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35 几句口角

335几句口角

苏葵抱着怀里的手炉,站起了身来。

她方才一直没说话没动作,现下乍然站起了身,众人下意识的都朝着她望去。

不管史红药嗓门多高齐家小姐吵得有多欢,可苏葵和范明砾才是这场争执的起源。

对于苏葵不鸣则已一鸣就堵得人哑口无言的性子,史红药眼中开始泛着期待的光芒,猜测着苏葵会说什么话——

“花也赏完了。”苏葵往亭外的梅林看了一眼,嘴角微弯,似乎根本没有因这场风波而影响心情。

或者是说,根本没将这场争执当成一场争执。

在史红药错愕复杂和众人摸不着头脑的表情里, 她转过头看向史红药问道:“快到午时了吧?”

史红药怔了怔,点了点头。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问什么时辰!

下一刻,苏葵又风轻云淡地说出了一句令她绝倒的话来。

“那该用午食了——”

是连敷衍也懒得去敷衍这毫无意义的争吵。

“可... ...”史红药见她似根本无意追究,不甘地皱着眉道:“岂不是便宜了她们!”

下一刻,却被苏葵握住了手,扯着就要往亭外走去。

范明砾呆了一呆,是也没料到苏葵会有此一举——

齐家的小姐齐瑞珠却不干了。

苏葵这样堂而皇之的对她的话置之不理,怎能叫她不气。

若说方才还是为了给范明砾‘出气’才挺身而出的话,那么现在就没那么简单了——苏葵这样的态度,把她方才所作所为所言都活活衬托成了一个笑话!

“不许走!”她一咬牙,噔噔噔几步奔了过来,拦住了苏葵的去路。

她人生的高壮,往苏葵和史红药跟前一站,双臂一展,眉宇间带着怒气,倒也够有气势的。

苏葵不禁皱眉。本想尽量平复下来的糟糕心情再度恶化。

这蛮不讲理不识好歹的性子。哪有一点儿像向珍珠——她方才可真是看走了眼。

光萼见状也忍不住黑了脸,“你快快让开,光天化日之下你凭什么拦我家小姐!”

“事情还没说清楚走什么走!”齐瑞珠理直气壮,“必须给明砾道个歉,否则别想离开这儿!”

道歉?

苏葵嘲弄的笑了一声,“我还真不知道我为何要同她道歉。”

“少跟我来这套——今日不道歉这事儿就没完!”

“你还来劲了是不是!”史红药柳眉倒立,啐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没法儿!”

转头看向苏葵,史红药反握住苏葵的手,道:“阿葵别怕,有我在这儿谁也别想动你一分!咱们就看看她能有什么本领不让咱们走!”

苏葵闻言心中熨帖。对史红药一点头,她才对着那齐瑞珠道:“道歉的前提是做错事说错话。可今日请我们过来的是你们,挑出事端的是你们,出言不逊也是你们在先。所以这歉我委实倒不得——”

“你——”齐瑞珠被她这么一说,一时倒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史红药瞪着她,“没话说了?再不让开可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颜面了!”

“我就不让!”齐瑞珠平生最恨别人威胁她,挺起了胸膛,颇有些我就不讲理了你能拿我怎么着的意思。“反正不道歉就休想我让开!”

见她这副嘴脸,史红药终究是忍不住了,气的一咬牙,松开了苏葵的手腕,伸手就朝着齐瑞珠推搡而去。

齐瑞珠惊呼了一声,险些就从亭阶上跌落下去,堪堪稳住了身形借机抓住了史红药的襟领。

“你竟然敢推我!”

“我推的就是你怎么了!”史红药打起架来自带一股狠劲儿,虽是被齐瑞珠抓住了襟领但两只手却不闲着,朝着齐瑞珠的脸上抓了过去。

齐瑞珠扭脸一躲。史红药挠了空,转手却一把抓住了齐瑞珠的发髻,手下不留情的狠拽着。

齐瑞珠疼的吸了口气。

苏葵才从这突发的转变中反应过来,便觉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急急地摇晃着道:“苏小姐,你快快拦住她们啊!”

回头一看,正是吓得花容失色的范明砾。

苏葵不着痕迹地推开她的手,刚想劝阻史红药住手,却听周围人受惊的声音此起彼伏,一转头就瞧见了异常凶险的一幕。

不知是史红药推得齐瑞珠,还是齐瑞珠拽的史红药,眼下只见二人互相挟制着朝着亭下倾倒而去!

