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48 喜从何来

248 喜从何来

一秒记住,

周荣琴蹲下身来,“地上太冷,回炕上吧——”

刘庆天闻言泣不成声,紧握着她的手,“荣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该死!如果不是我糊涂,我们的孩子就不会死,爹也不会枉死了!”

周荣琴摇了摇头,将他扶到了矮炕上之上。

将他凌乱的发丝整理到脑后,又拿帕子将他的脸擦拭了一番。

“荣琴”

周荣琴示意他噤声,“好了别说话了,省着些力气。”

她弯身将带来的食盒提起,轻声地道:“以前你最爱喝我炖的蛤蜊汤,我给你带来了,底下都用手炉护着,还热着呢——”

刘庆天心口一阵发疼,周荣琴这些好,他以前怎就没有觉察到?

周荣琴先是自己试了试温度,这才一勺勺的喂给他吃大主宰

每一个动作都小心而又温柔,眼神带着无限的眷恋。

这是她穷尽所有爱着的男人。

“好喝吗?”

刘庆天含着笑点头,眼中有些水雾,“这是我这辈子尝过的最好喝的汤。”

周荣琴对他一笑,“累了就睡吧。”

刘庆天自觉眼皮有些发沉,微一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周荣琴替他盖好被褥,俯首在他额上印下一吻,深深地凝望了他一眼,方才起身离去。

次日,宗人府传出刘庆天畏罪自尽的消息。

由于他“自尽”之前已经认罪画押,此案到此也没什么好争议的了。

宗人府内知情的几人却闭口不言,只因刘庆天的尸体上并无任何伤痕,也非服毒身亡,且一大早被人发现尸身之时,他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安详。完全没有挣扎过的迹象。

而这些,都是不能对外宣扬的。

畏罪自尽是最好的说辞。

消息传到苏府之时,苏葵立即动身去了刘府。

刘严霸还未有下葬,停放在灵堂之中。

偌大的灵堂之中只周荣琴只身一人披麻戴孝的跪在地上,往火盆里投着纸钱,头垂的极低,看不清神情。

净葭急慌慌的跑了过来,“少奶奶,宗人府里传出信儿说少爷他——自尽了!”

“我知道。”她轻声的答道。

净葭敏感的注意道她说的不是“我知道了”,而是“我知道”

。好像是早早就料到了一样。

周荣琴昨夜出府不让她跟着,难道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吗?

还有,周荣琴昨天交待买来的新鲜蛤蜊也不见了

去年。刘庆天挨了刘严霸的鞭子,伤口发炎,周荣琴曾耳提命面的交待她,有关刘庆天的膳食中切记不可沾染荤腥,尤其是蛤蜊牡蛎等。更是碰也不能碰一下,因为有传言称:皮肉伤,饮蛎汤,可致炎症,重者必死。

净葭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看着周荣琴的侧脸。觉得周身有一种难言的恐惧感向着她席卷而来,脸色有些发白。

良久,周荣琴才站起身来。看着她道:“净葭,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你却一直没能跟着我过上什么好日子,如今想来,很对不住你。”

净葭红着眼睛摇头。“不,少奶奶”

周荣琴温和的一笑。似是几年前的模样,“齐伯的小儿子齐瑞与你年龄相当,人品相貌也都不错,昨日我跟齐伯谈了一谈,他也有意促成这件好事——”

净葭耳根一红,“我奴婢还想伺候在少奶奶身边。”

紧攥的双手却暴露了内心的激动。

周荣琴笑着摇头:“别傻了,女大当嫁——我回房睡一会儿,你先考虑考虑娴情全文阅读。”

“是。”

净葭在原地呆立了一刻钟有余,做出了决定来——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守在周荣琴身边。

如今老爷少爷都不在了,她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周荣琴而去?

“净葭?”

不远处传来清泉般的声音,净葭循声转头,见苏葵正朝着她走过来,身后跟着提着几大盒补品的堆心。

净葭迎上去行礼,“苏小姐。”

苏葵抬手示意,“你家少奶奶呢?”

“少奶奶刚刚回房休息去了,奴婢带苏小姐过去

。”

苏葵颔首,“那走吧。”

三人行到周荣琴居住的院落前,却见一个留守的下人都没有。

净葭眼皮一跳,加快了脚步走到卧房前,抬手敲了敲紧闭的房门:“少奶奶,少奶奶您在里边儿吗?”

没有听到回答,她又喊了几句,房内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净葭情急之下,抬手推门,却发现门从里面锁的死死的,“苏小姐,门从里面闩上了!”

苏葵闻言忙地走了过去,拍着门喊道:“嫂嫂,嫂嫂在里面吗?”

