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3 喊句苏姐姐

333喊句苏姐姐

不多时,便停在了清波馆大门前。

馆前的守门人是个须白的老人,见有客来就探目望去。

先下车的两位身着同样翠绿对襟小袄的少女,外头都穿着件挡风的面衣,一下马车便将帽兜带上。

接着便又撩开了马车帘,只见自车中伸出一只玉手来,不多时,便有一个纤细的身影被扶了出来。

女子身着织锦镶毛斗篷,偌大的兜帽几乎要遮住了面容。

那两位丫鬟似还觉不够,上前替那女子将斗篷再次拢了一拢,认真的系上了结,除却一双眼睛,几乎是将人遮的滴水不漏。

又听光萼说道:奴婢先前都打听过了,这清波馆中并无雅阁,多是却是凉亭供人歇脚,亭中未免风大,小姐风寒初愈,这帽兜万不可摘。

苏葵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清波馆是赏景之处又非酒楼茶肆,自是不会设下什么雅阁。

光萼先去交了入馆的银钱,主仆几人便相携着行了进去。

馆中供人行走的小道和甬路上的积雪都被扫除的干净,然花池之中,枝木以上的积雪却都保留了下来,是以用来观赏。

好香啊——光萼四处打量着,在空气中嗅了嗅带着笑意说道。

空气中是泛着一股淡淡的梅香,清幽而淡雅,夹在冷冷的空气中铺面而来,闻之心怡神旷。

举目望去,右手道旁有着不小一片梅树林。清一色的白梅,白的如玉似雪,乍一望去,似已跟周遭的银雪融合到了一体。

苏葵尚且未瞧见这种白的通透的白梅花。一时不由看的入神。

此情此景,忽就想起了一首忘却了名字的诗来——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小姐吟的是什么诗?光萼听得云里雾里,却丝毫不影响她好奇的心态,来王城时候不短了,前前后后也跟着苏葵去了不少地儿,可冬日里出来赏梅还是头一回。

跟她相比,同行的争香就显得沉静的许多,虽说也是觉得稀奇的紧,但却没多问什么。就静静的跟在身后。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身后有人重复了一句。是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欣佩:应情应景,字字珠玑。好诗啊!

阿葵?!紧接着,便是一名女子惊喜的声音。

苏葵闻言回了头去,才见是史源,史红药和史行云并着两个陪行的丫鬟正朝着她们走来。

来赏花,怎也不提前说一声儿,咱们也好一道过来啊!史红药走近,冲着苏葵扬唇一笑,嘴角的那颗痔衬得整个人越发的俏皮活泼。

苏葵先是朝着史源一行礼,才回答她道:是没想到你也过来,我是收了范小姐的帖子这才有此一行。也非特意过来赏花。

史红药闻言了然地点头,道:我也是收了那范小姐的帖子,我爹爹和行云今日休沐,便被我扯着一道来了。

说来,史红药同范明砾更是没什么来往,这位范小姐性格内敛,为人不喜张扬是没怎么踏出过闺房,若不是这回选妃的旨意下来,只怕还真没几个人知道范家的小姐叫什么名字。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范明砾这回得了皇上青眼钦点入宫的消息一经传开,上门攀结的人也络绎不绝。

然而苏葵以身子不适的借口拒了两三天后,上门的人便渐少了,也兴许是因为苏天漠和苏烨都不在府的缘故,许多人便觉得她一个弱女子也当不得什么家,故并未像范府那般热闹非凡。

史行云跟在史源身侧行了过来,目光扫过苏葵,脸色有几分局促。

史源将他的眼神看在眼里,也只能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丫头难得固然是难得,他也极中意,但自己的儿子却是没这个福气——

这时便见有身着灰衣的小仆行了过来。

来人走到苏葵几人面前,有礼的一福,笑眯眯地试探着问道:敢问其中可有丞相府的苏小姐?

光萼看向他道:这就是我家小姐,你是何人?

回这位姐姐的话,奴才是范府大小姐跟前当差的,我家小姐估算着苏小姐该来了,便叫奴才来迎一迎。他笑的一脸讨喜,答道。

苏葵闻听神色如常,微一颔首,对那仆人说道:那便有劳前面带路了。

史源见状对史红药道:你随着苏小姐一同过去玩吧,我跟行云四处走一走。

史红药闻言点了头,上前挎了苏葵的胳膊,一行人便跟着那仆人去了。

龙泉宫。

黑衣男子脊背坚直,垂着头禀道:属下照着陛下的吩咐过去的时候,发现辰公子也在,并让属下带话给皇上,说这俩人交给他便是,余下的事情让陛下不必再...

