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267 你在心虚

267你在心虚

次日,争论了几日的国公岛一事,在早朝中被慕冬敲定。

由秦越携带整个西营军力,押送大批粮草前去增援。

朝堂满是哗然。

除却宫中御林军,西营则是京中训练最为严格有素的军队,从卫国开国便驻守在王城,肩负着护城重则。

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还望太子殿下三思啊!”

“此举必使王城空守——殿下应以大局为重!”

一干老臣们一副誓死也不敢苟同的模样,义正言辞地劝道。

纵使是开始赞同往国公岛增派援军的周满伦也是震惊不已。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他都该是最适合的人选才对,甚至他还打算着只要慕冬一松口,他便立即请命带兵前往。

可慕冬显然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虽说是乡野出身,但这么多年的陶冶也多多少少培养出了几分已大局为重的情操来,细想之下,便越发觉得这个决定不妥当。

“启禀殿下,微臣认为几位大人的话不无道理。”周满伦看了一眼那日在御书房同他争骂的脸红脖子粗的辅政大人,难得地同他们站在了同一条阵线上。

“此事不必再议。”

不可置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抹威仪。

没发表言论的明尧之嘴角蕴含着一抹讽笑——一个从不过问国事的空头太子,怎能将眼下这烂摊子收拾的好。

他的选择,果然是明智的。

“兵部尚书何在。”

在明尧之出神之际,自高坐上传来了慕冬的声音。

明尧之不明所以的出列,垂首道:“臣在。”

慕冬似不经意地道:“今年凉州赈灾的粮饷可已置办妥当?”

还停留在西营军士前往国公岛一事上的诸位大臣们闻听他丝毫不顾他们的劝谏,自顾自的翻了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秦越瞧着他们一个比一个憋气的老脸,单手握拳放到嘴角掩住笑意。

得亏他了解一些内幕。不然只怕也将眼前这位当做一个空有其表,搞不清状况的。

明尧之闻听慕冬提起此事,心神一动。

“回殿下,此事已安排妥当——”他顿了顿又道:“去年凉州仍然颗粒无收,赤地千里,民不聊生,恰逢今年国公岛战乱一事,更让凉州灾民民心大乱。更有不少人背井离乡乞讨至临界的城中,对此,各郡太守也有进言。”

很好。

慕冬微一颔首,“可有良策?”

明尧之即刻道:“臣建议,今年的粮饷不若早些发放下去,也好减少灾民出城逃荒,二来也可暂时令民心安稳下来。”

慕冬脸色无波,“准奏。”

明尧之闻言眼神中掠过得意的神色。

如此一来,可谓是天赐良机!

待慕冬回到庆云宫之时。正值午时。

刚踏进修心殿中,他便是一皱眉,负手朝着楼上书房而去。

果见书房的两扇门大开着。

有男子懒散而又微显不耐的声音打里头传出,“你可算是回来了——”

“你来干什么。”

“我说你这人——我千里迢迢,百忙之中抽空到你这儿来,你就这么对待朋友的?”辰三嘴里咕哝着,漫不经心的翻看着书架上的书籍。

百无聊赖的抬首,却见顶层放着一轴卷起的画卷。

辰三心中好奇,伸手便要去拿。

却顿觉一阵劲风袭来,转眼间。慕冬已先他一步将那画卷取下。

辰三一时愣住。

直到慕冬走到书案后坐下之后。他才一脸古怪地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这画里莫不是...是春...什么图?”

话音刚落,就觉得被一道冷冽的目光冻得直打哆嗦。

随后他便觉得这个猜测十分没有可能,毕竟照慕冬的性子来看,就算是春-宫图,估计他也只会视若无睹的看着他拿下来,而非如此反应。

辰三翻前覆后也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慕冬将卷轴搁在手旁,开口问道:“信上不是已经同你说清楚了。还跑来干什么?”

辰三目光不离那副画,边答道:“我来并非为了这件事。”

慕冬将画卷藏入袖中,抬头示意他说下去。

辰三嗤笑了一声,就着最近的一张椅子坐了下去,“何时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不过就是一幅画罢了,你给我看我还没那个时间——”

顷刻,他才换上了一脸正色,“巫国派了人出谷。 你可知道?”

慕冬神色不改,“嗯。”

辰三神色微变。“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会来到王城?”

“你究竟想问什么?”

辰三紧紧盯着他的表情,脸色越来越凝重。

半是试探着道,“你早就知道了——她就是月族圣女后裔对不对?”

