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51 阑珊处遇故人

351 阑珊处遇故人

然而只这一个模糊的剪影,却叫少年现出了思索之色。

片刻之后,收回了目光来。

端起大碗儿装的荞麦茶,吃了几口。

他才低低的自语道:“怎么可能会是她呢——”

这么久都杳无音信的一个人怎会突然出现在了这兵荒马乱,随时变天的汴州。

且好似还是以一个贵家小姐的身份出现。

想起记忆中的那张脸,他不由摇了摇头暗笑自己今日实在是糊涂透顶了。

四月初九,汴州城迎来了一年一次的篝火节。

当日晨早,苏葵洗漱完罢,早食都不及去用便去了宣弘宫。

宣弘宫是慕冬的居殿,休寝和办公都在此处。

苏葵恐他又早早的出了行宫去,才这么一大早过来。

因有特允,若非慕冬正在召见下臣,其余的时间里她出入宣弘宫是不必经过通传的。

殿前的侍卫对她行了礼,苏葵便提步行了进去。

“陛下现在何处?”

正殿中的宫女闻言恭敬地垂首,答曰:“回苏小姐,陛下现在御书房。”

苏葵点了头,朝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御书房的门未关,门前守着八位着束甲的御林军。

一道欣长的身影立在房中那架足足占去了一面墙的体积的乌木书架前。

苏葵见他似乎不甚忙,脸上浮现了清浅的笑,朝他走了过去。

“一大早的过来作何。”

苏葵见他头也不必回,便知道是自己,笑着问道:“陛下怎知一定是我?”

“不然还能有谁。”

慕冬的声音并不清澈,也算不得深沉,而是像一把放置了许久的古琴,久经寒冷侵蚀却仍旧带着说不出的平静。

苏葵笑嘻嘻地走到他旁边,见他双手翻出一本书看了眼却又搁回原位。“陛下在找什么书吗?”

“恩。找到了。”慕冬抽出一本略显陈旧的蓝皮书籍,适才看向她道:“今日怎想着过来了?”

“...往日里也不是我不愿过来,而是怕打搅陛下。”苏葵撇了撇嘴,眼中却仍旧带笑。

“该忙的的大致忙完了。”

余下的就需要等了。

“陛下猜一猜今个儿是什么日子?”

慕冬见她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嘴角不禁也蕴涵了一抹笑。抬手替她扶正了鬓边的白玉簪。边道:“四月初九。”

苏葵不雅地翻了个白眼,倍感无语地道:“是篝火节好不好——”

慕冬想了想,好似在汴州是真有这么一个节来着。

不过他向来不关心这些。一时倒没想到。

“你来此便是来提醒我今日是篝火节?”

苏葵嘿嘿一笑,抬头看着他,直截了当的道:“...陛下今日既是不忙,晚膳过罢咱们一同去看篝火好不好?”

“篝火,有甚好看的?”

慕冬问罢似不解的看了她一眼,让苏葵一时哑然,唇边的笑也有些凝固。

她不禁心道,...什么叫,篝火有甚好看的?重要的不是篝火好不好看而是跟谁一同去看好不好?

拜托。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情调?

脑海里的另一个声音适时的开口道:话说回来,他的确是真的不懂情调为何物... ...

苏葵只觉心中的热情腾然熄灭了大半。

那点仍旧残留的火星却挣扎着不甘就此凋零,她强自稳固着脸上的笑,“听说有篝火舞,可以自己动手烤肉,还有射灯赛...”

越往后说她便觉得越没了底气。这些东西吸引吸引堆心倒是可以的,但之于慕冬而言似乎没什么大希望。

想了想,她又道:“我还听说,也有许多别国的商旅慕名而来的。”

“嗯?”慕冬点头,口气却是疑问。

苏葵见他总算提起了点兴趣。忙道:“我认为总有些人喜欢浑水摸鱼,打着来参加篝火结的旗号装扮成普通的商旅来打探消息,若是能逮住一两个的,应当也可以问出点什么来。”

她话没说透,慕冬却是听明白了她话中的那“有些人”是哪些人。

他面色仍无什么起伏可言,苏葵一时也摸不透他是否‘上当’或是明知她在耍弄小心思,却是否愿意上她这个当。

“若到时当真无事,便同你出去凑凑热闹。”

苏葵闻言眼中堆满了笑,伸手示意要跟他击掌,“一言为定——”

余辉将整座汴州城笼罩了起来,远远看去,汴州城犹如是在这广阔无垠的边疆之上酣睡着的一头小兽,安静无比。

然而入了城便能发现,此刻的汴州城中热闹非凡。

若说汴州人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便要数“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个豪放潇洒的心性,纵然此刻边疆垂危,但也丝毫没有影响他们正常有序的生活。