苏葵伸手去拉史红药,堪堪扯住了一方衣角,幸得光萼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扶住了史红药的身形。

史红药大致也是吓到,也无暇再去跟齐瑞珠厮打,无意识的就松开了齐瑞珠,可这一松不要紧,松完她就发现了不对劲——

她这一松手,齐瑞珠就相当于失去了稳住重心的依持。

“通!”地一声坠地的浑厚之音响起,眨眼间,齐瑞珠已经跌落在了亭外。

众人皆是惊住——

“齐姐姐!”范明砾脸色一白,提着裙衫惶然地奔了过去,那跟她们一道来的两名小姐见状也不敢再在一旁观望,急急地朝着齐瑞珠小跑了过去。

齐瑞珠疼的龇牙咧嘴。

她一把挥开了想要扶她的范明砾几人,动作还算利落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

也不知是皮糙肉厚还是她运气好,看这一气呵成的动作竟是一点事儿也没有。

“齐姐姐,你没事儿吧!”范明砾忐忑不安的看着她,精巧的五官因受惊的缘故皱成了一团。

可她话刚说完,就见齐瑞珠解开了披身的狐裘,狠狠地甩在地上,将两只袖子撸的老高竟也不怕冷,气赳赳地就朝着史红药苏葵她们大步行了过去。

看那咬牙切齿的表情像是要将人撕碎。

这姑娘... ...真是有够带劲的!

一干人包括史红药都是看呆了眼去。

一眨眼的功夫,齐瑞珠就来到了她们眼前,二话不说就朝着史红药扑去。

苏葵却快她一步挡在了史红药身前,一把攥住齐瑞珠的手腕,冷冷地道:“这事因我而起跟她无关,想干什么冲着我来。你既然执意这么闹下去。我今日就奉陪到底!”

“哼!”齐瑞珠也不知怎地就生了这么一身力气,轻而易举的摆脱了苏葵的钳制,不屑地看着削弱的苏葵道:“我不想跟你动手,免得叫人觉得我欺负你!要打让她来跟我打,不然你今日就道个歉了事,我也不追究你们合力推我害我跌倒一事!”

“跟她这种蛮不讲理的人废什么话!”史红药啐了一声,想再上前却被苏葵伸手拦住。

苏葵看向呆呆的站在亭外一脸无辜的范明砾,眼底闪过一丝冷厉。

刚欲开口,却听人群里传来一阵混乱惊动的声音。

举目一望,她登时就傻了眼。

“... ...”

齐瑞珠见二人都忽然缄口。下意识的就朝着身后望去。

瞳孔却是一缩,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凝住。

有披着大氅的男子正负手信步走来。身形伟岸而欣长,沉静的脸庞透露着刚毅和冷峻,浓密的眉下一双幽深的眸泛着淡淡光芒,高挺的鼻梁和绝美的唇,通身上下每一处,每一个动作无不是散发着尊贵和凉意。

让人不敢直视,偏又舍不得移开视线。

齐瑞珠呆呆地看着似从画中走出的男子。一时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她从未瞧见过此等好看的男子。

不知是谁先认出了人,喊了句“参见皇上”,周遭看热闹的众人才急慌慌地给来人让出了一条道来。

参差不齐的行着礼。

范明砾心跳犹如捣鼓,心湖之中有不可遏制的情愫飞快的蔓延。

说来,这还仅仅是她第二次见到他。

却已经无可自拔。

起初,她是自认为配不上这样高高在上的人,对于进宫更没抱希望。

可世事总是出人意表——被他亲自选定入宫,还是稀缺的两个名额其中之一。

一旦有了希望,便想要的更多。

苏葵只起初看了他一眼。便飞快的低下了头去,扯着还未能反应过来的史红药步至亭下,跟着众人一道行礼。

“平身。”

“谢皇上。”

觉察到他的目光投来,范明砾极力克制住一颗过于欢愉的心,垂下了头去。

“所为何事?”

他将目光移到苏葵身上,确定了她并未受什么伤,才徐徐地开口。

范明砾抢在前头答道:“回皇上,是臣女一时失言惹了苏小姐不悦... 一来二去这才起了几句口角。”

起了几句口角?

齐瑞珠那副像要上阵杀敌的阵势,任谁看了也不信是口角那么简单。

见众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她望来,齐瑞珠才觉尴尬,讪讪地将袖子给捋了下来...

“哪家的小姐——”慕冬淡淡地问,却还是叫齐瑞珠身形一抖,不寒而栗。

“回皇上...臣女家父是宗人府副理事齐三思。”

“呵...”史红药闻言不由低笑了声,附在苏葵耳畔道:“区区一个从五品的宗人府副理事,竟也能教出个如此嚣张跋扈的女儿来,真是了不得!”

苏葵掐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乱说。

“齐三思教女无方,罚半年俸禄。”

身后跟着的便衣太监闻言应下,“是。”

罚个俸禄,也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