怎能放心苏家的?

没等苏天漠回答,苏烨一声冷笑,“他当年有选择吗?不放心又能如何,没了苏家的助力,别说是皇位,就是他这条命也难保。”

苏天漠叹了口气,“我和林将军各有立场,暗下有过共识——不管结果如何,谁赢谁输,都会全力保住妻儿性命,你娘和你姨娘,也不似寻常女子那般肤浅,皆是默认了。”

苏葵微微垂眸,想必娘亲当年不管面上多么无谓,心下定也是一万个不愿的,只是她懂得怎样去爱一个人,才是对他最好。

这样聪明理智的一个女子。

苏天漠并未过多提及月凝月晴的事情,苏葵听得出他在刻意回避,便不再多问。

苏天漠细细问了一些林希渭的事情,加派了人手寻找,将重点放在了允亲王府,虽说他同林希渭关系很近,但攸允的不折手段,苏天漠是见识过的。

“其实你们姨母并非是你们外婆亲出——乃是自小收养的,但对外一直都以亲生女儿宣称,她同你们的娘亲感情也极好,是同亲姐妹无异。”

苏烨脸色比之前好了一半不止,别人如何想的他是不知道,但他觉得同自己表妹成亲多少有点问题,方才还在烦恼怎么跟璐璐解释,呼了一口气,“爹,您也不早说...”

苏天漠脸色一顿,瞪着他道:“就算不是你亲姨母,那也是你娘亲的姐妹,林将军还是一样要尽全力去找的!”

苏烨知他误会自己的意思,没好意思将自己那点小心思说出来,讪讪笑了两声:“爹教训的极是...”莫说林希渭是他的干姨夫,就算跟他毫无关系,就冲着璐璐,他也会不遗余力。

苏天漠又剜了他一眼,交待道:“这事同林家那丫头说一说是没什么,但绝不可声张,免得被有心之人拿来做文章。”

苏烨这边刚刚应下,便听得一声带着笑意的喊声传来。

“舅舅!”

兄妹二人互看一眼,默契的同时起了身,道:“爹,我们就先出去了。”

苏天漠见二人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去吧。”

兄妹二人出了们,便分了道,苏葵不用猜也知道苏烨定是去找璐璐去了。

苏葵望了望晴朗的明空,心底叹一口气,这本是如何想也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发生了。

——世事无常,有些事情还真是说变就变了。

摇头迈了步子,含糊不清的低语道:“得亏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