肖裴顿了顿,讪讪地道:让陛下不要再插手此事了...

这些还都是好听的,辰三那些数落慕冬因色忘义、言而无信的话,他提也不敢提。

慕冬闻言就嗯了声,像是在意料之中。

那巫谷来的父子像是已经知晓了苏葵的身份,在城中打听到了苏府所在之后便三番两次的想混进苏府。

他今日让肖裴过去,也并非真的要取那父子二人的性命,只是想跟辰三提个醒,叫他别忘了当初答应他的话——需得保证不让那二人伤苏葵半分。

目的已达到,他便转开了话题,问道:风寒可已痊愈?

虽是没提名,但肖裴哪里猜不到这是问的哪一位。

苏烨一走,苏府里便多了三两个面生的丫鬟,其中一个还进了栖芳院在苏葵跟前伺候,取名屏儿。

苏烨临走前的下毒事件,慕冬虽未多问,但还是有了防备。

苏葵知道他是忧心自己的安危,现下二人的关系也无需见外,便心安理得的将人给留下了。

如此一来,苏葵的一举一动他自然也了解的清楚了,而肖裴是也养成了将苏葵的情况每天一小报,每三日一总结的跟慕冬汇报的良好习惯。

听慕冬问起,他就答道:回陛下,苏小姐的风寒前日便已经大好了,今日还出府赏花去了呢——

苏烨一走,苏葵再不比以前,这些日子来也甚少出府,据说不是在练字便是在弹琴,每日都会问一遍凉州有无消息传来。

想也也是,父亲处境危险,兄长前去征战,换做谁也得是忧心忡忡。

慕冬送去的那些讨人开心的东西也难得使佳人展颜。

所以,像今日这样出门游玩的事情更是少之又少。

慕冬听着也稀奇,就随口问道:哦?去了哪里赏花——

去的好像是清波馆。

今年梅花开的早,这个时候去清波馆,应是赏梅去了。

随朕出宫。

肖裴一怔,后问道:皇上要去何处?

清波馆。

苏葵和史红药被领着来了取风亭,亭中坐着四五位打扮精致的小姐,其中一位便是范明砾,余下的几位也不眼生,但同苏葵和史红药却走的不近。

见苏葵过来,范明砾忙地起身相迎。

亭中的凳上都铺着轻软的墩铺儿,史红药紧挨着苏葵坐下,张口便道:范小姐素来不爱出门,今日怎来的雅兴出来赏梅了?

范明砾闻言就浅浅一笑,越发衬得整个人柔弱不堪,轻声道:一直想来这清波馆见识见识,只是又不愿一人过来,这回才厚了脸请各位姐姐过来——史姐姐莫不是觉得明砾唐突了吧?

史红药听她这么说,忙摇头道:我没那个意思,就是随口一问罢了。

心底却着实对这范小姐喜欢不起来——也不知是否因为她要同苏葵一起进宫的缘故,还是她看起来太柔弱越发衬得自己凶悍有加。

范明砾看向苏葵,秋水般的双眸中噙着笑意:前些日子明砾去过苏府一趟,听下人们说苏小姐身子不适,便没敢叨扰就折回了府里去。

范明砾曾去过苏府吗?

苏葵想了想,是也没记起有人同她提起过这事,想来应该她当初为了清净便交待了下人除非熟识之人上门,不然一概以身体不适推去的缘故,底下的人便也将范明砾一同归纳进后者之中去了。

想到这,她才道:前些日子偶感风寒,担心将病气儿过给别人,便交待了他们暂不方便见客。

那苏小姐如今可已大好了?

苏葵微一颔首,已经无碍。

范明砾闻言适才换上一副放了心的表情,看向苏葵,展开一个可人的笑意来,道:苏小姐长我一岁,我便喊一句苏姐姐吧。

史红药暗暗捅了捅苏葵一把。

这小女子看似柔柔弱弱,没心机没想法的,但史红药是越看越不顺眼,什么姐姐不姐姐的,喊这么亲近做什么——

苏葵暗笑史红药跟她想到了一块去。

先前在斗百草的时候,她便发现了这范明砾不似面上来的这么无害,坏不坏她是不敢断言,但至少是个有心眼的。

且这句姐姐又无端让她想起了二人之间的某种联系——

一时间不禁有些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