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待作年芳

378 归程

379 如果我好好的

两章合为一章,新书《悍女茶娘》满地打滚儿求收藏推荐啊

一行浩浩荡荡的队伍入了视线。

金黄色的龙撵,纱帘轻垂,撵中情形若隐若现,看不仔细。

苏葵觉得心脏似要跳了出来。

原本准备好的话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剩下满心的喜悦和不知所措。

视线紧随着那龙撵移动。

龙撵之后紧随着的两架步撵,一红一紫,珠帘掩之。

珠帘被一只素手拨开,往外瞧了一眼便放下。

苏葵心中一个咯噔。

那是——向珍珠?

略显奇异的肤色,和成熟了许多的面孔……

她,怎会在这里?

想到一种可能,苏葵脑中顿时炸开。

周围没人敢出声,越发的寂静,除了御林军踩踏的脚步声之外,她心跳的声音如雷般震耳。

忽然,一声稚嫩的童音传了出来。

口齿不怎么清晰,加上声音不大,便没听清说的什么。

但已经足够苏葵震撼了。

那声音,是从向珍珠乘坐的步撵中传出来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施礼。

苏葵脚下一个趔趄,脑中顿时空白了起来。

松尾一把扶住她,却惊觉她浑身冰凉。

一队人马渐渐行远。

龙撵之中,慕冬心口倏然一阵无律跳动。

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难以言喻的空洞感从心口开始蔓延,很快遍布了四肢百骸。

他蓦然挥开了纱帘。

随行的太监忙地示意人停下。

“陛下有何吩咐?”那宦官垂着头恭敬地询问道。

慕冬未言,望着城外烟雨中的青山。眼中忽然浮现了几许怅然失措的神色。

“无事,走吧。”

宦官一愣。随即应下,“是。”

紫色撵中,欧阳明珠轻声道:“皇上怎么了?”

向珍珠似在失神,未有听见她的话。

这两年来,她渐渐明白了,有的人即使不在了,却好像从未离开过……

每年的八月初七。苏葵离去的日子,她的心没有一刻能安静的下来。

她现在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趁机窃取了别人幸福的贼……

她现在,真的是后悔了。

每日每夜都活在良心的谴责中。

这些日子下来,她看清楚了这个铁血帝王的无悔心。却越发看不清自己的心。

对于慕冬,她是真的爱吗?

还是说,只是一场在年少中匆匆埋下的情愫,越得不到的便越想得到……

欧阳明珠见她脸色有异,眼中闪过思索之色。

膝边的女童扯了扯她的衣角。奶声奶气地道:“母妃,我们又要去龙华寺看水玉雕的那个美人姐姐吗?”

欧阳明珠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小声点儿……若被你父王听到,你就看不到了,知道吗?”欧阳明珠诱哄着,尽量将语气放的平缓。

女童睁着乌亮的眼睛。点着头。

欧阳明珠见没人注意这边,适才松了一口气。

皇上倾尽各路奇人异士,在龙华寺后山建了一方天池,池中养了一尊晶莹剔透栩栩如生的水玉人雕。

日日有高僧作法。

每当祭日皇上便会亲临,以龙血喂养……

这种上古秘术,多违背世间常理,天地循环,故向来为人们所忌讳。

别人只当每年八月初七皇帝亲临龙华寺是为子民祈福——

想到那尊雕塑,欧阳明珠打了个冷战,不敢再多想下去。

雨水渐渐增大,行人都匆匆地离去。

苏葵面色惨白无任何血色,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设想了几万种与慕冬再见的情形,好坏皆想过,却偏偏没有料到这一种。

忽然觉得失去了方向,她现在,该怎么安置自己……

松尾随意在城中找了个客栈。

苏葵从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松尾问不出什么来,干脆便不问了。

“你先把衣服换下,将头发擦干——”松尾将她送到房中,塞给她一条毛巾,无奈地道:“我下去给你叫饭菜上来,快擦一擦,别等染了风寒!”

半个时辰过去,松尾适才端着饭菜回了房来。

却见苏葵还维持着他离去时的模样和姿势,连木然空洞的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

发丝和衣角的雨水滴打在脚下。

“姐!”松尾不由提高了声音,皱眉道:“你究竟怎么了!开始不还好好的吗?你倒是开口说句话啊!”

真是急死人了!

