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188 贪心

188 贪心

整整半个月过去,宿根都没来找过苏葵。

周云霓自然对二人的事了如指掌,虽不知是为什么二人突然两不相问了,但免不了觉得心里窃喜,听闻苏葵近来都没出府,心里只想着她应是在独自垂泪。

这一日天『色』晴的极好,周云霓去了栖芳院,是想去看苏葵的笑话,看她如今一副如何伤神的模样。

可眼前的场景却叫她大失所望。

苏葵坐在院中,脸『色』『荡』漾着炫目的笑意,怀中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乃是小红十三天前刚诞下的苏晴晴,三满自幼长在苏府,不知其姓,一直跟的便是苏家的姓氏。听这名字便可得知堆心输了。?? 未待作年芳188

苏葵伸手轻轻戳了戳她胖嘟嘟的小脸,觉得比刚生下那几天要好看的多了,那时活脱脱就是一个红彤彤、皱巴巴的小猴子。

觉得这样见证一个小生命的成长,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几个丫鬟望见周云霓走近,上前行礼,“表小姐。”

周云霓扶了扶描金玉簪,迈着碎步走近。

苏葵笑意渐淡,抬眼望她,不得不在心里承认,除却这份『性』子之外,周云霓确是一位十分惹人的女子,有大家闺秀的姿态,又懂得如何将风情二字拿捏的适当,让人不觉矫作。

只是,在别开口的情况下。——“表妹倒是悠闲的很呐,我本还想着安慰一番与你,眼下看来是我多虑了。”

苏葵像是没看到她一般,只将目光放在小晴晴身上,时而『摸』一『摸』她软软的胎发,时而将手指放到她嘴边逗她玩,听小晴晴发出含糊不清的咕哝声,觉得十分有趣。

周云霓见状气从心来。瞥了苏葵一眼,阴阳怪气的道:“表妹对别人的孩子倒是亲的很,对我这表姐竟是显得生分至极。还真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苏葵轻笑了一声,将小晴晴递给了云实,“抱晴儿回去,该吃『奶』了——”

云实小心的接过,抱着小晴晴回了小红那里。

苏葵这才望向周云霓,“周小姐今日怎得闲来了我这里,不去六王府?”

自打上次周云霓来她院中大闹一场,打了垂丝之后。绝非在必须的情况下,苏葵从不以表姐称呼她。

周云霓也习惯了她周小姐周小姐的喊,听她话中有话。是指的她近来日日去六王府的事情——她是存着趁虚而入的心思的,但最多也就是在花厅喝了一杯茶,连宿根半个手指头也没瞧见过。

这般被苏葵提起,不由便觉得没面子,挺直了腰背掩饰尴尬极度尸寒全文阅读。换上了一副讥讽的声音,“表妹消息既然这么灵通,想必也该听说了城中最近传的最开的一件热闹事儿吧?”

苏葵哪里听不出她是有话等着自己,偏偏不愿顺着周云霓的意思问下去,“城中的谣言素来是以讹传讹,我不爱刻意去打听。自然不比表姐知道的清楚。”

周云霓被她阴着损了一把,脸上的笑终究挂不住,愤愤的瞪了苏葵一眼。冷哼了一声:“表妹向来牙尖嘴利,但聪明如表妹总不该不知我指的是什么吧——未过门的六王妃未嫁先失宠,被六王爷冷落,可是近来城中百姓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事情。”

堆心一咬唇,暗自瞪了周云霓一眼。近来小姐跟六王爷确实是闹僵了,她们谁也不敢在苏葵面前提起。可真是不知这位表小姐怎生就长了这么一张唯恐天下不『乱』的嘴!

苏葵在心里叹了句坏事传千里,也估『摸』着传的这么开只怕也少不了周云霓的一份功劳,她跟宿根的事情她比谁都清楚,二人都默契的觉察到是该冷静一番好好梳理梳理情绪,矛盾的确是产生了,但冷落二字倒是将她生生造就成了一副可怜的怨『妇』形象,未免太不符实。

“哦。”苏葵轻轻点头,一副‘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的模样。?? 未待作年芳188

周云霓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气人气死人了!——“你!”

