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章 菱花小铜镜

第3章 菱花小铜镜

那妇人一眼瞧见左少阳后脑处有暗红色血块,把头发都凝固了,吓了一大跳:“你头伤着了!出了好多血,快给我看看!”

左少阳也吓了一跳,伸手在后脑一抹,果然,手心里沾着不少结了冰的干涸血块,看样子只怕伤的不轻!忙又伸手摸后脑,自我感觉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头痛头昏或者恶心想呕的脑震荡现象,真是奇怪了,伤得这么重,却一点症状都没有。

妇人也帮着他检查后脑,虽然有一道伤痕,却已经愈合不出血了,心下稍安,替他拍掉后背的雪,关切地问道:“弟弟,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左少阳摇摇头:“我没事,——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妇人一愣:“你怎么了?我是姐姐啊。”

“姐姐?你认错人了吧?”

妇人慌了,抱着他双肩轻轻摇晃:“弟,你别吓姐姐,你是不是刚才掉下来,把脑袋摔坏了!”

“掉下来?”左少阳想起自己失去知觉之前,一直往下坠落时看见的情景,“我从哪里掉下来?”

“你爬上山崖去采草药,结果失足摔下来了,掉在半腰的大石头上,我还以为你摔死……,呸呸!以为你摔着了,我又不会爬这崖,正急得直哭,幸亏这位姑娘路过,帮忙爬上山崖,把你救了下来。”

“啊?”左少阳转头瞧了瞧那皮肤黝黑的少女,那姑娘俏脸一红,大眼睛眨了眨,却不躲闪他的目光。

左少阳瞧见姑娘瞳孔自己的影子一晃,那身影十分陌生,不禁一震,把头凑过去仔细观瞧,惊异之下都忘了那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人家大姑娘水汪汪的瞳眸。那姑娘黝黑的脸颊泛起两朵红晕,还是没躲闪,乌溜溜的大眼睛也瞧着他。

这下瞧清楚了,左少阳猛地大叫,抬手一摸,便发现自己竟然满头长发,在头顶挽成一个发髻,用布巾从后包裹着,拖着两条小带子。跟古装电影里的头巾一样!一低头,看见自己竟然也是大襟粗布短衫,肥大的裤子,扎着绑腿,穿着一双硬邦邦的布鞋。整个古装戏里男人的打扮。不过不是书生,而是山野村夫路人甲之类的平头百姓装扮。

这究竟怎么回事,左少阳茫然问道:“我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

妇人望着他面现忧色:“想必是刚才摔下山崖给吓着了,弟,别担心,我们回家!我扶你起来。”

左少阳不等他来扶,自己一骨碌爬了起来,扭着头瞧自己身上的装扮,又看着二女,又四下乱瞧,当真是慌了神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时空穿越?

左少阳急声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妇人脸上忧色更甚,起身道:“你这是怎么了……?”

“快说啊!”

“嗯,贞观元年啊。”

贞观?贞观之治?左少阳惊呆了:“这是唐朝?”

“是啊。”

“皇上叫李世民?”

“哎呀老天爷,皇上名讳能乱叫嘛!你当真是摔糊涂了!走,我们回家吧!”

当真是唐朝!贞观元年,那就是李世民刚刚发动玄武门之变,接掌皇位头一年!自己掉进时空隧道,竟然穿越来到了大唐之初!

那妇人眼见左少阳一动不动站在那,傻呆呆的样子,心里起急:“你别吓姐呀!走,回家!让爹看看,吃付药就好了。”伸手拉他。

左少阳道:“你有镜子吗?”

妇人摇摇头:“要镜子做什么?”

那皮肤黝黑的大眼睛少女从怀里摸出一面菱花小铜镜,递给了他。

左少阳接过铜镜,感觉铜镜上暖暖的,想必是姑娘体温捂热了,同时,又闻到先前那淡淡的青草香,有些疑惑瞧了那姑娘一眼,举起铜镜观瞧。铜镜打磨得一般,影像有些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但已经足够让左少阳看清自己的相貌了!——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脸,看上去有些木讷,身子也有些单薄,压根就不是原先的自己!

灵魂附体?借尸还魂?

这样的词汇平时说出来往往带有一些调侃的惬意,可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真切切的时候,才发现是那样的诡异。左少阳发觉自己全身发冷,从脚底板一直凉到头顶。这不是天寒地冻的缘故,完全是从内心深处感到胆寒!

他想起来坠落时看见的峭壁上突起石块上的那个蜷缩的男人,难道,是这个人摔死了,而自己灵魂穿越,附体在这人身上,借尸还魂了?

他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自己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而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身在大唐之初,家境看样子不怎么样的平头百姓!

左少阳从震惊中慢慢恢复,问那妇人道:“你是谁?我又是谁?”

妇人心中一凉,心想弟弟脑子肯定摔坏了,记得父亲曾说过,人要是遇到大难,会把一些事情给忘掉的,得赶紧给他提个醒,让他尽快回复记忆,勉强挤出一抹微笑,道:“你姓左,单名一个忠字。我是你亲姐姐,我小名叫茴香,你小时候喜欢叫我茴香豆,爹名叫左贵,是个郎中,因为开药下方第一味药总喜欢用桂枝,爹又给我们家药铺也取了了桂枝的谐音,叫‘贵芝堂’,所以熟悉他的人喜欢叫他桂枝郎中。娘姓梁,在家帮爹开药铺。我们药铺生意一直不太……,唉,这个不说了,——弟,你想起来了吗?”

左少阳终于明白了,自己真的穿越了,来到了开国之初的大唐。人家穿越都是惊喜若狂,可到了自己,左少阳有的只是惶恐和不知所措。

自己附身的这个人也姓左,正好与自己同姓,名不同而已,也算巧了,他上下打量这妇人,这就是穿越过来自己新身份的姐姐?

穿越?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还变成了另一个人。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古代认为是神话的嫦娥奔月,现在不也实现了吗?一切皆有可能,自己不就穿越了吗?

那自己还能回去吗?只怕是不可能了,如果不可能,那父母、亲戚朋友同学,统统都再也见不到了吗?

想到日益年迈的父母,与自己已经相隔一千多年,今生今世是再也不能相见,左少阳不禁心中一阵酸楚。

茴香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弟弟的神情,见他突然脸现凄凉之意,眼圈也红了,不知道他是在为家中“贵芝堂”的生意难以为续而难过,还是在为自己摔伤了失忆而心伤,心中也是一阵酸楚,拉着他的衣袖道:“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啊。”

左少阳眨了眨眼睛,把眼泪逼了回去,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既来之则安之,人生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戏剧性的转折,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又想起自己来自现代社会,比唐朝人多了一千多年的知识,凭借这一千多年的知识,一定能飞黄腾达扬名立万的。想到这里,禁不住热血沸腾。

他见茴香在抹眼泪,知道是为自己担心,想到自己穿越来到大唐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只要还有一位疼爱自己的姐姐,不禁心中一暖,想找了个高兴的话题,眼珠一转,便心跳跳地问道:“姐,我……,我娶媳妇了吗?”

这可是关键,穿越过来之前,自己一心扑在学习上,除了医书还是医书,女生都笑话自己是书呆子,无人青眼有加,自己也没那空闲耍女朋友花前月下。所以直到工作,还是单身一人,连女孩的手都没拉过。穿越故事里很多过来都有个小媳妇,莫不成自己也有一个俏娇娘在家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