苏葵似被他这声吼给吼回了神。

怔怔地抬起头来。

神色是说不出的彷徨和失措。

这客栈一住便是三天。

直到第三天,苏葵才愿意开口说话,也开始将松尾的话听了进去。

“说是苏丞相身重奇毒,只有广阳骆家里养得那味药可以医治,好像是叫什么仙人草之类的……所以当年苏丞相便直接被人送去了广阳,至今还未回过王城。”

“苏将军也每年都会过去一趟,今年便于半月前刚启程去广阳——”

松尾将打听来的话一字不变地告诉了苏葵。

苏葵心中有诧异,有庆幸。

诧异的是她当初竟还不知道苏天漠身重奇毒一事,庆幸的则是寻到了解药。

“姐姐。我们现在是回苏府等着,还是也去广阳啊?”

苏葵脸色有些踌躇。

松尾见状,忙道:“不然咱们也去广阳好了。苏伯父如果见到姐姐,说不准一高兴病就全好了!”

苏葵闻言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来。

松尾这话虽然夸张。但也有那么一点道理,苏天漠这几年来,为她的事情定然是日夜难眠吧……

“反正到时苏伯父的病好了,我们也可以再回来啊!”

松尾毕竟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这几日琢磨下来,再通过外面听来的消息,想到苏葵便是见到皇帝之后才如此。便猜到了原因。

这才一心劝着让苏葵暂时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苏葵静默了半晌,终也点了头。

她现在的心还是很乱,说放下,她自认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

接受现状?

她自认还是做不到,至少现在真的做不到。

别人也就罢了,可那人是向珍珠,偏偏是向珍珠……

老天可真是爱开玩笑……这一场玩笑,便将她全盘打乱。

所以。不如暂时先离开。

好好的想一想。

心中有了决定之后,再回来。

亦或者,再不必回来……

半年前,她怀着满心的欢喜回王城。

四个月后在城门前,她觉得整个人都被失望和彷徨所淹没。似乎,再也没了以后可言。

而半年后,她坐在这里安静的回想,觉得现在,似乎也没她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只是,心口的位置缺了一大块。

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填不进去。

半月前,她来到了骆家。距离她离开巫谷,刚巧是半年的时间。

“啪!”

一声脆响响在她头顶,苏葵瞪着眼回头。

骆阳煦收回手来,似乎刚才敲苏葵的人不是他一般,他眸中含着清冽的笑,道:“走,去后塘凿冰钓鱼去。”

“不去,外头那么冷。”

苏葵想也不想便摇头道。

外面,还在下着雪。

骆阳煦似乎也没打算理会她的意见,径直将人从椅上拉了起来。

“这回可别说我没告诉你放鱼饵——”骆阳煦坐在亭中手持着鱼竿,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苏葵将鱼竿别在了石栏上,一副不敬业的模样,闻言转头瞪向他。

却见他脸色有些白。

“不然咱们改日天晴好了来钓吧,你这样,没关系吗?”

骆阳煦目光仍旧定在垂下鱼线的冰洞处,扬起嘴角一笑。

“说你外行吧,冰钓就得挑天冷的时候,天一晴冰都化去了,还有什么乐子。”

苏葵闻言皱眉,“可你的身体——”

骆阳煦打断她的话,“别成日把我的身体挂在嘴边,说的我好像真的活不成了一样。”

“……我哪里是哪个意思。”苏葵低低地说道,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见他面上仍旧是笑,便转回了目光去。

拿起了鱼竿,也聚精会神地钓了起来。

“倘若我真的活不成了,那更得及时行乐才行。”

好半晌,骆阳煦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瞎说什么呢!”苏葵虎了他一眼,“别打着这个旗号来给自己的**寻借口啊。”

“**?”骆阳煦转头看向她,“我还真想就**一回。”

苏葵不以为意,嘁了一声,忽觉手下一阵晃动。

她眼睛一亮,喜道:“好像上钩了!”

骆阳煦便教她该如何收杆。

半个时辰下来。苏葵竟也钓了三只上来。

“原来钓鱼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枯燥。”苏葵大有成就感地感慨了句。

骆阳煦已钓满了一小木桶,见她这么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不由失笑。

“有些东西就是如此,你不亲自去尝试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的滋味好坏与否。”

亭外鹅毛大雪纷扬而下。落在冰面上,化去七分。留下的三分凝在冰上像是一层白霜。

“就像是,你不尝试着放下,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难以放下。”骆阳煦将目光放得有些悠远,“苏葵,放下他吧。试一试。”

