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20章 杀人夺宝

第20章 杀人夺宝

……

“你居然认得这把剑,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那黑袍人认出白岳手中的软剑赫然就是绕指柔的时候,白岳刷刷刺出几剑之后立即折身而退,眼射寒霜一般的问道。尐?χ說?箼5?手5?5打ち

“你是赛神医?不像,你的年纪不大,应该不是赛神医本人,你是他的徒弟?”

可是那黑袍人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白岳有些诧异的猜测到。

“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只是这些废话的话,我看还是留着下去对阎王说吧!”透过那黑色的面巾,白岳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单手一摆手中剑,舞出了数朵剑花,便又准备挺剑杀来。

“先别动手!在下是丹霞派穆天宁,和令师十多年好友!咱们是自己人!”

那黑袍人见白岳又要杀将而来,立即大声喝道。

白岳果然立即停身而立,手中的剑也慢慢垂了下来,同时对方也能够看见白岳的没有紧缩了起来,眼角下垂,看样子像是在思索着自己的话。尐?χ說?箼5?手5?5打ち

那黑袍人立即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同时背在身后的手也快速的捏起了一个白岳看不懂的法诀。

“去死吧!”

噗!

几乎在同时时刻,那黑袍人狞笑一声,同时伴随着一声剑刺**发出的那种沉闷的声响。

“你……”

黑袍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露出来的剑尖,至死他都没有能够明白对方是如何发现自己要动小动作的,甚至于他都不知道这把剑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背后的。

“丹霞派?哼哼,想骗我,哪有那么容易!”

白岳冷笑着从穆天宁的身上将剑抽了出来,穆天宁此人果然是阴险毒辣,居然手中的掌控的骷髅并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就在白岳做出好像在思索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偷偷的准备从背后对白岳下手。

而白岳呢,早在动手之前就已经让小白伺机而动了。

就在刚才穆天宁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心神出现了些许的破绽,小白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一举将穆天宁刺了一个对穿。尐?χ說?箼5?手5?5打ち

“哈哈……赛老头,你的徒弟杀我,就等着我们丹霞派的报复吧!”

心脏破裂,神鬼难救,穆天宁几乎是在瞬间毙命的,可是就在白岳准备收拾尸体的时候,突然发现本来应该崩溃的烟消云散的那个绿色骷髅头突然之间从穆天宁的尸体中吸出了一个魂魄。

穆天宁的魂魄和那骷髅顿时合二为一,并且在消失之前还恶狠狠的表示道,随即便化作一阵绿色的烟气快速的消失不见了。

“鬼魇术?”

白岳顿时脸色显得非常难看。

因为刚才穆天宁的魂魄和那骷髅结合的方式似乎和传说中的鬼魇术非常的相似。

“看样子咱们可是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白岳苦笑着对从暗处显露了身形的小白说道,因为白岳真的从穆天宁的身上摸出了一个刻有一个“丹”字的青铜令牌,这应该正是那丹霞派的身份标识。小x说s屋5$5整?5理

“主人,不必担心,只要您能够筑基成功,有了那古画空间做后盾,只要尽快将炼制筑基丹的药材收集完整,就可以早点将筑基丹练出来,再帮老主人筑基成功,以他们两大筑基高手合力,就算是丹霞派又如何?”

小白倒是并不太在意,丹霞派虽然是一个门派,但是显然和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大,而且如今现代灵气匮乏,能够修炼到先天境界已极其困难,想要筑基更是难之更难,就看那黑袍人年纪绝对不轻,可也仅仅只修炼到先天中期,而且还是通过这种邪门修道之法做到的。

所以总的来说,白岳对于这个丹霞派的报复也并不是很担心。

白岳继续在穆天宁的身上摸索着,从他胸口贴身的位置摸出了一份古朴的小册子和一块散发着淡淡灵气白玉。

“鬼唤术!”

当白岳看到那封面的三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度的兴奋,这可是他此次冒险的最终目的之所在。

“主人,有人来了!”

就在白岳准备仔细的研究一下这份鬼唤术的修炼秘籍的时候,小白突然之间示警道,白岳只来得及将穆天宁的身体简单的摸了一下,确定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之后便立即悄然的消失了。

……

“白岳,你……没事吧?”

当白岳回到家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秦海居然已经坐在客厅里等着他了,一见面便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校长,我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了?”

白岳微笑着说道,倒是对秦海这么玩过来有些纳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秦海也是一副心定的表情,“老太婆已经醒了,本来是准备和我一道来谢谢你的,只不过她身体太虚弱了,就等改日再登门拜谢!”

“不必了,我这也就举手之劳!”

白岳却是摆了摆手表示道,他这是还人情罢了,倒不是专门为了帮谁。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之后,白岳便送客然后回转上楼去了。

拿出了那一册鬼唤术的修炼秘籍,白岳仔细的研读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显得相当的不自然,这并不是真正的鬼唤术,应该说鬼唤术被人误读而引出来的牵魂术的修炼之法,这一本小册子是从宋代传下来的。

和白岳曾经研读过的一本宋代医典中记载的倒是相互映衬了一下,也确认了这种修炼之法却是非常的邪门。

利用活人生魂来淬炼自己的灵魂之力,这样的修炼之法实在是过于残忍。

而这活人生魂虚静静九九八十一天的残忍折磨,使得魂魄怨气极重,死后更是能够形成阴煞之力,而这阴煞之力就是修炼阴邪魔功所必需的。

显然,这样的修炼之法对于白岳还说并没有什么借鉴的意义,这种方法过于残忍,可不是白岳所需要的。

“咦,这是什么?”

可就在白岳准备放弃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修炼秘籍的时候,这本册子的最后两页居然是和前面的那些完全不同,无论是用的纸张材质还是书写的文字都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鬼鉴!

虽然只有区区的两页,但是白岳仔细的分辨了一下,这种字体好像是上古蝌蚪文,上面那么多的字,白岳首先认出的就是这个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