苏葵深知如何能让一个人抓狂,且对方还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周云霓,毫无难度,屡试不爽。

见周云霓眼下如此,不由更滋生了恶趣味,咧嘴一笑,无害至极:“表姐不必为了这不足为道的讹传如此气愤,说来我竟不知表姐对我的事情如此在意,真是受宠若惊,可谣言止于智者,区区小事罢了,表姐还是宽心吧。”

周云霓脸『色』由青变白,再由白变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开口欲言却不知该说什么,一时又羞又气。

堆心和光萼互看一眼,想笑又不敢笑。

争香捂着嘴巴肩膀笑的抖了起来——还好自从上次挨了一顿之后,她便绝了助周为虐的心思,转而弃暗投明,不然就苏葵这张让人无言以对,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怕是她要吃不少哑巴亏了。

“哼,你同我在三言两语之中占得上风又如何,真有本事就不会被外人笑话了,若真的没嫁先被人家嫌弃了,到时哭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我送你四个字,好自为之吧!”周云霓说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模样,一挥云袖便转了身。

苏葵心下觉得好笑,“周小姐,好自为之吧是五个字才对。”

周云霓脚下一顿,脸一红,“...”

又听背后幽幽传来了苏葵的声音,“正所谓礼尚往来,我也送表姐四字箴言——好走不送。”

周云霓觉得一阵气血翻涌,强行压下转身狠狠给苏葵几巴掌的冲动,气冲冲的出了栖芳院。

倒不是她多有克制力,而是她有自知之明,依苏葵的功夫,若她真的动手,只怕最后一顿好挨的是她自己。

午时过罢,苏葵只身出了府。

堆心知她想要一个人散散心,便没硬要跟着,只交待着早些回来。

却不知苏葵并非是去散心,而是接了午爰的帖子。

二人平素甚少来往,毕竟身份差别太大,只偶尔一叙,彼此欣赏。

约在了扬絮楼。

楼前仍是紫『色』珠帘掩之,素手拨开之后,便有青衣女子上前,“苏小姐,随我这边请,午爰姑娘现在厢房等候诸天圣帝。”

苏葵一皱眉——午爰是如何得到这扬絮楼的客牌的?

转眼望去前面带路的女子,这装束分明是扬絮楼中的统一装束,可这长相却是与午爰身边的合浔如出一辙,下意识的问道:“敢问可是合清管事?”

女子笑意从容:“正是,苏小姐好记『性』。”

“合清管事总该是见过午爰姑娘身边的侍女合浔姑娘吧?”话意不言而喻。?? 未待作年芳188

合清略一颔首,“那乃是奴家胞妹,因受过午爰姑娘恩惠,执意相随。”

苏葵了然,这么一说,午爰跟扬絮楼的关系不错,倒也有理由可循,于是不再多问。

行在前面的合清嘴角带笑——果不其然,这苏小姐确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儿。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若你执意不肯,我便托人花重金将你赎出来!”环形而建的厢房,最后一间房中有女子低泣的声音。

另一女子叹了口气:“畇畇,有那幻魂香在,我的守宫砂又被遮住,没人发觉,也不会有事的。”

“可 ,可幻魂香也只在你房中...之时有效,你平时总也免不了被那些臭男人占便宜...你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待殿下大业一成,我自然不会再呆在那里...你别再劝我了。”

“殿下,殿下!你心中只有殿下,我们说什么你都不听,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们姐妹的情谊了!暖暖,你真的变了!”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提高,起身推门而出。

“畇畇!”

苏葵这厢和合清行了一半,忽见自长廊的尽头冲来一个俏丽的身影。

苏葵下意识的让开身子,近了却见那女子满脸的泪水。

合清没有唤住她,对苏葵笑笑道:“那是我们楼中的侍女,脾气向来最大,想必是在哪位客人那里受了委屈罢。”

待苏葵进了房后,便见珠帘攒动,下一刻便『露』出一张安静的脸来。

午爰给她的感觉向来是不卑不亢,淡然处世的感觉,像是无欲无求的女子,但转念一想,人生在世总有想得到的东西,只是有人表现的激烈,有人隐藏的好罢了。

“午爰姑娘。”

“苏姑娘请坐。”午爰伸手示意,“说来已同苏小姐两月未见了,近来可好?”

苏葵身边认识的人中也就数午爰最为稳重,较于华颜、璐璐白泠泠几人来说,午爰更像是一个知心姐姐的角『色』。

本就是想让她开导一番自己的,也便不瞒着她:“什么都好,唯独有一事扰人烦心。”

午爰是聪明人,不必她细说自然也清楚所为何事,外面的传言本就流传甚广,更遑论是什么事儿都能拿出来讨论的青楼『妓』馆之处。

“六王爷是世上少见的好男儿自然不必我多言。”

苏葵淡淡垂眸,“所以,是我太贪心了对不对?连受到一点点怀疑都容不得。”

午爰笑着摇头:“贪心不过是因为在乎,你只是太爱钻牛角尖,感情本就复杂十分,为何你非要理得这么清晰呢?若是真的理的清楚,这世上就不该有这么多痴男怨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