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06 相聚一堂

306 相聚一堂

听得她毫无留恋和起伏的话,明景山心中一颤。

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勉强克制住要爆发的情绪

“明奇,送夫人回房——另外传话下去,命人好生看管,从今日起再不许她踏出院门半步!”

转眼夏末,城中的气息一日比一日来的紧张。

开始有各种消息陆陆续续的传入王城——允亲王在凉州命各地县守筹粮,开王府银库来开设粥棚,大大安定了民心,且三日前,凉州落了一场淋漓的大雨,足足下了一天两夜,大大缓解了旱灾之况。

凉州人们喜极而泣,民间四处传言,允亲王来凉州不足一年,舍己为民,不辞劳苦,诚意动天,如今天降甘霖,此后有允亲王在此,凉州必会风调雨顺。

一时间,凉州城中,民心无一不是倒向了攸允,且这种现象,大有蔓延传染的趋势。

就差有人出来再添一把火,直接就可以说就算允亲王谋逆造反,也是天命所归了。

虽这种话暂且还无人敢讲,但众人心里大约都是有了数的——今年朝廷拨下的赈灾粮饷至今杳无音信,若非不是允亲王慷慨施救,说的夸张一些,只怕城中早已横尸遍野民不聊生,暴动的暴动,改行做土匪的也就收拾收拾占山去了。

上层的争斗他们或许不懂,但作为一个职业性的劳苦大众,谁可以让他们有饭吃,谁可以带来福祉和转机,谁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对此,攸允只能呷一口茶,抒发着这么一句感言:时运来了,挡也挡不住,连老天都在帮自己。若他这样的都做不了皇帝,那就真的没有了。

八月十五中秋夜。

再不比往年的热闹和安详。

即使家家还是挂起了通红的大灯笼,纵然斗墨会如期而至,或者是月亮还是一样的圆,月色依旧醉人安静。

但总归还是掩盖不住暗流涌动之下的不安。

东街南头,月色并着街旁灯笼的投影之下

。有醉汉拎着壶酒独身而行,时而停下来喝上一口酒。脚步晃悠的厉害,像是稍有不稳便要跌倒。

路过的人是最怕招惹上这样的痴醉之人,且他生的高大让人望而生畏,一个两个的便都是避的远远的,唯恐入了他的醉眼,惹起不必要的麻烦。

忽然,一串嬉闹的童音传了过来。

醉汉微一抬眼,便见正对面冲来了几个小小的身影,他此际醉的厉害。只觉得双脚都不受了控制,眼前的景象也是重了影。

“嘻嘻,这是我爹爹给我做的,你们都没有吧——看,这上头是我的名字!”

带着炫耀的稚嫩童音传来,只见是一个身着花衣花裤的三五岁女童。扎着两个小小的圆髻,手中提着一个玲珑小巧的纸糊灯笼,上头画了好些个花草,隐隐是有两个字。

“那明年我也让我爹给我做一个,要比你这个更好看!”另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哼了一声笃定的说道。

忽然听前头传来了男人的暴喝声:“你们这些小娃儿家的,知道个什么!仗都要来了。还,还糊个屁灯笼!就知道玩,等兵攻进来头一个宰的就是你们这帮小崽子!”他打了个酒嗝,又疯疯癫癫地道:“打吧,反正老子啥也没有,老子不怕!哈哈...”

几个孩子闻声看向他,竟也不怕,应当都是认识他的,听他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串,也听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只一句听得明白——要宰了他们。

带头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童,门牙掉了一颗,咯咯地取笑着醉汉道:“潘瘸子,你又去偷了人家的鸡去换酒喝啦,小心又被抓进衙门里!”

一旁的孩子也附和着道,“就是,当心把你另一只腿也给打瘸了!”

原来这醉汉的一条腿的瘸着的,并非是因为醉的厉害而站不稳当。

据说他年轻的时候,是个赌徒,且还嗜酒成命,家里的钱被败光,一对老父母也被他给活活气死,欠了一屁股债。

后来酒瘾犯了,便偷了邻居家的几只鸡去换酒喝,被官差逮到衙门里,不肯还钱也就罢了且还口出不敬,辱骂知县大老爷,最后便被活活打折了一条腿,众人只道活该

关了几年放了出来之后也不见改好,平时去码头做做短工,但因腿脚不麻利名声又差,经常受人排挤不说,还挣不了几个钱,活脱脱的一个混吃等死。

听这群孩子都敢取笑他,酒劲一上来,浓眉倒立了起来,咒骂了一声,便气赳赳的撸起了袖子,酒坛子干脆也不要了,“啪嚓!”一声摔在了地上,朝着那群孩子们冲撞了去。

“快跑,潘瘸子发疯了!”

