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0章 偷梁换柱

第20章 偷梁换柱

老者已经猜出左少阳后面的话了。忙道:“这一点请小哥放心,家里还一栋老宅,还有些薄田,只要能救得人的性命,我卖了田地房舍给你作诊金!”

他身后那老太婆嚷嚷道:“那可不行!为了救她一个,全家人都露宿街头喝西北风啊?”

“娘!”那年轻人急声道,“就救救你儿媳妇吧!她好歹也是一条命啊!”

“你媳妇的命是命,你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你砸锅卖铁救了她,活活饿死你娘,你倒是孝顺啊?当真是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哟!”

躺在门板上的产妇呻吟中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禁不住眼泪簌簌而下。那汉子不敢顶撞母亲,只是搂着媳妇用哀求的眼光望向左少阳。

眼下救人要紧,左少阳不想在这件事上争执,急声道:“诊金等一会再说吧,先救人要紧!”

那汉子狂喜,连连点头说好,眼中满是感激。

老者刚才被老婆一阵抢白,也想着这样表态不妥,不能为了救儿媳把一家人的生计都断了,听左少阳这话,忙顺杆爬,道:“对对!先救人!救人要紧!诊金一会再说。”

众人忙抬着门板,跟着左少阳来到了贵芝堂。

左贵正坐在长条桌子后面拢着袖子低着头想心事,听到脚步声错乱到了堂口,忙抬起头一瞧,见进来不少人,用门板抬着一个产妇,痛苦地呻吟着,正是刚才从门口过去的那一伙人,不禁有些诧异:“诸位这是……?”

那汉子咕咚一声跪倒在地:“老郎中,求求你,救救我媳妇吧!”随即磕头咚咚有声。另有几个孩子也跟着跪倒磕头,呜呜哭着哀求。那老者也连连作揖,道:“老郎中,求你救救我儿媳妇吧,她胎死腹中,十数日死胎不下,用尽了药方,惠民堂的倪郎中也瞧过了,都没用,听说你有……”说到这,老者立即想起刚才左少阳的叮嘱,不能提祖传秘方四个字,赶紧打住,改口道:“听说你医术高明,一定要救我儿媳一救!”

左贵有些手足无措,从医数十年,他父亲也就是他师父的医术也是很平常,到他这里,也没有出于蓝而胜于蓝,所治疗的大多是些头痛脑热的小毛病,就没遇到过什么生死大病,所以从来没有享受过病患跪倒磕头哀求救治的待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忙起身搀扶:“快快请起,千万不可这样!起来,都起来吧!让老朽先看看病人再说!”

“好好!”一听这话,老者忙把左贵让到门板边。

左贵蹲下身瞧了瞧,问了一下产妇的感觉,然后诊脉望舌,随即,眉毛皱到了一起,缓缓放开手,黯然摇头道:“晚了!这时候才救,真的晚了。”

老者心想,这老郎中果然跟刚才那年轻人说的一样,只说晚了不肯救治,幸亏刚才少年已经提醒了,心中有数,一众人忙又苦苦哀求。

左贵见他们跪了一地,拉起这个那个又跪下,为难道:“不是我不想救,是我也没这本事啊。你们想想,连惠民堂的倪大夫都说没办法,我就更没办法了!”

一听这话,众人都得了左少阳的指点,知道老郎中会这么拒绝,磕头更是厉害,态度诚恳之极。连那门板上不停呻吟的产妇也哀声恳求。老者甚至含含糊糊表态说不管诊金多贵,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把诊金交上。

茴香和梁氏知道左贵的能耐,哪里能治人家惠民堂倪大夫都治不好的病,生怕这些人故意找碴让左贵治,治不好以便讹诈钱财,都苦着脸上前劝说,让他们把人抬走,说治不了。可这些人似乎铁了心,拉起这个跪倒那个,不停磕头哀求。

左贵自己有些发懵,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非要自己救治,明明已经说了自己没这本事,可他们却依旧跪着哀求,想了想,干脆随便开个方子,管他有没有用,算是治过了了事。免得他们接着纠缠。便叹了口气,道:“好!我治,不过,话说到前头,治不好,可别怪我,我已经说了,这病我是没本事治好的,你们非要我治。”

老汉忙答应了:“那是,不管好不好,只要老先生尽心,我们一样的感激,就算治不好,那……,那也是孩子的命,我们绝不会为难先生的。”

茴香和梁氏听他们答应了不找麻烦,这才松了口气。

左贵点点头,拿起毛笔,沉吟了片刻,提笔写了一付方子。写完之后,拿起来瞧了瞧,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真的,这方子只怕没用,也只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拿去抓药吧!”

伸手把方子递给那老者,老者正要接,旁边左少阳已经抢先接过去了,瞧了他一眼,老者顿时会意,这是人家的祖传秘方,自然不能示人的。忙陪笑起身,跟着左少阳来到柜台前。

左少阳瞧了一眼那方子,见是三物备急丸。这方是治疗寒实腹痛,心腹胀痛,大便不通,攻逐寒积的,里面有巴豆、大黄等峻下逐水药。看来老爹也是破釜沉船了,想用拉肚子的办法,看看能不能把死胎拉下来。不禁苦笑暗自摇头,如果这么简单,那惠民堂的大夫们早就把死胎打下来了。

这方子肯定不能用,他早已经想好该如何处理了,也幸亏老爹开的是丸散剂,不是汤剂,而自己要用的药也是丸散剂,这样更好掩人耳目。

他将方子放在台下,直接按照自己思路配方。他背着身悄悄从怀里取出那枚麝香,掰了半钱下来放在药擂钵里研碎,然后从药柜里抓了三钱肉桂,碾成末,这药方叫做“香桂散”,是宋朝才出现的专门下死胎的名方。他学方剂学学过这方子,但在现代社会,遇到死胎不下,一般都用西医办法处理了,快捷方便而且也很安全,也就很少用到中医的下死胎方剂,所以这方子从没用过,不知道真的是否有效,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用了。

他一边碾一边对大堂众人道:“谁有酒?这药得用温酒送服,我们家没酒。”

这些人心想又不是酒鬼,谁会随身带着烧酒?面面相觑,那男子道:“我去打!”急步跑了出去。

左贵瞧了左少阳一样,三物备急丸并不要求用温酒服下,温水就可以了,为何要用温酒?不过先前左少阳教人家如何服用桂枝汤,说得头头是道,很多左贵自己都不知道,又听左贵说是从一个神秘的老铃医处看来的,想必这也是这样学来的,反正温酒送服也不禁忌,也就没管。

左少阳擂好药的时候,那汉子已经拿着一壶酒回来了,喘着粗气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拿来一个粗瓷碗,吩咐把产妇抬进左边厢房里,把门关上,屋里只留老者的妻子和那产妇的丈夫,拿着药蹲在产妇身边。产妇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左少阳大声让产妇张嘴,产妇努力张嘴,也只张了一小半,那汉子急了,忙帮着掐开老婆的嘴,左少阳将纸包里的药末一股脑都倒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将碗里的温酒慢慢给她灌入。

产妇神智没有完全丧失,还知道往下吞下,咕咚咕咚半碗酒都合着药吞下了肚子。

左少阳把碗放在一旁,站起来,背着双手,神情紧张地望着那产妇。好比一个赌棍下了注,等着庄家开宝。