“对。”慕冬翻阅着文书,微眯了眼睛道,“月族圣女,那又如何。”

辰三平复着心中的澎湃,眼中有遮不住的欣喜之情,“这么多年... 终于找到了!我就说头次见她,她身上的气味便不寻常!没想到果真是她...”

这话在慕冬耳中极为刺耳,不自觉便拧起了眉头。

“你放心——我又不会对她如何。”辰三满眼的笑意,跟他保证道。

有些事情,他早已是心照不宣了。

想到这里,他又忙道:“我想巫国此次既然这么肯定,应当是知道了什么才对,圣女身上的秘密只怕不止这些——你千万不可轻举妄动,我会仔细盯着,不然他们伤她半分。”

以前他或许还不信,但就今日慕冬维护她的模样,他绝对相信,只要巫国的人威胁到她,他便会立刻下杀手。

看了一眼慕冬的脸色,他放低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她也等了半辈子了。”

“别出差池。”

辰三闻言即刻收起了悲天悯人的神情,拍着胸脯保证道:“你且放心,小哑巴的安全就包在我身上了!”

说到这,辰三忽然露出恍然的表情,饶有深意地笑了几声,方道:“我想我大概知道那画里藏着什么了——”

“事情说完了还不走?”

“哈哈哈...”辰三肆无忌惮地笑出了声来,“你在心虚!”

心虚二字刚落,便听慕冬一字一顿地道:“滚出去。”

辰三听出他口气中的耐力不多。逃也似的奔了出去。

慕冬往椅背上靠去,将袖中的画卷展开。

画幅上的女子似真似幻,手执花灯,虽只是黑白墨色,却是将那一双眼睛里的光辉描绘的清楚,似若琉璃。

慕冬伸出右手抚上画卷,眼底蕴含着三分笑意。

“嗷呦~”小小花趴伏在地上,讨好的蹭着苏葵的腿,眼睛是满是急切的渴望——对豆沙糕的渴望。

“想吃?”苏葵手中捏着一块松软软的豆沙糕。在它眼前扬了扬。

小小花的眼睛跟着那块豆沙糕转来转去,忙不迭的点着头,给予苏葵肯定的回答:“嗷呦!”

苏葵的声音徒然一冷,“保证以后半夜不跳墙偷跑出去吓人!”

小小花颇感惊惑——主人是怎么知道的,它明明是等主人睡着以后再出去的!

但为了心爱的豆沙糕,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它做发誓状,乖巧的举起了一只前爪,“嗷呦,嗷呦,嗷呦!”

苏葵。“......”

小小花蹭了蹭她的膝盖。眼睛眯得极为绉媚,然后,将苏葵手中的豆沙糕毫不留情的吞入腹中。

苏葵揉了揉它的脑袋,微皱着眉头道:“怎么越瞅你越像个...”

小小花期待的看着苏葵,在等着她的下文。

“妖怪。”

“嗷!”小小花倍受打击的声音响起。

这时,光萼喜形于色地走了进来。

“奴婢参见小姐。”

“嗯。”苏葵继续逗着小小花,头也不抬地道:“怎么了?”

光萼笑嘻嘻地走近。“奴婢想麻烦小姐一件事儿。”

苏葵闻言这才抬起头来,“什么事?”

“阿姐来信了,奴婢不识字,想让小姐帮着念一念。”光萼自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来,神色满是雀跃。

“好。”苏葵接了过来,表情略微有点变动。

看着信上的话,她渐渐地露出了笑意。

光萼见状也跟着笑,“阿姐她是怎么说的?”

“她很好。嫁的人也待她很好,要你不要担心她。”

“太好了——”光萼长吁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先前奴婢还小心眼的担心...他会待我阿姐不好呢,这我就放心了。”

“云实还说,那家人家境还不错。”

“真的呀!阿姐还说什么了?”光萼越听越高兴,眼中都是喜色。

苏葵又细细说了许多,不外乎都是在描绘一件事——云实她现在过得很好。

光萼倒也全信,没去想,那一封短短的信,怎写的下这么多的事情。

而苏葵认为,写信之人对光萼的思念和希望她能放心的心意,却是她再多的话也填满不了的。

云实早就料到这封信会到苏葵手中,前面简短的说了近况之后,写着一句话:小姐的恩情,云实莫不敢忘,光萼就麻烦小姐照料了。

光萼欣喜的声音不时响起。

小小花似嫌她太吵,去了院子里晒太阳。

它懒懒地望着辽阔的天空上云卷云舒,眼里有些波动。

它似乎有种预感,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