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40 山行

240山行

吴妈晚上去给周云霓送饭,被人拦在了门外。

“好大的胆子,我给表小姐送饭你们也拦,若是表小姐饿出个好歹来,你们担待的起吗?”

守门的两个家丁是刚入府没多久的新人儿,对这府里的情况了解的也不甚多,见她口气这么强硬不由有些为难,“是老爷吩咐的,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准进去。”

吴妈冷哼了一声,“怕什么,你们不说老爷也不会知道,我知道去给表小姐送些吃的罢了。”

二人对看一眼,有些犹豫。

吴妈趁机发挥了我行我素的作风,将二人横在门前的手推开,伸手推开了房门。

“嗳!这...”一个长相憨厚,皮肤粗黑的家丁出声制止道,上前便欲去拦下她。

另一位见状扯住他的衣袖,对他摇了摇头:“让她进去吧,就装作不知道就算了,真的闹开到时倒霉的还是你我!”

“可是老爷说...”

“得了,你不说我不说老爷怎会知道?”

黑脸儿家丁想了想,悻悻的伸出了手,将门从外面合上。

“吴妈!”

本是被罚跪的周云霓此际正坐在蒲草之上,见吴妈进来,忙地起身扑进了她的怀里。

“吴妈,吓死我了,这里黑漆漆的,冷冰冰的,又都是死人的灵位.... 我真的好害怕啊。”

祠堂内点了两根蜡烛,烛火跳跃着,在这冰冷的祠堂里显得格外可怕。

吴妈闻言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吴妈这不是过来了吗,让小姐受委屈了——来,先吃点东西吧。该是饿坏了吧?”

周云霓点点头,接过她手中的食盒,也顾不得形象,盘腿坐在蒲团上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一碗白饭很快见了底。

吴妈在一旁看着心疼不已,想到苏天漠今日跟她说的一番话,越发觉得对周云霓不公平。

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周云霓吃饱过后,将碗筷搁在地上,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了?吴妈你有从舅舅那里打听到什么吗?他今日去了六王府结果怎么样了?”

吴妈眼神有些闪躲。伸出去为周云霓端已凉了大半的甜汤,“小姐,再喝一碗汤吧——”

周云霓有些不耐烦:“我吃饱了!你快告诉啊?到底怎么样了?”

“小姐。这...”

周云霓这才发现了不对,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吴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爷今日去了六王府的确是跟六王爷商议您的亲事去了,六王爷,六王爷他也同意了。说择日便可迎小姐过门...”

周云霓雀跃不已,一双美眸迸发出耀眼的光彩来,“真的吗?他,他真的要娶我为妃了!吴妈你确定消息准确吗?是舅舅告诉你的吗?”

吴妈不知该点头还是还是该摇头。

“是老爷告诉我的,六王爷的的确确是说了择日迎娶小姐,只是...”

“只是什么?”周云霓见她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焦急的不得了。

“只是六王爷说... 让小姐做妾...”

“什么!”周云霓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她该不是听错了吧?

“做妾...我怎么可能做妾呢 ...我不要做妾!不要!”周云霓开始不安起来,要她做妾。怎么可能!

她堂堂清宁郡主之后竟然要给人做妾!

“我要去找舅舅问一问清楚!六王爷他到底怎么说的!”周云霓噌的起身,便要往门外冲去。

吴妈见她如此,忙地一上前拉住她,“小姐,小姐您先冷静冷静!此刻老爷正在气头上。您这个时候过去定是火上浇油啊,咱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周云霓闻言停下了挣扎的动作,只觉得腿下一软,跌坐在地。

吴妈蹲下身来拍着她的肩,“小姐莫要担心,此事并非没有回转的余地,办法是人想出来的——”

周云霓不语,只呆呆的坐着。

将所有的一切都在脑海中快速的过滤了一遍。

那一日宿根咬牙切齿的对她说:你想要的,永远不可能得到。

想起这几日来他不闻不问,就是故意让她心神不宁,才会去求苏天漠主动找他商议...

他是认定了不管他提出什么条件,苏家都没有拒绝的勇气。

原来如此...

想通了这些,周云霓苍凉的一笑:“还有什么好从长计议的.... 我明白了,他这是在报复我啊,他恨我...他恨我...”

