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丹医

第25章 上门求医

正文 第25章 上门求医

……?

不过白岳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强求,能够得到这样的法术就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他只是一介散修,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他领悟得来的,所以对于每一件收获都格外的珍惜。?

可是白岳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感悟,几乎在他的真元力耗尽的同时,他整个人就被传送出了那一副古画空间,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

感受着外界与那空间中孑然不同的两个环境,白岳还是颇有些感触的,世俗界虽然科技发展的迅速,但是天地灵气却已经匮乏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序,如果可以的话,白岳甚至觉得自己更应该在那个空间里慢慢的修炼。?

只不过道之一途,除了法力和修为的不断增加之外,更重要的便是道心。?

道心不稳,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红尘炼心便是老头子希望白岳入世的目的所在,白岳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地,但是一身心性还没有完全成熟,还需要不断的磨练。?

笃笃!笃笃!笃笃!?

就在白岳回来之后,小心地将带回来的药材都存放好之后,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顿时就让他一阵诧异,这里三楼禁地,楼下的女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什么事儿?”?

白岳并没有犹豫,这三楼虽是禁地,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存放了不少的古籍和白岳的草药,为了安全才不允许这些女人随便上来的。?

正所谓财帛动人心,谁能保证这些女人看见这些东西而不动私心呢??

敲门的是那个叫菲菲的美女,“家里来了好多人,说是你让他们来的,人家都等了两天了,你要是再不出来估计他们都要闯上来了!唔,你身上什么味儿啊?这么臭!”?

白岳闻言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看样子自己入定了两天时间,这对于修仙者来说实际上并不是很长时间,可是对凡人却不是短暂的。?

至于这味道,那自然是筑基之后二次洗髓的结果,将身体内的杂质再一次排了出来,在古画空间的时候,因为被各种药香和那白雾所掩盖才没有那么明显,直到来到了世俗界这个味道就清晰的多了。?

“好,我先洗个澡,马上下去!”?

像现在这样子下去肯定是不合适的,这静下心来才发现这味道实在是不好闻,估计这个菲菲若不是需要把事情交代清楚的话,早就捏着鼻子跑掉了。?

楼上的客人,不用说也无非就那么几个人罢了。?

前几天的那个老人,或者就是秦海本人了。?

简单的洗了一个澡,将身上的那个味道洗了一个差不多,再用白岳专门配置的药剂熏香一下,基本上那个味道就闻不出来,蒸干了身上的水,便直接下了楼。?

“大师……您可等得我好苦啊!”?

几乎在白岳刚刚一露面,那个老人便很是激动的凑了上来。?

白岳顿时一愣,眼神之中充满了茫然,有点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好像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吧??

白岳捏住了老人的手腕,把了把脉,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老人的面部,眉头紧跟着皱了起来。?

三天前他第一次替老人把脉的时候,老人属于气血衰竭,生理机能退化,可是现在却发现居然出现了中毒现象,确切的说是某种可以延缓衰老的药物强行激发了老人的身体潜力,但这就是一种毒药,只能够维持一时却有着极为恐怖的后果。?

而实际上,这种药毒却好像被抑制住了,这才有了现在的稳定状态,只需要白岳及时救治的话,就可以将药毒及时化解了,否则的话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而刚好这个时候,眼神坐在一边的沈婉清接触了一下,就发现她突然像是做了坏事一般的低下了头,然后说了一句:“我……看你有事没下楼,老先生又病的挺严重的,就给了他点药渣吃了!”?

听沈婉清这么一说,陈卫顿时就算是明白了。?

那药渣虽然失败品,但是洗髓的效果还是有的,只不过是药毒没有剔除干净而已,估计就是这药渣的药毒中和了一点那种药毒,虽然不可能完全中和,但也起到了相当的延缓作用。?

“没事,还好没闹出什么乱子来!”?

白岳点了点头,却是并没有指责沈婉清的意思,只不过也表示了以后不允许这样乱给人吃药的行为。?

“老先生,跟我上楼吧!”?

对于这个老人,白岳还是很客气的,便邀请上楼走一趟。?

“你们就不必了!”?

不过这时候跟着老人一起的两个中年人便主动站起来搀扶起了老人,准备跟着白岳一起上去,可是却被白岳直接就拒绝了。?

这话一说,那两个中年人顿时眉头一皱,其中一个更是准备开口训斥白岳这个黄口小儿,可是见老父亲突然眼睛一瞪,他便顿时老实了起来。?

这两个中年人自然就是老人的两个儿子,孙正平和孙正东了兄弟俩了。?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孙沐雪,本来以她的脾气肯定是要和白岳顶杆的,可是就在不久之前沈婉清的一团黑乎乎的“药丸”不断解了爷爷身上的痛苦,还让老人家变得好像轻松了许多,精神也好了不少。?

而在得知这种“药丸”只不过是白岳炼制的失败品之后,她便老实了下来,同时对这个神秘的白岳产生了相当的兴趣。?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交流是非常容易的,尤其都是一群美女,互相聊着聊着就都无所不谈了,也很快就知道了这一栋别墅的特别之处。?

所有的租客都是女人,楼上楼下各有一处禁地,谁也不允许私自进入,否则就必须搬离这一栋别墅。?

关于白岳的事情就少了很多,只知道是房东的孙子叫白岳,现在这一栋别墅的主人,至于其他的就什么消息都没有了。?

孙家的人这两天也已经派人调查了白岳,但是得出的结论却让他们郁闷,没有任何的记录,甚至于他这么多年的经历都是一片空白,唯一显示的资料就是一直生活在深山之中,至于蓝湾16号别墅的主人那就更加奇怪了。?

这一栋别墅从建成以来便已经由某神秘富豪购买并赠送出去了,房主一直都没有出现,而这好几年下来一直都是房主委托的中介公司在处理租赁的事宜,甚至于最神奇的就是任何一个误闯这两处境地的女人都会被发现,并且遣送离开别墅,至于所使用的方法至今还无人得知。?

白岳小心的搀扶着老人慢慢的走上了三楼,进入了专属于白岳的房间里。?

“穆天宁,你还真是胆子不小啊,居然敢对活人下手,看来我是饶你不得……”可是当白岳将老人搀扶着坐定之后,在心里面却默默的念叨着这样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