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章 药房

第1章 药房

刺骨的寒风穿过县中医院那空荡荡的走廊,吹拂着门诊部挂着的已经有些污垢的白色门帘,哗啦啦响着,更显得空荡荡的走廊格外的空寂。

左少阳站在药房门口,两只手插在裤口袋里,缩着脖子,有些悲凉地瞧着清冷的医院门诊部。这些年中医不景气,平时里来医院就诊的人就少,现在年边了,就更没什么人了。

从中医大学毕业,经过痛苦的求职旅程,他终于应聘来到这家中医院,在药房当了一名药剂师。原想着到门诊当医生的,尽管他老早就通过了国家医师资格考试,也拿到了资格证,可单位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把他分去搞临床。

这时,从门诊部里挑门帘走出一位老妇,佝偻着背,头发在寒风中有些散乱,一边用手在太阳穴上揉搓,一边弯着腰,把一张处方单凑到眼前费劲地看着,慢慢往划价处走去。

左少阳知道她很快会来拿药,便转身进了药房,站在窗口后面,轻轻跺着有些僵硬的脚,把手拿出来哈了口气,相互搓着。药房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小小的电暖气,放在墙角的,发出嗡嗡的声音,不仅没把屋里温度升高什么,反倒让人听着心烦。

过了片刻,脚步声近了,小窗户露出了那妇人的脸,满是细细的褶皱。她活动了一下冻僵的脸,努力挤出一丝微笑:“麻烦取个药,谢谢!”

左少阳接过处方单,先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将处方放在桌子上,用镇纸压住,抽出几张牛皮纸在桌上摊好,拿着小药秤开始抓药。

药抓好了,左少阳道:“阿姨,药怎么煎会吧?”

“会!这付药以前吃过。”

“哦,那就好,记住,要等药凉一些再喝。”

老妇有些诧异,瞧着他问道:“等凉了再喝?为啥?”

“阿姨,医生给你开的这药叫‘吴茱萸汤’,是治疗肝胃虚寒证的,您平时经常干呕,头痛,是吗?”

“是啊,——咦,小伙子,你咋知道哩?”

“刚才我看见您走过来的时候,不停用手揉太阳穴。嘿嘿。”

“呵呵,你说的一点没错,一吃完饭,我就想吐,又吐不出什么来,只是些酸水,头顶这个位置老痛,吃止痛药也不管用。对了,手脚冷,还拉肚子。”

左少阳微笑道:“这就对了,《伤寒论》上说:‘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这方就是治你的病的。”

“那为啥要凉了才喝?我本来就肠胃不舒服,又是这大冷的天的,趁热喝,暖暖和和的岂不更好?”

“阿姨您不知道,这种药的服法比较特别。您这病是肝胃虚寒,而吴茱萸是大辛大热的药,必须要等凉了再喝,才能让药更好地发挥药效。正所谓‘治寒以热,凉以行之’。这叫‘反佐’服药法。”

妇人眨了眨眼,还是一脸疑惑问:“反佐?啥意思?”

“就是反着来,——本来吧,你的病是寒症,寒者热之,要用辛热药物治疗,但辛热药物如果是热乎乎地喝下去,会引起里面寒病的警觉,不能顺利治病。吴茱萸汤是大热的药,放凉了喝,肚子里的病还以为是寒药,它本身是寒病,自然不怕,等到发现的时候,药已经把病给制服了,”

妇人听罢展颜笑道:“我明白了,热药凉服治寒病!这好比两军打仗,两军的兵士穿的衣服肯定不一样,一眼就看出来了,一旦对阵,肯定会死打硬拼。但如果我军穿敌人的服装,只用自己能辨识的标志识别,敌军就容易麻痹,等我军混入敌军内部,再来个中间开花,敌军就会大乱,这样就能打胜仗了。对吧?”

“就是啊。阿姨,你是老师吧?”