三日之后,苏葵带着光萼去了桃云山。

堆心因那日跟璐璐的缠斗中受了伤,虽不重但苏葵执意让她留在府里歇养。

堆心纵使百般不愿也不敢违背苏葵的意思,便老老实实的留了下来。

因这一次苏葵打算住上一段不短的时间,光是行李便装了半辆马车。

小小花显得格外的欢快——好久没有出府去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气了。

苏葵一路上几乎没怎么开口,只偶尔逗一逗小小花,神色虽谈不上阴郁,但脸上始终也没有露出过半分笑意。

昨夜落了一场小雨,马车所经之处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辙痕。

山中的空气尚且带着雨后特有的清新。

光萼掀开车帘往外看了看,笑着道:“小姐,这就进桃云山了,您快看,山里的桃花开的可好了呢!”

苏葵兴致缺缺的朝着她掀开的缝隙扫了一眼,不作防之下眼中闯入大片的桃花,一朵朵争相绽放,在这乍暖还寒的春日里开的格外妖娆,将她的眼睛灼的生疼。

真是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已是物是人非。

光萼陶醉在这美景之中。感叹着道:“小姐,今年的桃花好像开的格外的漂亮,比往年都艳——”

苏葵将眼泪闭了回去,轻声道:“是啊,格外的好看。”

周云霓将于半月之后嫁入六王府,为妾。

目前得知这个消息的不过苏府里的几人,甚至就连六王府的下人们都还不知此事。

苏葵从苏天漠那里得到这个消息后,便提出要去望月凝小住一段时日,苏天漠知道她的心思,自然没有意见。

提前得了苏葵要过来的消息。卢志一家老早便守在了酒楼门口。

眼下卢志正交待着阿庄:“待会儿小姐来了你可千万别乱说话,昨晚我跟你说的可都记住了?”

他的啰嗦让向来敦厚乖巧的阿庄也有些无法忍受了,不耐烦的道:“好了爹。我都记住了——绝对不在小姐面前提有关成亲,大喜这样的字眼儿,特别不能提六王爷...”

袁婶子一脸正色的补道:“还有表姐,也不许提起表姐!”

阿庄无语的点着头。

半柱香的时间不到,便见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驶了过来。

苏葵下了马车。便见卢家三口迎了上来。

“小姐来了!”

苏葵见他们脸上满是淳朴温暖的笑容,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卢大叔,卢婶子,又过来打搅你们了——”

“小姐这是哪儿的话!来,快进去吧!”

“小姐可还是住以前常住的那间房?”袁婶子随着苏葵去了二楼。出声问道。

苏葵不假思索的答道:“都可以,就住之前那间好了。”

袁婶子闻言犹豫了一会儿,笑着提议道:“小姐。不然换一间好了——酒楼后头的桃林开满了桃花,住在西面的房里倒是方便赏景。”

苏葵听出了不对来,这桃云山里处处都是桃花,不必要非得住在西厢里才能瞧见好景,“袁婶子。可是那间房有人住下了?”

若真的有人在住,倒也无妨。她不过是习惯住临湖那面罢了。

袁婶子放低了声音,“小姐那间房倒是没人住,是一直留着给小姐哪天过来小住的,可前天来了两位客人,是一对父子,就住在了小姐那间房的临间儿,举止行为都极为古怪,每天清早出去要等傍晚才回来,口音也不似卫国人士,我让阿庄他爹试探的问了问,他们却遮遮掩掩的,什么也不肯说——反正是有些反常,小姐还是离他们远一些的好。”

光萼赞同的点头,“小姐,不然换间房住好了?”

苏葵无所谓的笑了笑:“那我便住西厢好了。”

袁婶子笑一笑,将人领着去了西厢。

正如袁婶子所言,住在这间房里,赏花的位置倒是极好。

“小姐若是累了便先歇会儿,我先下去准备午饭,好了再让阿庄来喊小姐。”

“嗯,有劳婶子了。”

光萼简单的将房间收拾了一遍,将带来的东西摆放好,将琴小心的竖在床边的小案上,又将带来的半箱书整理了出来。

刚拿起第一本便被吓了一跳。

这本山海经,不是六王爷送小姐的吗?最后一页还有他写的字。

怕被苏葵看见,慌张的将书卷了起来塞进了袖子里头。

苏葵见她在收拾书籍,也走了过来。

“好了,你歇一歇吧,我来分吧。”

这些书,大多数都是她煞费心思收集来的。

光萼不识几个字,真让她来归类只怕结果是一团乱。

光萼生怕苏葵发现她袖子里藏的东西,闻言忙道:“还是奴婢来吧!小姐您先吃杯茶,奴婢很快就能收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