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60 平静的轰动

260平静的轰动

平静而轰动

他话没说完,只是笑了一声,似是遗憾而又庆幸。

遗憾的是,他再没有补偿的机会,庆幸的是...

元盛帝想到这里,望向苏葵手边余下的半盏茶水,神思恍然地道:“朕还从未像今天这样犹豫过,但希望,这个犹豫是对的。”

苏葵欲言又止,本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觉得没了必要,只道了一句:“谢陛下。”

元盛帝闻言起了身,爽朗地一笑,半开着玩笑道:“不必谢朕,朕知道你心里八成是在骂朕不折手段呢——你该谢的,应是朕的好儿子。”

见他站起来,苏葵自然也不敢再坐,心里却是涌现了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像是压抑了许久,正要破壳而出。

元盛帝望着走来的慕冬,低低地自语道:“这算是朕,唯一为他做过的事情了。”

说话间,人已折身出了亭子。

守在远处的鹤延寿和丫鬟们见状即刻迎了过来。

鹤延寿上前扶住了脚步有些虚浮的元盛帝,却听他开口问道:“延寿,你说朕今日这决定是对是错?”

“皇上煞费苦心,冒这个险都是为了殿下——要奴才说,这无关对错。”

元盛帝笑叹了一口气:“这回的确是冒了大险,这丫头,实在太过特别和聪慧。”

鹤延寿也跟着他笑了起来,“陛下大可安心,依奴才看这苏小姐不单聪慧,更是贵在心思玲珑,该怎么做,她应当明白。”

元盛帝闻言颔首而笑,“若非如此,怎入得了他的眼?”

“陛下说的极是。”

“如此。朕也能放心了。”

“皇上——”鹤延寿闻言眼睛有些酸疼,强压下哽咽之音,扬声道:“皇上起驾!”

苏葵被这尖利的声音给惊回了神,也不管元盛帝看不看得到,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恭送皇上。”

再抬头之际,却发现眼前多了个人,正是一脸冰凉的慕冬。

百般心思还在揪扯不清的苏葵,猛地一看到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慕冬蓦然握起她身侧的蓝花茶盏。见只余下了半杯茶,脸色越发的沉,眼神骤冷。“方才我不是同你说了这茶不能喝吗?”

苏葵还从未听他用此种口气说过话,一时被吓住,“殿,殿下...”

慕冬转头看向她,比夜色更黑的眸子里盛满了惊怒。沉着声音道,“你是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苏葵忽觉眼睛一酸,却不再觉得这样的他令她恐惧,只余下说不清的情绪萦绕在胸腔,她摇头道:“我没喝,这半杯茶洒到衣裙上了。”

慕冬闻言果见她洁白的衣裙上有着未干的茶渍。可仍旧再一次确认道:“真的没喝?”

苏葵忙不迭的点头,“真的没喝。”

“啪!”他手中紧握的茶杯应声而落,脑袋顿时被失而复得的情绪涨满。

从未有过如此鲜明的感受。清楚的感受到满心的喜悦。

不觉间,嘴角现出有些余悸的一抹笑意,“那就好——”

苏葵怔怔地看着他,觉得被那抹稍纵即逝的笑容恍了心神。

原来,他也是可以有这种表情的。

慕冬自觉方才失态。心思不禁有些繁杂,将视线移开。恢复了一贯的平静,“我送你出宫。”

苏葵微一颔首——方才的笑,似乎真的是她眼花了吧。

回到苏府之后的苏葵,久久无法入眠

在那亭中,元盛帝当时确实是对了起了杀意,她清晰的感受得到。

可他最后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那杯茶她是因为慕冬的提醒和元盛帝当时的口气猜测出有毒,才故作不小心撒到了身上。

可若是元盛帝坚持要她喝,她自然是没有不从的权利。

可他却偏偏没有。

究竟是什么原因?

然而真正扰乱着她的事情,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慕冬的反常。

若说以前她还能拿他想拉拢苏家来作为理由,那么他在亭中略显慌乱的神色,便叫她再也无法用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可是,他这样冷清的人,又怎会...

越想越觉得这个推测难以信服。

难道是她漏掉了什么吗?