“对啊?这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你能用形象的比喻解释一个抽象的问题,这是老师经常用的法子。还有,你手指缝里,还有白色的粉笔灰呢。”

老妇忙用手搓了搓手指头,有些不好意思:“呵呵,刚下课我就来了,忘了洗手了。——小伙子你观察真仔细。”

“我们学中医的,给人治病讲究望闻问切,诊病第一法便是望诊,如果观察不仔细,就不能全面地掌握病人的病症了。”

“对对!小伙子你说得好,以后一准是个好医生!”

“多谢阿姨夸奖。——药给您,对了,你喝这药之后,记得要在**躺上二三十分钟,这医生告诉你了吧?”

“没有啊?”老教师更是惊诧,“喝中药之后要躺半小时?这又有什么说法?我从没听说过哟。”

“不是每个中药都要躺,是喝了吴茱萸汤之后要躺一会。因为吴茱萸汤有一种副作用,喝了会头昏、胸闷,有时候还会恶心,这是这种药服用后都会出现的正常现象,也不需要如何特别处理,只用躺一会就行了。”

“是吗?难怪我以前喝这样之后会这样,每次都是这样,我还以为药不对症,所以跑来找医生问,就是中医内科的王主任,他也不像你这样仔细给我介绍,只说了一句没事,就完了。”

“嘿嘿,可能是王主任太忙了,顾不上说吧。”

“忙?哼!他忙着……”老教师侧头往门诊那边瞧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他忙着打电脑游戏呢!我问他,他老大不耐烦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只说一句‘没事’!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想怎么就没事了,喝了你的药,头昏胸闷还想吐,你还是没事!我心里这个气啊,以为他忙别的什么要紧的事,我就走了,到门口探头一瞧,他电脑屏幕上,就是一副扑克牌嘛!他忙什么?忙着在电脑上玩牌呢!唉!小伙子,要是医生都像你这么耐心,那就好了!——还有啥要注意的,麻烦你多跟我说一些。”

左少阳迟疑了片刻,还是说道:“这药副作用挺大,最好加一点黄连,黄连可以减弱、控制吴茱萸的毒副作用,会使副作用症状减轻很多。不过,吴茱萸汤里没有这样配伍,我也还不是医生,不能给你开药的。所以……”

“没关系,我相信你!你说的肯定没错。你给我加一些黄连吧,我给你钱。”

“不不!阿姨,你得到王主任那里让他加,我药房不能直接给你开药的。中成药还好说,这又是汤药加味,必须得医生开处方的。你就跟他说听说黄连能减轻吴茱萸汤的副作用,想加一点黄连,不用多,三克就行了。”

“这样啊,行,你把处方给我,我去找王主任。”

老教师接过处方单,转身往门诊室去了。

左少阳抽出牛皮纸放在桌上,拿着要药秤转身去称黄连,刚把药称好,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过来了,药房门轰的一声被推开了,一股寒风扫进来,将桌上铺着的牛皮纸都卷到了地上。

“左少阳!你搞什么搞?”推门进来的,正是中医科的王主任。满脸怒容,身后跟着那老教师,一脸惶恐。

左少阳道:“王主任,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王主任抖了抖手里的那张处方单,“我问你,我这方开错了?”

左少阳忙道:“没有啊,您的方开得很对症。”

“那你凭什么在我方子里加药?”

左少阳忙陪笑道:“我没有啊,王主任,您误会了,我只是建议可以在方里一点黄连,因为黄连和吴茱萸是相畏配伍,能减轻……”

“我用你来教?”王主任也不知哪来的这股无名火,厉声道:“我给人看病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转筋呢!”

左少阳笑容一敛,冷声道:“你是老医生,又是领导,我尊重你,但也请你尊重我!”

“你尊重我?你在我方里乱加药也算尊重我?”

“我只是建议!”

“什么建议?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药剂师!连医生都不是,有什么资格给人开方给药?”

“我资格考试已经过了,本子也拿到了,我有行医资格的,只是院里一直没有给我调整岗位!”

王主任提高了嗓门:“你什么意思?你是怪院领导不是伯乐,不赏识你这千里马?不知道你是神医?哼!就算你是神医,等你以后坐堂问诊了,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别给我开的方里乱添药就成!”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