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23章 画中巩固境界

正文 第23章 画中巩固境界

……?

一个晚上的时间实际上是非常短暂的。几乎只是眨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宁城众位先天是眼睁睁的看着天空中的那个灵气漩涡随着日出慢慢消散的。?

所有人在喘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同时在给自己提了一个醒,在这宁城之中他们这些先天并不是最强大的,因为还有一个超越了先天的高手,以及一个深不可测的仙人。?

而这一切和白岳这个当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呼~!”?

当那最后一股天地灵气被吸纳入丹田之后,白岳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道淡淡的白色雾气从他的口中喷出。?

白岳悄然的睁开眼睛,一抹慑人的精光一闪而过。?

“终于筑基成功了!”?

一股难以用语言来表述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白岳只能够用这样一句非常简单的句子来表达。?

“恭喜主人!”?

小白又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并且非常高兴的恭贺道。?

白岳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到了那一副古画的面前,想了想又回头把那天地鬼鉴残页和翻译稿都拿在了手上。?

双眼微闭,心神合一,同时心念一动,周围的环境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乳白色的氲氤之气依然是那样的浓郁,基本上看过去依然是雾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透这雾气之外到底有什么。?

只不过白岳能够看得清的地盘也已经足足扩大了十倍有余,入眼是除了是散发着阵阵药香的各种仙草之外,还有一个只露出了一点点边角的小水池。?

筑基期的修为在地球,也许也算得上一个高手了,可是这个神秘空间里面,那浓郁的几乎让人觉得恐怖的天地灵气,简直可以让任何一个地球修仙者都会疯狂不已。不仅如此,白岳所处的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药圃,几乎除了各种各样的仙草之外,就没有那种毫无价值的杂草存在。?

感受着那磅礴的天地灵气,白岳却并没有急着坐下来继续巩固自身的境界,而是在这个面积扩大了十倍的药圃里寻找了起炼制筑基丹所需要的最后几种药材。?

“地龙根、亢金藤、虎跑花……哎,还是没有仙灵草!”?

药圃虽大,各种仙草也多,甚至于绝大多数白岳都是听都没听过的绝世稀有的药材,可是这么多的仙草之中却独独没有筑基丹炼制所必须的仙灵草。?

老头子的年纪已经越来越大了,距离先天强者的一百五十岁寿元已经越来越近了,虽然白岳炼制了不少续命丹给老头子随身携带,可是这续命丹并不是真的能够无限制的续命,每服用一次就会大打折扣。?

一枚续命丹大约能够续命五年,当服用第二枚的时候甚至于只能再续两三年,再往后这个日子将会越来越短,估计最多四到五枚的样子就不再有任何作用了。?

也就是说,这续命丹虽说能够延长人的寿命,但是最多能够延长十年就已经是极限了。?

十年的时间,对于白岳这样跨入了筑基期几乎可以活到三百岁的高手来说实际上并不是很长,但是对于老头子这个半只脚踏入了坟墓的老人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

可问题在于白岳是有能力炼制筑基丹的,虽然未必能够一次性让老头子筑基成功,可只要找齐了药材,白岳完全可以炼制出足够多的筑基丹,一枚不行那就两枚,两枚不行那就三枚,只要能够让老头子成功筑基,白岳是不在乎会浪费多少珍贵药材的。?

看着外面那白蒙蒙的雾气,白岳心里也清楚,除非自己能够再进一步,否则是很难涉足更加广阔的空间的,对于这样一个神秘的空间的由来,白岳始终都猜不准也摸不透,同时心中又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盘腿而坐,白岳便开始缓缓的运转玄功,吸收着空气中充斥着无比浓郁的天地灵气,开始巩固这刚刚进阶的筑基期修为。?

当那磅礴的天地灵气涌入白岳那不久之前刚刚拓宽过一次的经脉的时候,几乎在一瞬间便将他的经脉全部都充满了,并且隐隐还有一种鼓胀的痛感。?

但是白岳却并没有因为这一点点小小的痛感就停下来,要知道这一次的痛感和他第一次进入这个神秘空间并且成功引气入体、洗精伐髓的那一次的无限剧痛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那天地灵气不断的被吸纳进入白岳的体内,然后在他的经脉里面流转了一遍,不断的冲刷着本来就已经很宽敞现在却显得格外狭窄的经脉,同时也是一个二次洗精伐髓的过程,也是对经脉再一次的小规模拓宽。?

混元一气诀修的就是那一口本命元气,只要这一口元气不散,哪怕是丢掉了半条命也依然可以缓慢的恢复过来,而这一口本命元气在筑基期开始便慢慢的形成了。?

当这浓郁的天地灵气被白岳所吸纳,在经脉中流转最后全部都缓缓的流入了白岳的丹田之中。?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得见白岳丹田中的情况的话,就会发现他的丹田中正在缓缓的形成一个小小的元气团,而这就是白岳所修的那一口本命元气了。?

时间再缓缓的流逝着,但是那流转于白岳身体的天地灵气却是越来越多了,而且同时还混合着他体内本来就存在着的先天真气一起慢慢的转化为修真者才会拥有的真元力。?

真元转化成功之后便又会继续融入到真气和灵气之中去,辅助着这些真气和天地灵气一起转化为真元力。?

但是催动真元运转的难度显然要比真气运转来困难的多,混元一气诀虽然也号称是修仙的法诀,但实际上更多的则还是一套武学典籍,真气运转线路都没有问题,可是当真元力按照真气运转的线路运转的时候,那一种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又再一次光临白岳的身体了。?

白岳几乎是紧咬着牙在坚持着的,那一种痛苦只有经历过才会真正明白它的可怕,就算白岳已经经历过一次,可这再一次发生依然让他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我忍!我忍!我忍、忍、忍……?

这是白岳在坚持玄功运转时唯一的念头,也是唯一的信念,他相信他自己能够活着熬过去。?

轰的一下,当白岳将这一股远比他全身真气加起来都要庞大数倍的真元力强行在体内经脉运转一圈之后,顿时就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运转路线上的经脉已经全部都被再一次拓宽,真元运转之间虽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迟钝,可那并不是丝毫的阻碍,只是有一点点生涩而已。?

刺啦啦!?

真元力自动运转了起来,白岳就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强大了很多,几乎是下意识的要释放一次真元,准备比较一下和真气之间的察觉,单单仅仅只是释放了一下真元劲,白岳身上的那一套衣服就彻底的报销,化作片片碎布消散在空气之中了。?

真元如刀!?

白岳默默地点了点头,这真元力果然恐怖,仅仅只是稍稍释放了那么一点点,他身上的衣服就承受不住那如刀一般的真元劲而报销了。?

当真元力运转没有任何阻碍之后,白岳的境界也就稳稳的站在了筑基期之上了,只要他能够持续不断的稳步提升,他们的实力也会不断地强大起来。?

白岳很早之前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不少的修道之人,甚至于还有一些修仙的门派,虽然不知道这些门派中的弟子会不会像他一样不到二十岁就筑基成功,可也明白以他如此年轻就跨入了很多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头子都没有能够跨出的那一步,确实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可是,白岳却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

穆天宁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结,筑基期的修为已经远远不是区区先天中期的穆天宁可比的,可是白岳已经知道了穆天宁的背后还有一个丹霞派,一个几乎可以肯定是修仙门派的丹霞派,这就让白岳不可能完全放松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