苏葵面色微凝。

直到鱼儿挣脱了鱼钩逃走,她才猛然回神。

骆阳煦似叹了一口气,极轻。漾在冷冽的空气中,不留痕迹。

连续五六日下来,天色终于放晴。

苏葵推着苏天漠走在后花园的甬道上,苏烨负手走在一侧。

三人面上都带着浅笑。

一家人呆在一起。曾经,这是个不可实现的奢望。

“我后天回王城。”苏烨开口说道,看了苏葵一眼。

苏天漠点头,“是该回去了,别耽搁了公事。王御医说了我这毒要全部清除,少说也还要五年的光景,以后若是抽不开身,便不必过来了。”

苏烨闻言假笑了声,道:“好么。现在开始赶我了?往年也不见您这么说——这可真是有了女儿就不要儿子了啊!”

苏葵在一旁煽风点火,“没错,你是该走了,我跟爹这么久没见,哪儿有你说话的份,你还是早早回王城去吧!”

“你这丫头,变脸比翻书还快!几年没见这挑拨离间的坏习惯怎还没改?”苏烨佯怒道,伸手便要去敲苏葵的脑袋。

苏天漠背后像是长了眼一样,伸手把他的手挥去,“我闺女我都舍不得打,你这臭小子哪儿来的资格动手动脚!滚一边儿去!”

苏烨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拉着哭腔说道:“爹!您偏心偏的是不是有点儿太明显了啊?”

苏天漠一瞪眼,拿出了以往的架子来:“老子就是偏心,你不服?”

“服服服!”苏烨忍着笑道:“我哪儿敢不服您呐!”

苏葵哈哈地笑开。

一抬头,却见松尾跑了过来,一脸急色。

“怎么了?急急忙忙地作何?”

“方才骆大哥教我算账的时候……忽然又咳血了!”松尾边跑边道:“我这正要去请苗大夫!”

几人神色一震。

苏天漠即刻道:“快去看看!”

大将军王大半生金戈铁马,晚年却失了独子,这个独子仅仅留下了一个儿子,便就是骆阳煦了。

骆阳煦三岁之时,父母便双双惨死,是被仇家暗害,年幼的骆阳煦也险些因此丧命,勉强保住一条命,却落下了个不治的后疾。

大将军王也是因为此事而提出了卸官回乡。

别看骆阳煦起初接触时看似健朗,实则也是个自小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

一般的大户人家普遍都爱养花弄草,以彰显风雅之情,而骆家闻名的不是花园,而是一座药园。

各种稀有的药材应有尽有,即便是不适宜当地气候的,也都养的好好的,消耗的财力物力数不胜数。

然而纵然如此,也无法根除骆阳煦的病。

听罢苏天漠说的这些话,苏葵略有些出神。

“起初以为是能医好的,这些年来也很有起色,可不知怎么,自从三年前他王城一行,回来之后便莫名加重了许多,药石无效……”

她耳边回响着骆老爷子这句沉沉的话来。

骆老爷子这下半生都将心思搁在了骆阳煦的身体上,现在,他能用上了“药石无效”四个字……这意思,已经再明确不过了。

骆阳煦连续昏迷了三天三夜。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苏葵坐在桌边,正单手支着下颌发呆。

他嘴角溢出一丝虚弱的笑。

睁开眼睛便能看到她,真好。

他从没想过这样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竟会让他觉得如此满足。

“在想些什么……”

苏葵闻言蓦然转回了头来,见他醒了,脸上顿时现出笑意来。“你觉得如何?可有哪里不舒服?”

骆阳煦轻轻摇头。

“睡了一觉,觉得很好。”

苏葵听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忽然觉得鼻子发酸。

“什么叫睡了一觉,你可知你这一觉……”余下的话,她再也说不出口。

骆阳煦又笑,眼睛都弯了起来,问她,“你怕我就这么死了?”

这个人,总是能以这么轻松的口气来谈论生死。

苏葵压下心口泛起的情绪。道:“你可没这么容易死!”

“为何?”骆阳煦挑眉看她。

“因为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像你这种祸害中的祸害,命硬着呢。”

“哈哈哈……”骆阳煦赞同的点头。

骆阳煦清醒过来的第二日。苏烨便要上路回王城了。

骆老爷子和苏葵,苏天漠将他送出了骆府。

“可有什么事情要我传达吗?”随从替苏烨牵来了马,苏烨倒没急着上马,看向苏葵问道。

苏葵摇了摇头。

苏烨看了她好一会儿,适才也只是叹了口气。翻身上马。

“等一等。”苏葵忽然叫住他,几步走到他身边,抬头看向他道:“别告诉他。”

“为什么?”苏烨皱眉,“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回王城?”