“哈哈哈...”

“回家咯!”

“潘瘸子偷母鸡,喝了酒耍了醉,被抓进衙门里...”

孩子们一哄而散,还唱着不知谁编串起的童谣,一个个的动作都快的很,潘瘸子自是追不上的,也只得嘴上咒骂着,吐着醉话。

“看再过几日,你们还唱不唱得起来... 狗娘养的!”

此时的苏府灯火嘹亮,饭厅之中陆陆续续有佳肴被丫鬟们端上了桌儿。

苏葵在堆心和光萼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却是一怔。

这饭厅里显然是经过刻意布置过的,再往桌上的菜式望去,更是诧异。

苏天漠向来不喜铺张浪费,虽说今日是中秋,但这阵势... 她甚至觉得应不比宫宴的排场小。

她哑然地笑了笑,觉得苏天漠今日似乎极有闲心。

“小姐。”

苏葵思绪间,便听背后响起了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来,她转回头去,见是小红三满和小晴晴一家三口。

她有些意外,“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小红听她这么一问,和三满疑惑地对看了一眼,问道:“是老爷一个时辰前让二虎来通知我和三满的,还说一定要过来,小姐您不知道吗?”

苏葵刚摇了头,便见苏天漠和骆阳煦二人说笑着走了过来

他一抬头见苏葵一群人都站在厅前,脸上还挂着笑意,下巴朝着厅里头点了点道:“都站在这里干什么,一个个的跟门神似的,都进去坐!”

三满老实巴交地笑了笑,点着头道:“是,老爷。”

待苏天漠进了厅内落座在了一家之主的位置上后,三满适才开口问道:“老爷,这么晚了让我们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哪儿有什么事情,今个儿不是中秋么,让你们回来吃顿饭罢了。”他抬头见三满一家都还站着,抬手示意着道:“怎还站着,都坐吧。”

小红同三满错愕了一瞬,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虽说苏天漠向来待他们和善,但同坐一席吃饭,那绝对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这...老爷,这可使不得啊...”小红犹豫了会儿,还是没敢坐下。

“吃顿饭罢了,快坐吧,再墨迹下去饭菜可都要凉了。”苏葵指了指身旁的空位,是示意小红坐下。

却一眨眼的功夫,便见骆阳煦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

苏葵笑意一僵,但见他一脸笑意,也不好发作。

小红听苏葵也开了口,便就不再坚持,扯着三满坐了下去。

片刻之后,便见王管家和秦婶子也进了饭厅来,老两口显然也是提前做了准备的,穿着都格外的讲究。

想必是苏天漠提前便将一起用饭的事情跟他们说了,故也就没有多做推辞。

人都齐了,正要开宴之际,却听外面守着的家丁来报,说是周云霓来了。

众人一顿惊愕。

今日中秋节她不好好地呆在王府里,怎来了这里?

苏天漠则是发了话道:“将人请进来罢

。”

“是。”

家丁退了出去之后,一会儿的功夫,周云霓便是带着丫鬟走了进来。

她徒然一见王管家他们都坐在席间,免不得有些吃惊,眼中略显诧异。

“舅舅。”

她平时极少会回苏府来,偶尔回来一次也都是跟苏天漠叫苦。

平素也就罢了,可今日这个日子,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顿饭,显然是不适于用来诉苦的,苏天漠想到此处,便开口问道:“今日过来可是有事?”

周云霓怔了怔,笑的有些僵硬,“没有的,只是想舅舅了,回来看一看。”

苏葵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约莫是猜到了一二。

虽看得出周云霓是精心装扮过的,但细看之下,却能发现她眼睛略显红肿,应是哭过的迹象。

苏天漠闻此,便笑着道:“刚巧菜刚上齐,还没吃晚饭吧?”

周云霓轻轻点了头。

“那就坐下一起吃吧!”骆阳煦忽而站起了身道,笑的一脸友好,“你同小葵姐妹俩坐一起的好,我刚好换个位置同伯父喝几杯——”

话落,便就将位置让了出来。

小红一干人偷偷看了苏葵一眼,脸色有些古怪。

苏葵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他这分明是有意为之,她跟周云霓之间的过往和不合,他又不是不知道!

果然,骆阳煦回头朝她一笑,一张俊脸格外的...欠揍。

周云霓犹豫了一下,竟也未有推辞,对骆阳煦颔首一笑,便坐到了苏葵身旁。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306:相聚一堂)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