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1章 食物中毒事件

第1章 食物中毒事件

……

这是在开往华夏东部江南省宁城市的火车上,火车已经行驶了一天一夜了,距离目的地宁城也已经越来越近了,车厢里变得有些嘈杂了起来。尐?χ說?箼5?手5?5打ち

有的人在忙碌着收拾东西,有的人则是打着牌、吹着牛,或是几个不听话的小孩子尖叫着玩闹着。

咔嚓咔嚓的声响在继续着,火车呼呼的向着前方奋力的奔跑之中,而那个非常年轻的男孩则只是静静的看着外面那绿油油的田野,似乎对车厢里的嘈杂似乎不在意。

他的行李也简单,一只简单的行李箱和一只老旧的有些年头的军绿色背包,其他就什么也没有了,就连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只是一件明显地摊上买来的十块钱一件白色T恤和黑色的裤子配上一双土黄色的球鞋,活脱脱一个山村里出来的山娃子。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林昕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同龄人却给她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是长相?

显然不是,他长的很普通,只能说是正常的五官摆在一张正常的脸上,最终还是非常正常的样子,并不属于帅哥的类型。

是气质?

对,就是气质!

一种让人看了觉得非常舒服的气质,不是山村的那种纯朴、善良,而是一种……林昕说不上来了。

……

这个男孩叫做白岳,今年十七岁,即将成为宁城大学的一名学生,同时也正如林昕所认为的那样,他是一个从山里出来的孩子。×?s!尐5说5箼5首发

一个真正的山里孩子,在之前的十七年之中,他从没有离开过大山,甚至于除了老头子之外,他十七年之中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

对面的那个女孩已经注意了他很久了,那种眼神让他非常的不舒服,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老头子从来都没有教过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火车依然在向前行驶着,车厢里依然还是那样嘈杂。

呕!~~~

可是突然,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确切的说,是一个乘客突然之间呕吐了,而且还是距离白岳的座位这里只有三四米的位置上。

就看见那一大滩令人作呕的呕吐物全部都喷在了那个并不是很大的小桌子上,这样的场面顿时让周围的乘客愤怒的吼叫了起来。

林昕显然也被这样的一幕给吓住了,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不自然,对于爱干净的女孩子来说,这样的场面就是看一眼她们都会忍不住要呕吐的。

白岳只是简单的瞟了一眼,顿时眉头一锁,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有起身。

可是,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就在这个男人之后的一分钟左右。

呕~~~

又有一个乘客突然之间呕吐了,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不自然。尐?χ說?箼5?手5?5打ち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后面的第三、第四、第五……这一节车厢一下子出现了至少二十个人在痛苦的呕吐着,那刺鼻的味道顿时让车厢里的乘客们都捂着鼻子冲离了这一节车厢。

而这个时候,列车上的乘务员也被这边的突然情况给惊动了,纷纷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不过,当他们进入这节车厢的时候,就看见那二十来个人都伏在桌子上呕吐不已,而且表情显得非常的痛苦,整节车厢的乘客都跑光了,厄,还剩下一个……

说实在的,遇到这种情况,这些乘务员估计也是第一次,居然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他们食物中毒,你们最好找医生来看一下!”

就在他们手足无措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山里孩子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就继续观赏起了车窗外的景色了。

乘务员们愣了愣,一次性出现二十多个这种情况的乘客,已经不能够用巧合来形容了,食物中毒似乎是唯一的可能,便立即去找列车长广播寻找医生。

此时的林昕,就躲在旁边车厢的边缘,刚还在奇怪那个山里孩子怎么没有出来,耳边就传来了那个男孩的声音。

食物中毒?

他怎么知道的?

林昕不由得纳闷的想到,好像那个男孩连看都没看过那些人,怎么就知道食物中毒了呢?