他了解苏葵,知道她根本放不下。

苏葵摇摇头。“如果要说,我想亲口告诉他。如果不必说,那为何还要打扰别人。”

这三年来,即便没有她,他不还是活的好好的吗?娶妃生子,君临天下。

或许,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重要。

他的生命里,有她没她,也并无太大的区别。

是她把自己设想的太不可或缺。

苏烨静默了片刻,终也点了头。

将苏烨送走之后,苏葵推着苏天漠回了院子。

“爹知道你性子倔,但很多事情,若是错失过去,便是一辈子了。”苏天漠语重心长地说道。

苏葵倒茶的动作未有停顿,只问道:“错失有时不是世人能控制得的,若是已经错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呢?”

“你确定真的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吗?”

苏葵不语。

苏天漠叹了口气,道:“若真的再无可能,那便舍下吧。为了一个认定了再不可能有结果的人诸多劳心,委实不值得。爹可不想见你一直这样下去——”

苏葵轻轻点头:“我知道……”

也许是在巫谷里待得久了,苏葵觉得,今年的除夕格外的热闹。

骆府上下张灯结彩,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色。

“爷爷,您教我的我都背熟了,家训也抄完了,今晚可以出去看焰火了吧!”松尾一身宝蓝色缎袍,身量似又长高了不少,眉目间带着笑问道。

十日前,骆老爷子办了场热热闹闹的认亲仪式。可是在广阳城中炸开了锅,成了一桩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事情。

骆老爷子思虑周全,对外宣称松尾是他失散在外的旁支后代,将人认回族谱,改名骆松帷。

松尾是同骆阳煦,还有骆老爷子十分投机,很得骆老爷子青眼,时常将人逗得开怀大笑,骆老爷子一生识人无数,看人精准,又是个做事极风风火火的,所以当骆阳煦将这事提出来的时候,骆老爷子当场便拍案定下了。

松尾失去了至亲之人,现下能有这么一个家,苏葵自然乐见其成。

今晚除夕,广阳是也有场焰火大会,而这场焰火大会的筹办者,则是有着广阳一方之主之称的骆家了。

一行人用罢了晚食,带了几个随从便出了府。

一场热闹无比,璀璨绝伦的焰火大会苏葵似没看进去多少。

果然,心里装着事情,眼里便就看不进东西。

松尾推着苏天漠并着骆老爷子几个人行在前头,多数人都识得骆老爷子,对他都是既尊重又仰慕,故在这喧闹拥挤的环境中,总有人自觉的给他们让着道儿。

骆阳煦今日的脸色看起来尚可,也不知是不是被这绚丽的焰火给染就了颜色。

“真的不打算回去吗?”

苏葵不知该怎么回答,扯开了话题,道:“怎么,你就这么急着赶我走?”

“我哪里舍得赶你走,我昨日还梦见你成了我骆家的媳妇儿呢……”他转过来头看着苏葵,黑耀的眼瞳中注满了笑意,却没有以往的轻浮。

苏葵被他眼中的认真盯住,略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假笑了两声,开着玩笑道:“我可不敢嫁你,否则只怕要被你们广阳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组队给暗杀了。”

骆阳煦却不笑,似没听到她的话一般,大约是走了十多步的时间,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我好好的,我想娶你为妻。”

话语很平静,口气很淡,却平白让人觉得有些揪心。

苏葵一怔,抬眼看向骆阳煦,却见他正仰头看着绽放在夜空的焰火。

几束不同颜色的烟火轰然绽放,将他的眸子照耀的烨烨生辉,像是有无数颗星辰在闪烁,带着不甘与无奈,藏着世间所有的温暖与薄凉。

苏葵忽然觉得,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紧接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荡漾在心口,窝心极了。

她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所有的措辞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她只是觉得……分明不应该这样的。

“骆阳煦,我……”

骆阳煦忽然收回了视线来,伸手挡在她唇边,道:“我随口一说你别当真,纵然我好好的你也不会嫁我。你该知道我不乐意见你同情我。”

“谁要同情你了,我又没说要嫁你。”

“那最好了。”骆阳煦将手拿开,勾唇一笑,提步走在了前面。

笑意在渐渐的消退。

他只是怕,她真的说出了口,他便无法拒绝了。

他真的不敢确定……

即便明知是同情,他也不敢确定。

轮回更迭,不过也就一场烟花,何苦再牵扯他人。

也罢,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