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16章 陈有德和黑袍人

第16章 陈有德和黑袍人

新书上传,

……

虽然颇有些感触,但是白岳既然答应了这件事自然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续命丹虽然无比珍贵,甚至于属于万金难求的至宝,但那都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可对于白岳却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怎么说老头子也是神医,虽然黑心了一点,但也确实是救人无数,经过老头子多年的熏陶,白岳对于救人性命还是非常感兴趣和高兴的。

续命丹炼制所需要的材料非常的珍贵,而其中最为关键的主药就是续命还魂草,单单这一种草药就已经属于绝对的至宝了。

自古以来,会炼丹的修士很多,但是能够炼制续命丹的却是寥寥无几。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种续命还魂草实在是太稀少了,稀少到可能数十上百年才会出现那么一株,而且会出现在哪里也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所以要寻找到这种药草实在是太困难了,完全是可与而不可求的绝世奇珍。

白岳反身离开了这个凉亭,继续慢悠悠的在湖边上晃悠着,感受着都市的这一份喧嚣,同时也不见他怎么动,手上就多出了一只由整块白玉雕琢而成的药瓶。

而这个瓶子里装着的就是续命丹。

如果不是今天已经出手了的话,白岳完全可以刚才就把丹药交给那个老人。

只不过出手过是一说,实际上最主要的还是人心叵测,即使那个老人从面相上来看是一个非常正直的老人,但是在面对这种可以续命延年的丹药还能不能保持原有的那一份心境这就很难说了。

……

当天晚上,宁城城郊的某别墅区地下。

“那个人是谁,调查的怎么样了?”

阴暗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全身罩在黑色袍子里面声音嘶哑的问道。

而在他面前的地上跪着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已经非常苍老的老头,只不过此时他的脸庞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显露出一抹非常诡异的青黑色,这要是让人看见的话,还真指不定会不会被活活吓死。

“那个年轻人是走的秦海的后门特招进的宁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老人跪在地上身体却忍不住瑟瑟发抖的说道,显然对于这个黑袍人格外的害怕。

“那就好!再有几天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如果到这个时候功亏一篑的话,你明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哼……”

那黑袍人只是冷哼一声,就看见地上的那老人本来就已经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极为骇人的惨白。

不过那黑袍人的身影很快就在那昏黄的灯光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到来过似的。

老人跪在地上,久久都不敢起身,但是慢慢的脸上的脸色倒是恢复了过来。

“秦海,我们走着瞧!”

许久之后,可能是气血不畅的关系,老人这才慢慢的艰难的爬了起来,但是脸色却是阴沉的可怕,从牙齿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如果秦海这个时候能够看到的话,他就肯定认得这个老人的身份,赫然就是他之前提到的那个最大嫌疑人陈有德。

只不过听陈有德的意思,似乎针对的并不是秦海夫人,而是秦海本人,却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却对秦海的夫人下手。

……

“陈大师,老爷子的病我可就全指望您了!”

当陈有德走出地下室回到了上面的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客厅里面已经坐了三男一女三个人了。

当然,这三个男人中有两个人都是人到中年,相貌上极为相似,应该是兄弟俩,而那剩下的一男一女则是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看来应该是这两个中年男人的子女。

当陈有德出来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就快步走了上去,显得有些激动的说道,而另外一个男人却显得有点不太自然,但也还是脸上扯上了一点点笑容,算是表达了自己的友好。

“孙董和孙书记交代的事情,我陈有德就算是赴汤蹈火也绝对说出半个不字,孙老的病我已经有办法了,也就几天的功夫就能够做好最后的准备,绝对能够药到病除,让孙老益寿延年的!”

陈有德对于这突然造访的兄弟俩却是非常客气,尤其是对那个表情不太自然的中年人格外的热情,因为他就是宁城市委书记孙正平,也是即将步入江南省委序列的权势人物,而另外一个是他的兄长,振东集团董事长孙正东。

至于剩下的两个小字辈则是孙正东的女儿孙沐雪和孙正平的儿子孙沐云。

这个孙沐雪赫然就是白岳之前在湖边遇到的那个美女。

孙沐雪则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人,但是耳边却回荡着爷爷早先的那句“此人心术不正”和白岳的那一句“命不久矣”,而就是这两个人的话却让孙沐雪觉得这个陈大师似乎越看越不太顺眼,甚至于打心眼里感觉到一抹厌恶。

怎么会这样呢?

突然有了这样的发现,孙沐雪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个老人看起来非常慈祥,但是为什么心里却觉得厌恶呢?

显然,孙沐雪并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原因,至于说爷爷所说的“心术不正”,以孙沐雪的眼力显然是不可能看得出来的。

“陈大师,今天我陪爷爷在湖面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奇人,他说爷爷身体机能已经退化严重,且早年劳累过度留下了隐患,已经……已经命不久矣了!不知道陈大师能否……”

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孙沐雪突然张口把这件事说了出来,甚至于说到最后她自己都哭了。

孙家兄弟俩眉头一紧,尤其是孙正东更是对女儿不知轻重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是事实,但是却有着诅咒老人的嫌疑,这要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而且这句话里好像还有点指责陈有德的意思。

陈有德倒是没什么,只是淡然一笑道:“孙董和孙书记请放心,孙老的病情我早已了解,既然我答应下来了,那自然是有着完全把握的,这一点你们完全可以放心,最快三日,最晚去一周我就能够准备好!”

孙老的情况实际上就是正常的衰老,身体机能退化也是正常的生理变化,唯一的遗憾就是早年劳累过度,留下了一些内伤和隐患,这才让老人的后面十多年过的非常痛苦,也加速了他的衰老。

对于孙沐雪突然之前露出了一丝丝不满,也就理所当然的理解为自己没有能够尽力治疗孙老的病情而情急说出来的,毕竟从接下这个活儿到现在也有不短的日子了,雇主有意见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一切都有劳陈大师了!”

孙正东忧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但还是对陈有德表示了感谢,同时一张支票也塞进了陈有德手上。

陈有德也没有客气,理所当然的笑纳了,而这一幕却刚好落入了孙沐雪的眼中,顿时对这个陈有德更加的不爽和厌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