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9章 山楂消食

第9章 山楂消食

茴香忙过来道:“我来帮你算好了。”

“没事,我自己来!”左少阳提笔在纸上算数,茴香不放心,也从抽屉里拿出算筹开始计算。可她还没把算筹摆好,左少阳已经算出了结果:“总共九十六文钱!”

众人自然不会相信左少阳用笔算出来的这个结果,一起望向拿着算筹计算的茴香,过了一会,茴香才惊诧地瞧了左少阳一眼,道:“是九十六文,没错。”

众人都惊呆了,这好几种药各自的重量不同,每味药的单价也不同,计算结果心算几乎是不可能的,必须用算筹,想不到左少阳用笔也能算出相对复杂的运算过程,都很是吃惊。

赵三娘并不注意左少阳的计算,而是对自己的精明很有几分得意,扔了一颗山楂进嘴里,说道,“我说的吧,哪用得了那么多钱!我没管你能不能治好,一口气开了十几付药,也不到一百文,你居然想要我四千多文,心也太黑了吧?”

左少阳有些不好意思,陪笑道:“三婶,我不懂,先前乱说来着,你别生气。这十几付药您一个人不好拿,我给您送家去!”

“哎!你这话婶子爱听,左大郎啊,说句话你别不高兴,你以前呀跟个木头似的,屁事不懂,也不会说话,见到人就会傻笑,现在这样挺好,学精明多了嘛!乖!到我家我给你山楂果脯吃!开胃消食,可好了!”

“多谢三婶!”左少阳将十几包药穿好,用手拎着,对左贵道:“嗯……,我给三婶把药送家去!”

尽管附身在了死去的左贵身上,眼前这山羊胡子老者就是自己的父亲了,可左少阳一时还是转不过弯来,这爹硬是叫不出口。

左贵并没在意,点点头:“快去快回,等你吃饭呢!”

“哦!”

左少阳拎着药包,跟着赵三娘往门外走。

茴香不放心,追上了说道:“我去吧!你摔伤了,该好生歇息!”

“我没事,姐,你赶紧去做饭吧,我回来还等着好吃的呢,对了,最好有酒喝,那才叫好的。”

“酒?”茴香苦笑,“家里连锅都要揭不开了,哪来钱打酒喝啊?”

“哦,那算了!我走了!”

出到门外,外面果然已经完全黑了,不过还没起更,唐朝实行宵禁,也是晚上二更天以后才开始,相当于现在的晚上九点。古人晚上娱乐活动很少,都习惯早睡,这钟点大多数人都进入梦乡了。这会子街上人已经明显少多了,走在青石板路上,路两边堆着雪堆,在灯光下反射着暗淡的银色。

左少阳不习惯穿这身葛麻夹袄,远不如现代社会的羽绒服和毛线衣暖和,寒风一个劲从衣领、袖口钻进去,从虽然厚实却保暖不够的布面透进去,一直钻进骨子里,生冷的。

赵三娘穿着的是蚕丝棉夹袄,把手拢在袖口里,却不觉得如何寒冷,边走边数叨左贵夫妻为人的木讷,让左少阳以后机灵着一些,却绝口不提房租的事,仿佛认定了这件事左少阳是在糊弄他,想办法多拖上几天而已,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大年三十,无论如何也要把房子收回了。

赵三娘的家不住在这条件。隔了两条街。

一路走去,左少阳随着赵三娘的话尽拣好听的说,一会夸赵三娘衣裳好看,一会说赵三娘脸蛋保养得好,水嫩水嫩的跟十八岁大姑娘似的,一会又说赵三娘会理财,将来一定家财万贯,一会又说赵三娘心肠好,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个,说得赵三娘很是高兴、

两人来到赵三娘家门口,赵三娘走上石阶,敲响门环,回身对左少阳道:“你这孩子,几天不见机灵多了,也会说话了,特别是啊,你能一下子说出你婶子的病来,还算有两下子,也不知道你爹开的这方子管不管用,要是真管了用,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撵你们走。真的,你爹娘都是实诚人,我心里知道,所以你们尽管拖欠房租我也没怎么下狠心逼债,可我也要吃饭啊,总不能陪着你们受苦不是?唉!若是你爹像你这么懂事会说话,还可以再给你几天宽限!

左少阳知道,如果自己的法子能行,那连五天都用不了就交上房租,要是凑不到钱,再宽限几个月只怕一时半会也凑不到九千文来。所以索性大方,挺着胸颇有几分大气道:“三婶,多谢你了,不过,您宽限我家也不少了,这一次,我牟足了劲,砸锅卖铁也要把欠您的钱给交了!”

赵三娘听他说得慷慨,倒有几分意外,好生瞧了他几眼:“成!我信你!年三十,我来听你好消息!”

“您就把心搁在肚子里!三婶。”左少阳嘿嘿笑道。

这时,赵三娘家大门开了,一个老头佝偻着出来。瞧见赵三娘,忙躬身让在一边,作揖道:“奶奶回来了!”

赵三娘嗯了一声,道:“把左少爷手里药包接过来啊,没个眼力劲!”

那老者忙答应了,抢步出来,从左少阳手里接过药包。

左少阳上前一步,对赵三娘道:“婶子,我有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赵三娘道:“有啥话你就说!”

“这话其实也是为你的病着想。”

“是吗?那赶紧说啊。”

“婶子,你可知道你这胃痛的病咋得的吗?”

赵三娘摇摇头。

左少阳指了指赵三娘手里的那半包山楂:“就是这玩意把你给害的!”

“啥?山楂?”

“嗯!山楂能消饮食积滞,特别是消肉积,也就是说,山楂擅长消化肉类食物造成的积滞,如果饭后太饱胀,特别是吃了大鱼大肉的,吃点山楂最合适了,帮助消化,但是,如果有事没事把山楂当零食吃,那就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

“你想啊,山楂善于消积食,它进了胃里,那可是见什么消什么,有肉消肉,有饭消饭,要是什么都没有,三婶你说,它会消什么?”

“消什么?”赵三娘隐约感觉有些不妙,心里一阵寒意。

“消肉啊!”左少阳压低了声音道,“你空腹吃山楂,而且是长年累月拿山楂当零食吃,它本来是消肉积的,空腹胃里没肉食给它消啊,山楂它可不知道你吃它的目的不是为了消食,而是为了解馋!没有肉食,它自然便只能消你的胃了!这日积月累下来,你的胃都给这山楂消食坏了,全是烂的窟窿,我们医学上把这胃溃疡,胃都让你当零食吃的这山楂给弄坏了!你那些什么胃脘痛,厌食吐酸水,都是这的后果!”

“啊?”赵三娘吓了一跳,瞪眼瞧着左少阳,“你别吓你婶子!”

“你不相信可以不听啊,继续吃,你现在这些病也才只是开始,不过很快的,用不了多久,你这胃就没法用了,那时候,嘿嘿,婶子不是我吓唬你,那时候再想救,可没地方救去!”

赵三娘脸上阴晴不定,瞧着左少阳,见他神情似乎不想是在骗自己,细细琢磨,也觉得左少阳说的在理,道:“那我该怎么办?”

“很简单啊,婶子要想治好您这病,第一紧要的,就是将你这把山楂当零食吃的坏毛病给改了!至少在病好之前是不能吃了,病好之后,也不能再当零食吃!特别是不能饭前空腹吃。而且要持续服用我们开的这药,用不了多久,你的病就会痊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