意料之中的没人回答。

“快,去找管家过来开门!”她转头急急地对着堆心吩咐道。

堆心忙不迭的点头,连惊落在地的礼盒也来不及去拣,便小跑了出去。

“少奶奶!您快开门啊,不要吓净葭!少奶奶!”净葭不停的拍打着门,眼泪都急的流了出来。

待管家赶过来将房门打开之时,净葭只往房内看了一眼,便猝然昏厥了过去。

周荣琴,自缢了。

丧事每天都有,喜事亦不会因此耽搁下来。

周荣琴下葬后的第五日,三月初二,天色有些阴沉,是周云霓出阁的日子。

嫁去为妾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排场自然也不宜过大,晨早时分,苏家一行人护着一顶喜轿出了苏府,没有声乐相伴,没有六王府的人过来迎亲,加上天色不好,竟是让人感受不到一点喜气。

娶妻与纳妾区别甚大,新娘子不仅不可以穿大红的嫁衣,新郎官无须出门来迎

。且轿子还不能从正门入府,须得从偏门甚至后门被抬进去。

这一切在曾经周云霓耳中就是个笑话,而今日她却从头到尾亲自经历了一遍。

其中滋味如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周云霓坐在轿中,是将手心都抓出来了血印子来。

有行人开始议论纷纷,“我没看错吧,方才那顶喜轿是朝着六王府的方向而去的?”

周云霓要做妾的事情在苏天漠有意的遮掩下,之前并未有透露出什么风声来,这些人自然也都不知道情况。

“像是的,六王爷竟是要纳妾?”

有个别说话难听的阴阳怪气的道:“前些日子才刚刚闹出那种事情来清宫升级记。这才几天啊,竟然又迎新人儿过门,我看那苏小姐没能嫁成。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此等薄幸之人,怎堪托付?”

“嗳,人家王爷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来管,现如今有权有势的谁不是三妻六妾的。就是不知这是哪家的小姐?”

“近来可真是一天都不得清净——”

今日苏葵起的极早,洗漱完罢便一头钻进了书房练字儿。

前些日子还能苦心钻研《极乐清心》借以转移注意力,可如今这曲子已被她给摸透,她便开始寻找了其它的寄托。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写字最合适,一来可以转移心思,二来可以提升她那实在拿不出手的书法。三来又可以培养情操,可谓是一举三得的好办法。

苏葵打定了这个主意,便开始付诸行动。

可大抵是因为她在这方面委实缺少了一些天分。以至于大半日下来她还是没能寻找的出一种适合她自己的握笔手势。

“小姐在里面究竟倒腾什么呢,还不让咱们进去瞧。”堆心愁眉深锁,重复着同一句话。

若不是书房里时不时便会传来几声哀叹和纸张被**的声音,她真的会怀疑苏葵会一时想不开打算走周荣琴的老路

光萼倒是不担心,毕竟依照苏葵的性格来说。自尽的几率几乎为负。

想起自景芳院传来的消息,她忍不住碎起了嘴:“你们听说没有啊。表小姐今早非闹着要穿大红色儿,吴老婆子哪里敢让她穿啊,说是闹了好大一场,她才将衣裳换了下来,哭的跟什么似地,妆都花了!”

“嘘!小声点儿,别让小姐听见了!”堆心一边担心被苏葵听到,一边又无法遏制住好奇心,小声地道:“真的哭了么?我怎听说她昨晚可是乐的一夜都没有睡?”

光萼有些讶异,“怎会?让她去做妾她有甚好乐的,难不成她是疯了吗?”

一旁的云实垂下了眼眸,尽量充耳不闻。

而不管周云霓出嫁前夕是否真的乐的一夜没睡,她大婚当日,却是实打实的一夜未睡。

在身后这张喜**,她自白天坐到天黑。

宿根却始终没有踏进房门半步。

更没有来闹洞房的亲朋好友。

安静的让她不敢相信今天是大喜之日,喜从何来?

吴妈脸色越来越沉,最后终于按捺不住的出了房间,对着守在门外的两名丫鬟道:“王爷人呢!”

两个丫鬟摆明了是没将她放在眼里,敷衍着道:“我们又不是王爷的贴身丫鬟,又怎么知道王爷的行踪?”

吴妈强自压下心口的火,“放肆!误了王爷和新夫人的吉时,你们担待的起吗,还不快去找王爷过来!”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觉得像是在听笑话。

还吉时,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就在这时,有家丁走了过来,还算周全的对吴妈福了一礼,道:“六王爷今日有事进宫陪皇上,晚上就不回来了,小的特来传句话儿,请新夫人早些歇着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248:喜从何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