仗打不打,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就算要打,那也不是今天的事情。

这个现象,或也同皇帝御驾亲征有些关联,一想到连皇上都同他们一起站在了前线,汴州人们便越发的放宽了心。

篝火节设办在汴州城内的戚庙山下。

美酒鹿羊肉等相继被运了过来。

各处已经支起了火架,就待天黑篝火会正式开始添一把火点烧起来。

有骑马的汉子,坐马车的小姐,更有步行的群人相继抵达了过来。

本广阔无垠的山脚很快演变成了一副人声鼎沸的画面。

最后一丝昏黄的光线消失在天地之间。

一辆外表寻常无奇的马车驶近了戚庙山下。

不多时,便停稳在人群之外不远处。

自马车中走下来的是一男一女,男人身材伟岸不凡,内里着了件白色窄袖衣外披着件鸦色大氅,女子身披了件天青色的披风。

二人的衣角被山风拂起,恍若天外来客,远远看去似随时可同山脚的景色融为一体。

堆心上前刚欲行礼,却忽然想起今日临出门前苏葵的交待,今日慕冬是微服出来。不宜张扬,便强自忍下了要行礼的冲动,直见着二人并肩朝着人群中走去,她仍旧觉得这个礼不行始终浑身不得劲儿。

屏儿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走吧。”

堆心这才随她跟了上去。

今日风向甚好。刮得刚巧是西南风。被戚庙山这座巍峨的大山一挡风力便化去了大半,待吹刮到这里便让人只觉是微风拂面,但毕竟是塞边的夜风。总也带有几分凛冽之感。

“昨个儿听棋同我说起篝火节,我原本还以为这篝火节当是与灯湖节多少有些相似之处的,现下当真过来了才觉是截然不同的。”苏葵边走边说道,脸上是新奇的神色。

慕冬抬眼望向前方簇簇篝火的映照下恍若晚昏的情景,道:“汴州近大漠,风土人情与王城差之甚远,若换做王城来办这篝火节定是全无氛围。”

苏葵赞同的点点头。

其间,果真是有不少身着奇装异屐的男女,但其中是否真有苏葵所说的类似别国奸细的人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他们脸上没有刻上‘我很可疑’几个字。

慕冬似也无心去观察他们,目不斜视。

苏葵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指地道:“怎么,不办正事了?”

“今晚无事要办,只陪你。”

慕冬垂下眼来看她,猛不迭地撞入了一双翦水秋瞳中去。只见她一张精致的脸庞在灯火的恍映下显得格外娇艳,眸中同是灿然生辉。

他目色紧了一紧,抬手将她的帽兜拢上,把头脸给遮了大半。

且还一本正经地道了句:“此处风冷,莫要摘下。”

苏葵刚想说‘我不冷’。话到嘴边却停了下来,换成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哦——”

“陛下何时竟变得这般小气了?”她转过了身去,不再看他,嘴角的笑却飞扬。

也不知是不是深谙越抹越黑这个道理,慕冬倒没去辩解,只幽幽看了看身侧那口无遮拦的小女子一眼,心里琢磨着何时有机会定让她好好尝一尝他的‘小气’之处。

点燃的篝火绕成了一周,通亮的火光将浓重的夜色驱散,似要将咧咧冷风也烤炙的温暖起来。

有一些汉子围着篝火喝着酒烤着肉,嘴里哼唱着不知情的歌谣。

“豪情义啊,比天高!”

“忠肝义胆至死不改——”

“好风好梦好酒好义气!”

“... ...”

他们的声音带着边塞特有的沧桑和粗犷,豪爽而又燎亮,虽偶有走音,但听来却是十分有滋味。

听棋找好了位置,又给苏葵和慕冬铺好了软厚的垫子。

征询了慕冬和苏葵的意见,才同堆心去取烤肉的工具。

为筹备这篝火节,城中早早便有许多人上山围猎,这山上的野味几乎今日都可尝到,价钱也压的很低,是只为尽兴。

“再拿一坛酒过来。”

苏葵含笑吩咐道。

听棋迟疑地看了慕冬一眼,见他微微颔首,才恭声应下。

苏葵将两只手伸了出来,在火边烤着。

芊芊玉指在火光的倒映下,现出近乎透明的颜色。

苏葵酝酿着情绪,为接下来要跟慕冬说的话做着心理铺垫。

她收回了一只手来,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带着凉意的匕首,嘴角微微含着笑,转脸看向慕冬。

“陛下可还记得两年前西山一行,曾经——”

她话还没说出来一半,便被一道响亮而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思路。

“天呐!阿葵...是阿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