难道是他做的?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林昕已经注意这个男孩很久了,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他的位置,甚至于吃饭都是从他那个包里面掏出的一块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饼啃啃就完事了的,就连喝水也是喝的他那个老式军用水壶里装的水。尐?χ說?箼5?手5?5打ち

林昕的好奇心不由得就被这个男孩给吸引住了。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列车上有人食物中毒,如果哪位旅客是医生的话,请到十五号车厢,谢谢……”

很快的,列车上就想起了这样的广播,只不过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却并没有医生出现,似乎这一列火车上都没有医生。

“小伙子,你有没有办法救他们?现在距离下一个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我怕他们熬不到那个时候……”

左等右等都没见医生出现,乘务长这下子着急了,便看到那个依然静静的坐在车厢里的男孩子问道。

那二十多个呕吐不止的乘客,此时的情况已经相当痛苦了,身体都开始出现不正常的**,甚至于呼吸都开始变得相当艰难了,看样子多半是坚持不到下一站了。

白岳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

就看见他从他那个让人看得都忍不住想要嘲笑的军绿色背包里掏出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从那个小瓷瓶里倒出了一枚黑黝黝的弹丸。

“你把这颗药丸用水泡开给他们喝下去就没事了……他们可能会严重腹泻,你们最好准备一下!”

白岳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便又不再说话,继续观赏车窗外的景色了。

那乘务长看着手上的那一枚黑黝黝的,大约指甲那么大的圆形药丸,心里不免有些犹豫,可是一看那二十来个表情痛楚的乘客,就只好摇了摇头,去接了一大瓶水,然后将那药丸泡在水里,就看见那药丸入水即化,整瓶水都变成了一种怪异的黑色汤汁。

这个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好和其他几个乘务员一起忍受着那种让人作呕的怪味依次给那些乘客灌下了这种黑色的药汁。

还真别说,当那些乘客喝下这种药汁之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就舒缓了不少,同时呼吸也顺畅了不少,意识也开始缓缓的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咕嘟咕嘟……

几乎是先后差不多的,乘务长和几个乘务员都听到了这些乘客们的肚子突然发出了这种怪异的声音,在一回想到刚才那个年轻人说的话,立即搀扶着这些已经已经呕吐的脚都软了的乘客去了车厢上的厕所那边了。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算是彻底的作罢了,而趁着这个时间,那些乘务员也只能够忍耐着那种令人作呕的刺鼻的味道把那些呕吐物都打扫干净了,所有的车窗都打开散气味,只不过这个味道太厉害了,一时之间还是不可能完全散的掉的。

可从始至终,那个男孩都是静静的坐在他的位置上,挪都没有挪一下屁股。

而林昕从始至终都将这件事看在眼里,对于他那个好像很神奇的军绿色的背包非常的感兴趣,似乎里面什么东西都能够掏的出来,尤其是那个装着刚才那种黑乎乎的药丸的小瓷瓶更是兴趣非常。

乘客们陆陆续续的都回到了车厢里,那些食物中毒的乘客已经被安排到前面相对空旷一点的车厢去休息了。

“你好……”

林昕又坐回了她的位置上,立即伸出了她那白嫩嫩的小手非常友好的表示道。

白岳回过头来,很是诧异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孩,长的还挺好看的,脸上的笑容也让他看着非常舒服,只不过对于她伸手的这个动作显得相当的纳闷,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可白岳还是非常客气的也伸出了手,但是却并不是握住林昕的手,而是距离大约五公分的样子,两只手都傻愣在那里,然后非常客气的说了一句“你好”,说完之后就又收回了手,然后继续眼睛望着车窗外,似乎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

林昕愣了愣,脸上的表情更是一场精彩。

可是回想到刚才白岳伸出手之前的那个表情已经眼神之中的迷茫,心里不免泛出了一丝丝的好奇。

难道他并不明白这个握手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个疑问显然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现在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就算是再偏僻的山村也不至于落后到连握手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可实际上他猜对了,白岳还真的不明白握手是什么意思,甚至于连一些基本的常识都是从书本上学来了,这里的书本还不是现代的课本,而是一些古文典籍……

至于他那来自于宁城大学的入学通知书,也是老头子临走前给他准备好的,甚至于身份证都是刚刚准备好的。

……

新书上传~~~求点击、收藏、推荐~~~新书上传~~~求点击、收藏、推荐~~~新书上传~~~求点击、收藏、推荐~~~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