苏葵越想越乱,百思不得其解,仰头长吁了一口气,干脆将头埋进了被子里,不愿再想。

让她没想到的是,次日清早她一睁眼,便听到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元盛帝驾崩了。

不过是几个时辰前,她还噤若寒蝉的同他对面而坐。

想起他昨晚同平时大不同的祥和之色,她忽而明白了什么。

他应是已经觉察到自己是临走之人,才会说出那些话来。

据闻,元盛帝走的极为安静,是天亮之后被鹤延寿发现的,依照身体僵硬和冰冷的程度来看,应是猝于子时。

一代帝王,便这样安静而又轰动的走了。

安静是之于他本身,轰动则是他驾崩后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苏天漠早早入宫吊唁,此刻的清乾殿内外,举哀成服人人身着孝衣,大殿内挂满了白布帐。

龙华寺的方丈带着寺内弟子盘腿围坐在棺柩旁,吟诵着经文。

元盛帝的尸身静躺在棺柩内,身上铺盖着印有烫金的梵文经被,黄缎织金,五色梵文,每一幅都有活佛念过经,持过咒,是为超度极乐之意。

直待暮落时分,文武百官才分列而出,各自回府。

蓝顶儿官轿在明府门前落了地,明尧之自轿中出来,一天下来,神色有些疲累。

还没踏过大门槛,却听“嗖”的一声响起,迎面飞来一枚泛着寒光的飞镖。

一道黑影疾驰而过,朝着相反的方向掠去。

下人们大惊不已,竟有人敢在明府门前公然行刺!

“有刺客,你们几个留下保护老爷!其余的跟我去追!”

明尧之抬手阻止,神色自若地道:“不必追了。”

他提步上前,将那刺入门框里的飞镖拔下,却见那上头赫然绑着一纸书信。

次日,明尧之让人喊了明水浣过去书房。

明水浣毕竟理智,那一日后,便没再闹过,但心里如何作想便不得而知了。

“爹,您找我有事?”

“嗯——你们都下去吧。”明尧之吩咐了左右人退下,才抬头对明水浣道:“坐吧。”

明水浣察觉到了不对,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见她坐下,明尧之开口道:“前几日是爹不对,不该冲你发火,爹从小看你长大,对你的脾气自然也是一清二楚,我也知道你心里还在气爹,但以后你会明白的——爹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好。”

明水浣垂首,迟迟不语。

半晌才抬起头道:“爹若是真的为我好,就请成全水浣——”

“你!”明尧之闻听即刻沉了脸色,“你怎可如此冥顽不灵!”

“水浣知道不该忤逆爹您,可女儿早就认定了殿下,若爹真的为难,就请当做没生过我这个女儿便罢,日后是生是死,水浣绝不怪爹,还请爹成全!”

“放肆!我看你是疯了!”明尧之一把挥落了手边的茶具,怒色道:“今天我让你过来就是要告诉你,我已经给你订下了一门亲事,等先皇的丧期一过就过聘礼!”

明水浣大惊失色,“亲事?”

她的亲事竟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定下来了!

“没错!所以你还是断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吧!”

“他是谁...”明水浣望向他,眼睛里装满了隐怒,双手在袖中有些轻颤。

明尧之平复着心口的气郁,道:“是允亲王,他允诺了爹,许你正妃之位,日后若是他得势,你就是一国之母——”

竟然是攸允!

“他还答应了爹,到时会封你哥哥为护国将军,届时咱们明家的地位谁也动摇不了——如今的情势已经分明,苏家也投靠了允亲王,先皇驾崩,朝中大臣人心惶惶,已有不少人开始倒戈相向,太子这边已经快气尽了。”明尧之看了她一眼,又道:“所以,你还是别傻了。”

明水浣不可置信地摇头:“不会的,爹,殿下他——”

“够了!”明尧之皱眉低喝了一声,“需要你知道的已经都告诉你了,其余的,你都不必管了。”

明水浣脸色苍白,怔怔地点头,“女儿知道了。”

明尧之对她的识相很满意,也放缓了口气道:“为人父母的做什么都是为了孩子,爹一番苦心,希望你能明白。”

见她不语,明尧之叹了一口气,摆手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明水浣起身,脚步有些不稳地出了书房,眼中情绪开始翻涌不息。

顿足了一刻钟有余,她神色方平复了下来,信步回了水町院。

一进了房,她便开口吩咐道:“去备水,我要沐浴更衣。”

灵茜闻言十分不解,这大晌午的倒是沐的什么浴,“小姐,您这是?”

“我要进宫。”

“进宫?”这个时候宫里都在办丧事,进宫去做什么?

“先皇仙逝,我去陪元妃娘娘说一说话。”

灵茜闻言恍然,小姐同四王爷走的近,跟元妃娘娘的感情也极好,现在皇上驾崩,元妃娘娘定然悲痛不已,小姐进宫瞧一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